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恰到好处
小青灯2019-12-28 19:362,172

  “婉姐儿,为何你不自己送给你祖母呢?”

  薛清婉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若是送给祖母这么贵重的佛珠,其他姐姐妹妹怎么送的出手礼物呢,自然是父亲送比较合适。”

  “难得你这般细心,你祖母若是知晓,定会喜爱你。”薛明想起母亲偏爱薛清琴跟薛清茹,不由得为女儿感到可惜,女儿这般好,怎的母亲就不喜欢呢。

  薛清婉自然看得出父亲在想什么,祖母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祖母不喜欢阿娘,自然也不会喜欢跟阿娘长得像的自己。

  “父亲,还是让二房的下人都集合罢,今日事今日毕。”

  薛明回过神,点头让小厮去传话,不一会儿,库房的门重新锁上,院子里沾满了奴仆。

  薛清婉挨个点名问话,她觉得可以留下的就赏半两银子,觉得不能留下的就赏一两银子,也算全了脸面,薛明瞧着,觉得自家女儿做事有章程,条理清晰,颇有妻子当年的风范,心中不由欣慰,想起方才薛清婉说的话,心中又暖又熨帖,越发坚定要守护好两姐弟的心思。

  清点完毕后,薛清婉对着分成两批的奴仆道,“拿了一两银子了,现在就收拾一下,离开二房,另谋他处,领了半两银子的,岗位我将重新安排。”

  领了一两银子的下人们原本还沾沾自喜自己拿得多,现下全炸开了锅,不满道,“三姑娘这是何意,奴等不曾犯错,为什么赶我们出去!”

  “闭嘴,区区奴仆,也敢这般呛声主子,马上滚出二房!”薛明见一群奴仆竟敢瞪着婉姐儿,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由得大怒。

  奴仆们没想到一向不管事的薛明会替薛清婉出头,顿时吓得不敢再闹,只得憋着气道,“姑娘好歹给奴等一个离开的理由。”

  “既然你们非要撕破脸皮,那就告诉你们也无妨。”薛清婉温和的音色一瞬冷厉起来,“张妈妈,听说你在二房这里拿了好处,又在三房那里拿了好处,你究竟是替二房做事还是替三房做事?”

  被点名的张妈妈顿时惊恐的看着薛清婉,她是三房的人这件事,薛清婉怎么会知道,老夫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刘家婆子,你平日里跟大房的人亲密无间,可是用二房的消息换了不少好处罢,瞧你这些年,家里条件那是越来越好了。”薛清婉当然知道这些,前世血粼粼的教训犹如昨日般清晰。

  刘家婆子顿时低下了头,藏住自己慌乱的神色。

  薛明虽然不清楚女儿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可看这些可恶的刁奴一副心虚的样子,就知道女儿说的八九不离十,饶是他不理事,也知道在其位谋其事,忠心不二这句话,这群刁奴,合该打了出去,女儿心善,给了银子跟体面,却不料这群贪心的刁奴敢呛声,简直可恶至极!

  “都给我马上滚出二房!”

  原本呛声的下人们顿时一哄而散,仓皇离开,生怕被薛清婉抖出更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们算是明白了,薛清婉哪里是什么温顺无害的小白兔,你且看她那双看人时森冷的眼睛,还有不知道怎么得来的秘密,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拿捏的主!

  “父亲莫要动怒伤了身体,不过一群给脸不要脸的刁奴罢了,只是这番赶了太多人,怕是祖母那边会不高兴。”

  薛清婉最是了解老夫人,没跟她说一声就赶走了一大半的奴仆,虽说是二房的事,但老夫人向来小心眼。

  “无妨,你祖母那边我去说。”薛明一边安抚薛清婉一边又严厉的看向留下来的一部分奴仆,敲打道,“从今日起,二房的管事权在婉姐儿这里了,你们的岗位,轮值,将由婉姐儿全权管事,若是让我知晓有什么不长眼睛的刁奴,就不是这样轻轻松松走着离开二房了。”

  “是,老爷。”见识过刚才那一幕的众人,早就收起了打量薛清婉的心思,她们倒也没有坏心眼,只是多年来散漫惯了。

  薛明把二房管家权给了薛清婉,薛清婉一口气赶走了一大半二房的奴仆两件事,很快就传遍了镇国公府。

  老夫人听着金嬷嬷带来的消息,眉头顿时拧起,“真是胡闹!”

  金嬷嬷心想,就是这样才对呢,但这个话她是不敢说的。

  “老夫人,三姑娘求见。”外头传来丫鬟的通报声。

  老夫人不高兴的拉下脸,“她来做什么!”

  “老夫人,许是有事请教老夫人呢,先听听看是什么事。”金嬷嬷眼神微闪,薛清婉向她抛了橄榄枝,她是心动的,只是她即使想去薛清婉身边伺候,却也是不太可能的,老夫人断不可能同意。

  但她也愿意卖薛清婉一个人情,所以她主动开口劝了老夫人。

  老夫人向来信任金嬷嬷,听她这么一说,想起薛清婉刚拿了二房的管家权,应当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来请教的,当下也就让外头通行了。

  她倒不是多关心二房,只是二儿子不跟自己说一声,就直接把管家权丢给了薛清婉,让她觉得不被尊重了。

  眼下薛清婉才拿了权就来这里了,看来退婚后,她反倒是聪明了。

  “祖母安康。”薛清婉缓缓走了进来,朝老夫人福了福。

  老夫人板着脸,语气里满是不高兴,“说吧,什么事。”

  “祖母,前些年是我不懂事,时常让您操心,那日您让我跪了三日,我明白了您的苦心,我希望祖母能原谅我从前年少无知。”薛清婉认真地语气,诚恳的目光让老夫人原本不太好看的脸色也平和了下来。

  “今日清点母亲的嫁妆,发现丢了许多,问了库房老嬷嬷,才知道是二姐姐跟四妹妹借走了,只是这过去许多年了,若要回来,一家人的,着实不好看,我想着就当送给二姐姐跟四妹妹了。”

  顿了顿,薛清婉摆了摆手,站在后面低眉顺目的绿然就把手里捧着的梨花木匣子递给了金嬷嬷“这是纯金打造的弥勒佛祖,祖母信佛,便送给祖母,这些年,祖母为了我操了许多心,现在想起来,实在是羞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