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忆梦楼华2020-01-04 14:143,815

  “我说什么?这位公子又是何以见得我这衣服就是御王爷的呢?”香盈袖故作不知。

  “别人不识,我还能不知?这一身灰色织锦虽极为普通素雅,可这一针一线都是他母妃亲手织编裁剪而成送给他的生辰礼,虽不贵重却极为珍贵!”百里鶄轻扫一下那件衣服。眼中有种看不清的情绪。

  “这件衣服衣领处有个蓝字,那便是他母妃的姓氏。”

  香盈袖微惊也不好现下就翻开查看。

  香盈袖轻生一笑“这位公子,真是厉害,连我们家王爷这点小事都知晓入微。”

  “我现在自称为我,你声声唤我公子,我也不怪罪,可你知道我是何人却依旧声声唤着公子,可见这为小公子也是有胆识之人。”看着这样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百里鶄满是赞赏。

  香盈袖心中一惊,谁他妈说这个皇帝不学无术,荒淫无度。听着就像个好色的智障,可这会她怎么察觉到了满满的考究和精明。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只轻微的斟酒入杯的细微声。

  “哈哈哈,那请问,我该如何称呼?!”香盈袖豁然一笑。

  “哈哈哈哈哈……随意!”百里鶄爽朗一笑,又饮一杯。

  香盈袖轻斟浅杯饮尽。

  “那小公子能否说说你是何人,能得御王爷这般重视!”

  “我是御王爷的……人……的男人!”香盈袖一副你随意意会的语态。

  “噗……”旁边的萧云外一口甘酿狂喷而出。

  “哈哈哈哈哈……”百里鶄笑的尤外的开心。

  “御王爷何时不爱红颜,顾蓝颜了!”百里鶄笑的不能。眼眸轻扫了一下香盈袖腰间的玉佩,内心更是惊讶。

  “这等事除了我们彼此,谁能他说!”望着说词越来越不要脸且一本正经的香盈袖。萧云外内心浮现出一张冷到结冰的脸。不由感慨,人还真是一对一对老天都配好了的。

  百里鶄笑的好不开心。

  “这里不好玩,萧兄!我要走了!”香盈袖起身要离去,萧云外皱着眉头不乐意,后一想也不做挽留。

  可半天也没见着起身的香盈袖离去。一抬头见着恼怒的香盈袖怒目瞪着自己,这才恍然大悟,这丫头是他拐过来的,她本就不识路这会怎么回去。

  百里鶄对着少年的不敬,不怒也不恼。

  “公子,我这,得先送这位小公子出去,回头再给你安排,先让柳尘她们陪着你”萧云外语态温和却不卑谦,百里鶄点头后,萧云外拉着香盈袖往外走。

  百里鶄望着那少年娇小的身影,眼眸的羡慕不禁流出。他们是多么的自由和意气风发!

  “你识得路不?”自上次一见之后,萧云外很是担忧香盈袖能不能回到御王府。

  “我有嘴可以问啊!”

  “怎么介绍?御王府的男人?”萧云外喜闻见乐百里君凌短袖的传闻。

  “有何不可?”

  “那可是你的夫君?这么搞臭他有意思?”

  “不不不!!!他说过我是他的王妃不是他的妻子,自然他只是我的王爷不是我的夫君。再说了,搞臭他我是很乐意的。反正御王爷的名声那么臭了,也不在乎那么一星半点了。”

  “哈哈哈哈……”萧云外真是喜欢及了这个可爱的又不知死活的女人。

  “不如……你就跟了我吧!”萧云外突然一本正紧得说着。眼眸深深的望着浩瀚的天空。浅笑的酒窝不再深陷,看不清眼中有几分真诚。

  香盈袖悠悠的仰起头,就这么望着萧云外的洁白的下颚,没有任何情绪,没有羞涩没有意外。而是无比理智的清醒。淡淡的一笑。

  “如若真心,我受不了,如若玩笑,我受不起!”

  萧云外低头正看着仰头望着自己的香盈袖。

  那双毫无羞涩情绪的眸子更是将他拉下了无尽的深渊中。

  “哈哈哈……”萧云外笑声响彻。

  与萧云外的门口相敬告别后,香盈袖望望顶上的阳光,估摸着怎么也快中午了。咕咕的肚子叫嚣了起来。

  这回头大同小异的大街小巷,香盈袖有点发杵了。又有点小小的后悔。

  深呼一口气,香盈袖大步往前走,决定迷失在深街小巷里。

  “我可不知这名满十六国的花心萧王爷,居然会贴心于一位少年。”百里鶄眼中满是玩味。

  萧云外深深一笑不语。

  本就热闹的街市,此时却都聚集远方的一处,人群中的议论和从人堆里传来一阵阵的捶打闷哼。

  “真是可怜的兄妹俩!”

  “是吧!母亲被活活逼死。父亲又是赌鬼!”

  “作孽!作孽啊!”

  “你说怎么偏偏就遇上了南宫家的人呢?”人群中说到这个南宫家的时候都齐齐压低了声音。

  “可不是嘛!我听说,这南宫家的公子喜幼童,这进进出出可是消陨了不是……”

  “嘘~~不要命了,这事你也敢说!!!”

  接着便是三缄其口的默不做声。

  香盈袖心里一个咯噔,难道是这个南宫家的人恋童癖?

  香盈袖轻卷了袖口扒开人群就往里面挤。

  只见一群家丁不停的围打着一个努力抱着妹妹的小男童。而他怀里的妹妹倔强的咬着牙不哭出声,瑟瑟发抖的身子表示着她的恐惧。

  而小男孩一声不响的承受着,唇角的血水微微的渗着。

  香盈袖见着更是冲击心灵。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一个又一个的推开那些险恶的嘴脸。

  人群中皆是倒抽一息。无不哀叹香盈袖的行为。

  “唷,哪里来的小少年,这么不知死活!”

  家丁们全都齐齐的排开给说话的人让出一条路来。这家伙就是人群中说的南宫家的人吧。

  只见对面一个蓝衣男子发髻高束,样貌清秀却一脸的阴柔之气,脸色极为的消沉和萎靡。一看之下就令人极为抵触。

  香盈袖皱眉不语。只低头看着气息虚浮的小孩童。

  待看清阻拦的人,那名蓝衣男子眸子一亮,一脸怪异的望着香盈袖,笑的很是诡异。

  香盈袖一看心里一跳。丫的,这死变态不仅恋童,好像有点男女不挑。却忽略自己的猜测。

  轻轻的拨动着小男童。只见小男孩被打的毫无知觉却无意识的紧紧抱着怀里的妹妹,怎么都不撒手。香盈袖心中一软,这人,无论如何她都要救下。

  “唷,这少年,虽然看着有些大了些,可这容貌倒是对及了我的胃口。”那名男子尖细的嗓音说出话,只让人觉得极为不堪。

  “可是,公子,你却不是我对的菜。这两位小孩童做了什么,你竟然让你的手下这般下狠手。”香盈袖毅然的迎上那副恶心的嘴脸。

  “唷,还真是不知死活。我南宫翎在追讨债务,于情于理!”

  “既追讨债务,又何必至人于性命不顾。”

  “性命?他们的父亲欠我赌庄一大笔债,将一双儿女抵押。我南宫翎看上这对小兄妹是他们的福气!他们不乐意,我便只能稍作教训!就算意外打死,那也是我南宫翎的人。这南镜谁敢说一句!”那名男子拿起紫色的绣帕轻掩唇而笑。

  “这普天下的王法,就没有一条管的了你南宫家吗?”香盈袖尤为的气氛。

  “哈哈哈……这位小公子你是来说笑的吗?银货两讫的事,都是合情合理的事。这王法可是管不了。”

  “可你这般残害,又算得上什么?”香盈袖恼恨,恼恨这时代的男尊女卑,权贵当天!而你若是无权无势只能恨天恨地!

  “算什么?算的上我开心,算得上我乐意!”南宫翎阴柔一笑。

  “既然你说银货两讫,他们的爹欠多少钱,我代为给,这两个孩子我就带走。”香盈袖心疼她的压箱底嫁妆。

  “你给?你给我多少?”南宫翎不怀好意的一说。

  香盈袖一个白眼。

  “他们的爹呢,欠了我庄子里三百多的白银,不多,可是你要带走这两孩子,就要看我出多少,三万,你给我三万白银,我让你把这两个孩子带走,顺便放你走。”

  香盈袖一个脑中天文数字的转换。这他妈是奸商。

  “你若是三百白银拿了去,我倒也没事,如今你这坐地起价,起的过了点,我今一分不给,人也要带走。”

  “今天我南宫翎心情好,不同你的无礼计较,我今天得一双清秀小童,又得一俊美小少年,甚是开心。都给我带走!”说罢间手下的人已经围了上来。

  “都给我住手!”香盈袖一个厉声喝道,气势上一下子震住了所有人。

  香盈袖内心对着苍天向着百里君凌一番聊表歉意后,神色一震。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就敢带走我?”

  “唷,这南镜还有谁是我不敢带走的!”南宫翎语气尤为猖狂不屑。

  “哦??御王府的人你也敢带走?”香盈袖一个淡然鄙视?

  南宫翎微踉跄着,被身后的家丁轻扶着。脸色尤为的难看,本就白皙的脸更显苍白。

  “谁又能证明你是御王府的人。”南宫翎整理下情绪缓缓问着。

  “这个呢!”香盈袖将腰间的玉佩往上一提。

  这南镜敢用龙纹玉佩的除了皇帝只有百里君凌了!所有人沉默不语。

  南宫翎的脸色更是吃了屎的难看。看的围观的人一阵畅快。

  “既然是御王府的人我便放过你!”南宫翎示意家丁们将那对兄妹带走,却被香盈袖拦着。

  “我说过,我今天不花一分钱也要带走这对兄妹!”

  “你不要太过分,纵使你是御王府的人也不要过多的干涉我南宫翎想做的!”

  “我今天还真想干涉了!”

  “御王府的人素来低调,你这般作为只会为御王府带来麻烦。”

  “那又怎样?”

  “怎样?就算你是御王府的人,我也不会放过,到时候就算御王爷来也保不了你!”

  “那可不一定,我不止是御王府的人,还是御王爷的人!你说他保不保我!”香盈袖神色高挑,语气暧昧,听的围观的人一阵倒抽。

  南宫翎脸色更是捎上一抹青绿色。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也是给翎御王爷面子了,是你不知死活!都给我带走!”说罢手下人都冲上去,首先驾着香盈袖就要走。

  步子还没迈开,全都没震开。

  南宫翎的身边忽然多出四五个黑衣人护其左右。

  “耳聋?说了是我百里君凌的人,也敢动?”百里君凌一个冷寂声起。轻揽着香盈袖的腰肢,无视于所有人的目瞪口呆。周遭的气氛全都凝结。

  南宫翎的脸色成为枯死色。

  香盈袖原本绝望的心,此时却是满心雀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