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華木登灰2020-02-08 19:572,979

  巫玦直接摇头否决:“不能是他,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我毫无善心,绝对做不出这种义举来。”

  便在这时,俩个极世的小弟子,从帐篷里架着神孽仙走了出来。

  这会儿神孽仙早已昏死过去,浑身上下,大片血迹浸染,要不是测了鼻息还活着,怕是都觉得这人死透了。

  扛着神孽仙的一名弟子说道:“温雪师姐,孽仙师兄伤的太重,我们得带他先回去了。”

  温雪见到神孽仙这副模样,当即吓得捂住了嘴巴:“孽仙师兄他……”

  巫玦面无表情:“死不了。温雪师姐,你仙力损耗太大,怕是无法御剑回山,随我过去,我度些仙力给你。”

  温雪却是道:“要不……先救孽仙师兄,他看起来伤得……”

  巫玦却是不等她说完,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到一边去了。

  两个极世的小弟子黑着脸,瞪着巫玦离开的背影,冷哼道:“这个混账小子,不就是杀了几个魔族嘛,有什么好嚣张的,我要不是被关在笼子里,我也能杀他个七八十个!切,嘚瑟什么啊!”

  这时,扛着神孽仙的另一个小弟子却是疑惑:“你说,这巫玦只是个【筑基】,之前咱们把他踹到魔族手中时,也没见他身手如此好,怎么才几个时辰回来,就这般的……”

  “你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早间不是课上有提过,说是有弟子不遵循修炼法则,投机取巧,寻求邪魔功法,也能达到速倍之效,莫不是这巫玦……”

  “一定是这样没错了,你没看到他之前那嘚瑟,那嚣张跋扈的样子,要不是我得扛着孽仙师兄,我刚刚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脚!”

  “修习邪魔功法可不是个小事,咱们赶紧回仙山,将这事告知两位掌门,叫他们定夺便可。”

  “等什么,走!这个巫玦,我呸,他死定了!两位掌门最痛恨邪魔歪道,此番不打死他,也非扒了他一身皮。”

  。

  在众人离去数个时辰后,这片血战过后的山林,缓缓隐入落日的余晖中,空荡荡的半山腰上,还残留着魔族坟包一般的帐篷。

  而在其中最大的那个帐篷中,那之前看似已经气绝的红毛巨人,突然睁开布满血丝的虎眼。

  他猛然翻身而起,牵引着浑身上下发达肌腱,以及那浑身道道密集却不致命的细小伤口。

  他举起自己的手,尝试调起体内魔力,却发现只留存着极少的一点儿。

  “该死的‘废物’,没差点吸光老子的精元!真是教会徒弟害死师傅,你给我等着,只要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必定加倍从你身上讨要回来!”

  说着,他随手撩起他之前丢弃在地上的衣袍,胡乱往身上一搭,脑袋里,还闪烁着之前同神孽仙交战的画面——

  。

  不苟言笑的神孽仙,被红毛首领一把抡在兽皮床榻上。看到神孽仙如此的娇弱,倒是让红毛首领产生了片刻的怜香惜玉。

  看神孽仙压到后背的伤脸色骤然发白,荭巍也便好心,一把将他翻了过来。

  他大手一挥,将神孽仙身上的白色仙袍给扯了下来,顿时露出他后背上那皮开肉绽的伤痕,只听他用怪异而兴奋得嗓音说:“既然这么疼,就别穿了!”

  神孽仙后背靠近左肩膀位置的一片区域,血肉模糊,模糊之间隐约可见一个圆形符文,不过因为这块血肉太过浮肿猩红,也便看不清这符文的清晰模样。

  神孽仙几乎是瞬间回过头来,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就在这尴尬的匍匐姿势之间,神孽仙反手一掌拍向荭巍。

  顿时,一道刺眼的白光迎向荭巍。

  “啊!我的眼睛!你……”他用力捂住自己眼睛,心里突生一丝忌惮。

  这看似人畜无害的神孽仙,竟然能够伤他?还能结出攻击力如此强的仙术秘法?

  这完全不是一个普通入门弟子所能做到的,他厉声问去:“你到底是谁?”

  神孽仙缓缓起身,背对着他,缓缓拾起自己的白衣仙袍,慢条斯理的穿上,认认真真得,一圈一圈的给自己裹上腰带。

  弄好这些后,他才缓缓转身,用一种极其冷漠的眼神望着他,语气平淡无波:“我说了,我叫神孽仙,极世仙门弟子。”

  荭巍渐渐恢复了视力,眼里布满愤怒的红血丝,不确定得问:“神孽仙?!那你师父是谁?我不相信你只是个普通的入门弟子。”

  “我的师父?”神孽仙顿了顿,嘴角略微勾起一丝孤冷笑意“我的师父,不就是那极世的掌门雪仙子了!”

  “喀!”

  荭巍霍地后退了半步,将眼前的神孽仙从头到脚重新打量了一番。

  实在难以置信,眼前这羸弱纤瘦,几乎可随手捏死的白衣谪仙,居然是就是那四大仙门之首的,极世仙门掌门座下大弟子。

  荭巍怒不可遏:“你……你敢骗我?!”

  神孽仙好心提醒道:“我没骗过你,只是你听说了那大弟子的威仪,却不知那位大弟子的名字——便是‘神孽仙’三个字。”

  “哼,不管你是谁,今天我便要让你成为我裙下玩物!既然你便是那雪仙子的徒弟,那正好,反正早晚我也是要将你收入囊中的,还有”

  “你背上那个符咒,可别轻易叫人看到哦,否则,你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吧!”

  神孽仙不以为然的说:“勾结魔族,私受魔族邪印,等同于魔族,按照极世仙门的门规,犯此规定者,当受拔除仙根之刑,贬入盥洗室,终身不得修炼仙术,直到身死魂消。”

  “原来你知道啊,不过你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咒印已深种,就算你揭下那层皮,新长的皮肤上依旧还会浮现这咒印。这辈子你注定是个人不人魔不魔的怪物。你最好不要被人发现,否则,哈哈哈……”

  神孽仙眉眼轻皱,伸手轻揉眉梢,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后悔也没用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答应教你这套吸人精元的邪术吗?”

  他阴笑起来:“那是因为,之前我觉得你与众不同,也许还能让我多玩几日。又或者,我不觉得你还能活着离开我的手掌心。”

  “一个玩物,自然是不可能拥有自由之说。所以,刻上这些魔族的印记,我自然不会吝啬。”

  “不过,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如此身份。只是,就算今天你侥幸逃走,这辈子恐怕也别想再抹去那邪魔亲赐的印记了。”

  神孽仙嘴里发出一声嗤笑:“我后悔的,并不是刻下了这魔族符咒,而是,后悔之前答应你的,放你一条生路。”

  神孽仙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扭头看向他:“你看着,嘴舌不够严密。”

  荭巍仰面大笑起来:“现在你才知道吗?太晚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从这里逃走,我也会跑到你们极世去,告诉所有人,你背上留着一个魔族的印记。”

  神孽仙慢条斯理的将自己宽大的袖口,绕着手臂卷了起来,用简单的结扣,将袖口固定。

  接着,就见他慢慢将仙袍长摆也卷了起来,塞进了腰带里,这才郑重其事道:“废话不多说了,在巫玦到来之前,做戏还是需要做的真实些的。”

  神孽仙拔出了他的佩剑劫望。

  “疯言疯语的,这么能跑,等我把你的骨头扭下来,再好好的品尝你,最后,再吸尽你的毕生修为,让我想想,【心动中期】,可以直接让我提升到【金丹】了。这可真是赚了。”

  神孽仙嘴角噙着一丝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呢,【金丹】……也是我的期许。”

  。

  荭巍甩了甩头,将铺开的记忆收了回来,冷峻狰狞的脸孔上,还残留着一道长剑划开的拉伤,这便是神孽仙留在他脸上的第一道印记。

  他放下手,就见一条血痕沿着他的手指,滴落在地。

  这便是神孽仙给他的第二次创口,几乎切断他整条臂膀的一剑。

  只是神孽仙似乎疏于练习,不太熟练出剑招数,以至于长剑卡在了他的骨头里。

  然后,神孽仙就被他一抬脚,用力扣在了地上……

  如果当时有人在现场,大致能听到胸骨断裂的声音,还有神孽仙卡在喉咙里那吞咽困难的血水,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

  那张原本就白皙的脸,彻底惨白到透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