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心插柳
小青灯2019-12-27 18:272,193

  薛明听了半天,这才明白秦家是攀上了高枝,嫌弃婉姐儿,来退婚的。

  老夫人脸色不好的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薛明,她倒是不在乎薛清婉怎么样,只是秦家来退婚,虽然外头不知道,但她的面子到底有些挂不住,“既然这是二房的婚事,明儿,你来说罢。”

  “既然如此,那婚事就算了罢。”不等愤愤不平的薛明发作,薛清婉就开了口,语气里毫无波澜,平静的让人侧目。

  秦尚书原以为退婚需要一些麻烦,却不想这般容易,也有些愣住了。

  薛明一肚子的火气被薛清婉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压了下去,是了,秦家不稀罕婉姐儿,婉姐儿也不稀罕秦家,不然也不会这般平静。

  老夫人没想到薛清婉竟然不作不闹,原本担心等下闹得不好看,丢了她的老脸的,现在一看,觉得薛清婉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

  “婉姐儿,这件事确实是秦家对不住你,但秦家并非故意,希望你莫要往心里去。”秦夫人假惺惺的安慰了句。

  薛清婉闻言,音色极淡,“秦夫人此言差矣,我自然是不会往心里去。”

  “那时候不早了,就不叨扰了。”秦尚书起身告辞,对于这么顺利解决婚事,心中也松了口气。

  薛明脸色不好,却也知道要说句话,“慢走不送。”

  “……”秦尚书有些无语,但薛明向来随着性子,这件事到底是秦家理亏,他也就不在意薛明的态度了,尴尬的离开。

  薛清婉慢条斯理的起身,牵着懵懂的薛景,笑道,“爹,昨日你说要教我画那竹图,不若现在就过去罢,阿弟也想学呢。”

  “嗯。”薛明心中诧异,却也知道这是女儿给自己递台阶呢,留在这也是让大房三房看热闹。

  回到朝颜阁后,薛明有些沮丧,“婉姐儿,你莫伤心,秦家攀龙附凤,也不是什么好归宿。”

  “我不伤心,本就是祖父一番好意,秦家不愿意,也没必要强求,我与秦贤就没见过几次,也谈不上欢喜,如今退了就退了,我也不在意。”前世秦家来退婚,她大闹一场,丢了二房的脸,还惹了老夫人大怒,结果婚事还是退了,大房三房看热闹,借机把她退婚这个事传了出去,害得她一直被传名声不好,到了十六都没人来提亲,成了全京城的笑话。

  那四公主还以为她扒拉着秦贤不放,隔三差五找由头来欺压她,那样的日子她足足熬了三年,如今秦家来退婚,她巴不得跟秦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父亲,你就在这教阿弟读书罢,我出去透透气。”薛清婉关心的摸了摸还未懂事的薛景,心中怜爱。

  薛明张了张嘴,叹了口气,“去吧。”

  薛清婉离开朝颜阁,拿了十两银子给绿然,“去,把秦家攀上贵妃,来跟我退婚这件事传出去,还有秦贤跟四公主私下私相授受这件事,也传出去,做的干净点。”

  “是,姑娘。”绿然心中诧异,可她是随着薛清婉生母见过世面的,自然知道要怎么做,才干净不留痕迹。

  薛清婉摘下假山边的一支绿植,大房三房一定会把退婚的事传出去,估计就是今天,到时候查起来,那也是他们两房背锅,毕竟谁能想到,会是她自己传出去的呢。

  经历前世的悲惨,她对婚事已经没了想法,自然也不在乎被退婚的名声,秦贤跟四公主私相授受这件事,还是她临死前,四公主一脚踩碎了她的手指骨,才知道的。

  而秦贤,就站在四公主身边,冷冷的看着自己痛不欲生的惨叫。

  狗男女,就当做,是送给他们的回礼吧。

  “想办法收买大房跟三房能收买的做眼线,盯紧大房三房的动静。”

  紫芸点头,心中高兴姑娘终于振作起来,“姑娘放心,有钱能使鬼推磨。”

  薛清婉不在意的丢了手里的绿植,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

  她的脸色一瞬警惕起来,绕到假山后,只见绿植从后,是一个洞口,里面躺着一个昏迷的青年。

  紫芸瞪大了眼,捂住了差点尖叫的嘴巴。

  薛清婉眯起眼走进洞里,待她看清地上昏迷的人时,脸色骤然一变。

  竟然是陈煜!

  “紫芸,快去拿些止血的东西来,莫要让其他人看见。”

  紫芸强行镇定下来,点点头就跑掉。

  薛清婉顾不上太多,立刻帮昏迷的陈煜处理伤口,他的手里还握着带血的令牌,薛清婉凑上前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是秦家手里的兵符,怎么会在陈煜这里。

  想起陈煜,薛清婉心里是佩服的,满门死光,剩他一个,到后来成为摄政王,权倾朝野,可谓是铁血手腕,不敢深思。

  只是,他怎么会晕倒在二房假山洞里呢?

  还有秦家的兵符,又为什么会在他手里?

  “姑娘,药来了。”紫芸气喘吁吁的把药箱递给薛清婉,薛清婉收起思绪,手脚麻利的提陈煜做好止血跟包扎。

  看来,前世的陈煜能走到摄政王这一步,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且看这满身的剑伤,可想而知,是从什么样的险境里逃出来的。

  二房之所以一直被动,无非是因为薛明没有官爵,薛景年纪太小,而她没有一个强势的婆家。

  若是能跟陈煜联手,别的不说,至少二房是能保住,薛景以后也不会惨死如此。

  想到这,薛清婉把陈煜手里的兵符拿走,换成了自己的玉佩。

  不管怎么说,是她救了他,她也不会要挟他为自己做什么,只求她日后能保住二房,也不算是什么强人所难的事情,对于日后权倾朝野的他来说,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她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她拿走兵符,留了自己的玉佩,陈煜不是傻的,他定然会来寻玉佩的主人来拿回兵符。

  当然,她拿走兵符还有最要紧的一个原因,这是秦家的兵符,陈煜伤成这样,定也会被怀疑,秦家到底是扎根了兵部太久,若是查出兵符在陈煜这里,对陈煜来说,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能解决掉的,还不如先放她这里,徐徐图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悍小霸妃:春闺药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