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忆梦楼华2019-12-30 09:073,548

  只见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块通体黑色的玉,玉黑的发亮,透着一股让人心慌的黑,不经雕琢,似鸡蛋一样的大小圆润,玉的一头用金色的边镶裹着,上面刻着三个字“墨如玉”旁边刻着一朵桔梗花。

  金色的细线搓成的挂绳,刚好可以佩在腰间。

  香盈袖不大明白母亲这小心的留着这个玉有什么想法,大抵不过就是要将最好的留给女儿这样的想法,想来是个不得了的宝贝,香盈袖将玉好好收好,又反反复复的观察着盒子,确定没有什么再可以拿出来了。便也将盒子小心翼翼的保管好,这世上能感受到母亲对她的爱的也就只有一个带锁的盒子和鸢尾挂件的钥匙还有这个通体黑色的玉了。

  同在一个皇城却觉得异地般的漫长,摇摇晃晃一个定点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

  秋雨轻声到,香盈袖轻声回应道,盖回喜帕。

  面上的镇定被微颤的双手出卖。香盈袖此刻是紧张的,她觉得自己脚底有点发软。

  “踢轿门”

  媒婆喜悦的高喊。

  仅是这三个字像是有魔力一样穿透耳框直闯心扉,香盈袖只觉得世界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小手紧抓衣角。

  久久的只听一声慵懒的踹脚声,随机轿子被轻抬起倾斜,示意新娘子可以下来了。

  微亮的红光似在告诉香盈袖轿的帘子已经被掀开来。紧张的竟然起不来了。香盈袖真想尴尬的呵呵出声。可又发现自己连出声的勇气也没有了。

  媒婆们和周围观望的人见久久没有动作的新娘子心里着急又害怕,冬临对着秋雨一个眼色,两人有默契的上前牵起香盈袖。

  谢天谢地她不是一个人,香盈袖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的狼狈。

  要说上辈子她也是冷面淡然的人,这辈子转个身份居然这么没用了,就一个婚礼而已,不行不行,不能这样。香盈袖暗然鄙视了自己一番后找回了勇气,一个直身脚步稳健了起来,冬临和秋雨这才松了口气,恭敬的退回两侧。

  “过火盆”

  只见脚下一片红火的,香盈袖顿足了,她是看着自己被烧死的,要说不怕火那是假的,她怕死了好不好,虽然火盆火不大,但是她真的退缩了。

  紧握的双手被指甲的尖锐刺痛

  :你不能就这样被打败了,你现在是个没有知觉的傻子!

  香盈袖不停的催眠自己。僵硬的跨了过去。那一下的滚烫差点有种全身烧起来的错觉,心中轻松的舒口气。

  刚一个轻松脚下一个腾空被人抱了起来。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心脏猛的撞击了一下,让香盈袖瞬间失去了呼吸的功能,只觉得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

  这可能是在世两次唯一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抱着。虽然盖着喜帕她也能感受到脸庞的灼热。无处安放的双手只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膝盖。

  未曾谋面却已心扉深陷,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有点美妙。嘴不自觉的高高扬起。多奇怪呀,她甚至连这个男人长什么样,怎样的脾气都不知道。

  可是一想到这个就是她要嫁的男人。居然就这般心欢喜。香盈袖记得她也没有渴望男人到这个地步。太没出息了。内心不停的审判自己,心却早已不管不顾。

  “皇上驾到”

  外面公公高昂的喧唱着,香盈袖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就像没听到一样仍径自抱着自己往里面走去,片刻后停了下来。那人将自己轻放下便没有了动作。

  一颗跳动不停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来。只听见齐刷刷的跪下来。香盈袖是新世纪退回来的人追求的是人人平等才不会跪呢,不想身边的也毅然不动。让她又心生几分爱慕。

  “王兄今日大喜,为弟稍稍来迟。”

  一个欢快清朗的声音响起。似乎对于这位王爷的不敬不在意般。

  “惶恐!”

  低沉清冷到骨子里的淡然声音在身旁响起。香盈袖不禁打了个冷颤。只声音便清冷的让人退却。

  “难得这王妃王弟亲自抱进门。算是罕见。”

  这个皇上好像也是不怕尴尬。

  “娶的是司徒家的人,须尊重。”

  淡然到真的是比白开水还要淡。

  似乎听到轻微的深呼吸声,只听一个太监在皇上耳边轻碎,皇帝明了却也不大欢快了,倒也是帝王也不至于表露什么。

  “行礼吧,别误了时辰。”

  作为兄弟长兄为父又乃帝王,算是尊贵的荣耀。

  “一拜天地。”

  司仪高喊起。香盈袖却因为这个皇帝的到来而失去了本有的喜悦。总觉得这皇帝是来砸场子的。

  “二拜高堂!”

  对着高堂上的那位香盈袖觉得还是看旁边这位的反应。明显旁边这位仁兄也没有跪首的意思。

  两个人就这么你不言我不语的直挺挺的站着,给足了皇帝尴尬,只听着所有人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显然得到了皇帝的示意,司仪最后高喊“夫妻对拜”不过似乎她的那位准丈夫对她也没有好感,也是直挺挺的站着。

  英雄不折腰,我也不狗熊。

  香盈袖很配合的直挺挺的站着,此时的气氛比刚才更令人尴尬,连皇帝也不禁尴尬的咳出声来打破宁静,偏偏堂下的二人就这么对站着。

  司仪是急的满头大汗,刚才是鬼门关徘徊,此刻就是刀山火海上行走,太急人了。

  一咬牙

  “礼成!送洞房!”

  此时不仅司仪连在场所有人包括皇帝都希望早早的送走这两人,香盈袖此刻全是去尼玛的脸红心跳,去尼玛的怦然心动。

  若不是她觉得可以有个爱情的期盼,她早就在昨晚就跑路了。哼!心里不爽就得发泄出来。

  香盈袖一个踉跄摔倒,扯碎了新郎的外衣,又甩掉了红盖头。那一刻所有人的呼吸都倒抽进去的。香盈袖心里大爽!

  一个转念便在地上打滚了起来

  “摔倒了,痛痛~~~好痛痛!都是你!干嘛在我前面。”

  说罢爬起来抓着还没起来的新郎一顿揍,一向冷傲阴狠让人胆怯的恶魔御王爷此刻狼狈的让人诧舌。连皇帝也有点反应不及。愣愣的看着这突发的一切。

  手腕被轻扣一个离地提起,被提起的胳膊有点痛,脚腾空着。

  香盈袖有点慌,可是没脑子的事情做了就要承担不是吗。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仍没有表情的人。

  一身喜服被扯拉的凌乱破碎,青丝微乱,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此时香盈袖不停过滤了脑海中男神偶像们与他真是差了那种傲然冷清的气质,再加上这样的俊荣,全球美男就是你,香盈袖脑海已经浮现出了一个颁奖舞台。而眼前男人冷咧的气息将她冲刷个清醒。

  就这么没有情绪没有言语的看着香盈袖。香盈袖感觉到他注视自己容颜时的淡然和无视,更是让她惊慌。那个!有没有瞬间昏迷的诀窍。

  而所有人被这一幕惊吓到之后,再被王妃的容颜冲击到。接而底下的人群们开始窃窃私语开。

  香盈袖心里一个滴溜嚎啕哭起来就是没有眼泪。

  “痛痛痛”

  脚不停的乱踢,冬临和秋雨急急的就要冲上去,却被香程锦拦了下来,一个粉色的身影急急的从眼前闪过。

  “王爷息怒,姐姐从出生便有残缺,与常人有区别。”

  香锦绣急切关怀的说着。此刻人群又是一阵躁动,原来这香家塞了一个又丑又傻的人给御王爷做王妃,又看了下眸中泪光闪闪惹人疼惜的香锦绣,绝美的容颜惹得来席的所有人连连惊叹。此时的模样更是添了几分的楚楚动人。

  透过凌乱的发丝一双黑如深泉的眸子冷冷的看着香锦绣,毋庸置疑那张脸是让人着迷的,可散发出来的气场却是让人胆寒的。这让香锦绣不自觉的退了几步。

  “姐姐,痛痛,帮我打他,打他。”

  香盈袖腾出另外一直手连着脚一起上阵不停的朝着提着她的人挥舞着。

  死猪不怕开水烫,都这样就当自己是个疯子傻子吧。香盈袖越鼓舞自己越来劲。

  虽不知以前那个活死人般的人怎么会忽然开口说话了,可那张脸没了,和这好似傻子般的言行,心里莫名的畅快,面上却是无比的疼惜,好似是她最亲深的妹妹般

  “妹妹不要这般胡闹了。乖”

  香锦绣紧紧的抱着胡乱挥动的香盈袖,却是一个失重跌在了皇帝的脚跟前。

  香锦绣来不及疼痛,便被一双手温柔的牵起。此刻香锦绣抬起头满面羞红。皇帝也是满脸的惊艳。

  香盈袖看了一眼心里怒骂一句狗男女,后感叹有些人连摔倒都那么的有技巧,转而愤怒居然有人在她的婚礼上调情,太无视她了吧。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悬空的双脚落地了。香盈袖看着对面的人仍旧这样的死脸,不过已经放开了她,香盈袖一个转身朝着香锦绣冲了过去。

  “你为什么穿红衣服,新娘才可以穿红衣服,你也想要嫁人吗?来来来,我们一起。”

  说完便拉着香锦绣,吓得香锦绣刚还嫣红的小脸瞬间惨白。

  皇帝却也没阻拦,只觉得这个又丑又疯癫的丫头虽傻却甚是有趣。

  居然可以将人人畏惧,敬而远之的御王爷折腾成现下这幅光景,也算是解了平日里动不了他分毫的那份窝囊气了。此时的玩笑心态却成了他以后求而不得的痛。

  香程锦及时上来费了好些力气才掰开了香盈袖紧扣的双手。

  香盈袖心里愤然,若是她生前的身体素质你能那么容易掰开我?心里盘算着得好好锻炼自己得身体,毕竟没有一副好身体又怎可尝尽千杯酒,日夜醉倒红尘间呢。

  想着又张牙舞爪得往上扑却一个腾空,整个人从腰间被人夹起来往长长得红色走廊走去。她的相公正将她夹在胳肢窝里大步走去。这是要入洞房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