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酷刑加身
苏合香2020-01-31 21:562,326

  天刚放亮,一封罪状书送了过来。

  楚九栀把罪状书撕碎,朝天空一丢,黑白相间的碎纸飘落了下来。她没有害祖母,她不能死,也不会认罪。

  狱卒打开牢房门,楚九栀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没有生气的男人。红色的鲜血变成暗红色,写了一个西胡字:家。扭扭捏捏的看不真切。

  楚九栀跪在地上,看了一眼旁边的车夫,眼神变得锐利。

  “证据确凿,楚九栀,你可认罪?”

  “想听听大人所谓证据确凿是怎么回事?”楚九栀说道。

  “第一,你威胁车夫,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车夫便是证人,若不是老夫执意去查,差点让凶手跑掉。”

  “是是是,大人,就是三小姐威胁小人。小人欠了赌债,是她替我还的。”

  “祖母疼爱我,我为何要害她?”楚九栀问道。

  “这便是第二。”赵端说道:“你自知老夫人不似从前疼爱你。因为你在外游学,硬是什么也没有学会,加之老夫人让杨小姐多多来府上,你以为要失宠。便生了毒害之心。”

  “毒药,这可是西胡的毒药。我又是如何得到的呢?”楚九栀淡淡的问。

  “昨夜,你可是唱的是西胡的歌,能够和西胡人交流,如何得不到毒药。”

  楚九栀没有料到自己唱了一曲歌,居然能成为自己无法翻身的罪证。

  楚九栀站了起身,面前的人,她居然当成追查凶手的恩人。

  “我没有。”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赵端敲了一下惊堂木:“签字画押,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我没有,我不会画押!”

  “来人,上刑。”

  公主府门前,一众侍卫披甲持械而站。红韶焦急的来回走动。

  不多时,才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姑娘请回吧!长公主殿下不愿见你。”

  “大人,你,你有说我是谁吗?你把华兰经给殿下了吗?”红韶问道。

  “长公主殿下自然是看到了,姑娘不会想让本官赶人吧!”

  红韶只得离开,绕道公主府的后门,找了一个来往人少的地方,试图翻墙进入。

  “恐怕不等你寻到公主,就先把你这条小命给丢掉了吧!”

  红韶被声音惊到,顿时就从院墙上掉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坏,长青及时的把红韶接住。

  红韶及时的把长青推开,问道:“你是什么人?”

  “自然是帮你的人。一会三殿下要去公主府,你可以找三殿下!”

  “三殿下?三殿下怎么会帮我家小姐?小姐又不认得什么三殿下!”

  “你现在是不是进不去?你是不是想救你家小姐?你听我的,自然会没事的!”

  红韶等候在石狮子下,看到三殿下信步走来,立刻迎了上去。

  阿启立刻拔出剑指着红韶,红韶被吓了一跳。

  “阿启,别吓着姑娘了。”南允珑总感觉面前的女子在什么地方看见的。

  红韶后退一步,毕恭毕敬的说道:“三殿下,我是楚府三小姐的贴身婢女红韶,小姐被关入刑部大牢,走前嘱咐奴婢来寻长公主殿下,奈何此般。求三殿下带奴婢进去吧!”

  南允珑些有诧异,以为楚老夫人的案子差不多就要结束了,怎么到最后楚九栀还进了大牢。

  南允珑把手握紧,立刻就走了进去。

  管家拦着南允珑,露出笑容来:“三殿下,长公主身体不适,不见任何人。三殿下请回吧!”

  南允珑松开拳头,看来,只能他自己去府衙了。

  “长公主要见三殿下,还有那位红韶姑娘。”长公主身边的嬷嬷说道。

  几人径直到了后院。

  长公主把绿梅花插在花瓶里,白净的瓶插放着几支新鲜的花枝。白净瓶边是半张折叠好的兰华经。

  长公主拿着修剪梅花花枝的剪刀,走到管家面前,用力的扎了面前人的腹部。

  “本宫说过,不能擅做主张,这是第几次了?”长公主把剪刀丢开,拍了拍手:“本宫居然不知道,那人居然想置九儿于死地。”

  “还请,请,长公主救救我家小姐。小姐真的不会害老夫人的。”红韶不敢去看管家腹部滴落的鲜血。

  “珑儿也来了,不如为姑姑做一件事好了。你想要的绿梅,姑姑也送给你。”

  “是,姑姑。”南允珑毕恭毕敬的说道。

  嬷嬷把公主令递给管家,管家接过公主令就走了出去,南允珑紧跟其后。红韶正要跟过去,看到剪刀上的鲜血,不由得脚软的跌倒在地。

  长公主抬头看了一眼红韶,淡淡的说:“带这个孩子去厢房。”

  “是。”嬷嬷答道。

  冰冷的铁钳夹住指甲,布团塞在楚九栀的嘴里。楚九栀摇晃着头,却怎么也挣扎不开衙役的钳制。

  “认罪吗?楚九栀。”赵端站起身,俯视着地上的楚九栀。

  楚九栀摇晃着头,赵端丢出一块行刑令牌。

  “拔!”

  铁钳夹住楚九栀的指甲盖,行刑的衙役,轻轻的往外拔,另外的人把楚九栀的手用力的按压在地上。

  楚九栀感觉到手指上的疼痛,十指连心,心脏也跟着揪在一起,仿佛有人在用力的捶打自己的心口,压迫的自己咽不下气吐不出气来。

  带血的指压盖被放在一个盘子里,赵端额头上的冷汗也跟着冒了出来。

  小手指已然血肉模糊,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赵端走到楚九栀面前,扯掉楚九栀嘴里的布团。

  “你就是凶手。十指连心的痛你躲不过的,你签字画押吧!”

  “不可能。”

  “老夫倒是要看你嘴硬到何时?”赵端继续下令:“拔!”

  无名指颤抖着,似乎在告诉主人它不想离开手指。冰冷的铁钳小心的夹住无名指甲盖。

  皮肉撕落,鲜血倾泻而出,楚九栀痛叫一声。

  “住手!”

  衙役松开楚九栀的手,楚九栀疼痛得蜷缩在一起,痛感一阵高过一阵,楚九栀隐隐约约瞧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便昏死了过去。

  “三殿下,你寻绿梅怎生寻到刑部府衙来了?”

  一袭黑衣的管家走了出来,举出公主令,冷漠的说道:“奉公主令,特带楚家三小姐回去。”

  “上官大人,可,可你也是知道的,无人能把罪犯带出刑部的,除非带走的是死人。难道公主还要如当初一般吗?”赵端可不敢让人把楚九栀带走,楚九栀是在自己受审,若她脱身,自己定是吃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