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查看账本
小青灯2019-12-28 19:362,185

  金嬷嬷看了一眼脸色柔和下来的老夫人,接过了绿然手里的梨花木匣子,沉甸甸她差点没接住。

  “至于二房为什么赶走了许多下人,主要是父亲觉得她们有些年纪大了,有些手脚不太干净,就挑挑拣拣赶走了,剩下的都是老实本分的,父亲也是担心下人们欺上瞒下,才这般做,事出突然,没来得及跟祖母通气,是我的不对,希望祖母能原谅。”

  薛清婉音色甜糯,不紧不慢的陈述,虽然其中有许多是她推给薛明的,但薛明定不会反水。

  “既然是不中用的,赶走就赶走了,你重新买些老实本分的进来补上就是了。”老夫人打开匣子,金灿灿的弥勒佛,慈眉善目的,看的老夫人的心也熨帖了不少。

  不说别的,就这尊弥勒佛,少说也要两三万两,也算有心了,看来薛清婉是真的悔过了。

  “谢祖母体谅,时辰不早,不叨扰祖母休息,我去寻人牙子,挑些老实本分的补上缺口。”薛清婉点到为止,起身告退。

  老夫人看着礼仪得体,仿佛一夜长大的薛清婉,心下也软了一分,到底是老二的骨肉,“去罢。”

  薛清婉乖顺的点头,福了福就退了出去。

  待薛清婉走远后,金嬷嬷不动声色的上眼药,“三姑娘出手果然大方,送的也实在,正好小佛堂需要一樽纯金的佛像。”

  “这丫头是懂事了不少。”老夫人满意的摩挲着佛像,顺着金嬷嬷的话,想起了大房媳妇跟三房媳妇送过的东西,大都是些不值钱,说起来好听的物件,顿时心里对两个媳妇就生出了不满,看着金灿灿的佛像,想起二房媳妇虽然出身商户,却是实打实的本分,虽然不出彩,但逢年过节,送给她的礼都是极重的,自从二房媳妇难产身亡后,二儿子一天到晚在外头鬼混,自然也想不起给她送礼。

  薛清婉回到朝颜阁后,便让紫芸寻了人牙子,根据薛清婉的要求,带了符合要求的丫鬟婆子来。

  看着院子里站满的新面孔,薛清婉淡淡的询问一些问题,根据丫鬟婆子们的回答来筛选,最终选了十几个留下,捏着手里厚厚的卖身契,薛清婉安排好她们的当值后,就开始思索接下来怎么赚银子。

  父亲如今没有官爵在身,阿弟注定要走科举这条路,但光会读书是不够的,没有足够的银子打点,一样混不来。

  她前世的前半生活的蠢笨如猪,后半生因机缘巧合,结识了不出世的隐医,学了一身医术,可最终还是太迟了。

  垂下眼帘,薛清婉看着母亲留下的铺子,心想着若是卖药,或许是一条出路。

  “让铺子的掌柜现在全部带上账本过来。”

  绿然看着薛清婉疲惫的脸,劝道,“姑娘,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去叫吧。”薛清婉揉了揉额头,有些事必须抓紧,二房不像大房三房,太多事情需要赶着了,不若被大房三房插手,就来不及了。

  绿然见劝不动,叹了口气就退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十几个掌柜各自拿着账本,坐在会客厅,喝着茶,时不时打量着上座神情冷淡的薛清婉。

  “不知小主子有何吩咐?”布料铺子的老刘头放下茶杯,率先开口。

  薛清婉目光淡淡,手里是十几个铺子的地契,她轻轻的翻动着,不咸不淡道,“账本留下,各自说一下现在铺子的经营状况,如实说。”

  “既然如此,那小主子怕是要有心理准备了,如今不说布料铺子,其他铺子几乎都在年年亏损。”老刘头早就憋着许多年的气,可薛明不管事,二房也没有人带头,导致这些年十几间铺子越来越糟。

  薛清婉闻言轻笑道,“刘掌柜不必着急,慢慢说。”

  “首先大房跟三房的人,隔三差五就来顺东西,这钱一直收不回来,这也就算了,大房跟三房的人开的铺子,总选在对门,客人都被抢的一干二净,镇国公府逢年过节,一年四季衣裳都是从铺子拿走的,这些银子从未给过,这一晃眼十三年了,铺子现在名存实亡没区别了。”老刘头气恼不已,可偏偏官大一级压死人,对方一个镇国公,一个四品官员,他一个掌柜,能怎么样。

  薛清婉虽知道大房跟三房厚颜无耻,却没想到这般猖狂。

  “你们也都一样吗?”

  其他铺子的掌柜都沉默的点了头,脸上满是不忿。

  他们都是随着夫人陪嫁过来的,要说做生意那都是一把手,可谁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从前夫人还在的时候,没那么严重,自从夫人过世,这些人仗势欺人,越发猖狂。

  “啧,既然如此,这几天你们把库存清出去,然后关门整顿,我另有安排。”

  薛清婉忍不住笑了,这些话要是让薛明知道,怕是能气死。

  想想看,自己的长兄不但不为自己谋个一官半职,还任由妻儿剥削妻子的嫁妆,自己的弟弟不但不帮忙一二,还整日放纵妻儿欺负他的儿女,传出去都要笑死人了,长兄弟弟都仗着身份为所欲为,不就欺负他没有一官半职好拿捏么。

  然而薛清婉怎么都想不到,门外后头,原本出来散步的薛明,正好把这些话全都听了进去,气的脸色铁青。

  “小主子打算做什么,可否跟我们说个一二。”老刘头最是精明,一下子就看明白了薛清婉有了章程。

  薛清婉深深地看了一眼老刘头,母亲留下的人果真能干,“这是自然,别看我这些年不理事,我暗中学了医术,以后咱就卖药,别的一概不卖。”

  “卖药倒是个利润高的,但是药材的进货,制作,那都是大章程,小主子心里可有数了?”老刘头有些惊诧,但他看薛清婉神色沉稳,气势威压样样不缺,便知道她并不是在夸大其词。

  薛清婉起身,接过掌柜们递来的账本,随便翻一下,都知道是一团乱账。

  “心里没数也不会叫你们前来,先按我说的去做,我会安排好。”

  老刘头跟其他掌柜们对视一眼,纷纷起身告辞,“既然如此,那就听小主子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