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鄂佛歌2019-12-23 08:442,445

  爸爸还在经常无所顾忌地打着电话,我也习惯了,他不打电话我反而觉得有些反常了。因为上次就是因为他和对方吵了架,挂了电话,然后打的我。我始终忘记不了那段噩梦般的经历,每当忆起,都是无尽的悲伤。

  有一天午休,我又做恶梦了。

  梦里的爸爸像个恶魔,面目狰狞恐怖,骂着如咒语般恶毒的话,举根木棍,到处追着打我。我想逃,腿脚却像被用绳子捆住了一样,一跑就跌倒,站不起来。就当木棍砸向我的时候,我被惊醒了,脸上湿湿的,全是泪。

  一旁的爸爸鼾声如雷。

  一瞬间,我觉得他好可恨。可就在一瞬间之后,我又觉得我好爱他。

  爸爸和妈妈,我都同样爱着。

  记得爸爸离家出走的那次,有一天我和妈妈从外面回来,看到我的枕头上放着一只可爱的毛绒小乌龟。我知道爸爸回来过,刹那间泪水迷蒙了双眼,抱着乌龟呜咽了起来。爸爸知道我喜欢这些毛绒的小玩具,因此他还笑话过我像个女孩呢。

  当时我推着妈妈嚷道:“我想爸爸,你给我找去,找去……”

  妈妈无奈地说:“他不回来,我上哪找?”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我给打过,他不回来,我再不给他打了。”

  但妈妈还是又给爸爸打了电话,躲在一个房间里说了好多话,但是爸爸并没有因此回来。

  此时,被恶梦惊醒的我,看着爸爸可亲的五官,不由自主地伏在他的胸口,随着他的鼾声起伏着。眼泪就像潮水般地涌出来,浸温了爸爸的背心。

  他醒了,疑惑地看着我,问我怎么了。

  我赶忙擦干了眼泪,没说话。

  “想你妈了?”他猜测着。

  我仍是没说话。

  依照爸爸的性子,他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只是我马上要上学了,他便没再多问。他起来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喝了,又抱了抱我,唉了口气。我就去上学了。

  一出家门,我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

  那是个冬天,零下十几度,泪水爬满了面颊瞬间结成冰,冷冷地刺激着我的皮肤,但是我丝毫不在乎,只是伤心地哭着。那次是我哭得最畅快淋漓的一次,不用压抑,毫不掩饰,发着呜咽的声音。我知道我哭着的样子惹来了路人的猜测和笑话,但我不在乎。我只想把内心的眼泪一次流完。

  我哭得很专注,以至于经过妈妈的童装店时,都忘了收敛。

  “儿子,你怎么了?”妈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妈妈,我更觉得委屈和伤痛,哭得更厉害了,抱住了她。

  “你到底怎么了?你爸骂你了?”妈妈关心的是我哭的原因。

  我摇头,仍是哭,把她抱得更紧了。

  “他打你了?”

  我拼命地摇着头,如实地告诉她:“我做了个恶梦,梦到爸爸打我了!他以前打过我一次,我经常梦到,然后被恶梦惊醒……”

  妈妈的眼中有泪,但是克制住没流下来,替我擦干了眼泪,说:“别哭了,只是个梦而已,赶快上学去吧!”

  那天晚上回来,在我写作业的时候,爸爸不时过来抚摸一下我的头发,眼中满是慈爱,还有一丝自责。他给我讲题的时候,语速很慢,声音很柔和,始终面带笑容,似乎怕他的声音高了,就会给我造成惊吓。

  睡下后,他搂着我说:“跟爸爸说说,你中午为什么要哭?”

  他还是不放过这个问题,我有些反感,没说话。

  沉默是我最常用的沟通方式。

  其实我并不想让他知道我为什么哭,我只希望他以后不要再让我哭。

  爸爸扶摸着我的背,说:“梦见爸爸打你了?”

  我仍没说话,猜到是妈妈给他打电话了。

  “唉!”爸爸叹了口气,把我搂得更紧了,“对不起,以后爸爸再不打你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打你,相信我!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他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便放开了我。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说:“你是不是觉得爸爸经常打电话影响你呢?以后爸爸再不打了。”

  以后的爸爸,确实没再打过我,甚至没再骂过我。

  而且,他真的不再打电话了。偶尔接个电话,尽量三言两语把事情说完就挂掉。每天晚上我写作业的时候,他就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看着。不知是装模作样,还是确实在看,反正多少天几乎没换过书。要么,一天换好几本书。

  但是我,不知为什么,还是觉得和他之间有距离,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大概是为了排遣我的寂寞,爸爸我给买了一条狗,取名滴滴。

  滴滴很活泼,只要我在,它就过来和我玩,咬我的脚趾头。咬得我疼了,就踢它一脚,它就识趣地走开了,蜷缩在墙角,很无辜地看着家里的一切。而当我无聊了,叫一声滴滴,它就会及时地从某个角落窜出来,摇着尾巴,用嘴撕扯我的裤脚。

  周末,我到妈妈那里,告诉她爸爸买了一条狗。

  妈妈立刻不淡定了,嚷道:“你是过敏性体质,家里怎么能养狗呢?”

  然后,她把我的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方才放下心来,又对我说:“赶快让你爸把狗送走!你忘了大夫说过的话吗?你不能接触小猫小狗这些,那次过敏多严重啊,你不要命了?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不把狗送走,你就不要回去!送走以后,再把家里消消毒,晾上几天再回去!”

  我确实是过敏性体质,吃几颗芒果就能长出一身的红疙瘩。

  但我没给爸爸打电话,妈妈也没坚持她的观点。

  不过由于妈妈的说教,我对滴滴开始反感,并且旁敲侧击地向爸爸表示我不喜欢狗。从小我就特别信任妈妈说的每一句话,不管是某件事,还是生活常识,我都觉得她是对的。于是我便开始远离滴滴,还经常骂它,踢它。

  爸爸最终把滴滴送走了。

  送走滴滴的原因,倒不全是因为我的讨厌,而是因为爸爸不会养狗。

  滴滴被买回来时,没有经过调教,所以随地大小便是常有的事。墙角,床下,甚至就在客厅的地板上,经常能看到滴滴的便便,家里弄得臭气熏天。爸爸请教了专业人士,上网查了很多资料,对滴滴展开训练。

  他很用心,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滴滴慢慢地不再随地在小便了,它大概意识到随地大小便是不对的。而是爬到沙发上,床头柜上,写字桌上大小便,大概它以为这些地方才应该是它方便的场所。

  于是,爸爸一气之下把滴滴送走了。

  家里从此少了一个活物的存在,我不由又觉得失落起来。

  那时我只是觉得,爸爸太笨了,连只狗都管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逆向行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逆向行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