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
忆梦楼华2020-02-21 23:214,570

  香盈袖与百里君凌此刻一身黑衣蒙面匍匐在南宫翎的院落房顶之上。

  香盈袖看的眼睛都凸出来了。

  南宫翎的小院里一番热闹和谐的欢快,没有香盈袖脑海中的哀怨抽打和骨瘦嶙峋的孩子们。相反还都是白白胖胖的。

  只有几个看起来像生病了一般,躺在椅子上观看。

  不一会儿南宫翎和一帮家丁走进来,所有孩子都安静的各自迂回到角落里。

  待三两家丁离开后,落院门口一关,所有孩子全都兴冲冲的围着南宫翎“翎哥哥,翎哥哥”的喊着。

  南宫翎手帕轻捂嘴角,苍白的脸色不改,脸上的笑容却是真诚的。

  待所有的家丁离去,落院内只剩下南宫翎和百里君凌时,百里君凌带着香盈袖缓缓落地。

  “王爷贵临何事?”南宫翎似乎变了一个人,语调没有那日的招摇与猥琐。而是平淡柔和的。

  南宫翎缓缓的坐下,轻躺在藤椅上,闭目在阳光之下,苍白的脸色,像及了病危的重症之人。

  原本闹腾的小院里的孩子们,都静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来,带一人!”

  南宫翎缓缓起身,进屋许久后,手抱一三岁左右的粉嫩娃娃。娃娃睡的正香,似不满意被搬动皱着眉头稍稍挥动着小手。

  南宫翎,轻拍娃娃的臂膀,娃娃又重新安然入睡。

  “这娃娃,初来时想念母亲哭闹的不是一般厉害,也是个倔强的人。今日也是累的睡沉了。”

  果真娃娃眼周围红彤彤,干了没干的泪水浑浊在一起。瞧着尤为的可怜。

  南宫翎小心交代着,将孩子交给了香盈袖。想来是觉得百里君凌也不是带孩子的人,可是人家可是两孩子的爹啊!她着没当过妈的大姑娘很是拒绝的。

  香盈袖抱着孩子突然觉得烫手,看着南宫翎的感觉也是整个的不对。

  南宫翎轻笑着安慰尴尬的香盈袖。

  香盈袖这才细看了南宫翎,没有了那日般的让人不适感,此刻竞像是邻家的哥哥般。

  “那对小兄妹可还好!”南宫翎毫无芥蒂的问着。

  “现在可是好的很,只是不明白你那会下手是什么意思。”香盈袖还在为他的毒打介怀。

  “不这样,南宫家的恶名怎能传出去!”南宫翎尤为讽刺的一笑。

  这听起来像是故意的,香盈袖更是不解。

  “王爷的男宠瞧着还真是有趣!”南宫翎笑看着一脸茫然不解的香盈袖。

  “不然呢!”百里君凌一副理所当然的得意也是高傲的不行。

  “这是我所知的所有。”南宫翎将怀里的一方巾帕塞给了百里君凌。

  “不扰,别过!”百里君凌收好,别过,拎着香盈袖离开了南宫翎的落院。

  院里的南宫翎重躺会椅子上。闭目安静着,聆听着院外匆匆临近的脚步声。

  一身骑装的男人揣着门就进来了,无人敢拦!

  “这南宫家怕也只有南宫家的人敢乱来了。”南宫翎一点都不惊慌,一脸的讽刺和不屑。

  男人硬朗的五官皮肤黝黑,满脸的严厉杀气。有着一股长年征伐的戾气,手拿马鞭,似来不及卸下一身的骑装,便匆匆赶来。与弱弱苍白的南宫翎形成了莫名的反差感。

  “给你的暗卫,都死在了落院外,你不知吗?”男子有点恼怒,可瞧着南宫翎苍白的脸色却也忍住了。

  “我南宫家树敌众多,我知不知又有何差?我本就名声极劣,生在南宫家,托南宫二字的福。”南宫翎一脸的无所谓。

  “不似叔叔万人敬仰!是吧,叔叔!”南宫轻笑唤一声叔叔。

  南宫九啸不语,额间跳动的血脉足以说明他的气愤。

  “再添你十名暗卫,这段时日你就莫要出南宫家了。”

  南宫九啸将马鞭一甩在空中划出一声刺耳的声响,便愤然离去。

  南宫翎望着刺目的暖阳,不觉晃眼刺目,也不觉暖意侵身,总是无尽的凉意彻骨。

  苍白的脸上更是多出来无尽的悲凉。

  自那天抱了娃回来还给了游子若之后,百里君凌已好久没有出现过,丢下一对龙凤。游子若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带着她的孩子消失了。

  更奇怪的是,布置侧妃落选的喜乐也是跟着后脚就不见了。

  香盈袖感觉自己就像忽然被抛下的孩子,有点纳闷。

  好在还有真正被抛下的孩子,没空就训训这俩小混蛋。

  以至于这俩孩子以飞一般的速度成长成了一个尊敬长辈,自行独立的娃娃。甚至有时候还会照顾一下犯懒的香盈袖。

  “哥哥,我受不了了。”

  “嗯,我也是!”

  “怎么办?这次的王妃好像什么都不怕!”雪痕懊恼的支撑着小脸。

  前些时候抓的小老鼠想吓唬这个女人,不想看到的是小老鼠全都被架在火上烤的一幕。害的她某些时日瞧着肉就犯恶心。

  “哎……”旁边的百里靖仇叹了一口气,似乎与雪痕一样重拾记忆一般。

  “小主子们,王爷呢?”老管家匆匆的找来。

  “我们哪知道!”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王妃……算了!”想到了王妃,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

  “说到本王妃了,怎么就能算了呢?”香盈袖一口咬着一节甘蔗,一个大摇大摆的就从屋里出来。

  望着香盈袖手中的那截甘蔗,百里雪痕和百里靖仇不自觉的都悄悄捂着屁股往老管家身后退。

  “王妃,宫里派人来,说要请王爷王妃入宫,说是太皇太后病重。”

  “那就走呗!”

  “王爷现在不在呢!”老管家着急的摸着脑袋。

  “那我去呗!”香盈袖一口吐出口中甘蔗渣。

  “老祖宗不行了,这俩家伙也带着吧!”香盈袖伸手就去抓缩在老管家身后的两个人。

  “我们不去!”两个孩子异口同声无比坚定的说着。

  “好说也是你们的太奶奶!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节。”香盈袖有点气愤。

  “她算什么太奶奶!若不是她我没怎么落得没有娘亲的地步!”靖仇一个咆哮后拉着低头不语的雪痕匆匆跑过香盈袖身边进了房门。

  香盈袖眨巴着眼望着紧闭的房门。锁着眉头思索着百里靖仇的话,又想起太皇太后起初是愧疚和无奈,怕也是一段纠葛。

  “那我去吧!”香盈袖淡定的说着。

  老管家抬头瞧了瞧如此淡然的王爷,不免有点好奇。

  “老管家,本王妃好看吗?”香盈袖浅笑轻挑发丝。半边的胎记像是忽然生动起来。

  老管家羞红着脸摆手摇头。

  “不好看?”香盈袖皱眉不满。

  “王爷,你就不要吓我这老管家了。”老管家说罢转身离去,却又想起什么来回身对着香盈袖说道。

  “王妃,还是做下准备吧,宫里的人在外等急了怕是不好。”说完转身离去。

  “王妃,还真是会逗人!”铃铛上前笑趣着。

  “这老管家……你们都没细看过?”香盈袖有点不确定的问着铃铛。

  铃铛抬首皱眉。

  “管家是王爷亲自找的人。一直话不多,干活也利索,府里的一切也打理的井然有序的。”

  “可是……哪有一个老人家手满皱褶,满脸皱纹,颈脖里的皮肤这般光鲜的?”香盈袖转头瞧着铃铛,对于自己刚才看到的人有点怀疑。所以才会故作那般矫情。那眼神没有老人般的温厚慈祥,有点像少年般的情动。香盈袖又感慨自己就这半残的容颜居然还能撩汉子。

  铃铛对着香盈袖一揖一个转身消失在香盈袖眼前。

  香盈袖感叹着,好像就她活的像个废人一样。

  ——

  香盈袖忽然发现没有百里君凌的马车是那么的无聊。

  她可以看看他那长长的睫毛看书换行之间微微的煽动。可以看看他骨节分明的长直轻捻棋子起落。

  香盈袖忽然羞怒的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

  一个回神已经到了宫门口。

  时隔不久又来到这繁华的牢笼,香盈袖无不感慨。

  一路匆匆在一个十字交叉口撞上了同是匆匆而来的乔箐。

  香盈袖只觉眼皮一紧。

  “妹妹也来了!”乔箐一脸温婉的笑容轻牵起香盈袖的手。

  “你我姓氏不同,称妹道姐的是不是有点奇怪了!”香盈袖弯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王妃,倒是好思路,一点都不像是痴傻的疯子。”乔箐淡然的轻拍着香盈袖雪嫩得手。

  “那也不及乔姑娘的好手段。那多年了也算是如愿嫁郎君了。”香盈袖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

  “王妃不止容颜不一般,为人也不一般呀!装得了疯傻,也能这般淡然处之!”乔箐掩嘴轻笑。

  “也不及乔姑娘,撬不动的心还要贴着不走。”香盈袖学着乔箐掩嘴轻笑。

  “那又如何?”乔箐毫不在意香盈袖的嘲讽。

  “不如何!”香盈袖忽然一改常态,一脸严肃傲慢的对视着香盈袖。

  自视冷傲的乔箐不禁微微凛然。

  两人话语间已经到了“祥凤宫”,此时而来却没有初来时的安宁,反而有点冷寂。

  这里的人似乎跟初来时不一样,老嬷嬷也不见。

  香盈袖有股不安升上心头,却也不能表现出来,面上一派镇定淡然的走进太皇太后的寝殿。

  一张大床上深陷着一个气若游丝的老人,没有以往的仪态,没有了初识的慈祥,眼前这个尊贵的人在死神面前也不过是如此平凡而已。

  香盈袖缓缓的落坐在这个老人的床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太皇太后一开一合的眼眸游走着。缓缓的看清了床前的人。

  猛的抓紧拉过香盈袖,香盈袖一个反应不及跌进了床塌内。

  “三军令,令三军!三军令,令三军!”太皇太后用仅有的力气不停的在香盈袖耳边低喃着。

  “快!走!”太皇太后猛的将香盈袖往外一推。

  香盈袖来不及支撑的身体往外跌坐。

  乔箐冷冷的看着又昏沉过去的太皇太后。定在香盈袖面前。她不知道太皇太后说了什么,但她明白,这丫头一定知道了什么。

  香盈袖脑海中太皇太后那句“快!走!”忽然冲上她的脑子里。

  香盈袖起身一把冲开还在思索的乔箐嘴里不清不楚的大喊着,不停的往外冲出去。

  香盈袖一通乱跑,想着就算跑不出去,也不能就这么轻易被抓住。

  老太太绝对被人故意弄成这样的,上次来虽然没多瞧,她能感受到这老太太身心健康的很,这次一看感觉就没多久,没人下黑手,好好的人不会忽然就这么病了的。

  乔箐轻拍身上的微尘,手一挥,屋里外的人全都追香盈袖去了。

  “奶奶!你能否告诉我,三军令在哪?”

  望着床上闭目不言的老人也不着急,乔箐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花园亭子里湖中,百里鶄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看着一个女人口中嚎叫不清疯疯癫癫一路狂奔而来。

  后面不停赶来的人,也都无视这个皇上,不停的追赶着。

  “你们都给我走开!”香盈袖躲在百里鶄身后不停的大喊着。

  所有人都静默着等着乔箐缓缓赶来。

  “鶄哥哥好闲情啊!”乔箐浅笑着坐下。

  “哪有乔妹妹好闲情。”百里鶄一个媚眼轻抛,毫不介意乔箐的无礼。

  香盈袖一个痛恨自己真是能跑。

  “今天你是来了,怕是百里君凌也难再带你出去。”

  香盈袖不想搭理这女人,索性坐在了地上,抓起百里鶄凳子上的瓜子,磕了起来。

  “这下手倒快,知道人家不疯傻了就难留了?”百里鶄嘲讽着。

  “凭她是司徒家的人,也不该活那么久!”乔箐冷冷的说着。

  “司徒家是欠你什么了?这么指望着人家里的人死!”香盈袖很是好笑的问着。

  “就算我不想对你怎样,想要对你如何的人怕也不少。”乔箐不禁嘲笑起香盈袖的无知。

  “你自己选一个痛快的走吧!”

  “我选光明正大的活着!”香盈袖拍拍手起身,一身凌然不惧。

  她不信百里君凌就这么留她孤军奋战。

  “对我大姐友善点嘛!”百里鶄和事佬般的说着。

  “我跟香家没了,关系,我是百里君凌的妻子,是你嫂子!”香盈袖很清晰的强调着,乔箐指关节紧抓。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嫂子。”百里鶄很是佩服香盈袖。

  “我今天就算有点什么,也不能让你这般自在!”香盈袖话落在所有人反应不及之时,冲在乔箐眼前,拉扯着乔箐横冲直撞,场面好不滑稽。

  向来清高的乔箐,此时无比狼狈的跟着香盈袖拉扯着。

  只听扑通一声,有人落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