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语不惊人师兄
華木登灰2020-02-08 15:213,644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神孽仙与魔族遥遥对视,一时间双方都没出手,大致都在预估对方的实力。

  一个看不下去的魔族小兵,悄悄凑近旁边的魔族,小声问:“老大,他只有一个人,我们何不冲上去一举干翻他?”

  魔族老大若有所思得凝视着前方白影:“不可轻敌,他手里拿的可是上好的仙剑,恐怕境界也在你我之上。”

  魔族小兵挠着头,将前方直立得岿然不动的白衣又连翻打量,又问:“他要是比咱们厉害,为何还不动手?”

  魔族老大思虑:“兴许还有别的打算,先静观其变。”

  八分钟后,神孽仙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手中劫望“啪”得掉在了地上。

  魔族们眼中一怔错愕:“……”

  神孽仙慌忙弯腰捡起劫望,却是无法抑制的逗了下手。魔族老大眼神骤然一敛,朝着众人一挥手,众人当即朝着神孽仙步步逼近。

  神孽仙抬眼一看,心中一惊。想退,却退无可退,面色一凝,眉峰一紧,拔出劫望,横在身前。

  便在这时,一连又从后边围上来好几个魔族,其中一个还大声向那老大汇报道,“老大,刚刚那被救走的小子又回来了。”

  老大一愣:“人呢?”

  那魔族残忍得嬉笑,答:“又打了一顿,顺手丢深渊了!”

  神孽仙耳聪目明,自然将他们对话收入耳中。这一听心下一紧,步履凝滞,巫玦被丢下了深渊?!

  不!!!他还没跟他澄清琼仙镇的误会啊!

  他跟他的误会还没解开,巫玦也还在怀疑自己是否跟魔族勾结,残害同门来着,这下可好……

  神孽仙气得脸色发白,忍无可忍,厉声斥道:“你们魔族,当真如此心狠手辣。那不过是个孩子——!”

  大致是因为他骂的太过斯文,魔族士兵愣了半晌,发出一连串爆笑:“你们听,他说我们心狠手辣?”

  “我们岂止只是心狠手辣,我们只会更加残暴。”

  “小白脸,你现在要是乖乖束手就擒,我们兴许还能饶你不死。”

  神孽仙紧抿双唇,努力平复心中愤怒,想到既然巫玦已经不可逆转的坠下深渊,非要走那浴火重生的剧情不可。自己这边倘若能提前救出那些被俘虏的仙门弟子,事后是否还能同巫玦周旋辩解一番,证明自己实则是个好人?

  想通这一招,他即答:“照理说,你们应该打不过我。”

  “……”

  神孽仙礼貌不失大胆得作死问:“敢问各位当前所在什么境界?”

  在原作里,这个世界的仙力境界分为:开光、筑基、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渡劫、大乘。

  他分析出,原作里派出的弟子大多处于【开光】和【筑基】阶段,饶是如此,也斗不过魔族。

  而他刚刚随便略施小计,居然把魔族耍的团团转,还能轻易从他们手上逃脱,显然他们的境界也不可能超过自己这个【心动中期】阶段。

  如此,他们应该不算太难对付,神孽仙这样想。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修仙界,问人家修为境界,就等同于问女孩子年龄,当真是十分不礼貌的。

  毕竟境界这种东西跟性命和荣耀息息相关,谁会随随便便说出来,这不是自找没趣嘛!

  所以,魔族听到他这样的问题,脸上全是一阵反感的抽搐,魔族老大当即冷声吼去,“别以为修了几年破仙术,就自诩天下无敌,一会儿看我们不把你吸光。”

  神孽仙淡然一笑:“你怕了。”

  “……”

  神孽仙笑道,“这样吧,大家各退一步,你们如若抓了我们仙门中人就给放了,我就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相反你们要是顽固不化,我便叫你们葬身于此!别急着回答,都好好想想。”

  “……”

  魔族士兵一阵面面相觑,的确想谈判来着,可问题他们魔族现在手上跟本没筹码,抓到了一个巫玦还给丢深渊去了。

  魔族众人低声讨论了一番后,觉得今天势必只能一战。为首的那个老大站出两步,道:“素闻极世对魔族向来是深恶痛绝,如今却沦落到谈判求活,可真是前所未有。怕不是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吧?”

  神孽仙轻皱眉宇,握剑力度加重,声音依旧平缓,“能有什么隐情,你就说这交易要不要做?”

  那魔族老大脸上当即露出一抹狰狞,周边魔族顿时纷纷亮出自己的刀剑棍棒:“我们还是觉得先交个手,再决定要不要跟你做这笔交易。”

  神孽仙心下一惊,倒不是害怕对方人多势众,而是他从没杀过人。虽说魔族不算是人,但他一个做人事文职的,几十干过这血腥暴力之事。

  魔族蜂拥而上,他心中骇然的不是一点两点,但能想到的法子就是趁乱突围!

  可却在这时,他手中劫望突然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剑锋蓦然朝向魔族,甚至拖拽着神孽仙向前跑,只听“噗”的一声,劫望直入一个倒霉魔族的胸口。

  那魔族难以置信得向后倒退了几步,退出劫望的剑锋,只见剑锋上残留着红色血迹。

  神孽仙惊得剑柄脱手,脸色发白,连连后退,“我……我……不是我……”

  他什么都没做啊!是那把剑自己干的!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神孽仙还未解释,就被魔族几把大刀架在了脖子上,大刀很重,压得他有些膝下不稳。

  魔族们本以为他有点儿本事,转而就见他丢盔弃甲,还一脸惨白惊恐。当即大笑起来:“没差点被他忽悠了,还以为真来了个境界高的,没想到也是个绣花枕头。”

  那魔族老大气愤不已:“别笑了——!这个一看还不如前边儿那个【筑基】的,要不是看他拿了把不错的佩剑,我还真当他是个厉害的。”

  魔族们一度陷入两难的困境:“怎么办?杀还是不杀?除了长得好看,根本一无是处!”

  就在这时,魔尊中钻出一个面相阴邪眼冒精光的,只见他贴在那老大耳边提议道:“老大,之前那个太横,这个毫无威胁又长这么好看,不正好可以送给首领?”

  这老大一听,顿时面露笑容,拍了拍他肩膀:“对对对,守了一两天就等来这么两个废物,首领那边早发火了,这个正好交给首领,给他老人家降降火。”

  神孽仙却不予苟同:“我认为你们还是先放了我,我平时发起疯来,还是挺猛的。”

  然后,他的腹部遭到一记勾拳,再也发表不了什么高见了。他还捂着肚子,就被人用麻袋从头套到脚,粗鲁的丢在板车上,晃晃悠悠的拖走了。

  橱窗里那些眼睛沉默了半饷,不知是谁先开的口,“有计划。”

  大家扭头去看,只见是个看着还挺激灵的极世小弟子,当即洗耳恭听:“你继续说。”

  小弟子郑重其事说:“我认为,孽仙师兄一定是准备混入魔族驻点,从中将魔族大部队连根拔起,不然就凭我们师兄的境界,还会斗不过那几只魔族?”

  众人一时间也拿不出其他的解释,况且以神孽仙的境界,的确不可能连这几个魔族都解决不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回极世,还是跟在魔族后边,去找魔族的驻点?”

  激灵的小弟子脑袋一扬,精确的分析道:“以我的判断,孽仙师兄落在他们手里却未被吸走精元,杀他们一人却也未被魔族当场打死。所以我猜测,魔族此番出现,一定另有阴谋。”

  “然后呢?你还是没说出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哎呀哎呀,别吵了,依我看,我们不如来一招自投罗网,跟孽仙师兄会面后,便知道魔族的真正目的了。至时我们再来一招出其不意,杀得魔族片甲不留,血流成河,尸骨无存!”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不置可否得担忧:“会不会有危险啊?”

  小弟子道:“有孽仙师兄在,能有什么危险?”

  “对对对,我赞同小师弟的说法,那要是大家都没什么问题,那就赶紧动身吧。”

  “废话少说,再不走赶不上魔族了。早去还能占个好地。”

  神孽仙一动不动得躺在麻袋里,只觉路途颠簸,一会儿掉个坑,一会儿又压了个石块什么的,总之他一路上只觉胃部翻涌,总想吐点什么东西出来,但他早已辟谷,好久没吃了。

  好在,没多久就停了。他被人抬着进了一个类似室内的地方。因为周边光线突然暗了下来。

  周边静悄悄的,但没人给他解开,他只能无奈的继续躺在麻袋里。

  另一边,自投罗网的极世和華什弟子,被魔族轰赶着,关入了一只五十多平方米的铁笼里。

  魔族的据点,设在琼仙镇外一处隐秘的山腰之上,周围有高耸山林作为遮掩,他们脚踏花草,就地设帐篷,偌大的山林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坟包一般的帐篷。

  这要是从上边看下来,除了绿色树冠,什么也看不到。

  这会儿驻守的魔族士兵们正大眼瞪小眼,瞪着这群仙门子弟,一时摸不透他们的心思。

  “老子横行霸道一百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自投罗网的,你说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我看他们一定目的不纯,先不管,等首领回来另行定夺。”

  便在这时,一阵黑雾从山下涌来。顿时,就见一众魔族士兵,拥簇着一个身形高大粗犷的魔族男子,进了魔族据点大门。

  周围魔族小兵齐刷刷的跪了一地,“首领——!”

  这首领名叫荭巍,身形高大威猛,浑身上下全是无比发达的腱子肉,黝黑的皮肤上光秃秃的,只有头顶留着一撮红色的小毛,由银绳编成的小辫倒挂着。

  这首领大步流星向里走,用极为暴躁的声音大吼道:“来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两天了,你们到底抓到点什么没有?”

  这时,押送仙门弟子的几个魔族士兵上前跪了一地。,一脸委屈:“首领,这事真不能怪我们啊,那极世就派了一堆【筑基】的过来了,華什那边甚至还有两三个停留在【开光】的。”

  “什么?!”红毛首领气得黑脸发红:“还有没有好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