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忆梦楼华2019-12-31 11:323,264

  面具人将香盈袖带回茶楼之上!将香盈袖放在软塌之上。望着那微微渗着血的小腿还有那早就破的血肉模糊的脚底,不禁觉得自己脚底一疼的同时又有点佩服这个弱却不弱的女子。

  转过身在书桌前的暗格里翻了翻,翻出一瓶白色磁瓶。不舍的看了看。最后还是一咬牙走到了香盈袖跟前。

  “这好药本佛爷也是能省就省,如今看你这仗势怕是省不了。算你运气好”说罢便打开磁瓶轻抬起香盈袖的血脚。轻涂着。昏迷中的香盈袖虽然昏迷,却像是能感受到疼痛一样,微微将脚一缩。

  “真是个好玩的女子!”面具里传来一声嗤笑。

  “好玩,也是你玩不起的。”百里君凌漠然的驻立在高楼窗前!清冷的气息带了一股凛然。

  面具下的心惊,有人这么靠近的毫无知觉。这人该是多厉害。

  百里君凌眸子一闪,双眼轻眯一下,望着抓着香盈袖血脚的那只手,背手握着的拳转而一掌化成掌风拍掉那只正为香盈袖涂药的手。

  面具人捂着手笑说着“都说南镜御王爷武功盖世,南镜之内不缝敌手,今日一见,怕是传闻中的御王爷武功也只传了三成吧。”

  “有几成,你可一试!”百里君凌径自从窗户进来,径直走向香盈袖。

  “别!我怕我是在拿命在试。”面具人很识相的起身做到临近窗口的软塌上。

  望着突然停驻在香盈袖眼前的百里君凌戏说着“我听说南镜御王爷又娶正妃了,想来这位便是御王妃了。”

  百里君凌不做回应。面具人却是惋惜的叹息一声。百里君凌听着却略有刺耳。

  “御王府的正妃这都换了不下五个了,却无一人活着。我看今天这位王妃凄惨的,怕是挺不了多久。”

  “我活多久,她便能停多久。”百里君凌淡淡的说着,出来的寒冷之语却是让人不禁胆颤。面具人尴尬一笑。

  “如若保护不好,本佛爷倒是不介意接这一手!”面具人好不痞雅的往窗口一靠!语出轻佻。

  一个闪身来到面具人眼前百里君凌双指一并似剑般直指面具人的喉间“都说笑面佛有胆似天!胆大未必是好事!”百里君凌冷沉的说着。却难掩一股怒气。

  “哈哈哈哈……这容颜残缺的御王妃竟这般惹得清冷无情御王爷的心。我笑面佛爷胆大却也有量!王爷请勿较真。”面具人朗朗的笑着似清风,却带着不甘。

  “今日一事,我替王妃谢你!”百里君凌收起手,转身回到香盈袖身边脱下身上长衫包裹好香盈袖,轻缓的抱起香盈袖。

  “别,我能感受到这王妃对我可没一点谢意!”面具人酸酸的说着。

  “那本王就不做谢礼了。”听着有礼回谢却又飞了,面具人想要顿足抽搐。

  “这万全膏是好东西,本王代王妃谢过了!”百里君凌顺便扫过那瓶还没用完的万全膏。留下这句话后便消失在茶楼之上。

  面具人抽搐着眉头,极为不爽,果然不要脸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不要脸的男人。摸了摸喉间微微渗出的血,背后一凉!这男人不禁不要脸还小气!

  百里君凌将香盈袖放在床上,命人又准备一桶的洗澡水。

  百里君凌是不乐意的,连着两日都得给昏迷不醒的人搓澡。可也无奈。只能认命的卷起袖子。

  一切换洗好后,轻柔的将香盈袖放在床榻上。不小心瞥见手臂上的鞭痕,眸子微闪。继续为香盈袖着装。

  那被咬的小腿,肉都开始往外翻。百里君凌为香盈袖轻抹着万全膏,昏迷中的人儿微微一缩脚,眉头一皱。

  百里君凌似责怪的看了眼香盈袖,拉起她缩回去的脚继续小心的涂抹着。几番折腾,算是将香盈袖照顾全了。

  这一番的折腾,已是夜幕之时,百里君凌点灯坐在书桌前抓起未看完的书,透着烛光看着已深睡的人,眸子微微一暖,轻哼一声,不知是笑意还是不自觉的轻出的气息。烛光一暖,一室的温柔。

  隔天的香盈袖醒来,却是全身的疼痛。摸摸背捶捶腿,却觉得这腿和脚更是痛。

  香盈袖挣扎着下床,抓起还是面巾对着铜镜轻轻擦拭着脸庞,一边擦,一边感叹这身躯的较弱,得好好的锻炼锻炼。起先思绪飘离并未注意到脸上的怪异,只在半边胎记脸上来回多擦了几遍,却发现这胭脂怎么都擦不掉。

  定睛一看再用湿巾仔细来回搓着,却见半边的红色胎记毫无变化的留在脸上。

  透过铜镜香盈袖看到后方书桌前某人举杯饮茶,这才发现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还在她房间,真是大意了。再仔细对着铜镜看不知是错觉还是她多心,她总觉得他那举杯的动作轻微仰着的头刚好在看着自己,而且她总觉得那双毫无情绪的双眸似乎在闪着得意的笑意。

  香盈袖将湿巾愤愤的往梳妆台上一丢,铜镜微微一颤。不顾脚下的疼痛,香盈袖气势汹汹的来到百里君凌眼前,双手啪的拍打在书桌前。桌上的燃尽的烛火抖动中散开了。香盈袖一双眸子瞪的通红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百里君凌垂眸看着那双因用力过多怕打书桌微微泛红的小手之后,转而悠悠然的对上那双瞪的通红的眸子。

  看着百里君凌将手上的茶盏轻放下,虽然依据一副万年不变的冷脸,可香盈袖总觉得那张嘴貌似刚才在轻笑,错觉?

  “我做了很多,你说的是哪件?”百里君凌毫不在意香盈袖的怒视,悠悠的冷然说着。

  香盈袖一个颤栗全身毛孔都打开了,脑子忽然转不回来,自从昏迷到醒来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找不到,冬临走了,秋雨又下落不明,昏迷前的面具人是谁又去哪里?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无人告知她。她没记错的话,她好像昏迷了两次。这身体是有多没用啊。好像每次昏迷见到的都是这个百里君凌!

  看着香盈袖那双愤恨的眸子转而疑惑和惊恐接着,一张小脸躁红,颤着小手轻抓合领口,百里君凌依旧不言不语,香盈袖眼中更是充满着羞怒和质问,死死的瞪着百里君凌,就像是再问“你是不是对我怎么样了”,百里君凌给了一个“有何问题”的眼神后不做辩解的径自轻啄起茶来。使得香盈袖更着急的想要知道昏迷后发生的一切,她是怎么从得救?她救的那个人怎么样?怎么出宫?昏迷的两次又是谁照顾她的?香盈袖一双眸子不停的转着思索着,薄唇轻咬不放。似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百里君凌只觉有趣极了。

  “谁救我?怎么出宫?我昏迷的时候谁照顾的我?”思来想去,香盈袖觉得只能问这人了。

  “本王救的,有本王在自然能出宫门,能照顾王妃的自然也只能是本王。”百里君凌一个问题都没避开的如实回答。

  得到答案的香盈袖猛的抱着身体往后一缩。

  “该做的,本王不会推辞,趁人之危的事本王也不屑于!”听到百里君凌这么说,香盈袖唏嘘一番后对百里君凌稍有改观,也没那么不顺眼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问题又回到起点!

  百里君凌对上香盈袖的眸子然后扫在她半边胎记的脸庞。

  “你的胎记掉色,本王给你重新置弄了一番。”

  “你凭什么对我的脸胡乱动手脚!”香盈袖扶上有胎记的那半张脸,有点点心痛。虽然说不介意脸上的胎记,可是她很介意好不容易好了的脸莫名其妙又毁了。

  “你是我的王妃!”百里君凌淡淡的说着。

  “那又怎样?”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回答,香盈袖摸不着边。

  “凭的就是这个!”

  “你……”香盈袖语顿到气结。

  百里君凌起身来到香盈袖面前就这么静静地低头看着娇小的她。

  香盈袖从未仔细体会过两人如此近的氛围,此时才觉得百里君凌高大带给她的压抑,就这么看着,香盈袖都觉得有点紧张的透不过气。

  食指勾起香盈袖的小巧的下巴,四目相对!

  此时的香盈袖眸子呆愣的望着百里君凌如潭似水的眸子,平静又深不见底。

  “那张脸本王看不顺心,果然还是这样顺眼多了。”说完这句话,百里君凌望着那张染上红晕的脸颊瞬间刷白,更觉好玩。

  “怎样才能给我弄掉!”香盈袖恼怒的拍掉勾着她下巴的手。

  “同本王圆房!”百里君凌一本正经又面无表情的说着。

  反到让听了回答的香盈袖觉得自己不正经又龌龊了。可是明明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香盈袖更是憋的恼红了脸。

  “王爷,就算是玩笑也不带开的那么一本正经吧”香盈袖弱弱的回答。

  “本王没有说笑!”百里君凌继续一本正经。

  香盈袖一脸你认真的看了看百里君凌,百里君凌一脸我没开玩笑的回应了香盈袖。香盈袖红着的瞬间蔓延到脖子。

  “百里君凌你无耻,你卑鄙,你你你你……可恶”香盈袖觉得又气又羞辱。假如真要那什么还不如就这样!又不是没毁过容,就当自己从来没有恢复过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