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男主,这都是误会啊!!!
華木登灰2020-03-21 02:083,514

  午后2点的街边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20出头的年轻男女,男的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模样英俊,面容冷清,沉默地搅拌着手中的咖啡。

  女的留着一头时尚的大波浪卷,长脸画着精致的妆,抹胸长裙将她包裹得无比性感。

  只是她的目光自始至终流连在窗外。

  青年矜冷的开口:“为什么要分手?”

  女人垂下眼帘,语气冷漠:“我怀孕了!”

  青年手中的勺子惊掉了,滑落在他脚边,可他这会儿顾不上去捡,而是难以置信得望向她:“怎么可能,我们从未……”

  女人冷笑起来,抬起漂亮的眼睛望他,语气更是薄凉:“是啦,为什么呢?你怎么不自己好好想想:我们在一起三年了!”

  “三年中,你从未主动亲我哪怕是一次牵手。有时候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有问题?”

  青年无言以对。三年前是女人提出的交往,他当时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就同意了。

  在之后他们似乎在交往,却又不像交往。他无法说服自己亲近她,无法去牵她的手更别说是接吻。

  青年最终垂下眼帘,轻声道:“对不起……”

  女人一笑而过,似乎松了口气:“所以,虽然你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既然这样,大家何必强行凑在一起。”

  青年默默点了下头:“你说得对。”

  一段相处三年的恋人,就这么轻描淡写得分开了,没人感到难过。

  青年目送女人上了一辆保时捷,开车的男子梳着一头油光头,脖子挂着大金链。驱车离去之前还同他笑着挥了挥手。

  “小伙子长得挺帅啊,难怪我家宝贝总是不肯跟你摊牌。不用送了,对了……我给你准备了见面礼。”

  保时捷离开了。

  青年转身踏入另一条路,只是身后却悄无声息的跟上了三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时空分界线—————

  “孽仙师兄,你怎么躺在地上?”

  意识逐渐汇聚,大脑开始变得清明,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环境发现扭曲,从巷子转变为一副古朴简易的中式木质阁楼。

  记忆的最后一刻,是三个男人将他强行拖入巷子,不明原因一阵拳脚相加。言辞中大致意思是:“大哥说废了这小子,跟大哥抢女人的,都得死!”

  “小子,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下辈子记得投个好胎。”

  他还陷入之前的回忆中,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脸孔滑进他的视野,正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而他躺在地上,后脑勺传来阵阵痛楚,他伸手去碰,尝试起身。竟然让他轻轻松松坐了起来。他还想着自己挨了这么多棍子一定起不来了。

  只是他刚起身,就发现自己身上多处不对劲——

  垂到腰间的黑色长发?

  他分明只是一头健康的碎发……

  雪白轻透的连体长衫?

  他不久前穿的还是白衬衫和休闲黑裤……

  还有他的肤色?他的手?

  肤色比他以前的更是白皙光滑,骨节分明的手指多了份阴柔之气,也便如此,这才不是他的手!

  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少年尊敬得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眼神之中带着丝疑惑:“孽仙师兄,你可还好?”

  这少年同样一身白色广袖长衫,不过在衣料的质地、绣纹上,不及自己身上这套。而这少年纤瘦的身子向自己微躬着,正小心翼翼得端视着他。

  他察觉到微妙:“你方才叫我什么?”

  他这会儿思绪混乱,还在努力想从这双手上找出些可用线索,就听到这奇怪的称呼。如何让他不重视。

  只是一出声,又被自己这轻柔声线的嗓音给震住了。

  他刚才在意的是,‘孽仙师兄’这个称呼……

  这称呼不是他正在看的那本《祸世仙魔录》中,别人对反派神孽仙的尊称吗?旁人便称他为“孽仙师兄”。

  一个自诩是仙门中最了不起的掌门座下大弟子,实则是个背地善弄手段,心思歹毒的反派。

  但这会儿,他无心点评一本书的设定,他觉察身上发生了诸多不对劲。可一时半会儿又不敢确认。

  也不等这木讷的少年开口,他的视线已经在这清净宽敞的雅室中扫了一圈。瞬间将眼睛定在了一面明镜上。

  他广袖一甩,大步走去,忍住心中那丝忐忑,抬眼望入镜中。

  骤然间——

  他眼里猛然生出一股恐惧,脸上刹那发白,令他风度尽失,狼狈的一下倒跌在地。

  那张脸同自己长得七分相似,只是更加清瘦,更加白皙,模样也更是俊逸风发,但这也便不再是他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他努力想去脑袋中寻求答案,却是奇异的翻出一些陌生的记忆。这些记忆出现的莫名其妙,正当他要深入查看之时。

  那记忆像是闻到血腥的蚂蟥,一口咬住了他的脑子,瞬息之间,铺天盖地的记忆涌现,与他自己的记忆交织渗透,一丝一缕的融合集聚,最终变成了他自己的记忆。

  六神归一之后,他总算明白了一切——他是他,同时也成了神孽仙!

  从他接收的那些记忆来看,他完全就是那《祸世仙魔录》中的神孽仙设定,他居然——

  穿书了!

  他呆坐在地惊愣了好半天,才长长叹出一口气,无奈接受了这莫名其妙的命运安排。

  他缓缓起身,捋了捋他这身极世仙门的校服,鼓起勇气重新靠近镜面。慢慢让自己靠近镜面,安抚着自己,心道:“这是神孽仙的脸,也是我的脸。”

  许是他现在还有些心情郁结,这张俊美的皮相上,透露出一丝呆滞无助之感。

  果然如原作中描述的那样,神孽仙天生拥有一副俊美的好皮相,不过他的优点,也就仅此而已了。

  他吐了口浊气,重新一鼓作气。

  他想到,既然自己已经是这副身体的主人,他就不能随原作里的神孽仙那般,苛刻傲慢,玩弄手段。

  至少在这里,他不能,也绝对不允许得罪一个人——男主巫玦!

  原作中毁天灭地的祸世魔王,杀伐果断的万世妖孽,他对神孽仙深恶痛绝的程度,甚至不肯将他一刀了断,而是选择将他囚禁在魔宫地牢无数年月,日日择辱,夜夜抽打。

  好在,在男主堕仙之前,他还只是极世仙门一个籍籍无名的入门弟子,暂时翻不了天。

  既然如此,自己可不能步了原作神孽仙的后路:逼巫玦堕仙成魔。

  之前的郁结这会儿全部一扫而光。也庆幸了他无亲无故,来了这儿倒也没什么值得记挂的前尘往事。

  若非要说有什么值得可惜的,那就是他的账户里还存着180多万的存款,是用来结婚买房用的。昨天刚刚提了一辆30多万的奔驰,是他送给女友的20岁生日礼物,结果呢,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分手吧!”

  这会儿,那白衣少年还愣在一旁观察着他。见他一会儿神情冷厉,一会儿茫然无措,一会儿又唉声叹气,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这少年名叫小白,进极世仙门少说也有三四年了,长得白净瘦小,脑瓜子聪明灵活,在仙门中地位不低,可使唤在他之后入门,甚至早一两年的那批师兄姐弟。

  神孽仙也十分重用他,是负责神孽仙日常一切琐碎,也作为神孽仙转达命令的传话员,是个灵透的小跟班。

  小白怯怯得看着他:“孽仙师兄,可是有什么吩咐?”

  神孽仙此刻还在感受这幅新身体,他只觉现在耳聪目明,身轻如燕,也能略微感受到体内流窜着一股能量,这大概就是原作里提到的仙力了。

  这会儿他脸上全是笑意,这是平日众人所看不到的,小白看得目瞪口呆。

  看那少年望向自己的表情,神孽仙想到自己素日对同门贯是端起架子,疾言厉色。许是没见过他现在这沉声静气的姿态吧。

  神孽仙清了清嗓音,用他轻柔的声线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小白师弟,早上好啊。”

  小白一脸惊悚。

  神孽仙转而又问:“对了,问你个事,巫玦……他在哪儿?”

  在他脑子里,骤然闪过一个浑身伤痕,缩在柴房角落捡拾残羹入口的少年画面。他不敢多回忆,越想越是觉得心惊肉跳,甚至无法估量男主此时内心的绝望和怨恨指数。

  既然已经决定做个不称职的反派,首当其冲的,自然先去安抚那个受‘他’日日苛刻虐待的男主。

  “巫玦?”小白回过神来,答道,“巫玦已经同众师兄弟去琼仙镇了。”

  “琼仙镇?”

  这是进行到哪儿了?他努力翻了翻自己看过的原作。霍得忆起不好的记忆来。

  不好!剧情竟然进展到了这边——

  琼仙镇副本,男主会遭遇到生不如死的滔天择辱,想到这儿,他只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男主去琼仙镇是自己安排的,除此之外他还安排了弟子在琼仙镇对巫玦下狠手,就是那种再也回不来的狠手。

  可倘若男主就此死了也便算了,问题是他非但没死,还带着对自己的滔天怒怨,浴火重生,强势回归。

  神孽仙脸色苍白得想:“不管如何,我都得亲自去一趟!要么杀了男主以绝后患,要么救下男主再解释自己对他使得手段,其实都是误会?呵呵……”

  头好疼……

  神孽仙慌忙望向小白:“小白师弟,我得下山一趟,归期不知。掌门师傅那边,还劳烦你帮我转达。”

  神孽仙一把抓起他的佩剑劫望,快步离去。

  室内只留下茫然失措的小白:“好的……”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孽仙师兄说“劳烦”?他还跟自己打招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