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心红娘引出二度巧缘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03 13:562,259

  回忆的痛楚让伍小晚喉咙一阵发涩,她闭了闭眼睛,手下不自觉地把秋千的藤蔓捏得更紧,也许疼痛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

  突然,她感觉到秋千晃动的幅度有些增大了,不像是风吹的原因,她侧过脸一瞥,却惊觉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阴影,惊吓得跳下了秋千,转过身去。

  恍惚中,浮光霭霭,阳光透过树叶的斑驳落在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身上,如同笼罩着一层浅浅的金雾,如梦如幻一般。是他?是他!

  “世杰?”她脱口而出,急切又带着失而复得的狂喜,“你回来了!”

  “是你?”对方的声音带着意外,在她听来陌生又有点熟悉,但是一瞬间就残忍地惊醒了她的梦境。世杰的声音柔而冷,总是带着与世隔绝的梦幻,和他冷淡疏离的气质相得益彰,而眼前这个人的声音却清朗明快,带着一种俗世的暖意。

  清醒过来的她立定心神,终于意识到把她唤回现实的声音里那份熟悉来源何处,“落了枕依然可以嘶牙咧嘴吃得那么欢快的吃货……我会为你加时买单”,那句带着嘲讽意味的话语言犹在耳。

  她终于可以仔细看清昨天那位“何先生”本尊了。挺拔,英气,轮廓分明,帅得高调却带点气定神闲的慵懒,稍微中和了一下他眉宇间的某种高傲气质,说得通俗点,就是让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优越感不至于那么明显了。

  “竟然是你,缘分哪!”何思远双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伍小晚一头雾水,这时她的手机适时响起,超大的音量吓了她一大跳。

  “小晚啊,你看我本来都到梧桐苑门口了,偏偏我女儿这个马大哈又十万火急求我回去帮她找户口本,我只好让我儿子一个人找你去了。”是舒玉慧的来电。

  “你儿子?舒阿姨,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帮忙吗?”

  “是啊,我儿子思远不是刚从国外回来探亲嘛,老呆家里闷得慌,今天礼拜五,你不是下班早嘛,正好拜托你陪他逛逛,聊聊天……”

  “舒阿姨,我又不认识你儿子,我……”

  “小晚,我们家思远待国外多年这里都没什么朋友了,舒阿姨就是求你帮个忙,陪着他逛一逛,省得他窝家里我看他就烦。他比你也就大个5、6岁,都是年轻人,指不定有很多共同语言,他这小子嘴不笨,肯定和你聊得来。”

  舒玉慧说得冠冕堂皇,却语藏玄机,“大家成了朋友,以后你要到国外旅游,也让他给你当个护花使者兼导游什么的,好好招待你,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嘛,用你们年轻人的时髦话来说,那就是双赢!”

  舒玉慧的司马昭之心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伍小晚何思远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实,那天初次相识,舒玉慧已经话里话外给过伍小晚不少暗示,只是一面之缘的伍小晚并没有放在心上。

  “丫头,你心真好!谁家要是娶到你当儿媳妇,那真是祖上烧高香了!成家了没?有男朋友了吧?”

  “结了,又离了,孤家寡人一个。”

  “现在结婚离婚的小年轻还真多,我家儿子也离了。什么原因离的呀?有孩子没?”

  “他有了别人吧,没孩子。”伍小晚一阵心酸,“马上29了,快没人要了。”

  “看你说的,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会没人要呢?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一个?”

  “不不不,舒阿姨,我再也不想结婚了,陪着我爸爸妈妈过一辈子,挺好。”

  “别说傻话,父母还能陪你一辈子啊。”之后舒玉慧就一直在提她的儿子,什么从小就是学霸,名牌大学毕业后去加拿大念硕士,留在加拿大打拼,创业成功,现在是什么车行的老板云云。感情方面失败过一次,和前妻是大学同学,出国前结婚,到了加拿大感情生变,离婚后多年未娶。

  舒玉慧对儿子的赞美和担忧,伍小晚都只当做是为人父母的习惯,就好像她的父母一样,所以她完全没想到这是想牵红线的节奏,她的个性向来不敏感,甚至有几分大大咧咧,现在何思远杵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迟钝。

  尴尬的不止她一个人,何思远也是到这一刻才知道,原来老妈威逼利诱一定要他出来见的美女恩人,就是昨天八仙过海餐厅里的那位“食神未婚妻”,而且看她接老妈电话的表情,她似乎对今天的相亲一无所知。

  其实他也很无奈,每次回国探亲,下了飞机就会被老妈赶鸭子上架,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种相亲,去见任何一个只要有一点可能性的单身女人。昨天在八仙过海见的那两位浮夸到离谱的女经理和网红妹妹,都是老妈通过七大姑八大姨四处网罗回来的所谓“好货色”。

  眼前的这个伍小晚,昨天独自一人现身八仙过海吃自助餐,僵着脖子,生无可恋的模样却摆出一副要吃垮餐厅的气势,以诡异到近乎搞笑的姿势在食品区大扫荡之后,一次次清盘行动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伍小晚在自助餐厅里的形象,和老妈口中“有金子般心灵的见义勇为的好姑娘”评价放到一起来看,倒是有几分反差美。

  要不是老妈口口声声“母债子还”,为了防止他阳奉阴违,还亲自把他“押”到了梧桐苑,说不定现在还躲在哪个角落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早就中途开溜了。这个地方风景优美,环境清幽,正如老妈所说,确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可问题是,他早就心如止水了。

  每次回国探亲,对他的再婚问题焦虑不已的父母总会发动各路人马给他安排海量相亲,使他得以在相亲的道路上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妖精。不管外在包装如何,本质都一样。剥开表皮,看到的全是无所畏惧的欲望,浅薄的心机。

  在加拿大的华人最爱回国找老婆,但也最害怕回国找老婆。因为加拿大身份是一种优势,也是一块试金石。资本主义社会的发达,海外生活的安逸,是一种巨大的诱惑。为这个身份蠢蠢欲动的女人太多了,只不过有些摆上明面堂而皇之,有些拐弯抹角故带含蓄。对于国内女人们这种饿虎扑食的觊觎,很多华男即使心知肚明也只能笑纳,而他不愿意。都昏过一次了,还需要蹚浑水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