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杀伐
适我愿兮2020-02-01 19:263,296

  “来。”

  刀剑相撞的火星迸在脸上,楚河表情狰狞再次对上沈遇淡漠的脸和恶狠狠啐一口。

  以多欺少就以多欺少,他是怎么想不开答应跟着小子单挑的?

  “那就再来。”沈遇说道。

  弥生抱着胳膊趴在床边看,笑眯眯受着楚河下属倒抽冷气的赞叹。

  把单挑变成指点教学,这波脸打的值啊。

  按照话本子的推演,下一步楚河就该死心塌地追随沈遇左右,心甘情愿做他鞍前马后的小弟了。

  十来岁面若冰雪的孩子后头跟着个满脸横肉的成年壮汉,妈呀,这画面想想就有意思。

  又过了几个回合,沈遇灵(活)的避开刀锋使了个铁板桥,铁剑一招灵蛇吐信直刺楚河脉门。就在剑尖要捅穿楚河脖子时,他轻巧的一转扎进一旁冻僵的雪土。

  沈遇勾唇低笑:“你输了。”

  楚河脸色难看至极。

  没想到上午和沈遇交手时对方竟然只用了一半力,炸天帮主人竟被个毛都没全的孩子看轻,简直是奇耻大辱。

  “咱们老大不会被他一剑劈死吧?”

  “应该···会吧。”

  弥生摇摇头,踏着月光欢快的出门。

  “大丈夫一言九鼎。是我输了,要杀要剐随你处置。”深深看一眼躲在屋里的帮众,楚河叹声道:“还希望不要迁怒我那几个兄弟。”

  “还有明诗,我是真心喜欢她也想等她,往后交给你,莫要辜负了。”

  “我没打算杀你,也不喜欢明诗。”沈遇拔出铁剑,用袖口细细擦拭。

  掌中铁剑在月光下逐渐暗淡,来自骨髓的疲倦顺着脚踝蔓延上来,却又带着杀人不眨眼的冷酷漠然。

  他成长到今天一路上杀过不少人,无从选择的余地里死在他剑下该杀的不该杀的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

  他根本没打算成家,往后也不打算和谁有过多牵绊。

  滔天的罪孽,仅一人承担就够了。

  “还是那句话:戍阳地界我杀过不少人,但只要你们收敛触角不妨碍我——那咱们就永远相安无事。”

  “你···”楚河眼睛停在沈遇那口乌黑的铁剑上。

  铁剑模样普普通通,只有剑柄接口坠着三颗指肚大小的明珠。

  戍阳江湖人人认得这柄剑,也人人认识沈遇这个人。

  他八岁人与剑初出茅庐,如今十岁名满江湖,他已经放不下手中剑,很快人们也会容不下这把其貌不扬的铁剑。

  不管他偏安一隅在塞北是什么原因,名声在,他迟早避无可避。

  楚河之所以和沈遇作对,其中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夺妻之恨。他喜欢明诗,却常常被明家堡以沈遇为借口阻拦,明沉每次见面也都以沈遇处处举例冷言冷语。

  名声也好,情人也好,他真的不甘心,输给一个孩子。

  楚河动动嘴唇还想说话,恍然听觉屋后有轻微响动似微风又如落雪,微不可闻。

  沈遇眉心微蹙:“有人!”

  楚河道:“看来要杀你的可不止我一个。”

  他嗤笑一声,又道:“你碍了多少人的事自己心里有数,成名容易保命难。我会吩咐下去往后炸天帮不同你起冲突,至于其他人就看你的命数了。”

  这是迟那时快,十二支金钱镖平飞而来。楚河叫一声撤,运气轻功跑了。

  刀光一闪,寒匕破开冷铁,以迅雷之势刺穿一道黑影,这招不知道用过多少次,熟练地过分。

  匕首尖穿透血脉三分,黑衣人手上利刃跌落,人却没有死透。

  沈遇漠然道:“盛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接的东西。我能活到现在,自然不是仅仅依仗手中剑。”

  黑衣人紧紧捂着脖子,目眦尽裂。

  “所以刺客,还是死了好。”沈遇拔出匕首,没有半点迸射的血液粘在他衣上,处理这种事情他最有经验不过,不会沾惹丝毫血气。

  夜色深深,沈遇随手把长剑背在背上,走向无声挟持住弥生的黑衣人。

  他走的很快,脚步却异常沉稳,停在三步之外,冷傲的眉眼不悦地盯着那人,忽然问:“你是旧派人?”

  “是。”弥生背后传来沉闷的声音。

  “卫将军郑奇?”

  黑衣人沉默片刻后回道:“不只是。”

  匕首上的血已经在冻风中凝固,入鞘时檐上又跳下来三个黑巾覆面的黑衣人。

  东西南北,四柄长剑团团围住沈遇。

  四个人看似穿着最寻常的夜行衣,实际上各有千秋、弥生认得其中之一加了刀剑难断的千金丝,气场很足。

  沈遇冷笑:“看来四大将军都来全了。”

  个子最高那个冷哼一声,率先挽了个剑花,剑法轻灵飘逸,利如同割风。

  另外两个是重剑,剑法浑厚,力可开山,每一下都砸裂土石扬起尘土。

  四个人四双眼睛眼睛死死盯着沈遇,谁都没有去看地上共同行动的同袍一眼。

  他们带着满身锐气撞上沈遇,顾不得思考其他。沈遇剑招出了名的快,容不得有半分闲余思绪,旁人无论如何都与他们毫无关联。

  只要成功刺杀沈遇,往后就是加官进爵平步青云,至于其他,他们并不在乎。

  沈遇笑了笑,表情略微疲倦,眼角是难以掩饰的冷意:“既然来杀我,又何必牵扯别人。四位何不一起上,多个人多份力。成功了也好交差不是?”

  挟持弥生的黑衣人瞪圆了眼,抢着道:“你们还不赶紧动手,都是将军府数一数二的杀手还怕了他这孩子不成?”

  他心里急切。

  他急着脱离杀手身份,杀沈遇是他最后一桩任务。

  “不必。”个子最高的黑衣人道,“你只管管好人不要让他逃脱就好,剩下的交给我们。”

  “你们朝廷就喜欢以多欺少吗?”弥生不满地嚷嚷,“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方才楚河带来十几个人,不照样是同沈遇一对一。这是我们的规矩!”

  这四个人明显比楚河色厉内苒的二把刀厉害多了,杀手从不讲究原则只看任务。四个人一起上,联手行动难保沈遇不会受伤。

  沈遇道:“不必,一起上吧。”

  以多欺少他见多了,这点喽啰还不放在眼里。

  弥生被挟持也不消停,跳着脚骂人:“我呸,传说四大将军光明磊落。现在依我看来也不过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烂菜饭,好不要脸。”

  他有意往白刃上撞,挟持他的黑衣人不动声色动动身子想干脆一剑切了这张嘴。

  三个人戳脊梁骨骂确是有些犹豫,不过来不及多做反应,沈遇已经提剑上前,剑光如电似光,杳然自他们面前划过。

  不想动也不行了,三柄同时出鞘,拿重剑的最快,最狠辣,大有力拔千钧的势头,厚重的刀锋以上击下,恃强凌弱。

  轻剑轻灵的刺出九剑,并没有来及顾及别人,可惜每一剑都堪堪擦边而过,没有对沈遇造成分毫伤害,待到回神人影不见。

  他瞬间脊背发凉,因为脚边俨然多了两具还温热的尸体。

  皆是一击致命,咽喉划开指节长短的口子。

  四大将军精心挑选出来的最强刺客,竟然一瞬间死在一个十岁孩童剑下!

  毛骨悚然。

  他惊恐地看着淡然收剑站在篱笆下的孩子,喃喃自语:“难怪,难怪派出来那么多人一个都没回来。”

  沈遇打断他的话:“我不会杀你。”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不杀你是为了要你回去报信。”沈遇转脸,静静看着挟持弥生的黑衣人,乌漆漆的眼睛仿佛有光。

  “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许动。”

  弥生明显感受到背后黑衣人的恐惧——他手不住颤抖,以至于划破了他脖子上一层油皮。

  “当然如果你们非要杀我,也可以再练几年。骠骑将军的林云剑法不错,你耐心跟着他苦练几年,或许会有机会。”沈遇道。

  他目光为剑指向弥生背后的黑衣人:“若放开他,会留你一个全尸。”

  黑衣人咬咬牙:“那就看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手快了!”

  有人质在手总好过一无所有,他拎着弥生往前一甩拔剑就刺。沈遇比他更快,扬手弹出匕首直挺挺扎穿男人脑袋。

  全然没有逃生技能的弥生惊叫着扑倒向沈遇,肩头落下一个血窟窿。沈遇记着那个位置,是弥生被狗咬伤的疤痕。

  “疼不疼?”沈遇缓缓拔出剑,撕下干净的里衣帮他缠住伤口。

  弥生脸都白了,咬着牙说不疼。

  他问:“这么多年你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沈遇点头,抱起弥生进屋。

  “我记着还有些创伤药,你别乱动等我找一找。”

  弥生捂着伤口,沉默不言。

  他好像有点明白沈遇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往往不是一个人一把剑隐居一隅能躲避的。他现在所做的,只是想把无谓的杀戮降到最小罢。

  小心帮小孩上过药,沈遇想了想问道:“我有一套剑法,你要学吗?”

  寒山剑法招式多变,倒是很适合这小机灵鬼。

  弥生开玩笑:“学过之后就会像你一样随心所欲吗?”

  沈遇垂眼,片刻之后摇摇头。

  他并不能随心所欲。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人人都爱颜如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出寒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