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达成一致
小青灯2019-12-31 09:552,128

  “你很聪明。”陈煜移开目光,薛清婉眼里的无语仿佛告诉他他问了一个极为愚蠢的问题,可他不知为什么,每次看着那双清明的眼神,他就很难让自己如往常一样冷淡,或许他见过太多阴险狡诈的算计,又或许,这样清明的眼睛,在这个混浊的京城里,过于稀有。

  陈煜不太愿意去思考自己和平时的不同,他把一切归于自己被救,对救命恩人总是有些不同的。

  “对了,我打算买下城郊的千亩良田,你可有靠谱的农户推荐,我到底是不熟悉这一块的。我就跟你直说了,我精通医术,想从商,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帮助。”薛清婉大大方方的开始提要求,笃定陈煜不会拒绝。

  秦家兵符,那可是三十万的兵权啊,她才不怕陈煜不答应,况且她也是在给他保证不是。没有足够庞大数额的银子,怎么支撑军需跟训练。

  “可以,管够。”陈煜有五万亲兵,成了家的,家中妻儿都闲着,薛清婉需要雇人,向他提出,无非是侧面告诉他,这是双赢的,不然她大可不必告诉自己,去人牙子那里买奴隶,训练成自己的心腹,没必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分一半给他。

  薛清婉很满意陈煜的上道,点头,“行,你果然是个爽快人,等这些落实下来,我就把兵符还给你,毕竟这个我对兵符并不感兴趣。”

  “嗯。”陈煜神色也缓和了一些,虽然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对薛清婉这般莫名其妙的信任,但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薛清婉是个聪明守信的。

  “不过我要提醒你,我要的合作,是一直合作下去,除非我死了。”薛清婉太清楚权势的重要性,二房缺的恰好就是权势,否则,再多的钱财,都保不住。

  她对陈煜的了解并不多,也不清楚他会不会半路变卦,或者从始至终,只打算暂时合作。

  虽然这么说,似乎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总比出了问题才去撕破脸要好。

  陈煜眉头皱起,不知为什么,他很不喜欢她那句,我死了。

  “你不会死。”

  薛清婉愣住,不明白陈煜突然沉着脸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有些跟不上陈煜的思路了。

  “我不会让你死。”陈煜抬头,定定的看着薛清婉,她救了他,他自然不会让她死。

  薛清婉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听出了他话语里的郑重,心底微暖,“这样自然最好,你关照着铺子,我给你三股红利。”

  “嗯。”养兵需要大量的银子,跟薛清婉合作,并不亏,陈煜想起自己的复仇,只觉得又进一步了。

  薛清婉心中放松,虽然陈煜话不多,但是目前为止,谈判都是很顺利的,“那我平日如何与你联系。”

  “这是我府邸的令牌,若是着急,用这个隐晖令。”陈煜拿出令牌跟三个隐晖令,递给薛清婉。

  薛清婉小心翼翼的接过令牌,好奇道,“这就是陈家的隐晖令,百闻不如一见,不过这个怎么用。”

  “底下的绳索,抽开对着天空即可。”陈煜看着她好奇的神情,那双琉璃色的眸子格外清亮,不由得,连带着语气都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虽然听起来还是有些冰冷。

  薛清婉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小心的收好令牌跟隐晖令,心里也多了几分安全感。

  有了陈煜做靠山,她可以大刀阔斧的经商了。

  “谢啦。”

  陈煜蹙眉,他不喜她这种客气,远不如方才理直气壮的要挟他来的顺眼,“你不必如此。”

  “什么?”薛清婉转过头,冰冷的五官近在咫尺,虽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莫名的安心。不过她也发现了,陈煜经常说出一些她理解不了的话,不过每个人思路不同,有些偏差也正常。

  陈煜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那样透亮的眸子里此刻满是疑惑,他一时竟有些无法直视那双清澈的眼睛,“既然合作,便是联盟,不必客气。”

  “我没跟你客气,是真心实意感谢你。”薛清婉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隐晖令代表着什么,那是可以直接召唤陈家暗卫的东西。

  陈煜肯给她三个这个,足以证明他的诚意。

  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看的出来陈煜的认真。

  “嗯。”陈煜起身,他该离开了,可脚步似乎不这么想,他有些陌生此时此刻的自己,但是又不明白是为什么。

  薛清婉见状也将桌上的地契折叠好,递给陈煜,“你拿好,我可靠着你发财呢。”

  “你缺银子?”陈煜本就话不多,可对上薛清婉,却一而再的打破自己的习惯,甚至多管闲事了起来,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薛清婉的底细,他已经从暗卫的调查里得知,这句话他不该问。

  薛清婉摇头,神色里也难免多了几分郑重,“银子是好东西,谁不喜欢银子啊,我还要为我阿弟以后做准备。”

  看来陈煜在来这里之前,调查过自己了,薛清婉微微一笑,跟慎重的人合作,总是愉快的。

  “你阿弟是谁?”刚问完,陈煜又后悔了,他的眸子变化一番,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

  薛清婉见陈煜问了,心下大喜,她没想到陈煜会问这么一句,“我阿弟叫薛景,现在还小,以后你若是顺手,可帮他一把,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陈煜清冷的音色,在安静的氛围里莫名有些温和。薛清婉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

  “你……不知道我名字,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薛清婉突然发觉陈煜似乎跟传言中的不近人情大有不同,至少她跟他的沟通是十分顺利的,他虽然表情很少,但看得出是个稳重的人。

  陈煜把地契收好,淡声道,“我的下属带我来的,说我昏迷时就在那个院子。”

  “我叫薛清婉。”薛清婉这才明白,原来那日他不是自己醒了走得,是被暗卫带走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