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见杨过误终身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02 09:512,829

  提前下班的伍小晚比约定的时间来早了半个小时。她要见面的老阿姨姓舒,叫舒玉慧。舒玉慧把见面地点约在梧桐苑,说梧桐苑虽是半天然的风景区,但有山有湖,有花有草,特别漂亮,特别是现在这个季节,还多了几分你们年轻人喜欢的那种罗曼蒂克的秋日凄美。

  60多岁的舒阿姨性格开朗,讲话挺逗,有点老顽童的味道。伍小晚和她的相识说来也有几分戏剧性。

  那天单位放假,伍小晚去市里采买点东西,从商场出来的一个小广场附近,看到有一对夫妻商贩在人行道摆卖古董生肖盆,卖得还挺贵,5000块钱一个,商贩口若悬河地推销,言之凿凿说是百分之百的古董,如假包换什么的,吹得神乎其神,围观的人挺多,有位老人听了挺心动的,跃跃欲试就想掏钱买。

  伍小晚虽然完全不懂古董,但看夫妻商贩那言行举止很像骗子洗脑,心里正嘀咕着呢,这时候有位老阿姨站出来了,先是简单问了商贩几句话,无非是这些古董生肖盘的来龙去脉,再抓住商贩回答的漏洞指出他们这些所谓古董不可能是真货。

  老阿姨对商贩夫妻说:“明明是假的东西你们当真货来卖,还卖这么贵,也太昧着良心了吧?你们这样骗人不对啊!”

  老阿姨皮肤白皙细嫩,个子瘦高挺拔,配上考究的穿衣打扮相当有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她的话让围观的人很快相信这对夫妻就是骗子无疑了,议论纷纷。

  被断了财路的商贩夫妻恼羞成怒,骂老阿姨多管闲事,男的还想对她动拳脚,人群中的伍小晚不假思索地出言喝止,但对方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根本不理会,还是一把推倒了老阿姨。

  伍小晚担心老人会吃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立即冲上前去,挡在了壮汉的面前,怒目相向:“你不要动手,不然我马上报警!”

  围观的人看到一个娇小的姑娘也敢仗义执言,也纷纷指责阻拦,这下寡不敌众的商贩夫妻才落荒而逃。

  伍小晚扶起了摔在地上的老阿姨,发现老阿姨脚崴了,叫了辆的士就把她送去医院检查。

  在等医生的时候,伍小晚一直轻声细语地陪着自报家门叫舒玉慧的老阿姨聊天,安慰着老人,舒阿姨却没事人似的,脸上笑得像朵向日葵,“没事,小晚丫头,邪不压正,我就知道胜利永远属于我们人民群众。”

  伍小晚忍俊不禁,舒玉慧突然叹口气说:“不过我也有点失望。”

  “舒阿姨,你失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怀念我的青春啊。小晚你不知道,舒阿姨年轻的时候不但会跳舞,还会点腿脚功夫,那个身段,那个腿脚可真是灵活呀,没想到现在才不过66,竟然这么不经摔,人家就这么轻轻一下,居然就躺地下了,你看我这点出息!要换我当年,就他那个熊样,哼,敢推我?指不定谁躺地下呢。”

  伍小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呀,舒阿姨!您怎么和我妈一样,也这么不服老!”

  “你妈妈也像我这么可爱啊?那我们一定成能为好朋友!”舒玉慧说,“有机会我得好好谢谢你妈妈,生了这么一个善良美丽的美女英雄!你看看你冲出来保护舒阿姨的那个劲头,一下子就把那坏人给镇住了!”

  舒玉慧讲话的语气和神态,让伍小晚仿佛看到了妈妈宋春兰的孪生姐妹,那么亲切又有喜感,她就这样和舒阿姨一见如故了。

  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以致后来扶舒阿姨进去看诊的时候,医生都误会两个人是婆媳。舒玉慧笑得合不拢嘴,故意不说破,“哎,我家那小子,有福气!”

  “儿子工作忙吧,怎么不送你来啊?”

  “忙!在加拿大呢!不过马上回来探亲了,今晚的飞机!”

  “儿子不在,儿媳妇孝顺也是一样的!”

  后来伍小晚见到了舒阿姨的老伴和女儿,在舒阿姨极尽渲染她的“英雄”事迹后,自然也是对她千恩万谢。在舒玉慧的坚持下,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

  今天伍小晚就是要和舒玉慧见上一面,舒阿姨说有事请她帮忙,约在风景宜人的梧桐苑。

  梧桐苑确实景色秀丽,但此时已是深秋,满园繁花皆落,令伍小晚心绪茫然如潮,纷纷扰扰。沿路漫步,径直来到约好的阴阳梧桐树下等待。所谓阴阳梧桐树,其实就是梧桐树一株两干,根部合二为一,酷似一对金童玉女相依而立。

  梧桐本是爱情树,无奈秋风吹过,一地的残花落叶,只令小晚徒增惆怅。爱情,离她似乎已经很远很远了。

  她的目光很快被梧桐树下那个孤单的秋千所吸引,为什么只造了一个秋千在此,怕是也想取合二为一之美意吧。

  她抚摸着秋千绳索上缠绕的紫藤与梧桐花,隐隐的哀伤却上心头,眼睛也不禁潮湿了。

  轻轻地晃起秋千,一下两下三下,内心的忧伤也满满地荡漾开来,如在云端,突然听到天上传来的嘶鸣声,她不自禁地抬起头仰望,一群大雁排成人字飞过碧蓝一泓的天空,转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处寻觅,却将她和万世杰的初次相遇带回到她的脑海中……

  森林公园的绿茵草地上,鸟语花香,空气里弥漫着清新的香草味道,西点佳肴,宾客熙攘,欢声笑语。

  湖边僻静一角的大树下,一个身穿橙黄色裙子的年轻女孩,独自坐在扎着花束和紫藤的秋千上,一脚一脚地轻踢着落在草地上的片片落花,目光却穿过人群,落在一对新人所站的主席台上。她就是刚上大二的伍小晚。

  新娘胡菲儿是她的大学室友,高她两届的师姐,身上那一袭白色婚纱,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青春逼人的脸被一身珠光宝气衬得无比娇艳,虽然新郎其貌不扬五短身材,但一点也不妨碍她小鸟依人地依偎在她的富商老公身边,挡不住的一脸幸福。

  伍小晚有点佩服菲儿的理性和洒脱,大学里爱得死去活来的师哥喝完毕业酒就被她甩了,2个月后已经嫁做商人妇。

  “什么是郎才女貌?什么是天作之合?我想今天的这一对新人给了我们最完美的诠释!”婚礼司仪在主席台上语气夸张地极尽渲染,在伍小晚听来却觉得有些呱噪,尤其是司仪按照流程说出那段经典的婚姻誓言,“你是否愿意嫁眼前这个男人为丈夫,无论贫穷富贵疾病还是健康……”

  胡菲儿连声回答:“愿意,非常非常愿意!”那样的情深意切与迫不及待让伍小晚生出了强烈的别扭感,这和去年在宿舍里向她倾诉初吻甜蜜的羞涩女孩还是同一个人么?她微微皱了皱眉,双手抓住秋千两边的绳索,自顾自轻轻荡起了秋千。

  “闹中取静荡秋千,好雅兴!”突然,身后响起一个清朗的男声,把伍小晚吓了一大跳,慌忙站起来,转过身去。一个身材颀长,面目俊朗的年轻男人站在她面前,眼睛脉脉含情,温柔似水。

  还没等她说话,现场突然放飞了成千上万的美丽蝴蝶,五彩缤纷,迎风起舞,美仑美奂。伍小晚的眼里蓦地绽放惊喜,微仰起脸,目光追随起漫天飞舞的翩翩彩蝶。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婚礼现在进行到了最高潮的压轴环节,彩蝶飞飞。蝴蝶一辈子都保持一夫一妻制,是对爱情最专一的小精灵,让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将一对新人终生相爱的心愿带给上苍,从此这一对爱侣的爱情必定幸福美满,天长地久。”

  主席台上婚礼司仪用最饱满的激情适时煽情,一对新人喜极而泣,甜蜜相拥,全场欢呼。在这蝴蝶飞飞的唯美浪漫中,一个温柔得如梦般的声音让声音控伍小晚觉得心底的火花被点燃了,“我叫万世杰,今年大四了,在金典婚庆公司勤工俭学,也是这个婚礼的创意策划人,很高兴认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