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宫门立雪
苏合香2019-12-29 15:082,276

  南元十年,大雪,百姓称颂天子圣明,百姓安居乐业,边塞无战事,朝中一片祥和。

  朱雀门外,楚九栀站在雪地里,雪花飘落在地上,双手放在温暖的暖手炉上,身披白狐毛披风,一张小脸白里透红。天空中的雪花越下越大,覆盖了整个天地。

  “小姐,我,我们都站在这里好久了。我们回去吧!等不到的。”红韶说道。

  听到宫门关闭的声音,再看看朱雀门还没有合上,楚九栀知道该遇上了。

  “解开披风,你回马车上。”

  “可,小姐,这么大的雪,你会被冻伤的。”红韶担心地说。

  “听话,你家小姐自有分寸。”楚九栀把暖手炉递给红韶。红韶把伞放在地上,解开了楚九栀身上的披风。随后拿着东西回到马车上。

  红韶撩开马车帘子的一角,看到一个身穿鹅黄色的女子,旁边一个男子举着伞,宝蓝色的华服衬托出他的挺拔和英俊。女子眉眼带笑,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男子脸上尽显愉悦之情。

  “我送你到朱雀门外吧!时轩。”女子说道。

  “好。”

  楚九栀看了一眼自己脚下一片空白,显然是刚刚伞遮住了,用脚把周围的雪勾了过来,覆盖在地面上。

  秦时轩看着雪地里一片艳红,不由得加快脚步,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才停下脚步。

  南允瑟有些哑然,迟疑的喊道:“九栀。”

  秦时轩不解的看着南瑟,这是九栀,那个面黄肌瘦,身带恶疾的楚九栀,而这一身红衣,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子会是她?她眉眼间,疏远和清冷,让他感到陌生。

  女子一袭红衣,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垂下,发间沾了几许雪花,上部分头发用一根木簪简单的挽了一个髻,两朵青玉木兰花耳坠显得温润可爱。

  楚九栀上前几步,摊开手,半枚纯白色的玉佩躺在手心,红润的手掌和白玉相得益彰:“是时候物归原主了。祖父说过,女子出嫁,要穿正红色,如今,时轩哥哥于九栀来说,是萧郎。”

  南允瑟伸手把白色玉佩收在手心,不由得握紧,众人皆知秦时轩是楚九栀的未婚夫,她身为公主,却要去抢人丈夫,这让她有些愧疚,又有些高兴。

  秦时轩解开身上的披风,想要给楚九栀披上。

  楚九栀后退一步,淡淡一笑:“以后,时轩哥哥,是驸马。九栀祝愿公主姐姐和驸马爷,百年好合,琴瑟和鸣,恩爱到老。”

  南允瑟看着登上马车的楚九栀,眼神又落在秦时轩的身上:“时轩,我们这般,对不起九栀。”

  “君命已然是不可收回的,允瑟,我娶你,是爱慕于你,不为其他。九栀,我,只把她当做妹妹。”

  “嗯。”南允瑟坚定地说,她是公主,皇后的女儿,她配得上,这样的男子。又或许,他为了家族利益娶自己,无妨,她有信心让面前的男子爱上自己。

  楚九栀登上马车,红韶立刻把披风给楚九栀披上,暖手炉递上,把马车关的严严实实的。

  楚九栀紧紧的握着暖手炉,感觉到自己的颤抖。放下暖手炉,双手摩擦,然后放在自己的脸上,让手上的温度温热脸上的风雪。

  “小姐喝点热茶吧!”红韶小心的递给楚九栀:“小姐,你为什么要这般做?这么大的风雪,冻伤了身子,老夫人定是要伤心落泪。”

  “你初见秦时轩,以为如何?”楚九栀喝了一口,温度还好,就一饮而尽,缩着身子坐着。

  “比起在小镇上,秦时轩简直是谪仙,还有那个女子,也是美若天仙,两人极为般配。呸呸呸,我家小姐比他们都好看。这个秦时轩,是小姐的未婚夫,可他为什么不拒绝公主?要我说,小姐比公主好上百倍。”

  “你呀!以为当今圣上是什么人,秦时轩是没落的侯爷世子,家族里如今没有立过军功,全凭借祖上庇佑。如今能够娶公主,自然是求之不得,或许还有一份情爱在其中。”

  “那小姐为什么这般做?单单是为了归还信物吗?”

  “愧疚,他们这般对我,于我名声不利。我要他们的愧疚感,为我查明祖父和父母亲之死铺平道路。”楚九栀一想到慈爱的祖父和恩爱的父母,就感觉到不冷了。

  红韶手愣了一下,原来小姐一直都记得这件事。真该死,自己怎么又让小姐想到这件事上了。

  “小姐,红韶会陪你很久,很久,以后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都让红韶去做。”

  “我如今,只有你和祖母了。”楚九栀看着红韶,有些发愣。她仿佛看见,父母从宫里出来那日,当夜自己睡不着,去找父母。

  蹑手蹑脚的走到父母床边,发现父母嘴角流着鲜血,猩红的鲜血刺激着她的神经。

  丧事之后,祖父被发现了自缢在书房。楚九栀大病一场,被祖母送走了。

  那一年,也是这么一个季节,她牵着师父的手,离开了这个带给自己悲伤的地方。

  十年后,她回来了,只想查明当初的真相。

  皇后身边的嬷嬷看到南允瑟顶着一头的雪花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没有打开伞。

  “我的公主啊!你,有伞你为何不用?”老嬷嬷心疼的说。

  南允瑟走进宫里,径直走到镜子面前,她的脸惨白,头上的雪花染白了她的青丝。手指冻得通红,红的有些发紫。

  “嬷嬷,楚九栀,她,故意这般的。”

  “楚九栀,谁是楚九栀?楚,是,楚家那个小丫头。”嬷嬷表情从疑惑到释然。

  “她根本没有在哪里站很久。”南允瑟接过暖手炉,嘴唇有些发紫:“或者说,她装作一副可怜的模样,想要让时轩欠着她。”

  “这丫头许久不在京城,被养野了。这些小伎俩自然是瞒不住公主。公主无需担心,这些事,老奴会禀告给皇后娘娘的。”

  “嬷嬷,时轩,时轩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身份?”南允瑟嘴角轻轻颤抖,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晃动。

  “自然是喜欢公主,公主美丽大方,温和有礼。多少世家男子倾慕,秦侯世子那是大幸,能够得到公主的垂青。”嬷嬷继续说:“来人,为公主梳洗。”

  “老奴要去回禀娘娘,公主,皇后娘娘不希望见到一个不疼惜自己身体的女儿。以后这些事,交给下人去办即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