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忆梦楼华2019-12-31 11:312,986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香盈袖觉得在这待的时间一定超过了她重生以来最久的时间,竟然在忐忑中,坐着睡了过去。

  太后合上已看完的佛经,脸上的笑意早已收敛转而冷霜。细端着香盈袖半残的容颜眸中的疑惑转为淡然。

  金子打造的护甲轻敲着手边的案几,惊的睡梦中的香盈袖一个踉跄,四处观望,最后重新给予太后一个傻笑。太后回以微笑。

  “怪哀家,看着便忘了时辰。王妃与御王爷大婚也没什么安置,倒是适才想起一件旧物来,便不知你与王爷嫌不嫌。”

  太后说着,便起身盈盈的往里屋走去。

  香盈袖伸长了脖子张望着。这自打进宫她唯一翘首期盼的就是多收点见面礼。不然真是无法安抚她心惊又无聊的一天。

  不消一会儿便从里面捧出一个锦布包裹着的东西,看起来很是在意的样子。太后轻抚着锦布,透着一丝的得意,却被面上缓缓的笑给掩盖了。不晓的人只觉得这必是太后的心爱之物。

  轻摊开锦布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通体血红的玉镯,一看便是上等之物。香盈袖不好细详,只眨巴着眼看了一下傻傻笑着。

  “这可是好东西啊。这个呀……哀家呀,倒是喜欢……不过王爷与王妃新婚还是得舍得,好歹王爷没有了母妃,哀家也算的话他半个娘亲。来!带上。”

  太后取着血色玉镯便要给香盈袖带上。

  香盈袖总觉得那一张温婉的笑容特别诡异,缩着手傻笑着直摇头。

  太后也不恼怒,只微收笑容一个轻声说这:

  “过来!”

  香盈袖一个全身冷颤,呆呆将手伸了过去,太后微笑着将血色玉镯位香盈袖戴上。很是满意的抬起香盈袖的双手观赏着。

  “果真还是御王得人戴着好看。”

  太后加深的笑意着实让香盈袖看不下去。

  “哦!瞧这时日过的也快。哀家也是许久没见着舒心的人了,今见一人难免忘了时辰。”

  太后像是恍然般的轻拍了香盈袖的手。

  “让东镶送王妃去喜乐殿吧,御王爷没来哀家这必是去了喜乐公主那里。”

  太后甚是慈祥的说着。

  门外进来一个冷脸寡柔的宫女。没有任何表情的将香盈袖带了出去。香盈袖直觉这里每个人真是奇怪的让人不寒而栗。

  “太后,就这么放过这个傻子。”

  老嬷嬷从边而上,很不是明白。

  “一个傻子,用又不得,若是灭了,又显的哀家更是愚蠢,一个傻子就算是司徒家得人又能做出什么事来。”

  太后转而一副阴冷得神情很是不屑。想象着御王爷见着血玉镯的神情心中就是万般畅爽。

  老嬷嬷似想要说什么,望着一副自信的太后却也是收住了话语。见着太后的一个手势,便低首着退下将厚重的大门合上。

  太后缓步走到床边,将床边的帘子里挑出一根珠帘轻拉,床边的墙应声缓缓打开,打开后里面是一条通往地下的长长走廊。里面一阵白烟袭来打在太后的脸上,长长的睫毛瞬间染上了冰霜,拿起旁边的皮毛披风,缓缓往里面走去,厚厚的墙慢慢的在来人进去后合上。一切安静的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个叫东镶的宫女一路冷着脸将香盈袖带到了喜乐殿。香盈袖一路也是自在,东看看西瞧瞧的也很是心满意足。

  刚到时百里君凌正好出门,东香恭敬的向百里君凌跪首得到了百里君凌得允许后便又视若无睹得离去。真是傻子无人管,香盈袖自嘲着。

  “冬临,你陪王妃回去,本王与王姐还有事详谈。”

  冬临深低着头点着。香盈袖细看了一会不语。待冬临走进时,挽起冬临的手臂欢快的蹦蹦跳跳的离去。

  百里君凌转身回到房间里,身着公主服装躺在床上的冬临瞪着眼做不出任何动作说不出一声话。只是瞪着眼睛已宣示自己得愤怒。百里君凌静默的做在茶座前拿起一本书,饮茶细看起来。冬临的内心上吐血的,更是疑惑小姐得安静。

  “小姐,出宫门这边!”

  冬临”似乎有点着急,语气又不敢大声,一路低头不语。深怕被人注意,可是这个王妃可不这么想,一路疯疯癫癫就怕没人注意。多次忽略她出宫路线得提醒,生生带她逛来逛去。

  忽然来到一处僻静处,似有争吵却也是怕人发现的样子,香盈袖来了兴趣,回头给了“冬临”噤声得手势,拉着“冬临”猫着身子悄悄往争执的地方移过去。猫着闹着便来到一块巨大的假石下。前面不多的树木刚好可以看清人影。洞前的杂草刚好可以遮掩她们的身躯。

  “冬临”细看着香盈袖,若不是君凌的提点,这丫头还真让人看不出来是装的啥。想着君凌与这丫头定有一番好戏,不自觉的便轻笑起来。

  香盈袖一个白眼回头,重复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冬临”回以同样的噤声手势以表明了。

  “晓瓷,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弱弱的声音不停的恳求着。

  “不是我放过你,你就可以安然的事情,只要你说出你偷拿的保胎药是哪个宫的,自然有人就会放过你。”

  很是无奈的声音。

  “我都说了,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宫女要看病拿药你是知道有多难,我只好自己摸黑去随便抓了几样,谁成想拿了安胎药。”

  弱弱的声音说着便轻啜起来。

  “你也是从小进宫的人,皇上从还是王爷的时候,府里的王妃们成群,却又有哪个上过皇胎。现如今又是皇上,皇后之位也一直空着,如今你这一出,各宫的娘娘们哪个不是红了眼盯着你,就是要知道是谁的动静,如今你这番只与哟二人在这,你还是不说。”

  晓瓷宫女显然焦躁了起来。

  感情这皇帝那方面不行啊,妻妾成群也没有个子嗣,香盈袖不禁浮现出那张孩子般的脸庞,替他惋惜,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没有了基因的延续。

  “真没有。”

  弱弱的人无奈的肯定着。

  “堇铃,在这个地方,你维护的人若帮不了,你只能自己救自己知道吗?这事不是哪宫的娘娘要知道,是太后要知道你知道吗!”

  晓瓷着急的紧抓着跪伏在地不停抽咽的双肩。

  “晓瓷,我真的不知道,事情就如我说的这般,你教我如何谎编。”

  堇铃惊恐的直直摇头。

  “你我,进宫后便一直待在着后宫中伺候着疯疯癫癫得人。这会莫名出了这种事,假使你再一无所知也会丢了性命啊。”

  晓瓷几乎接近崩溃边缘。儿堇凌只沉默着一声又一声的哭着。

  “你怎么就那么傻。”

  堇铃说着无力得垂下了双肩。

  忽然嘈杂的几声脚步声接近了那两个宫女的后方。

  是那个叫东镶的宫女,香盈袖想要看清楚,无奈只怕让那边的人发现,只能微微伸长了脖子。

  “问出来了吗?”

  东镶毫无感情的语调问着。

  晓瓷无奈的摇摇头。堇铃惊恐的缩着身子直往后靠。

  “这事既然有了,时日久了也瞒不住,既然她不说,那就全了她,你回去好好守着嘴,待时日满了便可安然回去。”

  东镶冷然得说着。

  晓瓷看了看堇铃,咬咬牙转身离去。堇铃无助求救的眼眸不停的望着离去的人。

  东镶挥手示意后面两个宫女。那两个宫女各自上前一人一抓,在堇铃不算强烈的反抗中在她身上绑铃一块大石头。只见东镶一个手势,扑通一声连人带大石头的沉下去,荡漾的水池咕噜咕噜几个泡泡后归为平静。东镶留了一个人站在岸边许些时候便离去,香盈袖想着真是做事小心,她的小心脏可是扑通扑通的紧张。

  本能的想要冲出去,无奈有个守尸的,看这情况这堇铃姑娘是没救了的。

  那个守尸的宫女一看差不多了便离去。一看这么残忍的戏就这么落幕了,香盈袖为自己带无能为力而感到悲伤。

  正准备离开,那个叫晓瓷的宫女竟然折回来了。刚再湖边张望,那个守尸的姑娘竟然尾随在后面,一个匕首就下去了。

  香盈袖本能的不管不顾抓着一块石头就跑过去给那个守尸宫女脑门开花。“冬临”更是错愕得看着这转变得场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