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师兄,你这是在求我吗?
華木登灰2020-02-08 19:422,939

  那魔族小兵突然被怪力弹飞,砸在众人身后的一棵树干上,震落了不少叶子。

  “让我来!这小子能力我见过,不过是个【筑基】,看我怎么……”

  “咔——!”

  那刚说了半句话的魔族,重蹈覆辙。这下,所有魔族士兵全都不淡定了。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境界?之前不过是个【筑基】,怎么现在总给人一种【心动】或者是更强的感觉?”

  “你是不是傻,你以为境界是这么好提升的吗?这才过去几个时辰,他怎么可能越级突破,世上可没这种强大的仙术。”

  “那你怎么解释刚刚发生的事?你们谁见到他动手了?”

  众人陷入沉默,半响后不知是谁开口叫道:“废他妈什么话,咱们几百号人一拥而上,还怕弄不死他!”

  “说得对,赶紧把他弄死,别一会儿叫首领看到,又该说我们消极怠工,弄不好小命不保。”

  一想到首领的手段,众人脸色一白:“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提首领,怕死还不赶紧上!”

  “呀——!”一时间,魔族士兵纷纷举起手中刀剑棍棒,朝着衣玦飘飘的巫玦,蜂拥而上。

  然而,巫玦全然无所畏惧,甚至不见他闪躲防备,只见他缓缓举起自己的手,举过头顶。

  “巫玦——!”

  温雪惊恐脱口而出,脸上一阵惊白,握住铁笼的手,隐隐发紧,恨不得冲出去同他并肩作战。

  “嗒!”

  一个轻不可闻的响指,从巫玦的手上发出。紧接着,从距离他最近的那个魔族,慢慢的向后延展,一瞬间所有魔族化为灰飞,身死魂消。

  铁笼中众人,以及欺负过巫玦的几个极世弟子,一时间全愣在了原地,完全没了反应。

  巫玦这才继续向前走,慢慢朝那顶帐篷靠近。偶有几个看守的魔族冲上来,可尚未近身就化为一阵黑色粉末,撒了一地。

  此时的巫玦,全然不像之前所见那般脆弱,只见他眼底凝聚着一股愤恨之色,眸光流转闪过一抹寒厉,似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时刻能将敌人扼杀致命。

  魔族,灭他族群,杀他父母,他与他们不共戴天,他发过毒誓必要他们血债血偿,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而神孽仙——则是令他数年来惶惶终日、不见光明的恶魔毒蛇,虐他,辱他,甚至不惜手段要取他的性命,同样该死!

  早间在林里杀不了他,那便叫他留在这里吧。

  想到即将私仇得报,巫玦眼底升起奇异的兴奋。

  帐篷之中安静如斯,他不为所动,只是缓缓伸出手撩开黑色帘布,却是迎面扑来一股血腥之气。

  巫玦眉间大惑,钻入其中,眼前的一幕令他停下脚步,眼里也多了一份探究的意味:“你杀了他?”

  听到这声音,神孽仙缓缓撑开疲惫的眼皮,朝他抬头看去,果然是巫玦,他真的……回来了。

  神孽仙不敢看自己的惨样,他的颈间破了一道大口,鲜血源源不断的向下流淌,染红了大半的衣裳。

  他的左腿,此刻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弧度,似乎已经断了。

  他背靠着床榻,浑身疲累,酸痛,剧痛难忍。而在他身后的榻上,四仰八叉的躺着红毛怪。

  最让人在意的是,这红毛怪周身一丝/不挂,而神孽仙也是衣衫松垮,白袍凌乱不堪,似乎遭到了残酷的蹂/躏。

  “可真是狼狈啊,看着是我来晚了,错过了不少好戏。”

  巫玦带着残忍戏虐的笑意,蹲在他面前,帮他将垮在肩膀下的衣服,拉上了肩膀。眼里嘲讽更深。

  神孽仙看到他的这副态度,也并未表现出诸多怨色,张了张嘴想说话,却是话未出口,含在口中的鲜血率先顺着他的唇角,流了下来。

  他只得闭上嘴巴,阖上眼帘,垂下头去。

  巫玦却是嗤笑道:“怎么?想一死了之?不过呢,你若是求我,我说不定还能救你一命。”

  神孽仙依旧垂着头,半张着眼睛,刚张开嘴皮,血水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却是极为平静得道:“巫玦……以前欠你的,我……我会悉数偿还给你,现在杀了我,却只能解了你一时之恨。这么清算下来,倒是我捡了便宜……”

  巫玦歪着头,面无表情的打量他:“你这是在求我吗?”

  神孽仙像颗泄了气的皮球,无可奈何:“我只是……想弥补你。”

  巫玦伸出手,在他那条断腿上轻轻戳弄着,神孽仙吃痛,浑身颤抖,却只是咬紧牙关,捏紧拳头,额头汗水不断沁出。

  “孽仙师兄,你该知道,你对于我,除了做尽坏事,全无一点儿善意。我为何要做那愚蠢的农夫,救一条濒死的毒蛇。你觉得呢?”

  神孽仙忍着被他挑起的剧痛,眉间轻皱,继续沉声静气,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想杀我简直易如反掌。不管是否留着我的命,其实与你……全然没多大关系吧。”

  “留着我,或者如我所述我弥补你,又或者再度报复你,但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其实都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不是吗?”

  巫玦的手,在神孽仙伤腿上隐隐发力,神孽仙额间细汗泌出,脸色此刻透的像一张白纸,但是看着巫玦的眼神,依旧只是诚恳,并无歹毒。

  巫玦却是无可奈何得表情,苦笑道:“孽仙师兄言重了,我只不过是个【筑基】,你要我生,我难道还能活着?我为何要自掘坟墓呢?”

  “巫玦,我就问你,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罪,当真就让我这么干脆的死了?难道你就不想……不想把这些年我施加给你的,加倍的奉还给我?”

  巫玦眼里的恨意实在太过明显,神孽仙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被他一掌拍死。说出这么一番话,实在也是别无他法。

  闻言,巫玦瞳孔骤然一缩,眉宇间全是厌恶及嘲讽:“这番话都能说出来,也真叫师弟难办了,如此,我便成全了师兄,让你多活些日子。”

  神孽仙总算松了口气,只是这第二口气还没提上来,就见巫玦抚上他的断腿。

  巫玦带着森然的笑意,笑道:“孽仙师兄,我帮你接骨吧!”

  神孽仙慌忙伸手阻止他:“不用你,啊——!”

  巫玦却是手上一用力,只听“咔”的一声,一阵凶猛得痛意瞬间席卷了神孽仙的每一根神经,直冲脑门,只叫他瞬间晕死过去。

  看着昏死的神孽仙,巫玦脸上浮上一阵兴奋来:“果然,还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折磨你,才显得更加有趣。”

  “就暂且让你活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就像你说的,现在的你,还能拿我如何。”

  深渊一行,九死一生,却叫他得到了改变他一生的重要宝物,这既是天意,让他活着,那他便要好好的,让那些人都看着,看他是如何一天一天的,掀起属于他自己的那片狂潮。

  巫玦走出帐篷,走到牢笼边,找到钥匙释放了众人。

  温雪最后一个钻了出来,就这么与巫玦遥遥相望。温雪眼里擎着笑意,还有一丝难忍的激动,眼泪混合着复杂的神情,缓缓流下。

  巫玦对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一切都过去了,温雪师姐,你受苦了。”

  温雪摇着头,吸了吸鼻子,喜极而泣:“我没事,孽仙师兄呢?他如何了?”

  巫玦冷哼了声:“死不了!”

  “不管怎么说,刚刚孽仙师兄帮了我……”

  巫玦似是不想听到关于神孽仙的名字,赶紧出口岔开话题,问出一个他今天一直很在意的问题:“温雪师姐,请问你是否在之前,给我输送过仙力?”

  想到之前被神孽仙丢弃在山林,而后看到的那半张面孔,还有那留存在体内大量的仙力。

  最重要的是,那份浑厚而充裕的仙力,便是维持他在深渊下边,面对猛兽狂潮之时战力的最重要来源。

  对此,他还能活着得到那宝物,并且活着离开深渊,与那输送仙力给他的人,有着极大的渊源。

  “仙力?什么仙力?我们当时被困在民舍里,寸步难行,你说的给你输送仙力?并不是我。”

  温雪如实回答,并猜测道:“会不会是孽仙师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