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忆梦楼华2020-01-01 13:464,110

  在百里君凌亲自指导下拿对了药。而百里君凌早已躺下敞开了衣襟,一刀长长的疤痕深深的刺激人的视觉。

  可香盈袖总觉得有点暧昧参杂。这百里君凌上个药而已有必要吗?!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香盈袖心不甘情不愿的,为百里君凌敷着药,却也不忘嘴上数落着。

  “这南镜第一高手御王爷居然也会落得如此惨败!”

  “南镜只是小国,除了南镜还有其他的三朝十六国。这世间知道与不知道的绝世高手很多,就这南镜里本王也不敢自视第一!”百里君凌淡淡的说着。一点也没有将香盈袖的嘲讽听进去。

  三朝十六国!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把秋雨还给我!”香盈袖决定深奥的留到以后再慢慢了解,而现在她能做想要做的也只有秋雨了。

  “你确定日后要留她在身边!”百里君凌强调着。

  “不可以吗?”

  “可以!若日后遇事秋雨为你挡刀遇难你可会后悔。”百里君凌淡然的说着,好似见惯了这样的事。

  香盈袖却是心中一个警钟响起有点惊慌。

  “我会后悔!可这御王府不安全吗?”

  “跟御王府有关系的都不会安全,更何况是御王妃!”百里君凌冷冷说着。

  香盈袖忽然一个冷意,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随时一个不稳就会掉落而已。

  “你可知道,在你之前死去过多少的御王妃,你又可知道你现在住的御王府里徘徊着六年前几百人的冤魂。”百里君凌冷咧的说着,却微微隐忍着愤恨。

  本就有股凉意,现下却更觉得有寒风带过。香盈袖不免打了个冷颤。

  “能说说吗?”香盈袖不确定百里君凌会不会往下说。

  “你想听?”百里君凌认真的看着香盈袖,香盈袖坚定的点点头。

  许久!

  “南镜在新皇登基前,先皇有四位皇子,御王爷居太子之位,六年前,先皇突发旧疾,死的突然,而在之前几日北夷暴动牵连北边境界,实为北夷借暴乱之事破北边境界之口,御王爷便被派去组军抵抗,后一日其他各边境皆是同样的骚乱。余下的二位皇子也被派走,只留百里鶄一人!御王爷以命的代价出行了这场战争……途中被内外暗算,随行的御王妃在硝烟弓箭之下产下一双龙凤后便撒手归去。留有一口气,带着一双龙凤坚持着回来,却发现当年出行抵御暴乱的各皇子除他与一双龙凤之外无人活着,而南镜早已是百里鶄的。而御王爷的太子府几百人惨遭屠杀无人收尸,御王爷打开大门之时满目的疮痍和数不尽的骸骨!……”百里君凌淡然的叙说着好像在说别人的事般淡然,没有愤慨没有恨,就这般冷冷的,却让人不寒而栗。而香盈袖却听到了很重的阴谋感。这一切怕是早就被人安排了好了。

  香盈袖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如同孩子般纯净天真的笑容。很难想象是这般阴谋心狠的人。不禁感慨,人果然不能貌相。

  “那御王妃们呢?”

  “与御王爷结亲初时都以为攀上枝头,不想御王府克王妃。到你这已经不知是几任了!”

  香盈袖皱着眉头,百里君凌还是没有给她想要的答案。

  “那你估计得罪不少的朝廷官员!”

  “都是小官小吏,就算是全家都死在御王府也没人敢说什么!”百里君凌淡然的冷漠和狂傲的气息让香盈袖不经觉得骇然。王爷的身份好歹也是找个匹配相当的王妃,可是听着百里君凌的意思好像没那么简单。

  “这么说起来,你倒是唯一一个出身显赫的王妃!”说起香盈袖来百里君凌竟语出有点得意。

  “你是说,你托本王妃的福也贵升一等咯!”香盈袖倒是毫不客气的将自己又抬了抬。百里君凌眸中闪着笑意面上却仍一片淡然。不言语也不于否认。

  香盈袖有许多的不解却也不是问着百里君凌才能得到的答案,还是需要自己解决。

  须臾片刻后百里君凌淡淡的的看着香盈袖“如若宫中有人许你富贵许你香家高官加爵你会在本王的酒中撒下毒吗?”

  香盈袖很是不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有点不开心“我若是于你有仇,便是没有回报我也会想尽办法弄死你,可于你那点小恩怨也不至于非要弄死对方的地步。至于有人要收买我许我富贵,我怕我有命拿着富贵没命享受富贵,至于高官加爵嘛……我凭什么让香家白占了便宜。所以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的。”香盈袖说完便低伏着继续为百里君凌上药。

  “可是已故的王妃们给本王下了不少的毒。”百里君凌悠悠的说着,忽然间有点明白了,那些王妃是因何而故的,这世上我想要活着却有人要我死去,我便只能沾染血腥。香盈袖不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了那样的人,可是现在她真的做不到让一个鲜活的生命消了声息。香盈袖一个停顿后无言而是更为细心的为百里君凌上药。而百里君凌则腾出一只手把玩着香盈袖垂落的发丝,轻轻指上绕,悠悠心上开。

  “我想见见秋雨,如若不留她在身边,我想给她一条自己的路,你能给我一个武功高强的人随她一起吗。”香盈袖停下手中的动作依旧垂首着。对于冬临的分别本就难受至极,不想连秋雨都不能留在身边。

  “嗯!”百里君凌轻轻的回应一声后再无反应,渐而沉稳的鼾声轻起。

  香盈袖微微抬头却见发丝轻绕在百里君凌的手指间。无奈只能轻轻的拨弄,却不想睡梦中百里君凌紧握不放。香盈袖无奈叹了一口气,为百里君凌盖好被子后,只能趴在床沿,默默的哀叹着自己悲凉。

  不知什么时候香盈袖竟也沉沉睡去。而百里君凌却早已醒来,竟然很有兴致的一遍又一遍的把玩着香盈袖的发丝。

  香盈袖恼怒的抽回自己的发丝,她怎么觉得一对上百里君凌这个人,她的脾气就控制不住了呢。

  “醒来就好,带我见秋雨!”若不是为了秋雨真不想耐着性子跟百里君凌耗,香盈袖不停的安抚自己要冷静。

  百里君凌静默一会后坐起穿着一番后,除了略微苍白的脸色倒也看不出来早上的那番伤重。

  只刚起身便觉头有点晕眩。

  “怎么?”香盈袖狐疑的看着百里君凌到底行不行。

  “有点头晕!”百里君凌稍摆下头对着香盈袖摆手。

  香盈袖一个心虚上前扶好百里君凌,百里君凌则不解的注视着香盈袖,没想到香盈袖会这般好心。

  “我只是怕你一个不好,我又难得见秋雨了。”香盈袖极力掩饰着心虚。百里君凌也未细究领着香盈袖便离开了慧仁苑。

  来到御王府最深处的一座落院里,未进门就听见一人叽叽喳喳的巡问着各种!

  “我们家小姐怎么样了?”

  “你让我见我们家小姐!”

  “你们王爷想干嘛。?”

  “冬临去哪里了,那天那人根本不是冬临。”

  “喂,你说话呀你……”

  …………

  只见秋雨叨叨絮絮半天对面那蒙面人依旧不理着。

  “我饿了!”秋雨暂时放弃。填饱肚子才可以继续发挥。

  只见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饼丢给秋雨,秋雨愤恨的大口咬着。

  见着进来的人蒙面黑衣人像是见到了救世主般一个闪身就来到了百里君凌面前。

  “可好!”百里君凌如同尊者般孤傲清冷。

  “回主子,挺好!”他都快要被烦死了!

  “小姐……!!!!”秋雨就着饼含糊的激动的奔了过来,香盈袖有点哭笑不得。

  她一直担心的秋雨日子过的很不错呀,抱着秋雨摸着腰间那手感不错的肉肉和越发白嫩的秋雨。香盈袖觉得她可以完全不用担心秋雨好嘛!

  “看来你这日子过的倒也不错嘛!”香盈袖捧着秋雨的小圆脸不停的蹂躏着,这手感真是太嫩了。

  来不及咽下去得饼都快被揉出来了,秋雨赶紧往下咽。

  “哪有!小姐你取笑我!”秋雨不乐意的抿着嘴,单边酒窝更显可爱。不舍得轻拂着秋雨肉嘟嘟的脸。香盈袖看了一眼百里君凌。百里君凌了然的带着身边的蒙面黑衣人规避开。

  “秋雨!我跟冬临离别前有见过,你的事,冬临都跟我说了,去寻找你的家人你的生活吧!”香盈袖拉着秋雨的手难舍别离。

  “小姐……我……”秋雨顿时语噎,心中有不舍也有彷徨。她什么都不记得如何寻找。

  “小姐,我还是想在你身边!就算我找到了又能怎样?好是如我意,不好便是难过也是自己。”平日总是笑的欢快的人此时浮现出的悲欢只显格格不入。

  “去吧!总不能一辈子期盼着却有害怕着,好歹还有线索不是吗?不好的话,大不了回来,我都会等着你。”香盈袖话语间将玉佩赛在了秋雨的手中。

  秋雨只觉得手中的玉佩烫手久久的红着眼眶哽咽着“小姐……你为什么就不要秋雨了呢!”

  香盈袖紧紧的抱着秋雨,泪已朦胧。

  “小姐!你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说着更是哭的中能。

  “这些总是得学不是吗?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要人照顾呀。”香盈袖压抑着即将哭出的腔。为什么刚觉得舒心的时候身边又留不住暖心的人。秋雨只越发的紧拥着香盈袖。

  “一年,不管有没有任何结果,我就会回来!”秋雨坚定的许诺着。

  香盈袖牵着秋雨出了落院。百里君凌在落院前的长亭里静坐着,好似一幅雕像一动不动。旁边恭敬的站着蒙面黑衣人。

  “我要钱,那种到哪里都能通用的钱!”香盈袖拉着秋雨到百里君凌面前开口就要钱。

  百里君凌抬眸望着香盈袖不语,香盈袖气愤的一手挥过百里君凌眼前。

  “给不给一句话,你看人不说话什么意思。”

  “本王只是怕这钱有去无回!”

  “你一王爷这都看不开?借出去的钱就要抱着拿不回来的决心才可以。”

  “本王的钱也不是白来的,还有这就是你要钱的态度?”

  “你给不给”

  “不给”

  “凭什么不给?”

  “凭什么要给?”

  “凭我是你王妃你妻子!”

  “你错了!你是王妃不错,可不是本王妻子,王妃任何一人受了皇命都可以!妻子乃本王亲自求娶心爱之人才算。”

  蒙面黑衣人和秋雨望着两人的相处目瞪口呆,黑衣人从没见过这样的主子,秋雨则怕小姐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御王爷就没命了。

  “费那么多话干嘛,给不给!”香盈袖羞怒的都快喷火了。

  “本王答应过给你一名高手却没说还要给钱!”旁边的黑衣人听到主子给人的时候心中总有种隐隐的不安。

  “我的嫁妆!变卖一部分给你,你给我钱!”香盈袖咬牙一痛。

  “成交!魁岐就留给秋雨了!待秋雨的事结束后便可回来了。”百里君凌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撂下一句话后便离开,留下蒙面黑衣人一脸敢怒不敢言的崩溃。

  啊!!!我的肉!!!香盈袖只觉得百里君凌是个喝血吃肉的魔鬼。

  “小姐!其实我可以不……”秋雨觉得小姐做的太多了。

  “不用说了,那是我自己决定的!”香盈袖痛恨怎么就把所有银票都给了冬临。没想到秋雨的安置费没了着落,只能变卖嫁妆了。要不是身边没个可靠的人,也不至于这般受人牵制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