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拔除爪牙
小青灯2019-12-27 18:272,153

  “走罢。”

  薛清婉走出假山洞,紫芸连忙跟上。

  回到朝颜阁,只见父子两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学,薛清婉想起,前世这个时候,不知道大房出了什么事,需要大量的银子,那时自己蠢笨,母亲留下的嫁妆被贪了大半去。

  想到这,薛清婉不再逗留,走了进去,“父亲,我有事跟您商量。”

  薛明抬头,见薛清婉神情严肃,便叮嘱薛景好好临摹后,温声道,“去书房谈。”

  薛清婉上前摸了摸薛景的脑袋以作鼓励后,跟着薛明去了书房。

  “说吧,是什么事。”薛明的茶艺极好,行云流水的动作,他本就生的风流,这番煮茶过程十分优美,薛清婉觉得,母亲之所以看上薛明,大约是被这样美好的样子所打动。

  “我十三了,也该学着管家了,不若过两年议亲,别人一问啥都不会,那就不合适了,阿娘的嫁妆单子,父亲可否给我。”

  薛明倒了杯茶给薛清婉,示意她坐下,然后从一个不起眼的木匣子里拿出了嫁妆单子。

  “……”那么重要的东西,父亲居然放在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匣子里。

  “这是你阿娘留下来的嫁妆单子,这些年我一直收着,你十三了,确实应该学着管家了。”薛明叹了口气,突然发现自己这些年浑浑噩噩的,竟然虚度了这么多光阴。

  薛清婉打开嫁妆单子,扫完之后,不得不感慨,外家真的疼阿娘,这样厚的嫁妆,就是皇子公主,也是不输半分的。

  只是,不知道还剩多少了。

  “父亲能否抽些时间,与我一同核对清点一下阿娘的嫁妆,虽说我到了年纪管家了,可第一次经手,怕是有些地方不够周到,若是父亲能陪同我,稍作指点,我心里也踏实些。”薛清婉的话说的极好听,薛明听得差点以为自己也是个管家能手了,当下就拍板同意,“这有何难,走吧,现在就去。”

  “……”薛清婉看着刚好的茶,心想着,难不成,父亲是故意炫耀他自己有一手好茶艺的?想到这,薛清婉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年二房的库房一直是由两个老嬷嬷轮流当值,十几年都没人来过问,突然看到薛明带着薛清婉过来,两个老嬷嬷顿时慌得脸色都白了。

  “老爷,姑娘。”两个嬷嬷不敢抬头看人,战战兢兢的问好。

  薛明也没察觉两个嬷嬷的不对劲,看了一眼陈旧的库房,若有所思,“开库房。”

  薛清婉却是将两个嬷嬷的慌乱看的一清二楚,她朝身后的绿然跟紫芸示意,两个丫鬟便立刻把库房附近的出口各自把守住了。

  库房许是不常打扫,有些灰,薛明不满的皱眉,“你们怎么回事,这是多久没有打扫了!”

  “老爷恕罪,这……年纪大了,着实有些吃力。”两个老嬷嬷对视一眼,小心道。

  薛明闻言,想起两个老嬷嬷也是镇国公府里的老人了,便也没多加斥责,“以后要勤快些打扫。”

  “是,老爷。”两个老嬷嬷松了口气,原就知道薛明好说话,但没想到这么好说话,当下就存了侥幸心理,想来老爷也不会清楚多了什么,少了什么。

  结果不等两个老嬷嬷彻底放下心,薛清婉就拿出了嫁妆单子,挨个挨个的核对清点了起来,薛明在一旁,偶尔提点薛清婉,父女两携手清点,很快就清点完毕了,看着上头缺失的一些物件,薛明的脸色难看极了。

  薛清婉却是一点都不意外,比起后来大房吃了大半去,现在这些小打小闹,也算不得什么。

  “说吧,这些缺少的去哪里了,若肯好好说,也给你们一些体面,若是想着撒谎,就别怪我心狠了。”

  两个老嬷嬷顿时跪了下来,咬紧了牙关,怎么都不敢吱声。

  “刁奴!这些东西到底去哪了,说!”薛明大怒,对于过世的妻子,一直是他心里不为人知的痛,也因此他从不看关于妻子的东西,就是怕触景伤情,如今一看,竟有人趁他不察,将妻子的嫁妆拿了一些出去,若不是今天女儿前来,这件事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知道!

  两个老嬷嬷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薛明,当下就慌了手脚,一五一十的说了,“二老爷饶命,这些东西不是老奴私吞了的,是二姑娘跟四姑娘来借走的,说是三姑娘用不上……”

  “放肆,这些东西婉姐儿怎么用不上!”一听到是两个侄女借走了,这么多年都不还,薛明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是大嫂跟三弟妹拿走了。

  薛清婉叹了口气,幽幽道,“父亲,算了,没了就没了,剩下的,我会守住,毕竟将来阿弟要娶媳妇,我也要嫁人,只要父亲在我们身边,这些就当送给二姐姐跟四妹妹的礼物罢。”

  薛明闻言十分心疼,那些东西零零总总加起来也有好几万两银子了,女儿年幼,他到处风流,自然被人转了空子,现在想起来,也是自己的责任。

  “那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薛清婉看向两个哆哆嗦嗦的嬷嬷,认真道,“父亲,二房的库房,还是得自己人看守,两个嬷嬷年事已高,就让她们出府罢,还有二房的下人们,也该整治了,不合适的就都遣散出去罢,缺失的从人牙子那里重新采买就是了,自己人用起来,才更放心,不若除了什么差错,手心手背都是肉,祖母该多为难啊。”

  “婉姐儿长大了,懂事了。”薛明叹了口气,明白薛清婉这番委婉的意思,“那便照你说的做,今日一起处理了罢。”

  “父亲,我瞧着母亲嫁妆单子上有个极好的佛珠,我记得祖母礼佛,过几日就是祖母生辰了,不若送给祖母,也算是父亲的一番心意。”薛清婉从红木匣子里拿出一串看似寻常却极为珍贵的佛珠,触手生温,有安神凝气的作用。

  薛明看着薛清婉递来的佛珠,心中十分感动,他浪荡惯了,自己都记不住母亲的生日,可婉姐儿却懂事的提醒他,替他准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