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深夜求药
苏合香2020-01-31 21:592,324

  “公主行事岂容你置喙。人,本官带走了,你大可到圣上哪儿去禀明。”

  管家身边的女婢走上前,把楚九栀抱了起来。南允珑伸出去的手,缓慢的收了回去。

  赵端看着远去的几人,吼道:“还不把地给我清理了。”

  阿启抱着一瓶绿梅,埋怨的说:“长公主明明答应主子,送主子一株绿梅的。可到头来,只送主子一瓶绿梅,德妃娘娘定是觉得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母妃喜欢,本宫再来公主府就是。本以为赵端哪儿有绿梅的,可父皇把他府上的绿梅移植到护国寺姑姑的院子里去了。”

  “可,可依着奴所想,圣上应该另有打算。”

  “只许你聪明了,一会你送去母妃宫里。”

  “那主子呢?”

  “母妃一旦问起,就说宫门落钥,不便回来,明日再去请安。”

  “是。”

  南允珑回想起母妃所说的话,不由得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城南一座别院里,只有后院亮着那么一处。男子躺在汤池里,传来阵阵药味。透明的帘子在寒风里翩飞,氤氲的水汽带着浓郁的药味。

  南允珑走了进去,一双结实的后背浮现在眼前,男子拿着白玉酒杯,喝完就把酒杯反向放在酒盘上。

  “宸王早回来了?”南允珑嘴角微挑,神情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那三殿下,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寻药。”

  “你怎知本王会有?本王会给?”

  “本就是带着侥幸的心理过来的,若有金创良药,还望宸王不吝赐药。”

  “让长白带你去拿药!”

  “多谢宸王。”南允珑才走了出去,就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等候着。

  药房里,全是药材,琳琅满目摆放了一大堆。拉开一个柜子,里面全是药瓶。

  “都在这里了!三殿下要金创药是吧!哪种伤痛呢?是止血还是防止感染的呢?要不要祛疤痕的呢?”

  “嗯,都拿一点吧!”南允珑有些意外,都说奴才随了主子,这长白可一点都不像宸王。

  长白兴高采烈的给南允珑拿了好几个药瓶。

  “三殿下这些够用许久了。”长白带着南允珑从侧门走去:“我们主子前几日遇到刺杀,索性没事,都是这些好药的缘故。还有啊!我们主子回来的事,也只有三殿下一人知道的。三殿下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

  “这是自然。”南允珑答道,他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去母妃宫里寻好药,但是母妃过多询问,也是不好的。偶然机会得知宸王回京,也知他体弱多病,好药定然是不少,不成想自己这么有缘。

  “还劳烦三殿下替德妃娘娘问安。”

  “嗯。”南允珑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长白回到汤池,发现自家主子不在汤池,一转身,就看到自家主子站在面前。

  “主子,你干嘛吓我呢?”长白说道:“南允珑是偶然来这里的。而且,那药也不是给德妃娘娘用的。”

  “嗯。”

  “真是可惜了。可惜了主子那么多的好药啊!属下以为是德妃娘娘需要,才多给了几瓶,这么看来,真是白白浪费了。”

  “长青那边如何?”

  “没问题。长公主身边那个上官相把楚九栀带回了公主府,想来也是无事。”

  公主府后院,红韶小心的给楚九栀上药,看着楚九栀惨白的脸不由得眼泪哗哗。她要是再快些,再快些,自家小姐哪里会受这般罪。

  院子里,长公主手指敲打着桌面,上官相一袭白衣,若不是知晓上官相是长公主府的管家,都会以为他是驸马爷了。他身上的气质,总不会让人联想到他是管家。

  “本宫不喜欢你穿白衣。”长公主眉头微皱,看到上官相白衣上有点点血迹。

  “是。”上官相说道,他会以为长公主会说其他的,不成想一开口就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到底自己终究是个奴才,比不得那人风华绝代。

  “你以为,这是谁做的?杨丞相?还是赵淑妃?”长公主手指停住,凝望着院长里的那株绿梅:“只能是他了。”

  “公主心有答案,奴再多言,也是妄言。”上官相眼神也跟随着长公主,看向绿梅树。

  “把皇兄赐的好药,一并给了九儿。你自己也留一瓶。”长公主看了一眼上官相腰上的伤,她到底还是做不到熟视无睹。这个人,她恨她怨,但是他不能死。

  上官相微愣,反应过来长公主已经离开了。他明白,这个女子,他只能呆在她的身边,而不能奢求过多,她的心都在护国寺里。他突然自私的想长公主就待在这京都里就好,皇帝也是希望如此。至少,这可以让皇帝对长公主的疑心消减。

  还有楚九栀,这个丫头,倒是让人忧心。

  上官相正拿着药朝楚九栀所居院子走去,见到有丫鬟朝楚九栀院子走去。

  “站住。”上官相喊住前面的人。

  “大人。”

  “你拿的是什么?”

  “上好的金创药,是三殿下身边的阿启特意送过来的,让奴婢送到楚三小姐那儿。”丫鬟低着头答道。

  上官相打开丫鬟手里的药瓶,闻了一下,把自己手里的楠木盒一并递了过去。

  “你一并送去。”

  “是。”

  “对了,还有,有些事不该让她知道的,就不要传到三小姐的耳朵里。”上官相有些担心,外面的风言风语对楚九栀的伤害,毕竟是个小丫头,难免不会多想。

  楚九栀站在窗边,手搭在窗上,左手的小指和食指指甲被拔掉,那种疼痛,让她夜里时常惊醒。公主府的府医都是最好的,她的疼痛早已消减了。

  “小姐!”红韶轻轻的喊了一声。

  又绿为楚九栀披上一件披风,朝红韶示意不要说话。

  “我想出去!”楚九栀说道。

  “好,小姐,奴婢和红韶陪你出去走走。”又绿整理了一下披风。

  “小姐,公主府里有个很漂亮的湖,你一定会喜欢的。”

  又绿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红韶跟在楚九栀身边久,最是清楚楚九栀的性格,她想的却是小姐身边不好,不该去湖边吹风,免得着凉。

  三人一道走出了院子。

  几个丫鬟在亭子里做着针线活,自然免不了磕唠一些八卦家常。

  “你们知道吗?那害死楚老夫人的凶手被抓住了,不是楚三小姐。”

  “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但是你们定是不知道这凶手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