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忆梦楼华2019-12-31 11:313,475

  香盈袖呆呆的不知道该如何行动。两旁的宫女太监全都颤颤巍巍的跪着也没有人指引什么。

  而百里君凌一点都不以为然。

  不一会从屋内出来一个老嬷嬷。手里还拿着针线做着刺绣,像是来不及放下就出来了一样。

  香盈袖仔细一看就是那日前来接她的嬷嬷。原来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难怪遇事那么从容不迫。

  “我说这外院怎么忽然静了呢,原来是君凌来了。”

  那老嬷嬷出来时有点意外,却也不怪,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怎么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下。”

  “皇后派了人来,我便先来太奶奶这。”

  百里君凌冷冷的道说着,一点都不为来人的热情所动。

  老嬷嬷将手中的针线交给了旁边的宫女。好像习惯了他的冷脸,也不在意。便上前将一众人打发了。

  转过身这才发现缩在一边的香盈袖,虽不喜爱,却也无奈。

  招手示意香盈袖过来。香盈袖见着老人慈眉善目的不象坏人便慢慢的行了过去。老嬷嬷牵过香盈袖的手,从头到尾看了一边,最后停留在她的脸上,除了惋惜又多了份心疼,轻轻的拍了下香盈袖的手背,将香盈袖往内堂迁去。

  香盈袖此刻不知道该做什么状态,只能不苟言笑的跟了进去。待回头时,冬临和百里君凌均已不见。

  接由老嬷嬷的手递给了那个手拿佛珠的太皇太后。一双满是皱纹却白皙不粗糙的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香盈袖的手背。满头的白发,每根都留有岁月的故事。虽已年芳不在的脸庞却也能透过那双明亮的眸子来确定少女时的惊艳。

  香盈袖从安静的注视转而傻呵呵的笑着。太皇太后也是温温的打量,转而会心一笑。龙钟的体态微微转动一下,从身侧的靠垫里抽出一个小匣子。轻拭了一下干净的匣子。

  像是陷入回忆中,稍稍的没有了任何动作。转而轻抬眼眸像是想起自己想要做什么般。不舍的打开了匣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比铜板通体大两倍大小的圆形铜块,铜块上刻着细小的字。系着铜块的黄青黑三色线缠绕在一起,使得原本各自单一的颜色,有了不一样的颜色。

  太皇太后挣开套绳便有意要为香盈袖套上。香盈袖看明白这个东西对这老人家又不一样的意义,便抗拒着不要。

  太皇太后笑笑着停了动作轻拂了香盈袖的脸颊,一声又一声轻缓的说着:

  “要的要的。哀家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件了。君凌啊…是我一手带大的。从小没有母后在身旁,是个听话又可怜的孩子。哀家呢……也从没为他谋过什么……”

  停顿间将铜块套在了香盈袖的项脖间。

  刚听着的香盈袖来不及回过神便算是接了这个礼物。虽不知道什么宝贝,可看着老太太那神情怕也是个好东西。

  “呵呵呵呵呵…好看!!好看!!!”

  香盈袖拿着铜块不停的翻转又在太皇太后眼前晃动了几番,便小心的将铜块塞进了衣衫之内。让太皇太后看着满心的欢喜。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能给你们的也就这么一样了……”

  说罢又停了下来,慢慢的看着香盈袖不语,像是想将香盈袖看个遍,眼神之间却又透了点愧疚!愧疚??许是香盈袖的感觉出错。香盈袖也只能傻笑着任她看。

  “太皇太后!皇后宣见御王妃久不见人,待人多番打听,便寻了过来………”

  缓缓而来的宫女有点为难。

  本是温温的眸子听到皇后字隐约透了不耐烦和愤怒,却也没有言语。

  担忧的看了香盈袖一眼却也没有交代,让着进来通报的宫女领着走了。

  老嬷嬷上前为老皇后轻轻拿捏起来。有点想不明白

  “主子!那可是太上皇生前………”

  太皇太后明了的拍了肩头的那只手:

  “我们都到了这样的年头。也没什么可求了。这争来争去都是为了后来的子孙们,哪知一辈子的争斗玩了,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子孙们无休止的争斗,直到黄泉闭目。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上天给我的惩罚呀……哎…君凌是我一手从襁褓里带大的,对他我又何曾生疏过。有心却也无奈。”

  凝重的叹息!

  “这东西迟早都要被人索了去,不如凭着自己的想法,为君凌做点什么。我呀……欠了六年前御王府几百条的命。现如今只能做这么一件,虽不及那份罪过。可也望君凌能理解我…”

  说着垂暮着落下了泪水,苍老的面容更显憔悴。

  “罪过…罪过啊……”

  念叨间轻闭着双眸盘起拂珠,口中轻念大悲咒双手循环着捻珠。

  领路的宫女三步并两步的走着,头也不回全然不顾脚前跟不上脚后的香盈袖。香盈袖提着华贵又绊脚的裙摆露出白白的亵裤却也不以为然,只一蹦一跳的赶着。

  本来长裙内穿一层薄薄的沙裙即可,可她觉得不穿条裤子下面总有风在两腿间飘荡,不顾众人的反对(其实也就只有冬临和秋雨)穿好亵裤就出门了。

  现在看来好在穿了亵裤,总比挂着两条若隐若现的大白腿在那跑好。越想着越觉得自己真走运,不禁雀跃的跑了起来。

  穿梭间看到一个明黄的身影斜坐在长长的走廊凭栏上,侧着头嘴角微杨着一副甚是有趣的望着香盈袖。

  香盈袖放慢了脚步眯眼一看,那一身晃着闪眼的黄,估计只有皇帝了。香盈袖一个咧嘴傻笑,竟像是见到老熟人般抬起藕臂不停的挥手。

  百里鶄笑的越发的天真。像个孩子般干净。抬手挥动回应着香盈袖。

  香盈袖有点僵硬的笑容不知做何反应,居然有人对傻子有这样真诚的。让她这个装傻的傻子有点心虚。

  香盈袖匆匆提起裙摆也是三步并两步的往前跑去,似是前面宫女催促着。

  百里鶄淡淡的收起了方才的笑容。抬头望着越渐刺目的暖阳。又是轻声一笑。这一笑却是道出了一丝悲切。

  “皇上”

  不远处过来的老公公恭敬的一个鞠躬。

  “走吧!”

  百里鶄瞬间转变了一副玩世不恭世家公子痞气十足的一个起身绕过老公公。

  忽然一个转身,让紧随而后的老公公差点撞着了百里鶄。

  “西公公,你帮寡人跟母后说下呗,此番去王弟的喜宴看上了一个送嫁的姑娘,可美了,那日回宫总能想着那美丽的脸,貌似是香府的姑娘,就是那个名满南镜的香锦绣。”

  百里鶄笑中满是淫光却也不影响他那俊俏的皮囊反倒是有种坏坏的潇洒不拘让人无法抗拒。

  西公公无奈的笑着

  “皇上,这都做了帝王,竟还是这般的沉迷女色。老奴也是劝导不了了。”

  “西公公又不是不知。寡人从小文不得武不行,唯独对美女那是不舍不弃,这南镜也是恰巧有了寡人这么一个皇帝,寡人也很无奈阿。公公就帮寡人说说呗,”

  百里鶄微弯着身体,对着眯着眼笑的西公公眨巴着眼。

  “老奴会转告太后的!”

  西公公始终微眯巧笑的眼神笑的更深,透着股让人难受的诡异。百里鶄却是无感,满意的直起身子阔步离去。

  一番不短的脚程,总算到了一座宫殿前。就这富丽堂皇的门面就知道这主人的奢华。

  香盈袖放下裙摆左右不停的观望着。心里啧啧称奇。这尊贵之人就是好奢。

  “进来吧。”

  早上被喷一脸口水的嬷嬷远远的站着,尽量让自己与香盈袖的距离远点。

  香盈袖笑呵呵的就往她蹦去。老嬷嬷惊恐的领着香盈袖往里屋走去。

  “就这么一个丫头,就慌慌张张的,旺你跟了我那么多年。”

  轻言却带着沉重的威严,老嬷嬷惊吓着跪着,不敢妄动一下。香盈袖却只觉这女人开口便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是她又不是真的只有十五的小姑娘,她可是三十好几的半老徐娘。是内心!内心!

  香盈袖也不慌不忙的笑呵呵朝着太后的桌台走去。径自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

  太后将手上的经书合起将糕点推至香盈袖手跟前。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真是西北风都没吃一口,真的饿。香盈袖也是不客气的一抓一大把,边吃糕点边感叹古带老年人的生活真是乏味,不是念佛就是看经,想想新世纪活蹦乱跳的老人家。真真无法比。

  “是个好姑娘,不过可惜了点。”

  太后一边说着一边细看着香盈袖。香盈袖回眸一个傻笑,满嘴的糕点,一点也不在意,任由观看。

  “此番也确实委屈了御王爷。香家也是够胆。你说我们株九族可好。”

  温婉的就这么决定了一个家族的生死。

  “好玩吗?好玩就株阿,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香盈袖毫不犹豫的点着头。满脸期待。

  “不好玩!”

  太后仍旧满脸笑意的说着却不移开观查香盈袖的脸。

  “不好玩?不好玩我可不玩。”

  香盈袖一脸嫌弃的鼓着腮帮子。咀嚼着满嘴的食物。拿起最后一块糕点,看了又看伸直手递到太后跟前,很是真挚的眨巴着眼。

  太后不说也不动,只微笑着静静望着时而认真时而不解的香盈袖,忽然轻声一笑。虽不张扬,却让香盈袖听着怎么觉得这一笑太后很是畅快。见太后摇头拒绝香盈袖也是不客气的塞进了自己嘴里。

  “既然你觉得不好玩,那就不玩了吧。”

  一双美艳的丹凤眼笑而不颜。始终温婉弯起的嘴角,不似明月似弯刀。

  香盈袖此刻是屁股上扎了千万支针般的坐不住,却还要维持傻子本色。只能不停的扣扣一手动动脚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