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忆梦楼华2019-12-30 09:093,734

  “可是小姐,这般模样怎么办,再有几个时辰媒婆和迎亲的就要来了。这番模样怎么见人。”

  一想起待会要面对的,冬临整个人都快要跳脚了。

  “就这样见人咯,我的嫁妆礼单呢。”

  她还是有记得她的嫁妆可是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

  听到这冬临更像是打了霜的茄子。

  “夫人原先的嫁妆是留着给你的,可现在经营的铺子地契全都在现在的夫人手中。她就装不晓得,您的嫁妆根本就什么也没有。”

  “那将军府离这里远不远!”

  香盈袖略微沉思

  “不远。就两条街。”

  “那现下过去还来得及吗”

  “只要能出去都来的及。”

  冬临不知道小姐忽然打什么主意。

  香盈袖推门而出,小小的落院,因为在最角落,虽然离大厅主室还是有点距离,可是离外墙只有一墙之隔,而且也没有后门。

  自然就没人看守,再加上她这个落魄小姐这样的情况更是安静落寞。匆匆安排冬临搬来两把椅子叠起来。

  冬临目瞪口呆,为什么那么多年她们就没有想到过这样就可以出去,这样早早就可以让母家将小姐接回去了。

  因为外墙有棵大树,刚好可以顺着下去。一脸的懊悔。

  “我估摸着我大喜的日子,母家的人必定来了个齐全,你出去将情况说了。早点带着母家的人过来,我明天就想办法让秋雨拖延,顺便强调我的脸因为这继母不及早救治而落的这般。至于我好了的事,就先不要说,哪天我自己跟他们说。”

  冬临虽不解却也点头照做,关于小姐的脸她一定要特别强调的。

  一番折腾。冬临留了一个一定办到的眼神便顺着树下了去,看着渐渐静止的树,香盈袖便知道她已经平安落地的,拍拍双手将椅子全都搬回去后,安心的躺在床上,舒心的喘了一口气。

  她本来就是个酒鬼加财迷,敢吞她钱财,要你好看。

  侧头看了眼还在死睡的秋雨,心里有了个恶作剧的念头,轻捏秋雨的鼻头,秋雨不耐烦的挥动了几下,香盈袖这才松手。可秋雨却揉揉鼻子又睡下了。真是睡眠质量杠杠的。

  一个哈欠上来,也就收了心态眼一闭沉沉睡了过去。

  睡的正鼾,外面的一阵嘈杂将香盈袖闹醒。

  床边的秋雨迷迷糊糊就要去开门,香盈袖紧紧的抓着秋雨的腕。秋雨不解的回头,却看见已醒来却是有点怒容的小姐,而且的小姐的脸好像…待仔细看清楚,秋雨惊讶的捂着嘴巴,泪在眼眶里打转。

  心疼的想要伸手去摸,却被香盈袖给抓着。香盈袖不在意的笑笑安慰着秋雨

  “一张脸而已。”

  秋雨更是惊讶的往床边一坐。

  “小姐,你会说话了,你终于正常了。”

  从小就盼着小姐能恢复正常。此刻看见这样的小姐却真的不敢相信,怕是梦,可是小姐的脸。太可惜了。

  秋雨挫败的低头不语,虽然小姐不在意,可是她好在意,虽然小姐一直痴傻可每每看见小姐的容貌她都可以引以为傲。现在这般毁了,他还怎么傲得起来。

  香盈袖觉得特别的好玩,她自己不在意得事两个丫鬟却是比她还要在意。

  “难不成你还是喜欢我痴傻些。”

  “才不要,才不是”

  秋雨急急摆手,却也是欣慰,好歹小姐现在正常,嫁过去了也不用受欺负,更不用像传闻般的那些前妃子们般得待遇希望,希望吧。

  “小姐!奴婢舍不得啊,听说那恶魔王爷,有一双龙凤,年岁不大却生得格外得嚣张跋扈,六岁的娃娃生的像是十六岁那般精明。

  那恶魔王爷更甚一双儿女,这王妃得位置虽好,可却成了朝中乃至整个南镜逼之不急的啊。一道圣旨下来将老爷将嫡女指婚了过去。

  那夫人捡了你这个长女的漏子,将从未出过面,从未有人知晓的你给推了出去,挡了二小姐的灾。秋雨担心小姐,舍不得小姐啊。”

  秋雨抱着香盈袖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着,香盈袖好笑的摇摇头。

  “是福是祸都还不知道呢。就这般来不及的为我哀悼,也太早了吧,既然这般不放心,那就做了我的随嫁丫头就好了。”

  “怎能不担心。夫人早就安排好了,没有随嫁的丫鬟,连嫁妆都没有。”

  秋雨气恼小姐这般无知。

  “这王爷这么厉害,就容忍的了我这般寒酸?”

  “小姐您不知道,本来婚期是要推后。可是那王爷说,他办正妃的喜宴办太多了,甚是无感,此番就简单办了吧。正得了夫人得心意,夫人说这嫁妆随行可都来不及呢,那王爷说他只娶个人而已,谁知道多久后还会再办一个正妃喜宴呢,就允了夫人不用张罗了。”

  香盈袖惊的一时反映不过来,这王爷也太随意了点。这有嫁妆过去她要是没了,这嫁妆不都是他的吗?这人怎么算的账。

  门外的一阵嘈杂之后便是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口一顿,便是急促的敲门声。

  香盈袖拉着秋雨给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在她耳边交代了什么,重新躺了回去,盖好被子,双眼一合,装熟睡。

  秋雨一愣随即一笑,是呢,这一切是福是祸都不知道呢。接着努力酝酿了情绪,眼眸蓄满泪水,语轻哽咽的朝着门口走去。

  一开门便瞧见夫人一脸愤怒又带着焦急在门口,一见这样的秋雨,心里一个停顿,这丫头不会在这时候真死了吗,早知道就早点请大夫了。

  “哭什么,大小姐死了?”

  急急的便要往里屋去。

  “夫人,你说什么呢。我们小姐命大还死不了。只是可怜了我们小姐,这一病,竟然半边脸毁了。若是我们当日求夫人请大夫早点医治小姐,小姐现下也不必这么惨了。”

  秋雨哭着便大声嚎了起来,门外的媒人和王爷府上派来帮忙的嬷嬷全都惊讶的看着夫人,眼中多了点鄙视。

  夫人王氏这才匆匆的打断了秋雨

  “臭丫头,说什么,别给我乱说,既然你们家小姐好好的,让她赶紧准备准备。这都什么时辰了。”

  秋雨一听,稍稍一愣竟又嚎啕起来,王氏真是进不去又离不来。只因秋雨整个人趴在门槛前。

  “我们小姐真真可怜,这没有自个儿的亲娘就是惨,我们家小姐自打出生就没了娘。这嫁人还得自个准备准备,这哪来的说道,夫人您就算不是小姐的亲娘,可好歹也是这府里的女主人,也算是小姐的半个娘呀。你不给小姐拾到谁还能管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姐从生下来到现在就是个傻子。你还让她自个准备。…”

  众人一听全都倒抽一口冷气,这内阁学士要给南镜王爷一个傻子。

  很多人都知道内阁学士与原配有个女儿,可却从来没有被人瞧见过,什么样子是圆是扁的都没人知道,只知道与后来续弦的一位夫人产了一对龙凤。

  据说这香家二小姐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南镜还找不出第二个与她媲美的美人。因美盛名的也就这香府这位小姐了。

  这一传出香家小姐要嫁给了南镜的御王爷,整个皇城的人无不惊讶,也不是说这王爷配不上香家小姐,而是名声太过恶劣,而且府里还有一双龙凤,那名声更是恶中之恶。

  在惋惜的同时又无不同情,现在这嫁娶的人竟然成了从未在人世露过面的大小姐,现在又听闻是个傻子。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嬷嬷们全都青了脸,为王爷恼怒,这香家夫妇也太会钻空子了。

  其中一个嬷嬷向后面的丫头使了使眼色,那丫头便悄悄离去。

  王氏初始的惊慌也在众人的审视的眼神中镇定下来。

  “皇上说是将府中的嫡女不日嫁与王爷,又没说哪位,这府中香锦绣还未及笈。唯有这香盈袖符合条件,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说得理所当然,媒人们虽尴尬却又不管她们的事,只气恼了王爷府里的一众人,却又不能怎么样。

  “先进去吧,这新娘子怎么样都要带一个回去。”

  一位两鬓斑白面容慈善的嬷嬷此时才开口。扶起地上的秋雨便带着后面的一众人往香盈袖的床榻走去。

  王氏在后面撇撇嘴不甘的跟上。待走到床榻之前王爷府里的人又一阵抽吸。

  只见此时床上的人儿眼眸紧闭,半脸的红色胎记,格外的骇人。扶着秋雨的嬷嬷气的都快将秋雨的胳膊拽下来。

  秋雨也不敢推开只嚎的哭出来。

  “各位也都看到了,我家小姐原不是这般的容貌,只因延误了病情才这般了,我的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

  说罢挣脱开嬷嬷扑在香盈袖的床边。

  香盈袖忽然觉得电视里什么金像奖奥斯卡的,这里随便挑一个都是影后级别。

  王氏这才挤过人群到前面,看着那样的脸,心里好不得意。作为女人最能感受外貌带来的直接威胁。这丫头以前虽傻,可是这样貌还是给了她很大的危机感。好在她傻。现在又没了唯一的优势。嘴边不经意的露出一抹轻笑。

  为首的嬷嬷却再也平静不了了,他家王爷就这么不济,娶这么个人做正妃。不要说御王府没有做主的长辈,就是她也无法同意。

  脸上挂着难看的情绪。就这么什么话也没有,旁边的两个媒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不敢说什么。就这么僵持着。

  刚出去的丫头匆匆进来在为首的嬷嬷耳边轻喃了几句。嬷嬷这才无奈的坐回茶桌前,摆手示意她们着手准备。两位媒人这才松了气。匆匆指示着人。

  “夫人,这待嫁女儿出嫁前都要由自个娘亲给予洗澡,梳头盘发髻…”

  媒人说着便不好说下去。要说不知道还好,可现在怎么都说不出来。

  “我来吧。我虽比不得她亲娘,却也是她的舅母,也算是我半个女儿,王氏你就出去将当年我妹妹的嫁妆盘出来交到大堂我夫君那吧,我们司徒家的人既然没人管了,我们司徒家自己管回来。”

  门外此刻来了一个一身藏蓝绸缎,素雅不失贵气。姿态端庄,眉目和善此刻却是不失威严的对着王氏道。王氏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原本通知她们的时辰是故意晚一个时辰,本想等着这丫头出门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怎的现在来的这般早。

  心有再大不甘却也没办法,什么话都没说乖乖的走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