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忆梦楼华2020-01-04 14:154,492

  一见着满脸冷然的百里君凌,南宫翎带着一帮家丁和暗卫狼狈的仓皇而逃。连人都不要了。

  香盈袖冲着百里君凌得意一笑,却在对方冷然的眼神中冻结。

  “没事了,以后都没事了!”香盈袖轻晃着早已昏迷不醒的人。小男童似能感受,垂下早已无力的双手,怀里的女童却是毫发无损。

  望着自己被人搭救,一双眸子泪水涌的更是厉害,扯开了嗓子嚎了起来。

  香盈袖紧紧的拥着小女童。

  难得一见御王爷真容的人们又惧又怕却更是好奇的不愿离去,更是多了一些远处凑过来的人。

  百里君凌一声冷咧溢出喉“散了!”

  围观的人群像是寒冬里被霜打的清冷,急急散开各忙各的。

  “该用午膳了!”百里君凌说罢抱起昏迷的男童领着香盈袖便回了御王爷。

  ——

  自那日之后南镜的皇城各说纷纭。说是御王爷好男色,且最喜少年色。不惜为了那名少年得罪了南宫家独子。说是以往的王妃们都是他的男宠给谋害的。从惋惜御王爷娶了个疯癫王妃转成了同情这个疯掉的王妃不仅不正常还要跟男人分享自己的老公。民间更是自发的请官员弹劾御王爷的恶行。

  多日后的香盈袖在饭桌前边食边窃喜,这窃着窃着竟不自觉的大笑了起来。

  百里君凌则毫无所动的自顾自吃了起来。根本不在乎,端送菜食的下人们则也不奇怪,本来王妃就是个不正常的人,外面的事他们也有所知,便也同情着王妃,竟越发的能容忍王妃时而疯癫无法理解的言行了。

  “你就不生气?”等下人们都退了去香盈袖不仅感叹百里君凌的镇定!

  “本王名声向来不好,也不在乎这么些琐事,再说了,你不就是算好了本王的臭名远扬吗?”百里君凌一派淡然,轻夹细嚼着。言行中教养反应着一个人的修养,几顿饭下来香盈袖唯一的感慨就是不愧是皇家出身,一举一动都是如此的高贵冷艳。

  “一点都不好玩!”虽然算好了百里君凌会不在乎,可是没有她想要的那种破了情绪的气愤。永远都是那般清冷无所谓的态度。

  “你猜我那天去了哪里见了谁?”香盈袖忽然就兴奋起来。

  “哪?谁?”听着这个惜字如金的百里君凌得回问,香盈袖郁结了一小会儿。

  “去了那个叫什么天庭源的地方,名字真够俗气的。”那日虽然听着名字就觉得俗气可也不敢说出来。

  “确实!”百里君凌不置可否的同意香盈袖的评论。

  “我见到了百里鶄!他居然通过衣服就知道我是御王府的人,说那一身的灰衣说你母妃给你……”开心的说着,却在看到百里君凌听到母妃两个字眸子深深一沉时生生断了开。

  气氛陷入了安静。香盈袖适时的不再提起,默默的扒着白米饭。

  “自那日后你便往王府里引了些人来。”约莫一会百里君凌先开口。

  香盈袖眨巴着眼,除了那两兄妹还有谁?

  “那人很不死心的想要进我的慧仁苑!”

  “然后呢?”这么一说香盈袖心里有了个人的名字。

  “这段时间怕是不会再来烦我了!”百里君凌放下吃好的碗筷,拿起桌边的湿巾轻擦着双手。

  这么一听怕是萧云外那家伙被打残了吧。

  “对了,跟你商量个事。”香盈袖忽然想起了些事。

  “说!”

  “你那双儿女呢,我也算是接触过几次!可好歹我也是他们的半个娘了!这做子女的哪能离开母亲的身边呢!?我想让他们来我落院跟我处处。”香盈袖笑着,那笑里充满了各种算计。

  百里君凌心中一笑,那两个孩子实在是缺少管教,是该让他们碰碰石头了。

  “好!”

  听到百里君凌这么肯定的答应,香盈袖有点不可思议,心想,这不是亲爹吧!原以为百里君凌会不同意没想到这么干脆。

  回到自己的落院,这么一看还真是寒颤,她问过了,当初百里君凌觉得王妃换的太快了,觉得她也坚挺不了多了,想着没必要浪费钱再布置什么落院阁楼了。直接就打扫了一个简单的落院布置了一下。不成想她居然凭借着疯癫痴傻的状态存活了那么久!

  她的落院没有儒雅的名称也没有太多的下人,几乎说是没有!除了前几日外面接济回来的两兄妹,还有个打扫房间,置办洗澡水的丫头,叫铃铛!平日里那丫头话不多,干活利索!

  香盈袖不敢信任任何人,平日里悄悄装成府里的丫头下人到处打听走串的!算是摸清了王府的各个位置。也知道了那对龙凤的蛮横是怎么来的。

  自那时的灭门风波后归来的百里君凌带了一双儿女归来,还带了一个人,那人是乔箐,是御王爷奶娘的女儿。

  听说当年御王爷刚出生没多久便被送到皇宫的父亲身边。刚出身的婴孩哪能离得开娘的奶。宫中找不到有奶水的嬷嬷,连夜在皇城里找刚产子的奶娘。乔家刚有一妇产女,便匆匆的将乔妇与其刚出生的小女婴接回了宫中。这位妇人便长留宫中与太皇太后一起照顾御王爷。

  这位乔箐女子与御王爷同食一母乳。便也顺理成章的伴随着御王爷一同长成。乔箐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御王爷的妻,不想身份太低,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的支持。

  直至御王爷游历归来带回来带了一位江湖中女子,乔箐再也控制不住的痛哭表白。可最终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后来就再也没有听过这位女子任何事情,就这样那场变故后回来的百里君凌身边多了个乔箐。而一双龙凤也一直由着她带养。府中大多事物都由她来管理。这让她怎么在王妃这个位置上坐舒坦。

  在御王爷那么久,香盈袖有意无意的都不想碰见这位叫乔箐的女子。

  那个叫戈阑的就是乔箐身边的婢女。

  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感情,香盈袖没有见到这个叫乔箐的人就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喜欢这个人,反而……有点讨厌。

  竟莫名的想要从她身边接回那双龙凤。

  来到一处落院,四周种满了各色的玫瑰,百里君凌扫了一眼,一股嫌弃忍不住的泄出,却也快速的隐了去。

  乔箐院,以主人的名而名。当初是懒得管那么多,任由她自己布置。大多时候那对兄妹是由暗卫带着习武学艺,只偶尔在这里由着乔箐教导。也算不得她带大的。

  可能是这对兄妹年小加之丧母,特别想要找寻母亲的感觉。便对着乔箐有一份别样的期盼。

  百里君凌总觉得这样不行。香盈袖今早的一番要求倒也是时候。

  刚踏进院便看见一身华丽戎装的乔箐早已在门口恭迎。一看便是早已得知他要过来。百里君凌轻看一眼满是不屑。而百里雪痕和百里靖仇则一脸失落的跑了过来。

  轻抚着两个小脑袋,百里君凌也止住了前行的脚步。

  “从今后起,雪痕和靖仇便搬到王妃的落院,与王妃同住,由王妃教导。”

  “什么,父王,我不要!”兄妹两异口同声的反抗。

  “什么?王爷竟将世子和郡主交给那个疯子……”戈阑不可思议的说着,却被还跪礼在下的乔箐紧拉着手臂制止。

  乔箐低垂着看不清情绪。

  抬起头时却是一片温柔笑意“我知道了!恭送王爷!”乔箐将手一叠,跪首着。

  百里君凌毫无多言交代,领着两个极力反抗不情愿的人儿头也不回的离去。

  “主子,你怎么不留王爷!”戈阑不满的抗议着。

  “他既已止步,便不会再前行一步!”乔箐深深的望着早已离去不见背影的人,眼中的情绪深的让人看不懂,而戈阑早已识趣的闭上嘴。

  ——

  那时救回的兄妹俩,一个花秋梨,一个叫花冬枣,皆是应着季节果实而定的名。本世家经商,也算是富足之家,不料到了他们父亲这,出了差,他们的父亲好赌,赌光了所有的家底,最后竟然将他们的母亲变卖青楼,按他们死去的娘亲临死说的话来讲就是:祖辈的福享尽了也是到了末路之时了!

  无债可压的父亲,动到了小女儿的身上。知道南宫翎好女童,便将小女儿提了价压了过去,却不想变卖的钱赌完了却还欠上三百的白银,捉襟见肘的生活更是凄凉。

  母亲生时就将妹妹交代给了哥哥,哥哥拼死护着妹妹,不想南宫翎亲见,便说两兄妹都带了去这三百的白银就免了又给了一百的白银给那个赌鬼父亲。

  这父亲拿了钱不管不顾一双儿女,喜滋滋的又进了赌庄。

  哥哥在反抗中咬了南宫翎一口大腿,便有了她初见时那份暴打。

  这段时间的相处,香盈袖发现了这对小兄妹的乖巧可人和聪明伶俐。便将人留下了。闲来无事便去百里君凌的书房拿些书给她兄妹瞧,可当这兄妹又不认得的便来寻她,她又觉得不就是字嘛有什么能难倒她的。当香盈袖一拿过书来便一阵晕眩,这……跟她前世所学之字还是很有差别的。

  于是又一番洽谈之后,香盈袖央着百里君凌给她院里请个先生。说是好好教教两个娃娃。百里君凌左右看了看香盈袖,从抽屉里拿出几封信来给香盈袖。其中参杂着一份皱巴巴的信纸。香盈袖拿着那些信故作知晓的翻看了几下就塞进了怀里。

  百里君凌沉静了一会将手搭在唇边不语。许久后一句一切费用都扣在她的头上算是同意。

  平日先生来她便换成了下人的着装与花秋梨和花冬枣一起学着。虽然学着吃力,可多少也懂了些简单的。香盈袖便重新打开百里君凌那日给她的信件,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又羞又恼。她本以为百里君凌给她的随意写画的字件,便洋装知晓,不想足足出尽了洋相。

  这百里君凌那会儿怕是看的可有趣吧?

  再一看信件,恼怒的就是百里君凌尽然私藏她的信,还敢看!现下想发飙也是无用。真是万恶的百里君凌。

  期间她的那对好“儿女”搬来的东西倒是快要把她的小院给挤爆,人倒是总是在她半夜梦中游时归来。她醒来之时,这两个孩子又被人悄无声息的接走。

  香盈袖想来想去该好好找百里君凌谈谈两孩子的作息了。

  期间乔箐来过几次,都被铃铛给打发了。香盈袖好不感动铃铛的机智。感叹不说话的人总是特别了解人。

  调整好心情几番出巡,香盈袖算是明白了自己有多有钱,她的娘亲真是厉害。可惜白养了香家那么多。想想就心痛。

  秋意渐浓,香盈袖倒靠在木藤椅上,轻晃着一双绣花鞋。一手一个葡萄轻捻着放进嘴里。

  午后的阳光渐暖,好不惬意。

  铃铛又将一盘清洗好的葡萄换上准备离去。

  “铃铛,留下来,我们说说吧!”这是第一次香盈袖主动对着铃铛说话,来了那么久香盈袖从未与铃铛有过言语的交流。香盈袖不管铃铛,除了生活上的服侍铃铛也从未理会过香盈袖。

  这生活中直接密切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不好奇自己的正常,且一点都不好奇自己如何变换着进进出出?很多次香盈袖换完装光明正大的在铃铛面前晃悠,铃铛都不惊讶过问。这让香盈袖越发觉得有趣。

  铃铛眼中的讶异微闪却也不多问。便静静地立守一旁静听着。

  “你在王府多久了?”

  “王妃来王府多久奴婢便在多久!”铃铛也不遮掩。

  “我能信的过你吗?”

  “王妃若信的过王爷,便也能信得我!”

  “那我的一切行动你都会跟他报告吗?”

  “自然,这王府每个人都有义务跟王爷报告一切。”

  香盈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还有谁知道我的疯癫是假的?”

  “除了王爷与我暂未有人知道。”

  “你觉得我会穿帮吗?”

  “会!”铃铛毫不犹豫的回答。

  “王妃,那个姓乔的姑娘又来了!”此时秋梨打破了两人的交谈。

  “奴婢去推了她!”

  “不!别!”铃铛自觉的走下去之时却被香盈袖给拦了住。

  香盈袖想着总不能一直避着,总得见见,不然人家三番几次的来都被这般胡乱堂塞遣回去也不是办法,她虽然是个疯癫的王妃,人家不嫌弃鄙视你还来给你请安,你一个疯癫的妃子还真就那么见不得人了?

  越想越觉得见见,眼眸子几个滴溜。香盈袖在铃铛和秋梨冬枣之间一番说道后,便躺回了藤椅闭目小憩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