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钓鱼不钓人
小吴家的小六2019-12-19 19:302,254

  “你说什么?”

  邢运立马改口,谄媚道:“没有没有,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我就是在感叹,您不过是个三岁大的孩子,我哪会诱惑您!不就是汉服吗?你在家里坐着等着收快递就好。”

  “呵,女人,算你识相。”

  姚晴有意无意问道:“你这次来N市的事情,他知道吗?”

  邢运老实回答,“不知道。”

  随即又无所谓道:“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不过就是他在网上聊得久了一点的网友罢了。他就算知道了,也只是过来车站接我一下,最多请我吃顿饭然后送我回去,这些事情我自己也能做,不用麻烦他。”

  不用麻烦他,不想麻烦他,也没有能够麻烦他的身份。

  邢运吃完了臭豆腐有些口渴,边和姚晴通着电话,边在两侧的商铺里搜寻着奶茶店。

  电话那端,姚晴叹道:“有时候觉得你是真的傻,明明都知道的这么清楚了还去,图个什么?”

  邢运脚步一顿,随后笑道:“图个高兴啊!”

  每天晚上有人陪着聊天的感觉,但凡主动找他一定秒回的感觉,日日夜夜听他小仙女小仙女叫着的感觉。

  邢运想,就算他以后成为了别人的N市“鱼”,她退出了他的生活,可他带给过她的这些感觉,她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但是邢运扪心自问,真要她眼睁睁看着两年来每天晚上在她这准点报道的N市“鱼”游去别人那里,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甘心。

  所以她来了有他在的城市。

  可是夫子庙里,恋人成双,游人结队,独她一人站立一旁,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古姜太公钓鱼的典故,放在邢运身上,则是每晚她将自己所有的事情解决完,七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静候她的鱼自己冒泡。

  只是今天这条鱼冒泡的方式不太对劲。

  茶几上手机铃声响起,是邢运熟悉的铃声,她拿起,屏幕“小哥哥”个大字闪烁着,她好奇接通,“喂,咋了?”

  他没事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夏柯语气犹豫,问道:“小仙女,你之前跟我说你真名叫什么来着?”

  “邢运。你这个人天天和我聊天,却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过分了兄弟。”

  邢运痛心疾首,她可是每天将他名字念叨八百遍都不嫌多。

  “不不不,小仙女,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叫什么!”

  夏柯深呼吸了好几次,支支吾吾道:“就是我们新学期的课表出来了,我看到课表上面……”

  说着便噤了声。

  “嗯?你看到课表上面怎么了?”

  邢运皱着眉头,“兄弟你倒是一口气把话说完啊!”

  次次到了关键部分他就不说下去了,是要急死她吗?

  “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不然真的太巧了。”

  夏柯笑着一语带过,随后转移话题,“小仙女,你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澡,很快就回来找你,很快。”

  邢运无语地咂咂嘴,回道:“去吧去吧。”

  其实她很想跟他说,洗澡之类的事情,真用不着和她汇报。

  虽然听他告诉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心里真的很舒服……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药丸啊!”

  挂了电话,邢运颓废地躺在沙发上,一副人生无望的模样望着天花板,很是心累。

  她有时候真不明白夏柯想干什么,吃饭和她说,洗澡和她说,就连出课表了也要和她说,为什么偏偏她最想听的他却不和她说呢?

  邢运愤愤地打着抱枕。

  “不就是课表出了吗?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登不了你们教务系统!等等——”

  邢运打抱枕的手一顿。

  她要去N大授课,他课表出了,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过来还支支吾吾地问她?

  种种迹象只指向了一种可能。

  夭寿!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吧……

  想着,邢运扔下手机抱枕,赤脚跑向了卧室的电脑前,打开网页,输入自己前些天才去N大办理完的登录信息。

  她授课的课表也出来了,除了星期一只有一节课还是在上午第一节以外,星期二到星期五的课都在下午,一周工作五天能睡四天懒觉,完美中带着一丝瑕疵。

  N大的上课时间安排有些不同寻常,上午第一节定在了早上七点半。

  一节课是由两节四十分钟的小课拼在一起,中间休息十分钟,再继续上四十分钟,才算一整节课。

  换句话来说,邢运周一得从早上七点半上到九点半才能解放,而她住的地方距离学校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就是说她不化妆六点半就得起床,不算吃早饭,洗漱半个小时出门的时间刚刚好,但要是再减去化妆的一个小时,就得五点半起床……

  邢运皮笑肉不笑地呵呵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班,星期一就这么惨,得和我一样起个大早。”

  她点开星期一第一节课的教学信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嗬,一群经济学的研究生,数学肯定很厉害,惹不起惹不起。

  邢运心情复杂地摇头,准备关掉网页,一个熟悉的名字闯进了她的视线。

  夏柯。

  邢运移动鼠标的手一顿,再次确认,是她熟悉的那三个字没错了。

  邢运肝颤,她现在去和教务处聊聊,给她换个班教还来得及吗……

  两个小时后。

  “哎。”

  这是邢运和夏柯打游戏叹的第二十三口气,也是她第二十三次看到自己的游戏角色阵亡的灰屏画面。

  这个游戏的进入之前,会有一个等待界面,时间一分钟左右。

  邢运看着帮她报完仇点击回城,陪她一起回到出生点的夏柯,幽幽道:“还好这里回家的机票不用自己掏钱,不然我肯定选择退出游戏。”

  两个小时死了二十三次,邢运觉得她这技术也是没谁了。

  夏柯道:“退什么?小仙女,回城不好吗?安全区鸟语花香人声鼎沸,大家相亲相爱,比在野外好多了。”

  确实,安全区禁止一切打架斗殴,和外面的血腥残暴恍若两个世界。

  想着,邢运又叹了一口气。

  夏柯听不下去了,“你这口气叹早了,吸回去憋一会,等你阵亡了再叹出来。”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亲爱的你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