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伯,蓝邵白
熊寶筱羡羡2020-02-18 18:322,678

  云深不知处教学阁内

  “曦臣,忘机、无羡俩这几日……”蓝启仁本想问问看俩小不点儿在藏书阁的境况如何,却被门外的一声音打断。

  “先生,有弟子求见”辰思在门外禀报着。

  “将其喊进来说”蓝启仁向着门外道,一边说一边挥手以示还站着的蓝曦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当蓝曦臣刚一座好,就见屋里多出一人,此人腰间挂着一把佩剑,头系卷云纹抹额身穿一袭白衣,典型的一副内围弟子着装,见他从容不迫的站在离蓝启仁不到三米处的位置上,恭敬的对着主位上的蓝启仁作辑行礼道:

  “见过先生,先生,今日在彩衣镇发现有魔灵族的踪迹”说完才发现座在一旁的蓝曦臣,对其行礼道:“大公子也在啊,有些日子没见了,似乎又长大了些,甚好甚好。”说完还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曦臣见过师伯,师伯近来可好”此人是长期在外巡视的领头人——邵白。蓝曦臣从他出现后看清楚来人时,就赶紧起身对他行礼。

  邵白:“师伯好得很,曦臣有心了还知道挂念师伯了。哈哈……”说完乐呵呵的笑了笑,转动脑袋看了一圈房间里,并没发现蓝忘机,于是又问着蓝曦臣:“大公子,二公子呢,怎么不见他?老朽也许久未见到他了,甚是想念啊……”

  听他问起忘机来,正准备说点什么的蓝曦臣被叔父的话语打断,之后,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蓝启仁说话。

  “蓝邵白,你有完没完,先说正事儿,一会儿再叙旧。”蓝启仁从听见蓝邵白说在彩衣镇发现有魔灵族的出现,心里就咯噔一下,害怕彩衣镇会像前几日云梦莲花仙岛的一处府邸那样被偷袭,死伤过半,正打算问问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见他转头就对着蓝曦臣一顿狂风乱炸,没完没了的问这问那,令自己气不打一处来,赶紧打断了他对蓝曦臣那连珠带炮似的问话。

  蓝邵白被蓝启仁打断话语也不生气,立马一本正经的说着自己今早在彩衣镇发现的事儿,还不忘让蓝曦臣坐下听,同时自己也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才对蓝启仁道:“哦,对,对,先说正事儿,曦臣坐下别站着,二公子,我今早携门生巡逻至彩衣镇时,发现有几个魔灵族的人出现至彩衣镇,跟了一段路发现他们似在找着什么?”

  “可知找的是什么?人还是物?”蓝启仁追问道。

  “额。。尚未可知,不过我已经派门中第子先跟着了”蓝邵白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认真的回道。

  “你回来是准备让我下山去看看?”蓝启仁一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遇见难关了,直接言明他今日回来的主要目的。

  “嘿嘿……什么都逃不过二公子的法眼,一说就中”

  “你怎么老是改不掉这称呼,称呼我先生或者师弟,二公子现在是忘机”蓝启仁刚听见二公子时就想打断他,只是在没问清楚情况下忍了,现在再次听到,真的是叔可忍婶不能忍,立马开口纠正道。

  “我这不是喊习惯了嘛,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咱云深不知处曾经的二公子,也曾是姑苏双壁之一,对不?哦,还有,你不是也一直喊我名字不称呼师兄?该罚”蓝邵白打着哈哈说着,说道最后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见他这样一副嬉皮笑脸的皮皮样子,蓝启仁就想到之前跟随大哥一起出任务,途中偶遇上官桐婉与魏长泽时的情景,心里更是气得慌“你要是不是一直都这样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能不尊称你一句师兄么,还不是你自己找的,还怪我啊,害得我之前挨了不少罚”想到这里似是想到了令自己特别不顺心的事儿,不禁大叫一声说着:“啊,当初出任务就不该带着你一起去,你绝对是上官派来气我的”

  “哎……此话差异,当初可不是我非要跟着你一起去,我是跟着大公子青蘅君一起,还有啊,我姓蓝是姑苏仙山蓝氏家族的人,可不是藏色散人派来的,呐呐呐。。最重要一点儿,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大声喧哗。”蓝邵白不怕死的继续道。

  “你。。你。。我不跟你扯这个,等这事儿告一段落,你就回云深不知处罚抄家规,倒立着抄”蓝启仁知道跟他再继续说下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还是自己受气,于是努力压下火气道。心里确想着“我就不信你还有心思跟我扯这些陈籽麻烂谷子的事儿,累不死你。”哎呀,这样一想,心里瞬间平衡了,抬手理了理刚刚还气得打颤的山羊胡子。

  “别介啊,我好好说话还不成么”蓝邵白听说要倒立着抄家规,即刻怂了,对蓝启仁求绕着,看样子之前没少被这样受罚。

  “真是服你了,明明一长老非得学人家内围弟子着装,还学人家小辈儿说话,你丢不丢人,这不是想挨罚是什么,规训石上的家规我看你是真忘了,既然忘了,那就抄抄吧”蓝启仁气哼哼的道,见他一听倒立着抄家规,那一秒怂的模样,蓝启仁更是趁机教训,心里不禁又想到“”虽然你是自己的师兄,可赖不住自己是大哥亲点打理族中事物的人啊,更是族中晚辈们的授课先生,还治不服你”

  看着蓝启仁又准备给自己上一堂家规课,蓝邵白即刻岔开话题说道:“好好好,师弟,我认罚,咱先去彩衣镇看看,回头我再去领罚。”说完转头看着一旁似乎被吓着了的蓝曦臣说道:“曦臣,我跟你叔父先去彩衣镇看看具体情况,你在家好好照顾忘机,等我们回来,仔细些看有没有魔灵族的人混进云深不知处内。”

  听见蓝邵白这样说蓝启仁似乎才记起来,曦臣还在这里,自己的形象全毁了,在心里默默的下了个决定“等这事儿了了,我一定让师兄领罚去,不然怎么维护我一贯严谨的作风”而脸色却看不出任何表情来,依旧是一副平静又不失严厉的样子,附议道:“嗯,只能这样了,曦臣,照顾好忘机与无羡,等我们回来。”

  蓝曦臣听见两位长辈的嘱咐,起身行礼道:“叔父,师伯,曦臣明白,您们且放心,此去注意安全”

  蓝启仁与蓝邵白见蓝曦臣如此懂事心里也就放心了,随后齐齐消失在原地,看来是事情有变,都用起了瞬移术。其实不是事情有变,而是蓝启仁怕蓝邵白问起无羡来,以他那刮躁劲儿,自己还不得烦死,于是,趁他不注意禁了他言,一把拉起他运起瞬移术直接向山脚下的彩衣镇而去。

  而蓝曦臣呢,刚刚也不是被吓着了,而是被蓝邵白跟叔父之间的对话震惊到了,自己这位长辈虽很少在云深不知处内,听叔父说因他怕云深不知处内的家规束缚,经常与内围弟子一起去姑苏仙山周边巡视,保姑苏仙山周边的城镇安全。故,后来成为了巡视组的领头人,可他一点儿也没身为领头人的威严,整天随内围弟子着装,跟内围弟子混一块儿了。心里不禁想起:“难道家规从三千条增加至三千多条是跟这位师伯有关系?这位师伯这性子,简直跟魏小公子一模一样,不知道他遇见魏小公子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一想到魏小公子,不禁又想到这几日,忘机与魏小公子之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虽然表面看不出任何不适来,可凭自己对自家弟弟的了解,忘机绝对有事儿瞒着自己,看来,我得去看看他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身随心动,径直朝藏书阁而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小羡羡受伤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同人文之忘羡渡情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