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忆梦楼华2020-01-04 14:125,525

  铃铛领着乔箐,戈阑二人来到落院内便自行守在了闭目不言的香盈袖身边。

  戈阑四处张望了下王妃的落院,眼中满是不屑,和嘴脸得意的笑。

  乔箐则一脸深深的望着躺在藤椅上的香盈袖。此时阳光打在小小的骄人身上,更像是疼爱的轻抚。

  不得不说,年轻真是让人嫉妒。想着自己年龄,乔箐无不刺痛,脸上却要强装一副云淡风轻。真是讽刺。

  好在那半边鲜红得胎记让她的心得以抚慰。这世间总是公平的。你得到了完美的五官却总也不能霸着所有的美丽得意着。

  乔箐微微一笑。那笑中有些得意的奚落,却也不言。

  只冲着藤椅上的香盈袖按照俗礼请了安。却也丝毫不见得卑下,反而是这里的女主人般来看看香盈袖这个进府的客人。

  香盈袖百般不爽,却碍着自己是个智障的身份不敢妄动。依旧沉沉的闭目。

  “乔姑娘!不必客气,王妃一番疯闹怕是累了!”铃铛稳稳的一句话道出了谁主谁客。

  戈阑一个气愤。乔箐摆手浅笑也不在意。

  “我也听说王妃是大家配过来的!本早早就该给王妃请安,却是被王爷几番教导说是王妃脾气不大好,尽避之。只是小王爷个小郡主速来在我身边惯了,怕是惹得王妃不开心多有责罚,便也忍不住的想要过来……”乔箐温婉也不失礼数。可这话里语里听着像是炫耀百里君凌都跟他一起似的!

  就香盈袖几番纠缠乱窜的经验来看,百里君凌虽然不在她的落院里,却是极少在王府里。更妄说几番在她那里教导了。

  香盈袖怒的睁开了双眼大吼起来“你知道我脾气不好,还来?你是谁?”香盈袖一个跨步走到了乔箐眼前。

  真是人如其名,气息犹如高耸的青竹傲然不凛利。清雅孤傲。却被一身弥漫着满身的玫瑰气息破坏了属于她自己本身的独特。

  “王妃果然脾气不好且也不大记事。乔箐见过王妃。”乔箐浅浅一笑又行一礼。

  “哦!原来是个奴婢呀!”香盈袖百般无聊的拨弄着乔箐衣摆上的轻纱,细细捏揉,嗯!是个好料子。

  “别以为你是王妃,就能这般无理。我们小姐可是王府里的管事的?”戈阑气愤的反驳。乔箐却是微愣。而后浅浅笑着。奴婢啊!好久没人这么说她了。

  “管事的?管家?我也要做管家!”香盈袖说着乐呵呵的笑着嚷嚷着自己也要做管家,戈阑气节。

  “王妃误会了!乔箐只是从小便与王爷一同长成,也算不得什么人,只能说是御王府里的一位旧人!”

  “旧人?怎么不是新人?”香盈袖歪着脑袋想不明白!

  “乔箐没有做新人的福分!比不得王妃!”乔箐淡淡的浅说着。

  其实香盈袖对于乔箐的第一眼是喜欢的,加上这般淡然不卑不亢的傲骨,也是佩服的,可是她不明白一个人如何守着一份没有回应的感情而不波澜?就因为她经历过与他一起长成的往事而自居人妻无可自拔?

  对于香盈袖的无理她就像对着一个孩子般从容。香盈袖不甘的一咬牙。

  “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身份留在王府?像我!我是王妃,我就在御王府呀!”香盈袖一副天真茫然不解的看着乔箐。自始淡然的乔箐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说不上话。倒是随后的戈阑沉不住气。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小姐始终是要成为御王府的王妃的,你只不过也是过往的一个而已。”

  “我不知道啊!我就要做王妃!谁要跟我抢王妃做,我就要她走,我相公说了,我要谁走,谁就可以走!”香盈袖气鼓鼓的插着腰手指往墙外一指。

  乔箐在听到我相公两个字的时候微微一僵。

  “王妃,不称呼王妃尊称,却呼为相公也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啊,相公说了只要我开心就可以了,他也都唤我娘子的呀!”香盈袖傲娇的下巴一扬。

  乔箐脸色渐白却也不自乱。

  “乔箐此番来也不是与王妃追究这些的,只想知道小王爷和小郡主是否安好习惯。”

  “安好安好!习惯习惯,我和相公的孩子,我们自然会好好照顾,不用你一个姑娘家如此费心。”香盈袖拍拍胸脯信心满满的。

  乔箐却被那一声声的相公刺痛着。

  “如此便好。打扰王妃休息,是乔箐失礼!”乔箐淡淡说着,却带着一丝隐忍。

  “不要嘛!!!陪我玩嘛!!可无聊了,相公前些时日说这些时日会来陪我,可是我觉得无聊了些。你就陪我等相公归来好嘛?”香盈袖拉着乔箐的衣摆不撒手。

  乔箐轻柔的剥开香盈袖的手,却也带了点劲。却在下一秒“咚”的一下跌伏在地上。

  香盈袖有点懵,这本来应该摔倒的是她吧!她都已经做好摔倒的准备了好嘛?

  一回头!只见百里君凌一身墨绿云纹纱袍大步走来。香盈袖深深一笑。不知道百里君凌会不会像一些无脑男主那样。

  只见百里君凌止步在她身旁,只淡淡的看了眼跌伏在地上的人。

  “都说了莫要胡闹了!真是不知礼数!”从来礼数可严,有错便罚不愿多言的百里君凌,只淡淡的说了句,虽淡然冷意,可在他人眼里这就是最大的宽容。乔箐微低的容颜看不清情绪,戈阑在一边看的着急。铃铛依旧事外人的神态。

  “相公!你回来了!我就说你会回来,让这位姑娘先陪我玩会!可她就是不愿意!”香盈袖一个主动挽着百里君凌的臂弯。

  百里君凌望着香盈袖不语,却也毫不拒绝!

  “她不愿,你也不必缠着。”百里君凌只与香盈袖深谈,好似乔箐这个人不在。也不在意。

  有点出乎香盈袖的意料。而乔箐则一丝不动的没有反应,而她这个像是最错的人在百里君凌口里好像一点错都没有,她是不是该哈哈哈大笑得意一番?

  “是乔箐鲁莽!不该拒了王妃的好意。”乔箐缓缓起身朝着百里君凌一礼。

  “你来做甚?”百里君凌好似才发现她一般问道。

  乔箐幕的抬眸深深的望着百里君凌,好似要在他的眼里找出一丝感情般。那双眼睛里依旧一副清冷死寂。

  淡然一笑。“乔箐是担心小王爷和小郡主,又没给王妃请过安,便来了!”

  “我们的孩子,没有你需要担心的!”百里君凌的说辞与香盈袖的说辞如出一辙,更是让一张淡然的容颜僵硬。

  香盈袖在心里给了百里君凌一个大大的“好”。

  “这位姑娘的婢女说,王府都是她管的耶,还有说她以后会是御王妃呀,那我怎么办?”香盈袖一副心机女又天真女的问着。自己都快被自己恶心死了!

  “御王府的王妃,你若愿意,永远都只你一人!”百里君凌深深的望着香盈袖!望在乔箐眼里却是刺眼。

  香盈袖忽然一个脸臊,羞红了起来。这死沉的百里君凌不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这说起情话来还真一溜溜的。

  “你要管吗?”突如其来的一句让还犯晕的香盈袖转不过弯来。

  “王府!”百里君凌耐心的又说了遍。

  “要啊,要啊,听着很好玩的样子”

  “乔箐,以后王府的事你不用管了!”一句话断死了她所有的事物。

  乔箐冷冷一笑“乔箐一切都听王爷的!”

  “免往后枉生谣言,本王给你另择去处!”百里君凌冷冷的望着跪伏在地的乔箐。

  只见跪伏的人微微一颤,没有动作却也是倔强的不语以表不愿。

  香盈袖却尴尬了,她本来也是随口一说!本因为这么一个人坐享富贵的在王府那么久多少对于百里君凌会有点不一样!就玩心的真的说了下。不料人百里君凌根本就不稀罕这姑娘,且好像借着今日的事情找到了借口一般。

  “乔姑娘自有打算?”百里君凌不冷不热的一句似又提醒了乔箐。

  乔箐缓缓抬起头,依旧是淡然的笑“谢王爷好意!无需麻烦王爷。太皇太后说过我多半也算是半个宫里的人,什么时候想回去都可以。太皇太后好在还安康,我这就准备准备回太皇太后那去。”说罢轻轻一礼得到了百里君凌的同意后便离开了。

  缓缓轻走在青石小路上,乔箐抬头痴痴的望着明媚的天空,心却是灰蒙蒙的,满脑子都是那双小手臂挽着那双有力的臂弯。

  曾几何时,她从箐儿成了乔姑娘!对了,是那年带回来的那个江湖女子开始!

  曾经何时待人和睦亲切的他,成了衣袖片刻不与他人沾染的冷傲之人!对了,是那年最爱死去,王府破灭之时!

  现如今他居然能让那个疯癫痴傻的女子近身沾染。百里君凌!你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

  从前因为你是帝王家耀眼的太子,我与你尚能欢笑嬉闹。

  后你失事无依无靠,竟与我不过寥寥几句!

  我乔箐默默付出陪伴竟敌不过大家出生的疯癫的傻子吗?

  这世间你想要得到你要的,出生必不可少。却也是无法选择的。

  乔箐不停的质问和不平这,湿润的眼眶却始终没有一丝泪水。轻吸一口气,再低头却是一片淡然。像是从没想过思索过般。

  旁边的戈阑却是担忧的不甘多言。

  “戈阑,去院里简单的收拾几件换洗的,我们去宫里!”

  “主子,我们真的要离开?”戈阑不敢相信。

  “我会回来的!而且,我会让他无法拒绝的迎我进门!”乔箐浅浅一笑。却让戈阑心中一惧!

  乔箐真的就这么回宫了,香盈袖觉得一切都简单的不可思议。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等着她,一天到晚的吃不香睡不好,先生讲的课也是听的半就不懂的。手都被先生的戒尺快拍残了。

  是夜!

  香盈袖不似以往般沉睡!而是迷糊中辗转!鼻中一股焦味。香盈袖猛的坐起。脑子瞬间清醒。

  这放火灭口的俗套被她经历了,可是想来也没知道什么天大的秘密,得罪的人更是回忆倒带都找不到。想来也就前段时间得罪的南宫翎和乔箐。

  可是这南宫翎要是报复什么的也不至于这么晚。是乔箐吗?人都不在府里了!

  香盈袖索性不去想别的,在床边一阵翻找打开一个暗格,从里面抱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木格子。

  “我的乖乖,咱俩得生死与共呀。”说着死死的抱着盒子在找有没有什么可以逃窜的。

  可看样子她醒来的不够早。前方是熊熊的火,眼前是渐渐弥漫起来的浓雾。外面只隐约听到秋梨和冬枣的哭喊。也不知这两个小家伙有没有事。

  这一咬牙准备冲去,却被倒下的横梁拦住了去路,这狗血的细节都不差,这时候是不是忽然冲进一个美女救英雄的人把她横抱着冲出去!

  香盈袖无奈一笑却也害怕,脑海里却浮现出一张冷傲的容颜。不禁恼恨的甩甩头。百里君凌黄昏后交代了这两天要出行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赶过来!

  香盈袖索性抱着盒子席地而坐起来,感叹着除了前世的死亡有点惨有点冤的时候。这世的自己好像每次快要死的时候都能奇迹般的活过来。一边侥幸一边担忧会不会好运就这么到头了?

  准备冒险再冲一冲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踢开烧着的房门声,香盈袖满面笑容的抬头仰望。百里君凌你他妈这也能回来?香盈袖准备开骂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凝结,微张的嘴巴也僵硬着。

  见人来时香盈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原来时你呀……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来人匆匆的将一身湿露的外袍脱下来为香盈袖整个盖上。一打横将香盈袖抱了起来,快速地躲过烧毁段落的横梁。

  “没什么没什么!”香盈袖紧紧抱着木盒尴尬地回应着。却完全没有观察到来人从进门的紧张担忧到抱起她那一刻的释怀。没有了往日那股吊儿郎当的笑容。

  刚出门,得到清新的空气猛力一吸,不禁再一次感慨活着真好。还没好好感受玩,便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你脑子还在吗?都那样你抱着个木格子坐在地上等着与它一同烧成灰吗?”萧云外一双俊眉都皱成了死结,一双怒目死死的瞪着香盈袖,手指戳着香盈袖怀里的木盒咚咚作响。围观的铃铛,秋梨和冬枣本是喜极而泣,却都目瞪口呆的不敢说话。

  香盈袖先是一愣,转而不解而后一副不知感恩的反唇相讥“你大半夜的不在自家待着,跑到别人府上又是什么回事?”

  “我……”萧云外欲言又止,总不可能告诉她,他伤一好,便想着来王府逛逛,心想着说不定能遇到她,前些时日来了几次都没遇到她,到时候找到了百里君凌的住处,本想着进去一探,不想人的身手不可预测,没想几回下来,便夹着尾巴跑了,还带着一身的伤。想来也是丢人。

  今晚一来趁着百里君凌外出再去他的居所探探,不想看到偏远处火光微窜,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来到了这个地方,只见门口几个孩子朝着里面大喊王妃!

  一听王妃而已,不知怎么,像是着了魂一般想也不想的往身上灌了一身的水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看到这个丫头居然抱着一个木盒子就那么坐着等死真是又气又急。

  “你什么你?是不是窥视这王府里的什么?”香盈袖这一副不知感恩的模样看的秋梨,冬枣这两个作为她下人的他们都觉得羞愧。

  你!可是萧云外知道自己说不出口。

  “哈哈哈……这你都知道,上回你将御王爷的家物说的比我家的还好,我这伤一好,便忍不住的又想来瞧瞧,不想这一瞧,顺带还成了你的救命恩人!”萧云外又挂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笑。

  “这没有你来,我估摸着我过会儿也就能顺利出来了!”香盈袖依旧不领情。

  “你看这半天都没人来灭火,你哪里像是会过会儿就能出来,靠他们?”萧云外不满的指向一大二小还端着没泼完水盆子的人。被指的人全都心虚的低下头!

  “这一盆一盆泼到天明都泼不开这漫屋子的火。”萧云外有点生气的,见过不知感恩的,没见过这么不屑感恩的人。

  “她没有说错,没有你,本王过会儿也能将她带出。”百里君凌一身黑衣风尘扑扑的从墙外窜来进来,一脸阴沉的看着萧云外,看的萧云外毛骨悚然。

  继而看向满脸烟灰的香盈袖。

  “你不是出去了?”香盈袖不满的指责着。

  “本王落了一样东西在王府没带!”百里君临眼神清冷却在看着香盈袖时一暖。

  “那你才来?”

  “嗯,来晚了!”

  “落下什么东西,拿了就走吧,我这下已经安然了!”香盈袖想着在屋子里那一刻的失落便想骂自己。

  “东西是找到了,不知她愿不愿意跟我走。”这两人一说话,仿佛周遭一切都是多余的,萧云外,心里满不是滋味。

  “哟,还真新奇,这什么东西还能有自己想法!”香盈袖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应了一句!待看见百里君凌轻轻扯动的嘴角,这才反应过来羞红了脸。

  “你!”只轻轻一个你字便也能甜进心里。

  “我才不是东西呢!”香盈袖嘴上虽谩骂这,可着不自觉的笑容却是掩盖不住的欢喜。

  “嗯,你不是东西!”百里君凌一本正经的说着。

  香盈袖却是又羞又恼无地自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