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凶手是她
苏合香2020-01-31 21:502,315

  赵端来不及阻止,那车夫就说道:“我在小药店买了砒霜,偷偷的下给老夫人。谁叫老夫人把我赶走,我是家生子,父母都是为楚家干了一辈子的活。老夫人不赶我走,我还是会好好地做事,可她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是吗?”

  “是,我杀了她,本想还杀你,不料被人发现了,只得逃走。”车夫怨恨的说:“最该死的是你才对,不是你,一向慈悲的老夫人怎么会赶我走。”

  楚九栀说道:“大人,你是知道的,祖母不是中砒霜之毒而死的。此人定不是凶手。”

  “我就是凶手。”车夫吼道:“我就是凶手,是我潜入松榕园下毒杀了老夫人。”

  “暂行关押,等采集证据后,再做审理。楚三小姐,你不如先回去?”赵端说道。

  “我等等,大人尽管去采集证据。我希望祖母的案子早早结束,让祖母早日入土为安。”楚九栀的意思很直白,她要赵端寻出真凶。赵端的手段她是清楚的,能够做到刑部尚书的位置,定然不是吃素的。

  楚九栀在想,会不会其中牵连到西胡部落的人,所以赵端才这般迟疑不决,还有,车夫为什么愿意承担这罪过,谁让他这么做的?

  外面的百姓议论纷纷。

  “这楚三小姐可真真的孝顺,真正的凶手伏法才能让逝者入土为安啊!”

  “也只有楚三小姐敢这么做,像我们这样的平民,就是死在府衙门口,定了的案子总归是不可能再犯案。”

  “难怪楚老夫人宠爱三小姐。”

  ……

  楚九栀领着又绿和红韶在府衙后院转悠着,之所以这件事能够解决这么快,也有皇帝在里面推动吧!

  楚九栀看着地上的一个坑,不由得说了一句:“看来花有新主了。”

  “楚三小姐。”

  楚九栀转过身去,朝南允珑行了一礼:“臣女见过三殿下。”

  “你喜欢红梅吗?或者腊梅,绿梅也是极好看的。”

  “绿梅,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楚九栀也知京都最好的绿梅在赵端府上,倒不如寻个机会,登门致谢。

  “我道也是如此。绿梅花萼青绿,花瓣洁白,雪落之际,和雪花相容。倒是难分是雪还是梅。”

  楚九栀些有发愣,南允珑自称为我,看来是极爱绿梅的,可她不喜绿梅,不喜冬季。

  “小姐,不如进屋吧!屋外冷,冻坏了身子可是要紧的事。”又绿说道,小姐如今不似从前,更加要注重女儿家的规矩。即使面前的人是皇族之人。

  “嗯。”楚九栀也不多言。

  南允珑看着地上的泥坑,不由得露出笑意来。

  冬日的夜晚总是比夏日的夜晚来的早一些,楚九栀只觉得饥肠辘辘,头脑发昏。

  “小姐,赵大人回来了。”又绿说道。

  楚九栀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人

  赵端神情不善,指着楚九栀说:“来人,把凶手给我抓住。”

  又绿拦在楚九栀面前,大声的说:“你们抓凶手,为何要抓我家小姐?”

  “老夫问一句,三小姐说的是老夫人所中之毒不是一般的毒药,还拿出证据来。是否有此事?”赵端问道。

  “自是有的,我家小姐是在老夫人棺木之上察觉气味,随后找出凶手遗落的毒药。”又绿解释道。

  “也如三小姐所言,此等药物气味浓郁,遗留的时间长久。刑部有一犬,鼻子甚灵。老夫亲自带它去追查,三小姐怕是不知,这毒药便是再三小姐闺房房梁之上寻到的。此毒药量足以毒死整个楚府的人。”

  又绿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赵端挥了挥手,便有人把楚九栀带了下去。

  楚九栀停住脚步,说道:“我没有害祖母。”

  红韶拿着糕点走了进来,见楚九栀被人抓住,丢下糕点就跑向楚九栀。

  “小姐,小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要抓你?”红韶试图推开带走楚九栀的衙役,奈何力气不足,推不动。

  楚九栀说了一句:“我没事,回去吧!对了,把我之前准备的礼物送给二伯母。”

  红韶愣了一下,再回过神来,楚九栀已经被人带了下去。

  冰冷的牢房里,虫子跳蚤数数不胜数,不时还有老鼠来拜访,木制的牢房上黑黝黝的,不知道上面沾染了多少污秽和鲜血。稻草散发出一股霉臭味,临近的几间牢房里传来哀嚎 声,哭泣声。

  楚九栀捂着肚子,靠在稻草上,老鼠在它的脚边转了两圈就跑开了。

  “细皮嫩肉的小丫头也被送进来当替死鬼了。真真的冤呐!”墙后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楚九栀没有回答,她的房间里怎么会有毒药,是谁把毒药放进她的房间的?

  赵端在公堂上的神情明明是想阻止那车夫的,车夫又是受谁的指使去认罪的?赵端和那人又是什么关系?

  楚九栀明白,自己不能依靠官府的力量去查明祖母的案子。靠自己,也要先让自己离开这个地方才行,希望红韶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

  “小丫头,你怕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吧!一旦定罪,只需你承认了。受得了一次折磨,,可你又能经得住几次?”

  “喳喳说什么?把这个人提出来。”狱卒吼道。

  楚九栀没有去看,她不是不知道这牢房的规矩,倒是没有切身体会过。她不想惹是生非,更不想成为去观战的人。

  “还送进来一个小丫头,把她带出来。”狱卒头子继续说。

  “证据不足,无法定我的罪。我有权利不去观战。”

  “什么证据不足,小丫头,不瞧你这脸蛋,还以为下毒之人是个满脸横肉,穷凶恶极的人,却不知是个小姑娘。”狱卒头子边说边用钥匙打开牢房门:“明日一早,邸报就有你做的恶,那时,就不是单单几个人知道了。”

  楚九栀走了出来,要她观战,她倒是想去看看,去看看赵端是如何来吓唬她的。

  浓重的血腥味,黑压压一片刑具。男人被捆绑在柱子上,桌子上放着两份罪状,一份是这个男人的,一份是楚九栀的。

  鞭子一下又一下的甩了上去,胸口,胳膊,腿脚鲜血血流不止,楚九栀感觉到自己脸上有点湿润,伸手去摸,是那人的鲜血。

  “怕了吗?小丫头,做了恶,就该承认,生前别受这种罪啊!要我是你,也会让自己完好的去见阎王。”狱卒头子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娇王爷的腹黑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