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变化
杯夏2019-12-28 18:592,411

  即使已经省着花,林然和韩西晨的行程还是变得紧凑了起来,他们商量着快速走过了几个地方,把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放在此次出行的主要目的——舍夫沙万拍摄上。

  客户没有固定要求,跟林然合作过一次之后,就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放手去做了,林然有更多的自主创造性,客户每次也都比较满意。

  他们从长途车站下车后,选择步行前往老城区。

  “等我回国,一定请你打的,坐他个三天三夜。”拖着林然行李箱气喘吁吁上坡的韩西晨说道。到达民宿的路上有一段很长的斜坡,长得韩西晨觉得自己要把这辈子的斜坡都要走完了。

  “谢谢哈,你自己慢慢坐,我晕车。”所有的行李都在韩西晨的身上,林然挂着相机很轻松地边走边拍,异国的街头总有一种别有风味地与众不同。

  离坡顶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时候,韩西晨就耍赖坐在了地下,死活喊着走不动了要歇歇,跟他们同车也是步行赶往的有几个人,但此刻人家早就甩了他们老远,异国的坡上只有一个抱着行李箱恨不能在地上撒泼打诨的帅哥,以及一个站在他一米外笑靥如花的姑娘。

  “韩西晨,你今年到三岁了吗?”是他眼瞎,第一眼看见他竟然觉得这是个高冷酷盖。

  “你就算说我没出生我也不走了!”

  “合着我带了个受精卵。”

  “你,姑娘家家的,好好说话。”

  “合着我带了个细胞。”

  “呵!”

  看着韩西晨一副不歇够就不会继续走的状态,林然从他手里拖过行李箱,寻了个角度坐在了行李箱上,她今天穿的白色,不能坐在地上。

  “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要拖着箱子继续走呢。”

  “你想多了,箱子里那么多你心爱的盘子,我不敢。”他们在逛麦地那的时候,韩西晨展现出了比她还要女生的一面,看见什么都想买。

  在林然再三的阻拦之下,韩西晨退而求其次只买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盘子,摞在一起是不占地方,就是贼沉。

  林然现在都不敢动这个行李箱,生怕自己一不下心磕着碰着就给弄碎了,这可都是从行程里省出来钱买的啊,珍贵死了。

  “小心!”斜坡上的箱子惯性往后,林然跟随箱子一个趔趄就要后仰滑下去,韩西晨眼疾手快抓住了林然,下一秒两人都被重力坠了下来,林然整个撞进了韩西晨的怀里,韩西晨则被自己拽过来的林然使劲砸向了地面。

  咚!身体沉重撞击地面的声音。

  只是——

  疼痛比想象中要轻一点。

  背后一只小手垫在了身下,另一只手覆在后脑勺上,林然在掉下来的一瞬间下意识地将手伸了出去,两个人鼻息里都是对方的味道,淡淡的樱花味,什么都没带的韩西晨这几天用的都是林然的沐浴乳。

  韩西晨就这么盯着怀里人的脸,刚刚惊吓的林然忽闪着大眼睛,脸上泛着浅浅的红晕,软嫩的肌肤就在眼前,近到能看清林然抱怨了好几天冒出的那颗浅浅的痘痘占了几个毛孔。

  林然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这该死的距离,后脑勺上的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自然收回来,“咳咳,我妈以前跟我说过,后脑勺可脆弱了,不能摔到,摔到容易……”

  未说出口的话被堵在了口中,韩西晨看着眼前地嘴唇一张一合,说得什么他没有听进去,但他做了这几天一直想做的事情,他微抬起头,吻了林然。

  轰的一声,林然整个大脑处于当机状态,瞪大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庞,韩西晨微离开一点,贴着林然的唇边轻声说道:“闭眼。”

  林然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下一秒韩西晨支起身子,一只胳膊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扶住林然的后脑勺,压了下来。

  林然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不知道该做何动作,韩西晨一开始以为她是紧张,后来发现,不对,“不会?”

  听到这两个字的林然感觉一股热气直冲上脑门,脸更加热了,她难道会告诉他这是第一次吗?

  仿佛被踩中尾巴的林然下一秒直接怼上韩西晨,毫无章法地咬着他。

  “呵呵,”被撞到牙齿的韩西晨轻笑着拉开林然,“我教你。”

  在异国的街头,韩西晨开启了漫长的教学。

  “会了吗?”

  “会了。”

  “好,那你来。”

  “好的,你不会。”

  继续。

  等他们下去把箱子从坡底挪上来的时候已经半个时辰之后了,很不幸,里面大多变成了一堆碎瓷,散落在他们的其他行李中,但韩西晨整个人哼着小调,神清气爽,仿佛摔得不是自己的东西。

  而林然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脸红成了一个番茄。

  韩西晨越哼,林然脸越红,林然脸越红,韩西晨哼地越轻快。

  就这样,一路到了预定的民宿,韩西晨的口哨声戛然而止,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一个他不想见到的人。

  韩西晨把行李交给林然:“你先上去。”

  林然看着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默默地去办理入住了。沙发上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带着墨镜,看不到眼睛,但就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足以威慑。

  “你怎么来了?”看到林然上楼之后,韩西晨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冷冷地说。

  女人摘下墨镜,一个眼神杀过来:“你要是老实呆在国内我需要千里迢迢来这吗?”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哦,这很难吗?”

  韩西晨周遭的气场冷了一个度。

  “小朋友,不要这么天真。”

  “我到底是你的艺人还是囚犯?!”

  “是艺人,”女人看着韩西晨,补充道:“但你没有自由,在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你都没回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我会来。”

  “想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快俩星期了,不快了,玩够了吧我的大少爷,工作都一团粥了,我这两天应付媒体有多累你知道吗?”

  “辛苦你了。”韩西晨自知自己不告失踪是不对,但他不后悔:”再给我两天。”

  “不行,今晚的飞机,赶上海的活动。”女人果断地拒绝了他。

  耳边响起经纪人的警告:“韩西晨,你要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知道吗?知道。

  知道吗?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此刻,他不想走。

  “姐,求你了,就两天。”韩西晨突然软了下来,恳求道。又来了,韩西晨最大的武器就是露出与他外表完全不搭的反差,屡试屡成功。

  最后,韩西晨为自己争取了两天的时间,虽然知道以后还会有时间,但他就是想陪林然走完舍夫沙万。

继续阅读:第八章:喜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