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狱中胡歌
苏合香2020-01-31 21:562,325

  “我,我。”苍老的声音响起。

  狱卒松开手,禀告道:“大人,他晕死过去了。”

  “弄醒,继续。”狱卒头子说道,转身对楚九栀说道:“在这里,不分男女。这人四十二进来的,整整三年都没有承认,挺过整整三十六道刑具,他都没死。你又能挺过几道呢?”

  楚九栀感觉自己腿有些发软,淡淡的说:“那就尽管瞧瞧!”

  “像你这般有骨气的,不少,但是能够挺过的,为今之计,也只有他这么一人。”

  楚九栀被送回了牢房,她瞥了一眼桌上的罪状书,那人是西胡人,罪名是密谋刺杀。

  师父曾说过,南国的严刑峻法是最可怕的,西胡的耐力是最可怕的,北密的蛊毒是最可怖的,传说中的东国是军事力量最强大的。

  楚九栀蜷缩在一起,下巴靠在膝盖上,嘴巴里有着一股淡淡的苦味。

  忽然,扑面而来一股血腥味。

  楚九栀睁开眼,看到牢房外一个带血的人被带回了牢房。她忽然想到,鞭子飘飞,鲜血溅到自己脸上。那一道道入骨可见的伤口,这便是南国的刑罚。南国长治久安也是靠这个的。

  “呕。”楚九栀干呕着,口水滴落在稻草上。鲜血的味道,久久挥散不去。

  好久,楚九栀才抬起头,她实在是吐得没有力气了。

  “小丫头,我想看看外面世界,外面的阳光,三年了,没有一个正常的人和我说话。我独自一人来到南国经商,却不成想,落得这般境地。回不去了。”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墙那边传了过来。

  “嗯。”楚九栀知道,他挺了三年,有那么一瞬间,挺不过去了。

  “你犯了什么事?”有气无力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像是有些惊喜。

  “我没有毒害我奶奶。”

  “那便是替罪羔羊了。我有些困了,小丫头,你会唱西胡的歌吗?我想睡觉了。明天我就能看到太阳了。”

  “会,会一点。”楚九栀轻轻的唱了起来:“酒入喉,解不了愁。无人黄昏为谁憔悴。骑马踏上归途。铃声悠悠,清风远远。酒入喉……”

  “还欠缺一点火候。”男人闭上眼睛,思绪飘飞。他像是看见父母朝他伸出手,妻儿向他跑了过来。晴空万里下,他在教孩子骑马,妻子站在远处望着他们。

  “铃声悠悠,清风远远。”一滴眼泪滴落在手背之上。

  墙的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楚九栀知道,他睡着了,也回家了。

  红韶跪在桃园外,吴嬷嬷怎么赶都赶不走红韶。

  又绿恨铁不成钢的说:“小姐同你说了什么?”

  “小姐为何没有告诉你,你根本就是不值得信任。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红韶磕头道:“二夫人,求你救救小姐,小姐不是害老夫人的凶手。”

  “我若不值得相信,小姐又岂能留我在身边。我是老夫人留给小姐的人。”

  “为何小姐的房间里能够搜出毒药来?定是你。”

  又绿生气的甩开手离开了桃园。

  二夫人端着药碗,听到红韶还在外面嚷嚷,把药碗推开,说道:“吴妈,把她赶出去,她不是我楚府的奴婢。”

  “是,奴婢这就去办。”

  红韶见吴嬷嬷走了出来,激动地跪走到吴嬷嬷的身边,拽着她的手说道:“吴嬷嬷,让二夫人救救小姐吧!二夫人定是有办法的。”小姐那句话的意思定是此等意思。

  “红韶,你不过是三小姐从外面带回来的丫头,本不是我楚府的女婢。如今不懂规矩,扰了当家主母的休息,你自己离开吧!”

  “我不会走的。”红韶吼道:“除非二夫人去救小姐。”

  “红韶。”楚明清走了进来,说道:“你这般是要做甚?”

  红韶看到楚明清,想到小姐说的那句话:把我之前准备的礼物送给二伯母。小姐说的人不是二伯母,是刑部侍郎的二伯父才对。

  红韶用力的磕了一下头:“小姐没有做对不起老夫人的事,二老爷,老夫人生前惦记的人也只有这么小姐了。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小姐走之前告诉奴婢一定要找二老爷的。”

  楚明清愣了一下,才说道:“早知此时何必当初。我就算是刑部尚书,也救不了她。何况我只是一个刑部侍郎。别来打扰二夫人,不然,你就离开楚府吧!”

  又绿本是在一旁,以为二老爷回来了,情况会好一点,却不料,红韶居然这般说,老夫人惦记的只有小姐一人,那把二老爷和棉儿小姐,桦儿小姐置于何地,难怪二老爷拒绝的这么果断。

  小姐也是了解二老爷的情况的,可恨红韶不愿说给她听。

  又绿走上前扶起红韶,红韶倚靠着又绿,脸色惨白,嘴角发青。

  又绿端着一碗姜汤,小心的喂进红韶的嘴里。

  红韶把姜汤接了过去,一口就喝了下去。

  “又绿,你,你真的没有对不起小姐?”

  “我没有,小姐就是我的主子。”

  “小姐,小姐说的是把她准备的礼物送给二夫人。”红韶咬了咬下嘴唇才说道。

  “依着我所想,能够救小姐的定然不是二夫人,二夫人背后只有老爷,老爷你也看见了。他根本是无能无力。”又绿分析道:“礼物,礼物在什么地方?”

  “什么礼物,小姐才没有为二夫人准备礼物。”红韶不解的说。

  “那有没有什么礼物呢?是要送给某个人。”又绿自言自语的说。

  红韶心中焦急,也不知道小姐准备了什么礼物。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不能像又绿一样,聪明一点。

  又绿没有再说什么,感觉到屋里有些凉,就去关窗户,看到桌上放着未完成的书法。

  “我知道了,是长公主殿下。”又绿说道。

  红韶腾地站了起身,走到侧房去。

  “小姐曾经说过,长公主殿下还是小姐的老师,曾经教过小姐写字。小姐写的是兰华经,定是想送给长公主殿下。”又绿露出笑意来:“而如今能够救小姐的,除了当今天子,怕也只有长公主殿下了。”

  “那我们快快去找长公主殿下吧!”

  又绿把桌上的宣纸撕开,红韶不明白的望着又绿。

  “长公主可能住在护国寺,又可能住在公主府。我们只能一人拿一般去了。我去护国寺,护国寺在城外,我能够骑马,能够赶去。”又绿把宣纸折好,递给红韶:“你去公主府,想办法想到长公主。时间紧迫,我们只能兵分两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