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新指令:别作死
華木登灰2020-02-09 10:403,124

  “小白啊,以前是我眼界太低,现在我需重新向你们说明一件事。”

  神孽仙从榻上艰难的撑起来,理了理衣衫,正襟危坐,郑重其事道,“以前我叫你们多‘关照’巫玦,越是虐他最惨,我越是开怀。”

  小白点头,“的确如此,只是那会儿师兄你说的,比现在委婉许多,师弟我也只是听出个大概,想着师兄是不好出面惩戒那巫玦的。”

  神孽仙心中冷笑,原作神孽仙就是个道貌岸然的货色,一边在人前竖立自己高大威仪的形象,一边在暗地里暗搓搓得实施手段。

  就说慕容绝灵对他的态度吧,那也能证明神孽仙这人品到底有多低劣了。

  就说他指派弟子刁难巫玦这事,表面上是一副我很生气,但我不能欺负小辈,却给他人传递出——“我与巫玦水水火不容”的意思。

  小白算是神孽仙的心腹了,平日就是会意神孽仙的各种意思,再传达实施下去。

  小白悟性奇好,每次都能准确传达神孽仙的意思,巫玦也便被整的极惨。

  所以,为了引导这可造小弟子不要再作死,神孽仙只得苦心孤诣一番。

  “小白师弟,以后就不要为难巫玦了,他也是个可怜人。来极世这么多年,该惩戒的也惩戒的够多了。以后,不要再为难他。”

  小白感到难以置信,心想这话怎么可能是从孽仙师兄口中说出的,他几时与巫玦化的干戈?

  难道是这次下山,发生了些什么大事?

  “小白师弟,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我说的都是真话,也是表面意思,没有隐藏的其他寓意。你们,断不要再为难巫玦了。”

  小白总算反应了过来,用力点头:“孽仙师兄我明白了,老师那边是否也要取消对巫玦的针对?”

  神孽仙点头:“麻烦你了。还有近期我这边无事,你也不需每日来我房中清扫。该修炼修炼,该上课上课,人生哪有这么多个少年,课业别随意落下了。好了,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一阵猛然袭入心房的动容,令小白半天还不过神来。

  这么多年来,饶是他与神孽仙关系再亲密,可神孽仙从未对他说过这些话,也并未关怀过他的课业。

  甚至有一次他摔断了腿,亦或者脸上多了个大包,神孽仙也从未慰问过哪怕是一句。这么多年来,他倒也是习惯了。

  可如今他又不习惯了。首先是神孽仙的性子,与以往完全是大相径庭,举止谈吐斯斯文文,行事作风干净利索,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

  而素日神孽仙眉间总持着一股煞气,看着总感觉他随时会暴走,可如今这人,眉间清冷,虽也不甚柔和,但好在也是温顺了些许,总不至于给人感觉他会跳起来踹人。

  小白猛地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孽仙师兄,我都明白,我这就下去给大家传话。只是,你的伤……”

  神孽仙咧了下嘴,拍了拍他肩膀:“我没事,下去吧。”

  小白尊敬的躬身行礼,合门离去。

  神孽仙捂着滞闷难受的胸口,开始盘膝打坐。

  一连七天,不闻不问,足不出户,油水不进,专心疗伤,将浑身上下伤势压制,修复,复原。

  第八天清晨时,神孽仙下地了。倒也不是痊愈了,大致好了七七八八,而是距离后面的那件大事,近了。

  在这之前,他得先去找个人。

  神孽仙移开房门时,一道白影自他门前一闪而过,当即远处慕容绝灵寝室的房门,传来“嘭”的一声关门。

  看来,他当真是有些日子没出来了,就连慕容绝灵都觉得奇怪,以至于以身犯险,亲自上前探察虚实。

  神孽仙在门口静默了半饷,才抬脚出了阁楼。

  他凭着这仙体的记忆,下到弟子修炼层去,这会儿尚未到上课时间,弟子们在书舍与寝室周边来回穿行,手中或者捧书,或者拿着卷轴,熙熙攘攘,三三两两的在走。

  极世仙山是一处极其庞大的仙山,仙宫所在极世顶峰,占地几十英亩。弟子修炼课堂多达八十余间,每间可容六十名弟子。

  除此之外,就是依山傍水的寝室,每间可容纳四人,所以寝室数量极其庞大。并且整座仙山建筑以白色为主,目及之处都是雪白一片,连同他脚下踩的这片步行平台。

  寓意为——清风高节,出淤不染。

  神孽仙经过之余,弟子们纷纷躬身打招呼:“孽仙师兄早。”

  神孽仙略一点头回应,目光在众人之间搜索,只是他寻了许久,都没见到。

  便在这时,一白衣瘦小弟子自远处跑了过来,停在神孽仙跟前,欣喜万分:“孽仙师兄,你今日怎么得空下来?你刚刚可是在寻我?”

  神孽仙对他回之一笑,又放眼搜寻周遭,可就是没见到他要见的,于是问:“小白师弟,你见到巫玦了吗?”

  小白略微一愣,答道:“孽仙师兄找巫玦?他应该在后山,这人总是游魂一般四处闲逛,像猴子似得整天躲在树上。”

  神孽仙应了声,抬脚朝着后山方向走。

  后山是片林子,也算是极世的一处附属地,不过平日鲜有人去,湿气也重,白衣服从里面走一遭容易留下难洗的湿滑绿藻。所以,一般不太有弟子会去后山。

  想来最近又下过雨,此刻又是晨间,湿气很重,神孽仙刚踏出脚去,就觉脚下黏了一层湿泥,顿时令他眉间一皱。

  他倍感无奈,不太愿意踏入湿林中,只得朝着虚空喊了声,“巫玦,你在吗——?”

  可惜无人回应。不过,他却是察觉有道视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想来巫玦应该就在林中。

  想到反正鞋子也脏了,索性往深处探入,他没有涉足森林的经验,不知脚踩哪儿,于是一脚一个坑,鞋面很快都湿透了,还沾满了黄泥,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巫玦——!你在不在——?我有事同你说——!”

  神孽仙提着长衫衣摆,任由两只脚陷在泥沼里。脸色青白,自认是无力回天了。只能仰头四下寻找。

  便在这时,不远之处传来一道呼救声:“孽仙师兄——!我在这儿——!快来救我——!”

  听到巫玦的呼救,神孽仙心里一紧,也顾不上衣摆拖不拖地了,用力将脚从泥沼里拔出来,向声援方向赶,同时安抚道:“巫玦,你别急,我现在就过来,你再支撑会儿。”

  巫玦在某个低洼处惨叫:“那你可快些啊,我快撑不住了——!”

  神孽仙没多想,毕竟连他自己都深陷沼泽,就别说巫玦比他还小三岁,这种野外求生的能力,又不是天生谁都会的。

  神孽仙走得急了,这一抬脚,靴子留在了泥浆中,他顿时一个脚下不稳,整个人就栽在了泥沼中,这下可好,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黄泥了。

  神孽仙脸色差到极点,索性也管不了仪态,手脚并用,爬着离开这片泥沼。

  “孽仙师兄——!你到哪儿了——?怎么还没过来啊——?”

  神孽仙起身向下坡处那人望去时,脸上表情僵住了。

  只见巫玦无比潇洒得躺在他悬空的佩剑上,他自己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啃着苹果,一边还假装求救:“孽仙师兄——!你再不来我可就沉下去了——!”

  神孽仙上前一把拽下他手上的苹果。这时巫玦才嬉笑着坐起身来,转过身看他,脸上那某笑意实在太过刺眼,仿佛早就蓄谋已久。

  神孽仙略带怒气询问:“好玩吗?”

  “好玩,怎么不好玩,比起以前你授意人对我拳打脚踢,误我学业,这区区掉个泥坑,不痛不痒,倒是便宜你了。”

  神孽仙脸上僵了僵,没再说话,但看得出来,他脸色不是很好。

  比起巫玦以前的遭遇,他现在这副狼狈实在算不上什么。所以,他细想之后放下了刚刚巫玦的恶作剧,直言道,“我有重要之事同你说。”

  “重要之事?”巫玦冷笑了声,重新躺回佩剑上:“说吧。”

  “再过一两日,极世会挑选一批弟子外出执行除害任务,只是外出名额有限,也需弟子自主报名。你记得到时去报名……”

  巫玦嗤笑着道:“报名?为何要报名?除害又不是游山玩水,我为何要放着清闲日子不过,下山受尽磨难?不去,打死我也不会去。”

  神孽仙愣了半晌,略有些着急:“你难道真的不想下山?你不想见到温雪?”

  提到温雪,巫玦斜眼看向了他,只是眼神满是探究,似是在洞悉他的一言一行,半饷才悠闲道:“神孽仙,这可不像你啊,你会这么好心吗?怕不是挖了什么坑等我去跳吧?呵,你越是让我去,我就偏不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弟求放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