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心思
杯夏2019-12-28 17:483,364

  “虽说来摩洛哥不去撒哈拉有点可惜,但大夏天的,咱别去了吧,怪难为自己的。”林然边看着预定计划边调整,省下沙漠团的钱他俩还能好好过。

  “我苟同你,不去!这个天去,会被晒成狗的!你能狗我不能!”韩西晨大声附和。

  “狗你丫!”

  就这样,两人达成了共识,去往下一个地点,索维拉。

  索维拉不通火车,俩人要赶六点四十五的CTM去往索维拉。

  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中途停车想要下车去饭馆吃饭的韩西晨被林然无情拦住,甩给了他一个上车前去超市买的面包。

  索维拉的风很大,夏天的日照也很强烈,从天空往下俯瞰,索维拉城堡炮台上有两团不明物体。

  林然在下大巴前把自己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虽说蹭了韩西晨很多防晒,但不裹严实点总觉得不放心。抱着这样的思想,林然又用头巾将自己整个裹了起来,只留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也被墨镜好好地保护了起来。

  韩西晨倒没这么夸张,但口罩帽子墨镜也一个不少,从来的第一天韩西晨就挺严实的,果然,要上镜的人都格外注意。

  从炮台上往下看,可以远眺到老城区和大西洋,暖暖的风吹着,很舒服。

  索维拉被誉为非洲风城,从大西洋来的风终年光顾着这里,而现在,林然非常想做一件事,飞无人机,如果摩洛哥不禁飞的话,如果她的无人机没有被海关扣下的话。

  大西洋的雾气弥漫着整个城,海水肆意扑打着城市的边缘,成片的海鸥穿梭在密密麻麻的蓝色渔船中,入眼是自然和生活的气息,如果能近距离俯瞰,肯定很美。

  下了炮台,他们决定去鱼市看看。

  跨过拱门,成片的海鸥穿梭在身边,林然举起相机按下快门的瞬间经常被眼前近距离突然飞过的海鸥占据了整个画幅,甚至有一只海鸥直接落在了伸出的镜头上,在上面踮脚眺望着。

  咔擦,旁边的韩西晨适时地按下了快门,记录下了这一刻,画面中女生温柔地举着相机,微嘟着嘴跟眼前的海鸥大眼瞪小眼,好不可爱。

  过了海港门,往里走就是鱼市。

  在索维拉,第一闻名的是风,第二闻名的就是海鲜了。

  林然和韩西晨到的点正好赶上打渔的船只回港,遍地都是新鲜的海鲜,渔民们正在清理,天上的海鸥盘旋着,神情严肃地仿佛准备随时冲向渔民手中即将丢弃的沙丁鱼。

  “Would you like some oysters?”有个大叔对我们说道。

  大叔帮他们撬开俩,挤上柠檬汁,入口是自然的海腥味,却美味无比。

  他们挑选了一些海鲜,准备带回去找个地方加工。

  “这个别买了吧,太贵了。”韩西晨看着计价器上的数字,想起林然在大巴上说的话,是的,他们没钱了。

  林然接过鱼贩递过来的海鲜,利落的给了钱:“该吃还是得吃,要是连基本的旅程中的特色都错过了,那咱们还旅行个什么劲,直接返程得了。”

  韩西晨回想车上的面包,想着不会一顿大餐,吃三天面包吧。

  他们带着满满的海鲜找了家餐厅代加工,满满一大桌子,开动前,林然从包里掏出一瓶老干妈,两人就着吃了个爽。

  这几天,林然把韩西晨带得已经把需要保持身材这件事扔到九霄云外了。

  最后他们把没吃完的打了包,能凑活一顿算一顿。

  启程去酒店,林然要了一间房。

  “这样不好吧?”

  “我一个女生都没说不好。”

  “这样对你不好吧?”

  “我的预算只有一间,你要想再订一间也可以,只是最后几天咱们可能就要住大街了。 ”

  韩西晨光速闭嘴,“一间很好。”

  林然倒没很在意这个,以前出来旅行的时候,会遇到跟人拼房的时候,还是那种大通铺。她的钱本来就是卡着行程兑换的,现在多了一个人,只能这样了。

  两人尴尬地拿了房卡前后进门,“你睡哪个?”韩西晨背着自己的包,指着两张床说道。

  “这个吧。”林然选了离卫生间较远的那张,她夜里很老实,一般不去卫生间。

  “那我睡这个。”韩西晨悻悻地把自己的包放在床上,站在床边,不知道该干什么。

  林然也是,一时两人无言以对,感觉干啥都不对。

  “你先洗澡还是我先?”韩西晨率先打破了沉默。

  “额,你先吧。”林然没过脑子道,说完怎么感觉这对话那么奇怪呢?

  韩西晨从包里掏出换洗的衣服就火速钻进了浴室,他不幸的发现,浴室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外面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身影,同样发现这个情况的林然尴尬地转过了身子背对着浴室刷手机,看明天的行程,但浴室里哗哗啦啦的声音却无法忽视。

  林然在韩西晨出来之前就把自己一会要换洗的衣物、洗漱用品都放进了一个收纳袋,在韩西晨出来之后,拎着整个袋子就进去了。

  韩西晨背对着浴室擦着头发,床离浴室更近的他似乎都能听到脱衣服的细细簌簌声,他整个人有一种莫名的燥热,韩西晨穿上衣服,逃也似地蹿出了门。

  而里面的林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弄出声响,洗个澡洗得如履薄冰,又不是情侣套间,为什么会是这种浴室呢。

  洗到一半的林然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有点懵,想着他出去干啥了,但也暂时放松了下来,以自己从来没有过的速度洗完澡,穿好衣服爬上了床。

  楼下的韩西晨大口呼吸着空气里的凉度,试图抚平身体的燥热,这感觉…留在上面,韩西晨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韩西晨回到房间的时候,林然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有一点毛茸茸的脑袋露在外面刷着手机。

  “你干嘛去了?”

  “买水。”

  “水呢?”

  “结账的时候发现我没带钱。”

  “噗”林然从被子里伸出手,把自己床头柜旁边的水扔给韩西晨:“喝这个就行,明天走的时候一起结账。”

  韩西晨接住扔过来的水,拧开瓶盖,讷讷地喝了一口放回桌上,下楼前他不小心瞄了一眼浴室,脑子里老是不自觉地就想到那个画面。

  韩西晨拉过被子,也把自己裹了进去,将神情都掩了去。

  “要睡了吗?”林然看着躺下的韩西晨,问道。

  “嗯。”

  “那我关灯了,”说着就要侧过身子按下开关。

  “等一下!”

  “嗯?”

  “能不能不关灯?”

  “你睡觉不关灯?”林然是典型的有点动静有点光就睡不着的人,对于这个要求她很不能接受。

  “嗯,从不。”

  “为什么?害怕?”

  “你才害怕呢!”韩西晨嘴硬道:“习惯了而已。”

  “哦,既然不是害怕,那就无所谓了,我不习惯开灯睡觉。”说着就抬手摁灭了灯。

  一秒,不到一秒,灯就被重新打开了。

  林然看着开了灯就火速钻回被窝露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不说话的韩西晨,淦,又是这种反差萌。

  林然瞪了不说话的韩西晨一眼,转手就要去关灯,不关灯可不行。

  “是害怕!”林然的动作就这么卡住了,韩西晨继续道:“我害怕,所以可不可以不关灯?”

  突如其来的诚实让林然晃了手,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怕黑?”林然边嘟囔着边缩回了身子,“21世纪了,这个世界没有鬼。”

  “不是。”

  “嗯?不是什么?”

  “不是鬼,”韩西晨仰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眼神没有聚焦:“有的时候,人比鬼更可怕。”

  林然有一瞬间的懵怔,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人身上了,但就这句话而言,韩西晨说得对:“是,人心难测,是很可怕。”

  韩西晨知道林然不懂他的意思,也没有过多解释,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曾经有人躲在自己酒店房间的衣柜里,不知该如何开口说曾经自己半夜醒来发现有人在床头盯着自己,不知该如何开口说曾经过去的诸如此类。

  “万一,我是说万一哈,你半夜醒来发现灯灭了不会更害怕吗?”

  “你闭嘴!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万事皆有可能。”林然打了个哈欠,把整个脑袋埋进被子里,唉,闭着眼睛都感觉到光直射在眼皮上。

  看着林然的小动作,韩西晨起身下床去打开了走廊的灯,回来关了这边,感受到动作的林然露出了点眼睛看了看,嚯,心是好的,但没区别啊,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有光和无光两个概念,强弱没大有区别。

  明天白天一定要去买个眼罩,林然这么想着就睡了过去。

  过了很久,韩西晨都没有睡着,听到旁边呼吸均匀,韩西晨侧过身子朝向林然,被子外面只剩了一坨小小的绒毛脑袋,小脸被头发和被子遮得严严实实,在昏黄的灯光下只隐约能看到一点白皙的肤色。

  不是没跟女生一起睡过,刚开始工作时,自己生活开支都是问题的时候,经常跟自己的助理挤在一间房间,但都没这样过,果然,是自己的助理太男人婆了吗。

  此刻,身在国内焦急应付媒体的助理深深打了个喷嚏。

继续阅读:第六章:占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