第二章 必有大墓
陈乞儿2019-12-24 15:543,649

  过了好一阵子,陈泽忽然跟胖子说道:“我知道了,刚才那头生物应该是“电猿”。”

  “电猿?”

  胖子很纳闷,回道:“我只听说过电鳗、电鳐、电鲶,就没听说过电猿。”

  “应该是一种不为人知的动物,或者是一种早已灭绝的动物。”陈泽解释道:

  “其实这种动物我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但陈东的笔记就记载过,说水里有一种动物,猿面发青,头发乌黑,因为不知道它是什么动物,所以给它起了名字,叫电猿。电猿一旦离开了水,身上就没有高电压,否则,身上的高电压可以触死几头水牛。”

  “这下子可全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死在池中的人,原来是电猿在作怪……”胖子说到这儿,忽然疑了:“对了,陈东是谁?”

  陈泽道:“咱爷爷的爷爷。”

  胖子道:“你是说咱爷爷的爷爷留下了一本笔记?”

  “是的,前几天我在老宅发现陈东笔记,我现在就拿给你看一下……”陈泽边道边在身上找来找去,最后说道:“糟糕,咱爷爷的爷爷的笔记本丢了。”

  胖子并不太在意笔记本的事,有些不耐烦地道:“先别管笔记本的事,说说电猿的事吧,毕竟它害死了那么多人,能不能想个办法得消灭它?”

  陈泽道:“怎么消灭?电猿躲在水里,身体就像发电机一样。”

  胖子说的容易:“那就等它上来啊。”

  陈泽道:“电猿不会轻易上岸的,一旦离开了水,它很快就会缺水而死。就算它上岸了,咱也很难对付得了,因为它个体庞大,而且凶猛。”

  胖子建议:“要不,咱报警吧。”

  陈泽想了一下,道:“不行,警察连电猿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怎会相信咱说的话,所以警察应该不会来。”

  胖子问:“那怎么办?”

  陈泽想了想,道:“炸死它,幺叔手上应该有雷管,咱先回去找他吧。”

  陈泽口中的幺叔,是他唯一亲叔叔,叫陈文斌,三十八岁,尚未娶妻,早年因为走私军火被抓,去年才放出来。

  ……

  他俩回村,来到幺叔的家门口,发现门是锁上的。

  陈泽问胖子:“要不进去等幺叔回来?”

  胖子是走到哪吃到哪的人,当然很乐意地道:“行啊,看看幺叔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我早就饿了。”

  幺叔家的钥匙,向来不带在身上,藏在门口比较隐蔽的地方,然而陈泽轻易找到了钥匙,开门进去了。

  胖子一进门就翻锅开盖地找吃的,发现幺叔家里还真有些吃的,最后来到床前对陈泽说道:“行啊,幺叔丰衣足食啊。”

  陈泽躺在床铺上,微笑着道:“那当然了,幺叔单身一人,勤手勤脚的,哪像你整天游手好闲。”

  这话,胖子听出了嘲讽,脸色黑了,有点挑衅的语气:“要说到丰衣足食,非风水先生您莫属,您爹传下来的铁饭碗怎么吃都吃不倒,而且家底丰厚。”

  陈泽也脸黑了:“胖子!五百块钱还我。”

  “没钱。”胖子道,然后边比划着身体边道:“要不,我这一身的肉,割点给你?”

  “滚!”陈泽喝道。

  ……

  与此同时。

  隔壁村。

  那里有很多人正在开着追悼会,哀乐演凑音,哭丧不断声。

  那些哭丧的人都穿着孝服,当中有一位男子哭得最激动。

  他就是陈泽的幺叔,陈文斌。

  其实幺叔这是在工作,并不是死者的家属,拿人钱财替人哭丧罢了。自从去年幺叔被放出来,幺叔一直靠这样的工作养活自己。

  “哭大声一点,还想不想要工资了!”

  幺叔刚喘口气,不料旁边那位也穿孝服的男子对他训道。

  幺叔即时就恼了,三下五除二脱去孝服,把孝服摔在那男子的面前,大声道:“我不伺候了!”

  话音一落,幺叔转身就离开了。

  ……

  幺叔家中的餐桌,有酒有花生有猪肉。

  陈泽与胖子面对面坐在桌旁,吃喝尽兴。

  此时。

  幺叔灰着脸走了进来,陈泽与胖子见状,同道:“幺叔,去哪了?”

  幺叔并没有回答,一上前,与胖子坐在了一起,并且搭着胖子的肩膀说道:“胖侄子,两百块钱什么时候还幺叔?最近幺叔手头有点紧。”

  胖子立马就懵了,道:“幺叔,我跟人家借钱什么时候还过?”

  对面的陈泽即时就笑逗了:“死胖子,这么直接,笑死我了。”

  幺叔点着头道:“行,这亏幺叔认了。”然后就开始吃花生,喝酒。

  很快,陈泽就跟开始跟幺叔说诡异池的事:“幺叔,你应该不知道吧,我跟你说……”

  几分钟后。

  幺叔跟陈泽说道:“行,我家里刚好有个电子雷管,明天我们一起去炸死它,来!干一个。”

  仨人一同干了杯酒。

  陈泽忽然神神叨叨地跟幺叔和胖子说道:“我跟你俩说啊,世间应该有火麒麟,据说它的血可以长生……”

  幺叔忽然打断道:“荒唐,世间怎会有长生之秘?”

  胖子附道:“是啊,根本不可能的事。”

  “……”陈泽本来想跟他们说陈东笔记和火麒麟帛画的事,然而他再也没有说下去了。

  ……

  翌日。

  他仨一起来到诡异池之畔,把一只烧鸡放在木板上,木板放入池边。

  慢慢地,慢慢地,烧鸡飘向池中。

  其实,这烧鸡里边藏了电雷管,只要胖子手中的遥控一按,那烧鸡就会炸开。

  忽然!

  那只烧鸡翻板了,沉入水中。

  “上钩了,胖子快炸!”

  陈泽叫道,胖子即时按下遥控。

  “蹦!”

  雷管炸了,池水荡起,如同水花四溅。

  要想知道电猿是否被炸死,还得进一步调查。

  然而,陈泽拿出电笔,在池中做了个测试,发现水已经没有电了。

  那当然,电猿已经被炸死,已经尸沉池底。

  “电猿已经死了,咱下去吧三具棺材推上岸吧。”

  陈泽跟幺叔和胖子说道。

  ……

  此时的岸上已经停了两具棺材了,而胖子和幺叔正在推第三具棺材。

  很快第三具棺材也被推上岸。

  幺叔在岸上四处探望一下,然后问胖子:“胖子,陈泽去哪了。”

  胖子就站在幺叔的面前,回道:“他应该在池底吧。”

  幺叔疑惑了:“他在池底干嘛?”

  胖子很随意地道:“那还能干嘛,洗澡呗,放心吧幺叔,我们这种人有呼吸免功能,反正也淹不死。”

  陈泽就在池底中,他的后面沉着电猿的尸体。而他的面前,有一块直径一百多公分的青铜球,表面有着悠久历史的沉淀。

  陈泽盯着铜球,想着:据陈东笔记提到,这应该是“定龙珠”。

  定龙珠全名称墓葬定龙珠,不常见,几乎没有墓葬用到定龙珠。有定龙珠的地方,此处必是龙头(指墓穴的西北乾方位),然而定龙珠是帝王墓葬的规格,故,此处必有大墓。

  陈泽游上岸,跟幺叔和胖子说道:“此处必有大墓,这三具棺材应该是从墓里边跑出来的。”

  胖子眼睛一亮,回道:“你是说这里有古董?”

  幺叔回道:“真的假的,那得赶紧报警。”

  胖子一听就急眼了,威胁幺叔:“你要是敢报警,我现在就把你给绑了!”

  幺叔也急了,与胖子吵起来:“这是文物,是要坐牢的!”

  “老东西你还说,信不信我打你,你别以为我不敢!”

  “你打死我也没有用,反正这警我报定了!”

  “我靠,你还来真的是不是!”

  “幺叔是为你好,别复幺叔的后路,幺叔在牢里浪费了多少时光,你不是不知道!”

  “都别吵了!”陈泽忽然打住道,接着微笑着道:“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怎么,你俩还当真了?”

  幺叔与胖子瞬间就懵了。

  陈泽转身就离去,留下话:“我走了,你们是要走着回去还是坐我车?”

  幺叔与胖子马上跟了上去,坐着陈泽的车各自回到了家里。

  ……

  夜晚。

  胖子在家中已经熟睡了。

  忽然,从窗口飞进一颗小石头,石头刚好落在胖子的身上。

  胖子即时就醒来,嘴里喃喃地道:“都睡下了还找我干嘛呀,不出去。”

  话音一落,胖子又睡着了。

  从小到大,陈泽经常这样偷偷地给胖子扔小石头,因为胖子的妈妈很啰嗦,一旦知道有人来找胖子出去,他妈妈就会问这问那,说东道西的,总而言之,让人很烦。

  很快,胖子身上又落下了一颗小石头。

  胖子又醒来了,爬起床就苦涩地道:“陈泽这小子要干什么嘛?”

  “老二!是不是陈泽来了?这么晚了就不要再出去了!”

  他妈妈的声音从隔壁屋传来。

  老二是胖子在家的乳名,因为他家里排行老二,下有一个弟弟,上有一个哥哥,如今兄弟都出门在外,父亲前年去世,家里就剩下他妈妈俩人了。

  “妈,陈泽没有来,我在说梦话呢。”

  胖子回喊。

  “你没骗我?”

  胖子的妈妈又喊。

  “妈,没骗你,我真的在说梦话。”

  胖子再回喊,他妈妈“哎”一声后,再也没有出声了。

  ……

  月圆之夜,光泽普照。

  陈泽的车在胖子家附近停着,此时的陈泽停候在车旁等人,他的身前挂着一个布料的工具包。

  胖子正朝陈泽走来。

  陈泽一见胖子他人,即刻上车等人。

  很快,胖子就坐上车了,问:“什么事?”

  陈泽启动了车,道:“去后山淘土。”

  “淘土是什么?”胖子疑问。

  “盗墓懂了吧,北方人管这叫倒斗,我们南方人叫淘土。”陈泽解道。

  胖子眼睛一亮,道:“哦,寻钱是吧,好极了。”

  “寻钱?……这麽说也对。”陈泽说道着,车子即时跑起来了。

  胖子忽然疑问:“你白天不是说那里没有古墓麽,怎么现在又跟我说有了,拿我寻开心是不?”

继续阅读:第三章 陈泽入狱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泽的考古探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