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想通了
星裟2019-12-20 15:403,189

  这小魔猴泼皮得很,明明是8级的怪却能打出12级的感觉,清风十级战士,目前只有一个自带技能怒吼,怒吼技能是吸引仇恨的技能,输出的话还是要靠着清风一斧头一斧头的进行普通攻击。

  按理说普通攻击比不上技能伤害,清风的斧头又是新手斧头,不过才加2点攻击力,可看着清风一斧头下去飘出个-23,苏月脑门一跳。

  上一世苏月认识清风的时候,清风沉迷炼金和赚钱,苏月从来没看清风动过手,原来这妮子是这么暴力的……明明,长得这么让人有保护欲。

  “这劈怪,和劈柴差不多,我在家经常劈柴。”

  清风温婉的语气配上生猛的动作,苏月似乎从中看到了一种名为坚强的品质。

  一个失误,怒吼技能锁定了两只小魔猴,前面这只小魔猴对着清风甩尾巴,似在溜清风,旁边那只被怒吼影响的小魔猴趁着清风无暇顾及时,一抓抓在清风手臂上,接着就是一连环的连续踢打。

  苏月连刷治疗术,奈何抵消不了小魔猴的伤害,眼看血线快掉到危险线,清风不在去追前面挑衅她的小魔猴,转身磕了一瓶红药,攻击起这个蹬鼻子上脸的臭家伙。

  解决了两只小魔猴后,清风呼出屏幕看了看苏月的技能施放,眉头一皱,说到:“月月,你的吟唱时间很短,如果你是法师的话,一定会是个厉害的法师,但很明显,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奶妈。”

  法师和牧师的技能都需要吟唱,根据对铭文的了解和熟练,可达到减少吟唱时间,苏月现在施放治疗术只需要3秒的吟唱时间。

  但是清风说的对,刚刚若不是清风自己磕了一个红,就死了。

  把职业换成牧师,本意是想减少西拉雅地区玩家的死亡次数,并且在关键时候能保住队友,上一世的队友一个接着一个消亡殆尽的事实是苏月的噩梦。任务是她接的,团是她组的,他们的存在被抹去,都是因为她组了团却没能力保住所有人。

  苏月想到刚刚差点又害了清风,心里掀起挥不去的愧疚。

  “对不起,清风。”

  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弱鸡,之前她做的一切仿佛成了笑话。

  斗?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和那帮NPC斗?凭她菜,还是凭她什么都没有?

  挣脱掉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桎梏,苏月霎时清明了一片。

  “月月,汉克的妻子是一个厉害的牧师,她之前向汉克抱怨过收不到满意的弟子,传承要在她那里断了。你吟唱时间很短,或许能得到汉克妻子的另眼相待。”

  “好,谢谢清风!”

  苏月眼中明朗,笑得开怀。

  “这个小魔猴的毛我不需要了,清风你拿去研究。”

  苏月想通了一些事情,把之前制定的计划全部废除了,并按捺下自己对NPC的厌恶,和清风一起买了一些烧鸡去到了汉克家。

  清风和汉克说了带着苏月来的来意后,就一头钻进了向汉克租借的实验室,只有苏月和汉克在等着汉克妻子的到来。

  汉克苏月知道,是一位有故事的炼金术师,上一世从清风嘴里听到过,但汉克的妻子没玩家知晓。

  在见到汉克的妻子前,苏月一直以为是一个普通的牧师NPC,直到……

  “臭丫头,我以为你回来了就会来找我!”

  梅娜和苏月一碰面就迎面丢了一个大火球术,汉克一脸懵逼,自己的妻子什么时候学会的魔法?她不是牧师吗!!!

  苏月震惊,诧异,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眼泪自流而下,躲开了梅娜的大火球,扑到梅娜怀里温声喊着:“师父。”

  那种从重生就有的孤单感,在这一刻淡了很多。

  “我们上楼说。亲爱的,火炉哪里还要麻烦你清理一下。”

  后一句是说给汉克听的,汉克看着那个到隔壁的大洞,清理……呵呵呵!

  汉克提着家里上好的材料去隔壁道歉时,梅娜和苏月互相说起了彼此的经历。

  “你还记得当初你上不落山巅,我让你吃下的那个丸子吗。那个东西其实是一种秘术,能感受到你的灵魂气息。所以我一回来,就感知到你在这里。”

  “那师父,你是怎么回来了?”

  “指引,有人指引我回来的。不落山巅发生了意外,魔神降临,活着的人们都疯狂了,很多冒险家都无故失踪,清醒的人不足百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了冒险家的帮助,可谓是宛如地狱。汉克和我的女儿死后,我引爆了主城,顺便把自己也炸死了。”

  ……师父,您真是一个狠人!

  “炸死自己后,有一道光一直指引着我的灵魂,我穿过了很多古怪的地方,那些地方有很多数字,绿得就像魔族地盘,那时候我以为是到了魔域,还恶心了一阵。后来通过一个闪着黄光的地方,睁开眼睛后,我就发现我回来了。”

  谈起过往太过沉重,苏月抱了抱梅娜。

  您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不过话说,师父不是一位大魔法师么,怎么就成牧师了……

  “嗨你说这个,我继承的是虚空力量,可不是牧师魔法师这样的名词能涵盖的。”

  苏月:……那上辈子您瞒得挺好得,连您唯一的弟子都不知道。哦对了,还有您的丈夫和女儿。

  心灵的打击!苏月捂着胸口做出浮夸的表情,引得梅娜笑得花枝乱颤。

  不对过去做过多纠结,在苏月宣誓后,梅娜发布了一连串拜师任务。

  看着一串环形任务,苏月瞪着眼睛发出控诉!

  上一世你只发布了一个任务,你说我是你的小可爱,不忍心看着我被折腾。难道现在我就不是你的小可爱了吗!!

  “瞪什么瞪,牧师的力量可比法师更难掌握,现在先去完成第一个任务。”

  连环任务,可以看到所有任务,却只能一环一环的做,苏月看着整整十个超出她现在等级范围的任务,觉得梅娜在整她。

  【拔取双翼虎的胡子并回到城里(不能死亡)限时5天】

  【摘取草木精头顶的粉色花朵并回到城里(不能死亡)限时5天】

  ……

  一连串都是这个调调,苏月觉得这个师不拜也罢!

  “快去,小心精英野兽,它们不是你现在能对付的。”

  !!!普通双翼虎,16级,普通草木精,16级,试问那一个又是我现在能对付的!!!

  双翼虎活动在西拉雅草原的月亮泉水边,是温驯的老虎,平时路过还可以撸一撸它们,但是你若拔了它的胡子,它能记恨你一辈子。

  这个不是开玩笑的,上一世就有玩家虎口拔毛,从此以后一遇到双翼虎就被追,就算随便一个技能就能将双翼虎斩杀,双翼虎依旧不带怂的看到就追。

  苏月在月亮泉水边等着下一波来喝水的双翼虎,一脸便秘的样子。

  “小同学,你也是准备来体验一把虎口拔毛的?”

  突然想起的声音吓了苏月一跳。

  扬州炒饭兴奋啊,他无意间发现月亮泉水这里有一种很温顺的老虎,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感受过撸虎的他想起一个关于老虎的典故,于是他想试一试。

  扬州炒饭观察苏月很久了,目前为止一共来了三波双翼虎,他总是看见苏月撸虎的时候会‘不小心’碰到双翼虎的胡子,双翼虎不悦的吼一声,苏月就立马顺毛。

  这举动,这神态,知音啊!

  苏月:不,我并不想和你做知音。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惊现:你有急支糖浆哈哈哈哈】

  帖子里是一段视频,拔到胡子的扬州炒饭拉着苏月在草原上狂奔,一只双眼赤红的双翼虎在后面边吼边追。

  【那老虎骂骂咧咧的样子,哈哈哈他们两个做了什么?】

  【我见过这个老虎,叫双翼虎,是为数不多温顺的野兽之一】

  【感谢楼上科普,哈哈哈哈所以他们两个到底做了什么啊哈哈哈哈】

  【你追我干嘛?你有急支糖浆哈哈哈哈,两个世纪的老广告了哈哈哈,我在影院博物馆看见过】

  苏月很委屈,但是苏月不想说。

  “简直太刺激了!”

  “你为什么要拉我一起跑,拔毛的是你又不是我!”

  苏月想锤爆眼前这个笑出眼泪的人。

  “我们在一块儿的啊,那老虎肯定认为我们俩是同伙,我要不拉着你跑那你就羊入虎口了!”

  ……你才是羊,还是粉色绵绵羊!!

  苏月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扬州炒饭拉住苏月,递过来一根胡子:“送给你,刚刚拔的那分钟的刺激感你没体验到,那战利品就该给你。”

  苏月:……我谢谢您了!

  不要白不要,交不了任务的这根胡子拿去清风研究。

  苏月又摸会了月亮泉,泉里一双放着镭射灯的眼睛幽幽看着苏月,鼻子耸了耸,闻到熟悉的气味后,小心潜过来靠近苏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要这盛世有何用【全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要这盛世有何用【全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