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约定
杯夏2019-12-28 17:461,523

  应林然指着自己浓重黑眼圈再不休息就会猝死的强烈恳求(要求),吃完饭,他们回了HOTEL,哪都不去了,睡觉,命最重要。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林然望着窗外的海岸线在床上静坐了会,拎起包出了门。

  海风轻轻地吹着,林然朝背向清真寺的海边走去。

  天空笼罩在一片紫色之下,越来越远的清真寺梦幻而神奇,林然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一刻,暮色下的景观是她最喜欢的,孤独而又神秘。

  越往远处走,清真寺越来越远,建筑越来越小,林然寻找着一个能包裹下整个清真寺的距离与角度。

  韩西晨找到林然的时候,她正坐在礁石上,往海里撒着什么。

  “被我逮住了吧,怎么跟个孩子似的,破坏环境。”韩西晨刚走过来的一路,礁石边有很多游客留下的垃圾,与干净的大海格格不入。

  林然没有抬头,依然做着手里的动作:“是我爸妈的骨灰。”

  额……韩西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说些什么,但仿佛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一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林然,“我爸妈在我考上大学之后,就开启了他们的老年生活,环游世界,游走于世界各地,很少能见到了,但我知道他们过得很开心,我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后来,在我大四的时候,他们在一次山崩中失去了消息,找到的时候,已经丧失了生命体征。”

  韩西晨坐在林然旁边,听她静静讲着他从来没有听过的事情。

  “然后,我把他们的衣服下葬了,骨灰被我放在了家里,每次去旅行带一点,我想带着他们一起看世界。他们眼中的世界我看到了,我眼中的世界也想让他们看到。”

  韩西晨很震惊,但还是不由得想到了古代的挫骨扬灰, “你是不是也想说挫骨扬灰?”

  被猜中心思的韩西晨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决定这么干的时候,我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劝我不要,一开始还是好言好语,后来就各种话都说出来了,年代不一样,我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但我还是一意孤行这么做了。”

  韩西晨不禁想,大四的林然是如何抗住家里和学业的双重压力过来的。

  “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

  突然被cue的韩西晨一时语塞,“我想,这种东西没有对错,但最有决策权的是你。”

  手里的小瓶子已经空了,林然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刚才骨灰撒下去的地方,就在韩西晨以为林然不会再搭理他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弱弱地“嗯”。

  韩西晨看着林然,晚风轻轻地拂过她的发丝,白日里的笑容被夜色掩去了面纱,眉头间有一种紧蹙的温柔,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也是会纠结的啊。

  “不管怎样,你眼中的世界,他们肯定也会喜欢的,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要去想那么多,只要你开心,父母就会开心。”韩西晨努力用自己所能想到的去安慰林然,微蹙的眉头不由得让他想要去尽力去抚平。

  是心疼吗?不知道,只是,不想要这种神情出现在印象里开心的面庞上。

  不知过了过久,林然敛起神色,转头看向韩西晨,“不得不说,你的安慰真的……垃圾。你会不会安慰人啊?”

  林然又换上了那副没心没肺的表情,要不是韩西晨被揪得心痛,仿佛刚刚的脆弱只是错觉而已。

  “不会,也不需要,我一般不安慰人,你是例外。”

  林然嗤之以鼻,“那我真是荣幸之至,但请别将这份荣幸给更多人了,我怕他们承受不住。”

  “好的,谨遵。”

  韩西晨是真的从不安慰人,在他的思想观念里,于己无关的事情,不予置评,旁人如何,与他无关,他管不得,也不想管,更别提安慰了。

  在他的圈子里,他是著名的冷血人士。

  今天,真的,是个例外。

  “等我们回程的时候,再来这里看一次日出吧。”暮色之下的卡萨布兰卡总有一种惆怅之感,日出会好点吧,韩西晨如是想着。

  “好。”林然看着韩西晨,定定地说道,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

  晨晕下的卡萨布兰卡会是什么感觉呢?

继续阅读:第四章:失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