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解阵法
陈乞儿2019-12-24 16:444,144

  “那还不容易。”胖子瞬间就有主意了,指着黑板上的图案:“按照这些路线走呗,怎么走我都能保证走得出来。”

  “你不懂就不要瞎扯。”教授瞬间有点浮躁了,指着黑板跟胖子说道:“都说了,这只是一个困阵图的简单规模结构,又不是破解图。如果是真正地遇到迷魂困阵,我们是不可能知道里面的路况的,除非你当真有破解图。”

  胖子瞬间懵了,哑口无言。

  “如果不能使用罗盘定位的话。”陈泽一直认真地看着黑板,此时说道:“迷魂困阵法,一旦走错一步,入阵者的生存机会将达到千亿分之一以上,几乎是不可能出得来。”

  赵教授看着黑板,很佩服地点了点又点头。

  陈泽继续道:“人不能在阵中随意走动,只能在阵中的最外围走动……”

  赵教授着急地质问:“就算只能在阵中的最外围走动,那你又能如何判断阵中哪些路属于最外围的路?要知道阵中上百近千的道路,分岔口何其多!”

  陈泽道:“咱不用去管阵中有多少条路,有多少个分岔路口,而且也不用去管路况如何,其实它的最外围就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称为拐左路,咱一入阵,凡是遇见分岔路口,不管此路口有多少条去路,咱就认准。往最左的路口拐进去就行。

  第二条路,称为拐右路,同样一入阵,凡是遇见分岔路口,不管此路口有多少条去路,咱也就认准了,往最右的路口拐进去就行。”

  赵教授又很佩服地点了点头,道:“实话跟你说吧,赵异墓门之前,就设有此阵拦住了去路,此阵周围磁场很强,用不了罗盘定位。你虽然不能彻底破解此阵,但能将此阵破解到这样的地步,已经足够用了。”

  陈泽断然道:“此阵不能用罗盘定位,任谁也只能破解到这儿,压根不能彻底破解。”

  “我相信你说的……”教授忽然叹了口气,感概道:“想想我多年研究此阵,都没能将此阵破解到这种地步,没想到你今天仅仅一见就破解了,既简单又详细。”

  “复杂的阵法往往存在最简单的解法。”陈泽说完这句话看向赵教授,问道:“赵教授,那我是不是考试过关了?”

  “过关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队长。”赵教授忽然劝道:“不过,赵武王墓凶险万分,机关重重,你得认真考虑一下。”

  陈泽即时开心笑了,根本没有去考虑,直接指向胖子,迟疑地跟赵教授说道:“那胖子……”

  赵教授看了胖子一眼,就道:“他就算了吧,我们考古队比较缺有头脑的人,暂时还不需要苦力的。”

  胖子忽然急眼了,指着教授的鼻子骂道:“你个老东西怎么说话的,我俩一起来的!要留就一起留!要走就一起走!……”

  陈泽很严肃,把胖子拦到了身后去:“胖子别急,我再跟他说说,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然后微笑了起来,转身跟赵教授诚恳地道:“教授给个面子,毕竟我俩一起来的,您虽然不需要苦力的,但总得需要一个提鞋的吧。”

  赵教授乐了几声闷笑,而胖子就恼了:“陈泽你会不会说话!你它娘的把我当成什么了!……”

  陈泽回头就道:“提鞋的。”

  “你……”胖子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而教授此时点头,勉强的道:“好吧,他这碗饭我给得起……”

  陈泽立马回过头来,就道:“谢赵教授。”

  胖子当时气嘘嘘地摔门而出,并且大声道:“行,你俩真行,当成提鞋的不说,还把我当成要饭的。”然后直接跑出去了,并没有在厅室停留。

  外面那三人见状,很困惑,不知胖子为什么生了这么大的气,于是挨个地走进房间去,当中赵云问赵教授:“爸,刚才那胖子怎么了?”

  赵教授只回答:“年轻人火气旺。”

  紧接着,吴国君问陈泽:“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陈泽当时脸色就黑了,然后指着外面跟大家说道:“咱别理他,他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可他就是不知足。”

  再接着,张仁问赵教授:“教授,是不是谈成了?”

  “是。”

  赵教授点头乐了,瞬间,张仁和赵云以及吴国君兴高采烈了起来:太好了,终于选上了。”

  陈泽看着他们那么开心,也不好意思一直摆着一张黑脸,故作乐了笑了。

  ……

  客厅有张方桌,就在整套沙发的中央。

  赵教授将一张防水的图纸摆在了桌上,此时所有人都站在桌边,围着一起参观桌上的图纸。

  陈泽一瞧纸图就道:“这是赵异墓地图……不,应该说是航海图。”然后问道:“赵教授,赵异墓的航海图您是怎么来的?”

  赵教授这次直接回答:“我是赵异的后裔,这张航海图一代传一代就传代我这儿了,而这是副本。”

  原来是这样,陈泽想了一下,随便一问:“赵教授,您信不信世间有长生之秘?”

  赵教授家里就有一张祖传的火麒麟帛画,这些所有人都不知道,也包括他女儿。

  “他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他知道些什么?……不可能,应该是我想多了。”然而赵教授心里想到这,却是这样地回道:“没听说过,所谓长生不符合人类实际,不能听以为真。”

  ……

  陈泽他家里。

  胖子躺在沙发上,已经等候多时了。

  一看见陈泽从外面回来,胖子忽时爬坐而起,欣喜若然地问:“怎么样,我刚才演的还行吧?”

  “咱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就把赵老头轻松拿下……”陈泽坐在胖子的对面,给胖子竖了大拇指,笑着夸:“配合的真好。”

  胖子得意道:“那是,要咱俩去当演员,指定得出名。”

  陈泽忽然严肃了起来,很内疚地道:“胖子,虽然咱刚那会儿是在演戏,但我言辞确实有些过分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胖子就不爱听了,道:“瞧你说的是什么话,咱是最好的堂兄弟,我还能计较不成……再说了,你那也是在帮我,你要不那样说,那赵老头能乐麽,能让我参加考古工作麽。”

  陈泽忽然提醒道:“胖子。我可跟你说啊,到时候你可不能拿古墓里的东西,赵教授给咱的酬劳够我们用的了……”

  胖子一听到酬劳,眼睛一亮,紧张地问:“对了,那酬劳有多少钱?”

  陈泽道:“给你的是七万块钱。”

  “嘻嘻哈哈”胖子瞬间笑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这钱在90年代算是个小富翁了。

  “胖子,胖子……”陈泽比着手势打住,道:“先别高兴得太早。”

  胖子瞬间淡定下来:“为什么这么说?”

  陈泽道:“大规模的古墓,别的不说,就说机关重重,已经凶险万分了,咱这是拿命在赚钱,要不然赵老头也不会给咱这么多的报酬。”

  “说的也是。”胖子点头道,忽然问:“对了,那你的酬劳是多少?”

  陈泽道:“我的50万。”

  “这么多!”胖子瞬间就不高兴了,骂道:“它娘的,相差那么多的价钱,那老东西也太瞧不起我了。”

  陈泽微笑着道:“你就知足吧,本来我是55万的,你那7万块钱还是从我里扣点的。”

  胖子讶道:“这麽说,赵老头才给我两万块钱?”

  “嗯。”陈泽点头默认了。

  “行,我压根就是个提鞋的,7万就7万吧。”胖子爽快地道,忽然问:“那钱什么时候到?”

  陈泽道:“具体时间他没说,大概半个月以内,到时候出发的前一天,他会提着钱来找我,顺便通知我出发……”

  这时候。

  幺叔笑着走进来了,边道边走过来:“出发哪里呀?两位侄子在商量些什么呢?能不能让幺叔知道?”最后坐在陈泽的身旁,搭着陈泽的肩膀,叫了一声:“大侄子。”

  两年前幺叔报警抓他的事,陈泽现在心里还记仇呢,根本不屑跟幺叔搭话,然而胖子也一样。

  幺叔知道他俩还在记仇呢,压根不不敢怪他俩,只能柔声细语地跟他俩说:“两位侄子,幺叔两年前的事,是幺叔对不起你俩了,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毕竟咱们还是叔侄关系,原谅幺叔好吧。”

  不说还好,一说陈泽和胖子就生气,两人忽地站起,指着幺叔的鼻子纷纷骂道:“你算哪门子的幺叔!”

  “是你害死你亲的大嫂!”

  “你个王八蛋,当时我怎么没打死你啊!”

  “当时就应该打死你!”

  幺叔一直没有开口,对于害死大嫂那件事一直心里有愧,他忽然黯然叹气道:“幺叔没有多大的活头喽,想出气就得趁着今天,不然可能就晚了。”

  是啊,幺叔已经四十岁了,按照家族的命运,他肯定活不过今年,或许,命运的事谁也说不一定,可能明天会死,也可能后天。

  陈泽和胖子一想,面上瞬间黯然下来,心里根本不是滋味,于是他俩坐了回去,仍不屑跟幺叔搭话。

  这时候,胖子看向陈泽,道:“对了陈泽,我差点忘了问,你怎么懂得奇门阵法,我刚才听你讲的那么流畅应该不是蒙人的吧?”

  幺叔当时就插上话了:“他哪懂得什么阵法,就是懂点风水而已。”

  陈泽和胖子蹬了幺叔一眼,还是不屑搭理幺叔,然而陈泽继续跟胖子说道:“咱爷爷的爷爷的笔记上就有关于奇门阵法和风水秘术的知识,像刚才那种阵法就有记载。”

  “对了,上次你就跟我说过这本笔记,叫陈东笔记,没想到这本笔记这么厉害,你拿给我看一下。”胖子回想一下就道。

  陈泽说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早丢了。”

  胖子有些怀疑:“这么重要的东西怎能说丢就丢呢,是不是你故意这么说?”

  陈泽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跟胖子解释,干脆就说:“反正就是丢了,你不信也没有办法。”

  “我信你。”胖子点了头,道:“那你给我默写一本出来,你从小就有过目不忘那般的本领。”

  陈泽想了一下,道:“那好吧,我写好了再给你。”

  胖子问:“什么时候能写好?”

  陈泽琢磨着道:“要是能天天写的话,那也得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胖子惊道:“怎会那麽久!”

  陈泽解释道:“就算是抄写也得个把月的时间,更何况这是默写,需要时间去回忆的。”

  胖子干脆就道:“那我不要算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不写了。”陈泽立马就笑道。

  胖子就急了,指着陈泽说道:“你这人怎能这样啊,我说……”

  “大侄子,那你给幺叔写一本吧……”这时候,幺叔忽然跟陈泽说道。

  “滚!有你什么事!”陈泽和胖子,很嫌弃地大声道,幺叔就被打住了,没有开口。

  “对了,我去老宅拿件东西给你看一下,你等我回来。”

  然后陈泽跟胖子继续说道,话音一落就走出去了。

  随后,陈泽带着赵武王那幅火麒麟帛画回来,将帛画拿给胖子:“这幅帛画是在我老宅发现的。”

  胖子打开手上的帛画,幺叔死皮不要脸地凑上去看。

  陈泽表示:“得此麒麟之血者可长生,而我这次想去找赵武王墓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想去找火麒麟的线索……”

  关于火麒麟与赵武王的相关信息,陈泽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

继续阅读:第六章 出发航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泽的考古探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