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流仙舞
邪恶先生2020-01-18 17:512,109

  “只要本尊在一日,便定会守护好魔界,守护好魔界的万世子民。”狐狸男人也站起身高举起酒杯,说出自己的豪情壮志。

  顿时广玉宫又响起了守护魔界的呐喊声。在座的都与狐狸男人喝过酒后,才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舞女又上来跳舞了,这次我看到了那日偶遇到的美人,没想到她竟也来跳舞了。那美人仍如那日见到的一般舞姿娇美,处处都透出勾人夺魄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底下有些年轻的魔都把眼睛都粘在了那美人的身上,尽显出自己对美人的暧昧。我一看那妖王,更是不忍直视,竟流出了口水。果然,这妖王到哪里都过不了美人关啊。

  我望了一下狐狸男人,只见那狐狸男人一如既往的表情淡漠,根本都没有看那美人,只顾着自己饮酒。可怜了那美人总是把目光瞟向他。看来又是一个倾慕狐狸男人的痴心人啊。我听琉珠说,自从狐狸男人在七万年前来到魔界后,有数不清的女魔都看上了他。刚开始,那些女魔们会变着各种花样来讨狐狸男人的欢心,希望得到狐狸男人的青睐,纵观美女如云,那狐狸男人愣是没有搭理过一个人。真真是让那些美人们伤心啊。

  一舞舞毕,那美人下去了。我趁着还没有另外的舞女过来,便主动向狐狸男人说,我也要跳舞。

  狐狸男人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我,这是赤裸裸的鄙视。我不理会他,径直走到了大殿的中央,也没有人给我伴舞,便跳起了流仙舞。我想象着那日在霞光下跳的舞,使出我的全部力气,把那曲舞给跳了下来。

  我跳完后,就跑到了狐狸男人的身前,满心欢喜地问他:“今日我见有许多人为你送贺礼,这是我们送给你的贺礼,你可还欢喜?”

  狐狸男人有些愣怔,看着我良久未开口。时间越久,我就越认为狐狸男人肯定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当我快要放弃等待他的回答时,他轻轻地说了句:“不错。”

  我不依不饶:“那你可还欢喜?”

  许是今日狐狸男人的心情很好,便没有像以往那样打击我。

  “欢喜。”

  太好了,狐狸男人喜欢我的表现,我的恩也稍稍地报了些。晚上我回到寝宫睡觉时,竟做了个美梦。我梦到有一日我成了神仙,我很是高兴,便去找狐狸男人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狐狸男人说我终于有了点长进,他伸出手在我的脑门上弹了弹,很轻……

  “月幻儿,你来本殿这里,究竟有何事?”黎夜看着这个不请自来之客,脸上没有半分的好脸色。那日他拒了月幻儿的请求,她竟去找了父帝,碍于父帝,他这次也不能把她再次拒之门外了。

  “大殿,我只是来想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如若不是你不顾性命之危,为我取来了长明灯,我便也活不到今日了。”月幻儿楚楚可怜地说着她的感谢之话,言语虽尽是表达感激之意,可那眼神却一直在盯着黎夜,眼中的痴迷一展无疑。

  尽管月幻儿的心都在黎夜身上,黎夜却视而不见,对着她下了追客令。

  “黎夜,你知道,我一直都是痴心于你的,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我可是哪点做得不好吗?”她自从上了天界以后,看到黎夜的第一眼她的心就被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给拿走了。这几千年来,她痴心于他,可他对她一如初见时那样冷淡。尽管他对所有人都是客客气气的样子,表面上一派和气,他的内心却对所有人都疏离,除了箐瑶以外。她每次看到他对着箐瑶笑得开怀,笑得毫无城府时,她就嫉妒的发狂,恨不得箐瑶永远地消失。因为有她的存在,黎夜永远都看不到她。

  “郡主大方得体,在一切外人面前都表现的适当有度,黎夜自然也没有不满意郡主的地方。”黎夜不耐烦了,他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十分的有耐心,唯独对着这个虚伪的女人,他一点都不想和她有交集。

  月幻儿看到了什么,她疾步朝着她看到的东西走去。一副箐瑶的画像挂在了黎夜的书房里。黎夜放的位置很恰当,平常是不会有人看得到的,月幻儿竟看到了。

  “你对我如此冷淡,可是因为她?”月幻儿指着箐瑶的画像问。画像上的箐瑶浅浅一笑,十分美好。

  “这和瑶儿没关系,本殿心不悦于你。”黎夜彻底的没有了耐心,他上前去夺箐瑶的画像,却被月幻儿给抢先拿到了手中。

  “既然你如此想念她,那我便毁了她。”说着,月幻儿已经把箐瑶的画像给撕裂了。黎夜想上前去阻止,却已经晚了。

  “月幻儿,你放肆,竟敢厮本殿宫里的东西。”黎夜处于盛怒的边缘,他一向温润的眼眸此刻布满了风雨,他现在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

  “我就是要毁掉你最喜欢的女子,我让你永生永世都再也见不到她。没想到,她死了那么长时间,你竟还念想着她。”月幻儿看着黎夜冰冷阴沉的目光,他的目光像一把尖锐的刀子直插她的心脏。她痛,但她更恨,她恨当初怎么没有折磨箐瑶一番再把她给杀了,来个毁尸灭迹。

  “你放肆,来人,把郡主给我赶出去,永生永世不得再进桐梧宫半步。”黎夜喊来了侍从,把月幻儿赶出去,此刻的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他走到被撕裂的画像前,小心地把画像捡起来,慢慢地拼凑着。

  “黎夜,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爱你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月幻儿的声音凄厉不堪,她有些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了。无奈,黎夜早已听不进去任何话了,月幻儿被架出了桐梧宫。宫影看着蹲在地上捡画像的主子,不由心生怜悯,主子何时做过这样的事。这么多年,主子在人前一向很是得体,做事从没有出过半点的差错,也没在任何人的面前低声下气过。可这一切,有关九公主的一切,主子就乱了分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两生温如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两生温如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