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挖坑自跳和笑面妖孽
華木登灰2020-02-08 15:213,685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巫玦缓缓掩去眉间杀意,笑问:“孽仙师兄,你怎么也来琼仙镇了?”

  神孽仙愣了下,再去看巫玦时,早已不见他方才脸上乍现的忿恨,取而代之的明朗的笑容,一时略感施施然,柔声问:“抱歉,你说了什么?”

  巫玦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语气却是半点不友善:“我问,你为何会来琼仙镇?莫非师兄未卜先知,得知我们无法解决琼仙镇的邪祟?”

  神孽仙没差点条件反射的应了,看仔细一听这问题,细思极恐,这可是男主套路他的一道送命题啊。

  按照正常剧情发展,他自然是不可能猜到潜藏在琼仙镇的邪祟,其实就是恶贯满盈的魔族。

  可这会儿巫玦的怀疑,却是引他入瓮,带着些许的报复性,他——绝对不能跳进去。

  面对巫玦那张明俊的笑脸,神孽仙郑重其事的摇头,语气柔和诚恳,“我只是觉得这次安排的人员有些草率,怕你们应付不来,才想着过来看看。”

  巫玦眼中神色一敛,又笑问,“那么敢问孽仙师兄,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他这么一问,神孽仙当真凝眉深锁,认真思考——

  首先,琼仙镇除害本就是无中生有,完全是魔族的阴谋,为的就是借除祟一由,骗极世派出弟子至此,再将他们一网打尽。主要原因还是,仙门修士的精元远比普通人的要精贵的多,境界越高越好。

  所以,神孽仙总结下来,郑重其事,说,“撤离!找到极世和華什,火速撤离。断然不能落在魔族手里。”

  这要是落在魔族手里,除了巫玦浴火重生归来手撕魔族,否则这两派弟子只能死。

  而现在男主被自己救下,大致也捡不到金手指了,如此,两大仙门就绝对不能落在魔族手里。

  巫玦顺势笑问:“师兄见到了两大仙门?”

  神孽仙:“没有。”

  他要是见到了,怎么可能孤身冒险,就是因为找不到那两大仙门,他才……

  可巫玦接下来的话,直接叫他半天哑口无言。

  巫玦一脸友好得笑着问:“是吗?既然没见到,那孽仙师兄又是从何得知——華什仙门也到了琼仙镇?”

  神孽仙瞬间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稍不留神就被巫玦钻了牛角。

  自己这毫无根据的说辞漏洞百出,却又说到关键点上,也不知巫玦到底想到什么。就见他脸上笑意逐渐散去,取代代之的是一抹森寒的杀意,以及更加森然的微笑。

  神孽仙慌忙道:“巫玦,你听我解释,我之所以知道華什也在,实在是因为……因为……”

  自己都编不出理由了,况且他也不擅长撒谎,这一解释,犹如挖坑自跳。

  而巫玦几乎有所判断,从神孽仙的反应来看,他必定深知琼仙镇情况,再结合神孽仙昔日阴狠手段,此番来琼仙镇,可不会只是担心弟子安慰这么简单吧。

  未见弟子却早已预知这里的情况,呵!还需再解释?他必然已经投身魔族,此番献身,便是要将极世和華什数十名弟子,诱导送入魔族口中。

  除此之外,巫玦实在想不出神孽仙这一系列莫名反应。

  神孽仙无力解释,毕竟这里太不安全,他从刚刚开始,眼皮就一直在跳,只能哀求道:“巫玦,有些事回头我再向你慢慢解释,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离开琼仙镇为妙。”

  巫玦冷淡笑道:“好啊,那我们就赶紧离开琼仙镇吧!”

  神孽仙没想到这么快就安抚了他,见他扶着树费力起身的模样,慌忙上前转身弯腰:“你伤得太重,我背你。”

  巫玦见神孽仙居然如此自负大意,竟将后背露给自己,当即眼神一敛,右手成拳,慢慢举起。

  他不是傻子,他可不会笨到相信这个心思歹毒的走兽师兄会救自己,此番他将凝聚浑身仙力,一拳击在神孽仙身上,就算不能将他打死,也能震伤他心肺,届时自己奋力逃跑,也能逃出生天。

  他正要聚集仙力轰出拳头,突觉胸口堵塞难忍,当即呕出一口血来。脸色也是瞬间发白,神孽仙背影在他眼前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他万分不甘,自己竟然伤重如此。

  神孽仙等不到他上背,当即扭头看去,就见巫玦口吐鲜血,面色惨白至极,还不等自己转身接他,他已经迎面倒下。

  他慌忙将巫玦放躺在自己怀中,让他枕在自己肩上,在脑子里快速搜寻疗伤的仙术口诀,总算有所寻获,就见他举起手掌,附上巫玦的胸口,缓缓向他输送仙力。

  巫玦在昏昏沉沉中,缓缓撑开眼帘,模模糊糊之间,他发现自己半枕在某人怀中,抬眼只能瞥见那人半张的脸孔,目及之处是翘挺的鼻梁,轻薄的朱砂红唇,以及细长下颚。

  他恍然间似乎又见到了那華什仙门的师姐,心中渐生暖意,低声唤了声:“温雪师姐……”

  就再度昏厥了过去。

  神孽仙心中惊讶,温雪?也对,他们应该见过面了的。在琼仙镇的第一次会面开始,二人便不可逆的对对方暗生情愫。

  想到温雪,想到她们极可能落到魔族手中受到非人虐待,神孽仙加快了输送仙力的速度。

  半个时辰后,神孽仙将依旧昏迷的巫玦放倒在干草堆上,又从周围搜来一些枯叶杂物,将他身体遮盖,这才朝着之前来的方向,折了回去。

  他本不想这么冒险,这于他谨慎周全的行事风格完全背道而驰。可在结合了神孽仙的记忆后,那些下山小弟子青涩的脸孔,悉数印在他的脑海里。

  他们的修为境界实在太低,这要是遇到魔族,完全没有反抗求生的余地,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好歹是六七条人命,加上華什仙门的五六条,那可是十几余条。

  况且女主温雪就在其中,这女主倘若出了事,从刚刚巫玦的反应来看,铁定要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与其被前后夹击寸步难行,不如主动出击,万一成功了,削减了巫玦对他的恨意,说不定二人还能携手并肩,一同创造美好未来。

  再仔细想来,自己虽孤身一人,却是此行之中仙力境界最高之人,他若在此时退缩,致仙门众弟子于不顾,那就真妄为仙家修士,与人渣无异。

  他虽不爱逞能,不爱冒险,安于现状,可人生又岂是一帆风顺的。况且他若不战而逃,必定落人口舌,日后相见恐怕再难做人。

  在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救人是情分,不救是本分此类的鸡汤格言。在这里,不救人,你就是胆小鼠辈,是懦夫, 是废物,也便不配站在极世顶峰,俯视群雄。

  想到这里,他还挺佩服原作的神孽仙,好歹人家做了半辈子坏事,从没跟男主之外的人翻过脸,虽说后半身惨不忍睹,好歹也风光五六年。

  不像自己,刚来这世界,就要面临残忍的生存抉择。

  况且,以他当前的境地,是没资格谈论安逸的,他得慢慢捋平原作神孽仙掀起的各种阴谋翘角,至少跟巫玦,不能继续这么僵持。

  那绝对是要死人的!

  神孽仙重新摸回了琼仙镇,在小镇边缘一带摸走。

  在找人这种事上,他真的可以说没啥经验,他光明磊落惯了。所以,被人跟踪了他都没发觉。

  等他搜寻到镇上一处死角时,才反应过来前边儿没路了,得重新上另一条街道搜。这刚一转身,蒙了!

  六七个身形高大的黑袍大汉,整整齐齐的站在他后边十米之处,就这么诡异得凝视着他,一动不动。

  神孽仙吓得心中一紧,勉强站定,努力平复惊骇的情绪,一边谨慎得回望他们。

  “孽仙师兄?唉,你们看那是孽仙师兄!”

  远处某个阁楼二层的隐秘窗台中,聚着不少白色、粉色身影,只见他们探头探脑的向外望去,就瞧见前边街角站着一顷长的白色,以及数道身姿高大的黑影。

  众人喜出望外:“果然是孽仙师兄,太好了,得救了。”

  一个華什粉衣校服的女弟子同样兴奋道:“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孽仙师兄?听说这位师兄境界在【心动中期】,看来我们今天能够得救了。”

  那些极世弟子点头附和,同样一脸骄傲:“那是自然,孽仙师兄是谁,那可是我们所有弟子极为尊敬之人,门中地位仅次于两位掌门。他平日对我们也是极为关照。”

  对啊,你们普普通通,其貌不扬,自然宠着你们。像巫玦这种短时间爆发修炼天赋的,自然活该被怼?

  便在此时,从華什女弟子中走出一名模样绝美的女子,这女子着装式样不同于其他粉衣女子,连同她周身散发的气质,也让人倍感赏心悦目。

  众极世弟子纷纷躬身向她行礼,“温雪师姐。”

  温雪点头回礼,不置可否的询问道:“极世有如此才能师兄,自是仙家之福,只是……我先前无意间见到,你们极世那位名叫巫玦的小师弟,周身遍体鳞伤,不知何故?”

  一提到巫玦,那些极世弟子脸色都变臭了:“温雪师姐有所不知,巫玦这厮顽劣的很,在极世众人避如蛇蝎,唯恐受他迫害,孽仙师兄从来都是任他嚣张,但我们嘛……”

  但你们嘛,要打就打,要骂就骂,总之一言不合就找巫玦,反正小白师兄给他们提过醒,只要是巫玦,不必客气。

  温雪沉默了,眼里闪过不予苟同的神色,只是扭头望向窗外,陷入沉思,巫玦她见过,可不像他们形容的那般不堪,倘若能逃出生天,她倒是想问问这孽仙师兄,巫玦在极世,到底都是怎么个修炼环境?

  只是,不久前巫玦同他两名师兄一道出去打探消息,这一去就是半个时辰,之后两名师兄回来了,巫玦却没回来……

  一问他们就说,巫玦找地方方便去了,要晚些儿回来。结果,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这人还是不见踪影,她正准备叫两名同门师妹一道去寻人,便发现周围有魔族士兵出没。

  魔族人多势众,她们不能正面迎击,只得躲在这栋人去楼空的民舍里,找机会离开。这机会还没找到,却等来了极世掌门座下大弟子,神孽仙。

  得救了!

  众人一时间欢呼雀跃,却没想到——

  神孽仙被俘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