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忆梦楼华2020-01-02 11:244,133

  秋风瑟凉,眼前的繁华逐渐转而变得安静,视线中所见的人来人往的街道远离,皇城中心的一座颜色亮丽的楼房阔大立在中心。皇城周边的繁华与络绎不绝的人与这里戒严的繁华似有不同。虽不及皇宫的辽阔却也不逊于皇宫的繁华。大红的高墙将楼房后院包围。青绿红橙的小楼不规则的分散开。

  东南西北各侧都有带刀的护卫把守检验。而香盈袖被这个人就这人飘然而下的从空中落进了院中间。

  人造的假山落石环绕,中间一座红木小桥搭建着通往前方的一座橙色楼房正门口。

  “跟我来”!那人匆匆的拉着香盈袖往里屋走去。

  进去后琉璃彩灯高挂,卧室与外间的客房由一串串的各色水晶珠帘隔开。那红色原木圆桌一看就很值钱的样子。

  香盈袖看了看一脸孩子气的人跟这满室的奢华一点都不搭调。

  “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住的地方?”香盈袖问道。

  “是啊,不错吧!”那人一脸的自豪。像个小孩子般得意着自己的所有。

  香盈袖不禁揉揉有点发疼的双眼。

  “每样东西都不错,可都放一起,也太让人吃不消了吧。”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样挺不错的啊。”那人有点委屈香盈袖的说法。

  看着这样一个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人香盈袖不禁扑哧一笑。

  “你干嘛不把这些干脆都镶在身上呢!”

  “我身上也有不错的好嘛!”那人说着就往自己身上一通指。

  “这这这…都是金丝纺的布,巧绣房的一级绣娘绣的。还有里面!!!”说着就要把外面的衣服脱了。

  香盈袖赶紧的制止“行行行!你这一身的贵气快将我一双肉眼凡胎闪瞎了。”

  那人一听得意一笑,脸上的酒窝像是阳光能迸发出光耀。香盈袖无奈的摆摆手,如果说上次她要被带到这里,她觉得她还是会御王府睡一觉比较实在,她怕自己醒来又觉得一番穿越呢!

  “你说要带我来的就是看你有多么的富贵?”

  “那哪能啊!”那人说着又拉着香盈袖往里屋走去,不过却有点熟悉的感觉。她想起来了,这个玉屏风她看过,只不过这个比百里君凌的小点,玉好像没那么白。后面也是一口温泉。

  “这叫疗伤泉。泉中的水全都是那寒山顶上极寒却不结冰的水。这水底下却是那炎赤山上灼而不烧的大石打磨成一块平底沉在了这极寒水之下而取其恒温,但凡外伤出血或是身重百毒只要在这泉里泡一泡,保你比寻常人恢复的都快。”那人得意的说接着。

  香盈袖不禁感慨百里君凌原来也是这么奢侈的人。难怪快要死了,挣扎着也要起来进去泡泡。那人为香盈袖沉默的反应而满意。那酒窝笑的更是深陷。

  “你这些御王府也有,好像也比你的大。”香盈袖觉得还是百里君凌的池子要大!

  “什么?我去,居然还有比我这天庭源的疗伤泉还大。不行,我改天要好好去“看看”。”那人一脸的不满意的受打击。

  那日看她伤成那样,想带她来过来泡泡,这疗伤泉其实还有慰人心神的功能。看来御王府的宝贝也不少。那人心里不停的打算着。

  “萧主,你回来了吗?”只听门外一人娇嗔的喊着,给人听着再高一声就会被过去的感觉。

  香盈袖一个寒颤。跟着那人出了去,却见红木桥的那段三三两两的站着好些个环肥燕瘦的女子,各个面若桃花,唇如朱砂!又是一个晃人的场面。

  一见着他们的萧公子,各个都是激动的都盖不住矜持了。想着要过来,却都生生的站在了桥的那头,满脸的期盼。

  萧公子朝着温柔乡走去。回头朝着香盈袖抛了个媚眼。香盈袖恶寒的打了个冷颤。

  美女们开心的全都簇拥而上。香盈袖缓缓的走了过去,她出来是想好好透透气看看古时候的人文风情的,不是来看这香艳场面的。

  “来来来,给你介绍下!这全是我的女人。”萧公子的手一览随意抱着一个小细腰对着香盈袖挤眉弄眼。

  “你也不怕精气流失太快,苍老来的太早可不是一件好事。”香盈袖悠悠的说着。

  萧公子僵硬着羞红的一张脸。

  “这位小公子,看着甚是俊俏,怎么这般毒舌!萧公子怎样轮不到你在那瞎说。”其中一个美女一听不乐意的反唇相讥。香盈袖无所谓地耸耸肩。

  萧公子尴尬的拍拍那个为他说话的女子以示自己没事,而那女子以及没有说话的女子们皆是满脸的不乐意。

  “那你是不懂男人的乐趣!我呢,没什么爱好,就是好女色!怎样?你要不要来一个?我这天庭楼别的没有,各色美女倒是很多!”萧公子也不在意香盈袖的打击,一副吊儿郎当的痞样。

  “哟!这听着名字倒像是逍遥自在的地!你又说美女很多,难不成是那什么青楼妓院一般?”

  “是也不是,我这的女子卖艺不卖身,接待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如若看上我这的女子,她自己愿意我不阻拦,她若非自愿,我这也不能让人乱来。”萧公子很是得意自己的经营项目。

  “哟!看不出来你还那么厉害呀!”

  “那必须的!”

  “那你那天戴……”话没说完香盈袖就被人捂住了嘴,萧公子低头在她耳边说着“那事,是咱俩的秘密,你别声张!懂!”

  香盈袖点头如捣蒜,看着神经兮兮的萧云外觉得这个格外的逗。

  “你们都散了吧!小爷我呢,得带着我这哥们到处看看。”说罢将手臂耷拉在香盈袖的双肩之上。

  看着这些不情愿,又对香盈袖愤慨的女子们三三两两的离去后。

  萧公子一个转向望着香盈袖仔细端详。

  “是个难得的美人,就是小了点!”话语间不自觉地对着香盈袖的胸一番叹息。

  香盈袖恼怒的踹了下萧公子的腿,“我告诉你别看不起人,迟早有一天它会长成让你不敢直视的高峰!”香盈袖两手反向对着自己的胸口一指!语态,行为极为滑稽。

  “哈哈哈哈……一开始就觉得你有趣,现在越发觉得有趣。”萧公子笑发自肺腑。

  香盈袖轻哼着收回小手,拍拍自己的小身板,昂首挺胸。

  萧公子还是忍不住的扑哧一笑。

  “请问这位公子贵姓!”萧公子看着小小的香盈袖问着。

  “你能不知道?”香盈袖比较好奇他会不知道?昏迷前最后看见的是他,醒来后却成了百里君凌,足以证明他是知道的,别的不说,她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很有信心的,就算不是还有万人恶的百里君凌。

  萧公子笑的格外的深切,真切的说着“只是想听你亲口说的而已。”这语气这神态!不知情的懵懂少女肯定被电死,可是不好意思,她已经是三十好几的老女人了。虽然只是灵魂!可是她真的无法做到像少女一样羞涩和懵懂。

  香盈袖对着萧公子翻了翻白眼“我是香盈袖!我家王爷接我走的时候没跟你介绍过吗?!”,香盈袖面无表情的回答使得萧公子一愣的神情一纵即逝,又是忍不住的扑哧一笑。

  “你就不问我叫什么名字!”萧公子脸上呈现出的期盼个语气的失望成鲜明对比。

  香盈袖只想把自己的白眼翻瞎,这人真是太奇葩。

  “你叫什么啊!”打量着自己在别人家,好歹也要顺着点主人,不然好怕自己回不去,香盈袖这么一想又恼恨自己被那张坦诚的容颜给迷惑了!

  “虽然你没有那么真诚的问,但本爷我破例的告诉你吧,在下萧云外”萧云外灿烂一笑,自我感觉良好的双手作辑,向着香盈袖浅浅一鞠!

  “这里没什么好看好玩!你就不能带我看别的新鲜的?”对于这些人造的香盈袖只觉无意义。

  萧云外微微皱着眉头,像及了孩子般的思索!

  “你这人,怎得就对繁华不入眼呢!走吧,今天我天庭源来了这皇城最尊贵的客人!”

  “皇帝?”香盈袖斜眼看了一眼。

  “你怎么不说是百里君凌?”萧云外嬉皮笑脸的说着。

  “就他?他若是要来,你这有人敢招待?”香盈袖更是不屑,想着那张脸不管走进哪家店,哪家店就将面临关门的心接待!

  “你还真是了解你的夫君!”萧云外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不敢!”

  话语间已是来到了宽敞的一间粉色小楼里。

  此楼呈圆形,上下两层,上层的窗户都是琉璃镂空花雕而成,下面一层除了梁柱全都用着彩色珠帘一副一副绕着小楼成一圈房门。茶间雅座若隐若现的展现着。

  香盈袖不禁感叹萧云外这个世俗又奢侈的男人,真是骚到极致了。

  往里走去,百里鶄坐在露天的正中圆形舞台中,骚气的紫色锦缎随意着身,随意敞开的衣领使得起伏的胸膛若隐若现。长发只一根紫色绸缎轻轻一系。虽凌乱不得体,却又难掩本身的贵气。反倒是衬托出一种慵懒的美。

  所有的美好都在百里鶄迷离沉醉又眸中满是淫色对着左右拥抱巨酥,豪不拒绝递送过来的香酒美人中破碎。

  “这南镜皇帝平日就这幅德行?”香盈袖皱眉轻声问着萧云外。

  “这南镜皇帝啊就这幅德行!”

  “居然这么骚气!”香盈袖咂巴嘴表示服气。

  “哟,你还真敢说!”萧云外与香盈袖垂头低语间已到了百里鶄眼前。

  对于百里鶄香盈袖的记忆寥寥无几,初次见面他身着皇服高座高堂之上。出彩的俊颜让人无法忽视,眼中满是玩味的打趣。

  第二次便是宫中长廊中匆匆一瞥,她看到寂寥,随后的灿然一笑又如孩子般纯真。

  香盈袖直觉告诉自己离这个男人远点。

  萧云外领着香盈袖来到离圆舞台就近的位置坐下。

  百里鶄迷离的眼中布满了醉意,轻转面庞望了望萧云外,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小少年,冷不丁的瞧了那一身灰衣,打了个冷颤。

  支撑着起来,颤颤悠悠的来到了小少年的跟前。

  香盈袖一脸不解却又感觉有点不妙的情绪让她考虑要不要一巴掌扇开这张离她越来越近的俊脸。

  “哈哈哈哈哈……”就在香盈袖准备举掌而起的时候百里鶄一个大笑坐回了香柳云烟之中。这一笑笑的香盈袖摸不着头脑。萧云外只抿唇轻扬不语。

  “我当我醉眼不清,错以为回到了年少时,见着了少年时的君凌大哥,不想果然是醉了,这位少年看起来颇为英俊却不及当年身着这身灰衣时君凌大哥的儒雅清冷。不过却是多了灵气!怕是也不比少年时的君凌大哥差多少。”说完又是爽朗一杯下肚。

  香盈袖一听乐了,这是夸她吗?

  “话说,你居然穿着君凌大哥少年时最爱的衣服,怕,你也是他最得心的人吧!?”百里鶄醉眼朦胧中的不怀好意对着香盈袖举杯对饮邪邪一笑。

  香盈袖一个骇然,就这么一件灰溜溜的衣服会是百里君凌最爱的衣服?

  “一件衣服而已,竟然被公子这般语说!”香盈袖深情淡然,回敬了百里鶄。

  百里鶄笑而不语。

  “萧兄,你这小公子哪交的,怎得本事套上了御王爷的爱服。”

  “这小公子是我巷里结交的,至于衣服嘛这你得问其本人了。”萧云外浅笑举杯!眸子里尽是坦然。

  “那小公子你说呢!”百里鶄此时虽醉意朦胧,眼神看着香盈袖,却让香盈袖觉得这眼神明明清晰无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