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新君来访
阅后即瞎2020-01-30 16:202,118

  五竹收了黑白玉,范思辙当了大哥,范思辙今后算是想随出随进范府那是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了。双赢的局面,乐哉!乐哉!

  范思辙从来没有这般感觉轻松过,五竹那副冷峻的脸也跟范思辙聊得是和颜悦色。

  就快到范府的后墙根了,范思辙是没什么功夫 ,自己肯定是怎么都进不去了。

  越走越近,五竹却感到一股杀气从范府后墙袭来,“先别着急!”

  范思辙满脸的疑惑,“什么情况?什么意思?”

  “我感受到很多股很强的杀气从你家方向涌来!一定是来了高手!而且都是九品!”

  “你别吓我啊,那么多高手来我家干嘛啊!”

  五竹将范思辙拉到一侧藏了起来,自己则是慢慢听着一举一动。他始终将范思辙护在身后,像一个保护自己主子的侍卫。

  就这样的姿势估摸着保持了半个时辰。

  范思辙脚都酸了。

  “我说高手,你听出来什么没有?!”

  “没有!他们似乎一动不动,好像也在观察我们!”

  范思辙探出脑袋一瞧,翻了个白眼,“他们肯定一动不动了!因为他们是士兵哪!”

  五竹眉头紧锁,“你怎么知道?”

  “我用看的嘛!那些士兵是兵天司的!”

  “……我……那一定是有种重要人物来了!”

  “一定是新皇帝了!”

  “新皇帝了?”五竹眉头再次紧锁,“你怎么又知道?!”

  “拜托,兵天司是太子东宫的亲卫。现在太子登基了,兵天司掌管京都守卫是正常事儿!这你都不知道?”

  “我……我忘记了!”

  范思辙鼓起了掌,“你这招……够行的!”范思辙不搭理那些了,“不说那些了,这里肯定是进不去了。想想办法怎么进去吧!”

  “走正门吧!”

  “你是想让你大哥我被我老爸活活打死是吧!?”

  “现在有新君在,想必你父亲也不会为难你的。听我的,就走正门!”

  “你说的是,我爹即使不给我面子也不会不给皇上面子是吧!”范思辙露出了笑容,“走!咱走正门!”

  范府正门的守卫更多且个个杀气腾腾。

  看到满脸严肃的兵天司士兵,即使知道是自己家的范思辙都有些胆怯了,躲在五竹身后张都不敢张望。

  “来着何人!?”士兵拦住他二人问道。

  五竹回道:“我大哥范思辙是司伯南的次子!”

  “有何凭证?”

  范思辙在身后哆哆嗦嗦掏出了一块牌子悄悄塞给了五竹 。

  五竹只能凭手感了,只因瞧不见。

  “且看此牌!”

  士兵一瞧牌子,立刻拔出了刀,“找茬是吧!知道谁在里面吗!”

  范思辙一听不对啊,这是自家老爹的亲身腰牌啊,不可能不对啊!抬头一瞧那牌子,哎哟,范思辙脸都快遮起来了。那块牌子是红香楼小jie姐跟自己推牌九输了压自己这儿的。

  五竹这还跟那士兵吵呢,看样子都快出手了。

  范思辙赶紧道歉,“士兵大哥,对不起啊!拿错了,拿错了!”

  又掏出一块,这块腰牌乃是上等千年古木雕刻,内镶各种宝玉、黄金,雕刻十分精美,正中刻三个大字,“司伯南”。

  士兵有些疑虑地看了一眼二人,“不会是捡的吧!?”

  范思辙这下就气不过了,立马就从五竹身后站了出来,“嘿,你知道小爷是谁吗你就敢拦我?”

  这声音可能是大了,让范府内的范若若给听见了。

  “是思辙吗?”人还没出来,声音就已经传出来了。

  范思辙赶紧扯开了嗓门回:“姐,是我啊!这些家伙不让我回家!”

  范若若走到大门一瞧,果真是范思辙,赶紧道:“不知道皇帝来了啊, 大声小叫的成何体统,赶紧进来。”

  “哦~”

  范思辙进范府之前还恶狠狠地瞪了那士兵几眼,“我记住你长什么样子的啊!你给我小心点儿!”

  那士兵咬牙切齿地看着范思辙摇首摆尾地进了范府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现在就扒了范思辙的皮。

  进了范府还有士兵把守,老规矩,十步一岗,三步一哨。

  正堂里,创兴皇帝正坐中堂,左座朝官,右座则是范建和范闲。

  范若若到了门前便不能继续上前了,这是规矩,女人是不能随便见皇上的。

  范思辙进门便叩拜,“司伯南之子范思辙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创兴皇帝大悦,“快起快起!让我仔细瞧瞧!”

  仔细一瞧去,这范思辙长得眉清目秀颇有些书生气,却又有市井少年纨绔子弟的模样。

  “都说范家二少爷在京都是有了名的纨绔子弟,今天一见也不尽然嘛!”皇上指指范闲一旁座,“坐吧!”

  范思辙哪里敢坐,除非范建发话。他看看自己的父亲。

  “还不谢皇上!”范建吼道。

  “谢皇上!”范思辙一pi股就坐了上去。

  “臣教子无方,请皇上恕罪。”范建起身下跪道。

  “起来吧起来吧范爱卿,朕没有责怪你。朕却觉得你这儿子好生乐趣。”

  “谢皇上!皇上谬赞了。”

  范建坐了回去,瞧了几眼没有正形的范思辙。范思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就算是摆出这副模样也不敢太过张狂。

  “范院长刚才朕说到哪里了?”

  范闲道:“回皇上,皇上说,命微臣重回朝堂。”

  范闲也只能或者说只敢用「命」来回,实则创兴皇帝哪里是来「命」,明明就是来「请」的,亦或者说是来「求」的。范闲掌控着庆国的内库财富,又有监察院在手,是个皇帝都知道,即使换了人也未必能够获得实权,何况现在还不是换人的时候。

  “啊……对对对!这范家二公子这一来,朕把正事儿都差点忘记了。”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范闲回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庆余年之王图霸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