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蒙在鼓里的同谋?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13 07:152,498

  伍小晚愣了,何思远冲她笑一笑,“想听听张波的故事吗?他的搬运故事最典型,可以说是北美华男回国结婚的缩影了。”

  “知道为什么张波会说自己重蹈覆辙吗?那是因为,他已经栽过一次了。”何思远一开始的讲述就显得有些沉重,语气惆怅。

  留学加移民十来年,有一定头脑的张波事业发展还不错,开了家贸易公司,但随着事业上的春风得意,男人的劣根性也暴露了,横看竖看都觉得原配杨娟各种不顺眼,天天挑剔找茬,最大的茬就是杨娟身体不好,没办法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终于有一天他以此为由理直气壮离了婚,离婚之初那个意气风发啊,叫嚣着回国搬一个貌美如花温柔顺从能生儿子的年轻老婆,然后就开始了悲催的搬运工生涯。

  第一任搬运老婆郭丽莎真的肤白貌美,身材火辣,是他回国时在酒吧喝酒时认识的,一见倾心,郭丽莎性格也是相当热情如火,两人干材烈火,当晚开房,翌日领证,用足火力第一时间申请了签证搬运过来,谁曾想对方离开他也是加速度,天天趁他上班后打扮性感跑去酒吧,找人请她喝酒,没多久就搭上一个白人和他拜拜了。

  张波虽然为郭丽莎的离去气恼,却并没有停止回国搬运的脚步。他属于越挫越勇的个性,没那么容易认输,无论如何,憋足一口气也要实现娶个娇妻生个娃的人生理想。上次回国,短短半个月就马不停蹄地参加了18场相亲。很疲于奔命,但也是一种无奈,在加拿大有工作事业要生存要发展,回国一趟不容易,耗不起这个时间。凡是回国找老婆者,无一不讲求速度。大家都祈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加速度地从数量中获得质量的满足,功德圆满之后才能好好慰藉长居海外生活的寂寥与对家庭生活的渴望。

  这次张波改了口味,找了个高挑清瘦的冷美人顾盼盼,人如其名,美目流盼,顾盼生辉,用他的话说一陷入她那双冷艳的眼睛里就出不来了,即使顾盼盼对他一直热情欠奉,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开口求婚,还有意无意地加了一些加分的佐料。“加拿大自然风光很美,秋天赏枫,冬天滑雪,你一定会爱上那里的生活。现在办团聚移民速度很快,说不定还赶得及赏枫,我想象一下,你站在枫树下的那个画面,一定美不胜收。”

  赤裸裸的鱼饵。可是看到顾盼盼美目里闪过的光芒,张波欢喜中又有着鱼上钩后那种难言的失落感和巨大的空虚感。这是海外华男回国寻找姻缘躲不开的纠结,既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吸引对方,又在内心深处抗拒这样的功利。尽管心里有点别扭,他并没有因为前一任的背叛就对顾盼盼有所防备,哪怕冷美人一如既往地冷,连婚后也不让他一亲芳泽,他也没有任何猜疑,反而觉得这是好事,至少和上一任相比,这个姑娘更矜持害羞,也许这才注定是他将来孩子的妈妈,反正来日方长嘛,他相信感情可以回到加拿大后慢慢培养。

  “唉,谁能想到,当初那郭丽莎至少还和他过了半年,这个顾盼盼居然这么狠,一下飞机就跑了。”何思远无法掩饰言语里的愤懑。

  伍小晚终于知道张波戏剧性婚姻的来龙去脉了,顿时觉得嘴里的饭都味同嚼蜡了,“也许盼盼是有什么苦衷呢?”

  “其实搬运工把老婆搬过来,老婆站稳脚跟就找个借口跑路了,这种事很常见。”何思远给她夹了菜,“只不过顾盼盼这么快狠准的,蓄谋已久处心积虑的,还是太极端了!不过人刚来就能跑得掉的,是不是她有什么亲戚朋友在这里?”

  她摇摇头:“我真的不清楚。不过倒从来没听说过她有海外亲戚。”

  “要不就是旧情人?”何思远随意补了一句,伍小晚惊得筷子都掉到了桌子上,她心虚地瞥了他一眼,想确定他是不是话里有话的试探。

  “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线索?”何思远狐疑地看她。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想象力比作家还丰富。”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何思远却笑不出来:“我看作家想破脑袋都未必想得出这种桥段吧,下了飞机就逃之夭夭,到底把张波的尊严置于何地?这女人心太狠了。”

  伍小晚放下了筷子,她真的没有胃口了。

  “这就够了?”何思远预料中的风卷残云并没有出现,“不像你的风格啊,也太打击我这个天天点外卖难得做一次饭的大厨的积极性了,为了让你在加拿大的第一餐吃得丰富,对加拿大的初印象好点,我可是使尽浑身解数做这顿饭了,别辜负我一番美意啊。”

  “你别把我当成猪行不行,非把超水平发挥的那一餐当永久的衡量标准啊?”伍小晚可不想她上次在八仙过海的“气吞山河”给他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象,“那一次不过是我的开荤餐,用大鱼大肉来唤醒我沉睡半年的食欲而已。以后不会这样了,希望不会打沉你的厨艺自信心。”

  “原来如此。”何思远笑着点点头,故意调侃她,“那我就放心了,我本来还很担心把你娶回来会不会给我造成什么经济压力,要知道现在全球经济危机,加拿大也好不到哪去,我又不是什么财大气粗的土豪。”

  “哇,现在的男人真虚伪,相亲的时候优越感爆棚,生怕别人不认自己高富帅,才把老婆娶回家第一天就成哭穷小气鬼了?”伍小晚也笑,“你尽管放心吧,就算你是土豪,我也会在找到工作前节衣缩食,不增加你的经济负担。”

  “急什么找工作,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别说你这么个小身段,就是再大两个吨位,我也养得起,不能输给那些养肥老婆的加拿大佬对不对?”

  “是谁上次在八仙过海的时候说不妄议别人身形体重,还说什么胖点手感好的?”伍小晚有点不服气,“说一套做一套,虚伪。”

  何思远哈哈大笑:“别那么敏感啦,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可能是这个世上少有的喜欢五花肉的人。”

  伍小晚气得扑过去捶他,“会不会说话,你才是五花肉!”何思远一把抓住她的手,她生气的时候还挺好看,脸涨得微红,黑亮的眼睛清澈见底,红润的嘴唇生机勃勃,欲语还休,他心念一动,差点忍不住想吻上去。偏偏这时他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打破了这一室春情。

  电话是张波来的,何思远接完电话后,表情当即变得有些凝重,“顾盼盼音讯全无……张波都快崩溃了,当务之急,一定要尽快找到顾盼盼,不管怎么样,她必须得给他一个交代。”

  何思远目光充满深意地看着她,伍小晚感到莫名的压力涌上心头,他的眼神像是一种无声的猜疑和谴责,“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她几乎要脱口而出,可是理智遏制了冲动,她不想和他起冲突,对于这个将来要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彼此相安无事才是正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