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狗与神孽仙不能进入
華木登灰2020-02-08 20:303,327

  荭巍俯视着脚下垂死的神孽仙,伸手去抓神孽仙的脖子,冷笑了声:“嘿嘿,你的速度很快,可惜,你的剑术不够熟练!”

  神孽仙原本面色冷沉,却突然勾唇一笑,倏地右手脱剑,转而双手一瞬间抓住了他踩在自己胸口的脚。

  当即,荭巍陡然面色凝重,因为他发觉自己身体中的精元正在以流水的速度流失。

  神孽仙紧紧抓着荭巍的脚,就见他的双手之上,密密爬上无数黑色细纹,像一条条细小的沟壑慢慢蔓延而开,染黑了他的经脉。

  这黑色慢慢向他手臂上延展,从颈项之间透出,又向脸上蔓延。

  荭巍疯狂吼道:“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此刻的神孽仙,就像一只烫手的山芋,却是无论如何都甩不开,不管他如何用力践踏他,又或者去扳他的手,却是怎么都不能叫他松手。

  于是,他索性提着他,用力砸向地面,百般抡甩着他。神孽仙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断骨也越来越多,却是始终不能叫他松手。

  而且,境界相同的人吸走精元的速度,也是极快的,这也是荭巍发疯发狂的主要原因。

  不过半饷,荭巍已感觉身体出现疲软,浑身无力的现象。再也支撑不住这具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就在他以为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之时,他看到了自己丢在帐篷门口满地的刀剑棍棒。他顿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他费力的拖拽着神孽仙,用劲全身力气爬向门口,缓缓够到就近的一根狼牙棒,缓缓举过头顶,看准神孽仙近在咫尺的长腿,轰然砸下!

  “啊——!”伴随着一身声嘶力竭的惨叫,那“咬”在荭巍腿上的双手,也快速松开。

  神孽仙身上黑色纹路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无边无际的巨大痛苦,瞬间将他的理智包围。

  那条被砸得变形弯曲的长腿,无力的垂在地上。神孽仙咬紧牙关,浑身发颤,脸色憋得通红,极度强忍巨痛。

  就在这时,一道庞大的黑影轰然立起,将神孽仙覆盖在黑影之下。

  “神孽仙!你学的倒是很快嘛,差一点儿就让你得逞了。不过斗恨,从来没人比得过我!”

  他话说完,大手一撩,一把掐起神孽仙纤细的颈项,用力一甩,直接将他丢到扑满兽皮的床榻之上。

  神孽仙的一条腿已经断了,之前又被连翻摔打,踩断的胸骨更是压迫心肺,激起一阵阵的锐痛。

  这大概已经是他活了这小半辈子以来,第一次承受的重大伤痛,程度堪比那原作里边,魔宫地牢中日日受大刑伺候的神孽仙。

  他在心里哭笑了声,终究还是逃不过啊……

  也在这时,荭巍的身影再度覆盖而上,居高临下望着他:“你终究只是个修仙的,我们魔族有些阴狠的手段,你怕是终身都学不会了的。”

  神孽仙眼底,凝结出一丝惊恐。就见红毛怪一把扯开了他缠好的袖子,再而粗鲁的层层挑开他的腰带,胯在他双侧,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你知道为何费了这么久的时间,都没能吸光我的精元吗?”

  神孽仙这会儿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就见他一把将自己的白色仙袍扒向两边,顿觉身上一凉。

  “我来告诉你,因为,我们都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吸收精元的,这种建立在愉悦亦或者是痛苦上的手法,可以瞬间瓦解对方所有的防御机制。”

  “多说无益,我便叫你切身体会一下,到底谁才是今天活着离开这里的人吧。”

  说着,他一把抓起神孽仙的后脑勺,粗鲁的压向自己。却在这时,神孽仙隐血的嘴角掠过一丝嘲笑。

  荭巍以为他是吓傻了,这个时候居然不是求饶,而是笑?

  “我佩服你的手段,不过……”神孽仙再次发出一声嗤笑:“不过,你也就这一件是让我佩服的。”

  荭巍感到不解,就听神孽仙冷笑着提醒道:“你忘了,你现在可没多少魔力。那么,你那些失去的魔力,又在谁那里了?”

  荭巍猛然之间醒悟,慌忙甩开他就要逃跑,可那庞大的可笑的果体,就突然一动不动的悬浮在神孽仙的上空。

  神孽仙居然仅凭意念,便直接将他制住了。

  荭巍眼里闪过一丝惊吓,“金……【金丹】?!”

  “还不算糊涂,我之前答应你的饶你一命。不过,你这嘴实在让我担心,这样吧……”

  神孽仙突然对他露出一尺森然笑意:“我给你下个限制,只要你不说,你便不会受伤,否则,肠穿肚烂,身死灰飞,你自己选一个。”

  便在这时,一颗闪烁着光芒的光点,慢慢从神孽仙的额头渗出,漂浮着,渗入眼布红丝的荭巍的额头之中。

  “只要你不说,就不会有事,但凡你多说一个字,或者有意告密,你都会受到比我现在还要痛苦的感受。想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脑子,被蚂蚁啃食的感受吗?”

  正在此时,外边深空之中传来的巨响越来越近了。神孽仙眼神一敛,荭巍当即昏死过去。

  神孽仙眼底附上一层奇异的神色,苦笑了句:“总算来了……”

  他艰难的起身,勉强歪歪扭扭的穿好自己的仙袍,可身体太过难受,他实在自顾不暇,恐怕暂时无法收拾自己的仪容了。

  只能滑落在床榻边上,同时费力抬起自己的手,慢慢探向后背。就见他在手上灌力,抚向那红肿的魔族符咒,手握成抓,用力一抓,带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眼中此刻带着丝决然,牙关紧咬,脸上赤红,再次用力抓向那符咒,不断的来回抓挠。

  至少在长出新皮之前,这块地方藏着的东西,是暂时看不到了。

  他焦急得等着,总算等到巫玦撩开帘布 ,带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到了他的跟前。

  他忍住不让自己昏死过去,他还得留着清醒的大脑,在他手下求活……

  。

  神孽仙再次撑开自己沉重的眼皮时,他正盘腿坐在一块莲花雕刻的玉石圆盘之上,目及之处是通体雕花雪白的墙柱。

  他听到了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呼唤:“孽仙!孽仙!”

  这道声音是?

  神孽仙缓缓抬起头,见到了一个周身雪白仙袍,满头白毛,仙风道骨的老头。

  神孽仙虚弱的唤了声:“师傅……”

  没错,这老头便是极世仙门的掌门——雪仙子!一个三百多岁的老头儿。

  “你可算醒了。那魔族简直太过心狠手辣,居然折断你浑身多处骨骼,还将你的后背毁的一塌糊涂……”

  听到后背的伤势,神孽仙才赫然发现,他的上衣已经被悉数褪去。好在,他暂时毁去了那邪印的踪迹。

  一旦被人发现他身上有这种印记,那就同那红毛怪说的,他非但在极世待不下去,还可能遭到严酷的惩罚。

  尤其,极世对魔族那是一个深恶痛绝,任何相关魔族的东西,那都是为极世所不容的,更何况他身上留着的,还是这种专吸人境界精元的邪恶符咒。

  说起极世痛恶魔族,其实这也是巫玦当初会选择进极世的一方面原因——魔族灭了他所在的小镇,杀害他的父母。

  正是因为极世也对魔族深恶痛绝,他觉得在这里可以找到一批同仇敌忾的至交好友,可以共同成长,修炼,为消灭魔族而不断变强。

  没想到,想灭魔族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人,其他人只不过是混吃等死,或者根本也不想、不敢跟魔族正面刚。

  一切,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也是他的选择,将自己推入极世这片深潭,将自己推入一众反派的利爪之下,令他数年来非但境界停滞不前,还连带着过着残羹粗活的苦日子。

  神孽仙——便是巫玦在极世修炼最大的障碍。而神孽仙为何如此讨厌巫玦呢?

  因为,巫玦智慧超群,又肯吃苦耐劳,修炼上也超常的快速。半年内,就直接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入门弟子,修炼到了【筑基】。

  而普通人光是在第一关【开光】,就得修炼一两年,才有可能觉醒仙根,步入修仙界。

  而巫玦的神速,直接刺痛了那些入门数年来依旧毫无成果的师兄师姐,这也间接引起了神孽仙的不满。不过光是这点儿还不足引起神孽仙的针对。

  加上那些弟子总向神孽仙吹耳边风,神孽仙心里对这个巫玦也便没了好感。

  直到有一天,掌门座下二弟子慕容绝灵突然注意到巫玦的存在。至此,神孽仙才真正的重视起来。

  慕容绝灵是谁?

  那可在极世仙山数一数二的倾世仙女,那纤长婀娜的身姿,甜美柔媚的五官,点缀着一点唇红,加之她境界同神孽仙不相上下,常住高峰,不常下山,此等举止更是令人举得她,出淤泥而不染。

  而神孽仙这个金玉其外的家伙,一直就对冰清玉洁的慕容绝灵抱着色胚的心思。

  只是那慕容绝灵虽是他的师妹,却对他素日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更是对他的无事献殷勤表现出极度的厌恶。

  终有一日,神孽仙半夜潜入了慕容绝灵的寝室,企图欲行不轨。可想而知的,慕容绝灵将神孽仙暴揍了一顿,见他一脚踹出了寝室。

  并在房门口设下禁制——狗与神孽仙不能进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