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话里有话
苏合香2019-12-29 15:082,118

  松榕园,屋子里传出一阵笑声,楚九栀有些奇怪,祖母免了二房那边的晨昏定省,不过也难得祖母能够开心。

  楚九栀走进松榕园,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祖母身边,嘴角带笑的端上一份糕点。

  烟青色长裙拽地,袖口上全是花纹交杂着。外穿这白绒毛卦衣,一张精致的笑脸,让人不由得感到温暖。

  “祖母,你瞧,你瞧,这九栀妹妹还不认得我了。”

  “九儿,来祖母这。”祖母温和地说。

  楚九栀走了过去,把手放在自己的脸边,确认手的温度够温暖,才伸手牵着祖母的手。

  “这是杨丞相家的女儿——黛曲,当初你们三人可是玩的最好了。这丫头也是女大十八变。”祖母解释道。

  “黛曲?”楚九栀有些不记得这么一个人,当年在国子府上学,因着祖父是丞相,南允瑟玩的较好。那时,南允瑟身边也的确有这么一个女子。

  “好妹妹,让姐姐瞧瞧。的确,九栀变美了。都十七了,对,马上就要嫁给秦侯世子了。”杨黛曲笑意盈盈。

  “嗯。”这些事杨黛曲不知道也算是正常,毕竟,她也是才从二房那边知道的。不然也不会去宫门口堵秦时轩。

  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走了进来,恭敬地说:“老夫人,杨丞相府派人来接杨小姐了。”

  “哎呀,九栀妹妹,我以后再来寻你。你也多多来丞相府,丞相府你随意来去,报上名字即可。”杨黛曲然后对祖母说:“黛曲自小没有祖母,见到老夫人就觉得亲近,老夫人可不要怨黛曲吵闹,扰了老夫人的清修。”

  “哪里会,九儿这丫头才回来,对京中了解不多,以后你多带着她出去玩玩。你也多来,老身也不觉得无聊了。”

  楚九栀坐在祖母身边,把头靠在祖母的身上,闻着祖母身边的沉香香味,感觉到心无比的宁静。只要回到祖母身边,她觉得外面的世界并不可怕。

  “九儿,可是了解这个人?”

  “祖母喜欢她吗?”楚九栀闭着眼睛问道。祖母最是识人,自然是相信她的眼光。

  “喜欢,也不喜欢。”祖母说:“这个丫头,可能对你查明真相有帮助。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

  “祖母不担心,九儿会查明真相的。”楚九栀睁开眼睛,瞟了一眼杨黛曲送来的糕点:“让九儿给祖母做梅花酥,好不好呀?”

  “好,祖母最喜欢九儿做的吃的了。”老夫人笑着把楚九栀的垂落出来的发丝,别在耳上:“你瞧瞧桦儿和棉儿,琴棋书画,女红刺绣,哪一样不是比你好,真不知道你师父这些年都教了你什么?”

  “那祖母是不是就不喜欢九儿了?”楚九栀撒娇地说。师父也曾让绣娘琴师教自己,三个月后,果断放弃这一错误决定。受买画书生的启发,要因材施教,楚九栀就学了其他的,京城贵族以为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你这傻孩子,祖母最心疼的就是你了。对了,又绿留在你身边服侍吧!你身边只有一个丫头也不合适。”老夫人说道。

  “好。”楚九栀说:“那九儿去做梅花酥了。”

  窗外的雪花飘落不停息,梅花顶着雪花,隐隐有暗香传来,和屋里的香味混合,别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

  老夫人喝了一口茶,没看一眼糕点:“撤走吧!”

  又绿拿着糕点走了出去,她跟在老夫人身边已有多年,对老夫人的性格了如指掌,盘子里的糕点,也只有皇室才有的御用糕点。这说明杨黛曲对老夫人的敬意,选用绵软的糕点,说明她的细心。

  而老夫人看也不看,她的心里是偏心的,也只喜欢刚回家的楚九栀——她以后的主子。二房那边的嫡女庶女想要亲近老夫人,老夫人也是兴致缺缺。

  楚九栀见天色也晚,也把晚饭也一并准备了。问了一下服侍祖母的嬷嬷,准备几道祖母喜欢吃的菜肴。

  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用着晚餐,下人们都发现了,楚九栀回家,老夫人的精神变得好多了,连晚饭也比平时多用了一份。

  “九儿,你心下作何打算?”老夫人问道,用筷子指了指中间的那一道菜,身边的嬷嬷立刻准备着。

  “这是圣命,由不得九儿,倒是这个,放了九儿自由。九儿以为,秦时轩,不是良人!”楚九栀说道,本是不想祖母不过多担心的,但是自己不说,说不定祖母会多想。

  “才见一面,就认定不是良人。九儿和你师父学得是策略术吧!”

  “哪有,策略术是用于朝堂之中,我一介女子,学这个有何用。”楚九栀解释道:“秦时轩远远地望着我,脚步加快,当看到我之后,就减缓脚步。这说明他其实在猜测我的身份。说不定他背着南瑟有其他的女人也说不定。”

  “你,你这丫头,胡乱猜测什么。你这师父,当真该打,他日,老身倒是要问问他怎么教的我的乖孙女。”老夫人佯装生气,但知道楚九栀这般细心,也有说不出的高兴。

  “对,祖母,你一定要去看看九儿居住的地方,师父买下一座山,在上面修建了房屋,比起京城有过而不及。山脚下有个小镇,特别美,祖母以后就住在哪里好不好?”一提起师父,楚九栀就有说不完的话。

  “好。老身要去瞧瞧,是个什么地方,吸引我家九儿那么留恋。”

  “祖母,我想知道更多的。”楚九栀放下手中的筷子,祖母总有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祖母笑着说:“该你知道的,你迟早会知道的,你那师父没教你,要有耐心,等得起才是最大的耐心!那些真凶,迟早会遭到报应,即使它能够只手遮天。”

  楚九栀见祖母表情沉重,舀了几勺热汤放在了祖母的面前:“九儿知道了。”对,等了十年,也不担心多等一会,却不知,自己这一等,让她失去挚亲之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