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黄半仙”预判不宜远嫁
凤凰只在枫里醉2019-12-27 11:013,848

  伍小晚远嫁加拿大之前,宋春兰特地找镇上小有名气的“黄半仙”算了一卦,看她此去加国是凶是吉,“黄半仙”的结论是不宜远行,离乡背井会失去所有,大凶。向来唯心主义的宋春兰顿时被“黄半仙”的话吓得泪眼婆娑,死活不让女儿收拾行李了。

  伍小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但还是强颜欢笑安慰母亲。“妈,这黄半仙也不是那么灵嘛,我小时候她说我天庭饱满,眼神清亮,必嫁贵夫,后来我离婚了她就说我的川字掌对婚姻不利,感情线有断裂,注定二婚的命,这么见风使舵,我不去砸她的招牌算客气了,你还把钱送给她花呀?”

  宋春兰说:“可人家说你八字无驿马,适合留守家乡就很准啊,从小到大你待爸妈身边,哪样不是顺风顺水,要不是你被万世杰那混蛋稀里糊涂地扔了,伤透了心,现在怎么会做远嫁新娘……”

  宋春兰适时住了口,伍小晚的心突然一酸。自从被离婚成了定局,快人快语的宋春兰在伍小晚面前谨言慎行起来,总是小心翼翼地,生怕不留神就触碰到女儿的伤口。

  比老妈更紧张的是嫂子云玲,不过她恐怕担心的是小姑子不走。她绵里藏针地说:“小晚,妈这是迷信,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别给这些婆婆妈妈的眼泪弄得没了主意,能移民加拿大这是多好的事啊,别人求都求不来!要不是你哥老实巴交没这能耐,我还想去加拿大那资本主义花花世界享清福呢,才不会那么傻待这里和一大家子人挤这穷乡僻壤的破房子!”

  嫂子的话向来带刺,特别是伍小晚离婚搬回镇上的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她讲话就更夹枪带棒不留情面。其实家里的房子并不是那么挤,两年前新盖的三层小楼,哥嫂和侄子住三楼,爸妈住二楼,一楼是家里的小诊所,爸妈和哥嫂一起打理。小晚搬回来只占了二楼套房的一个房间,平时很少打照面,按说不会碍了嫂子的眼,何况这小楼的装修费还是她支援的。但在嫂子云玲这种小家子气的人眼里,外嫁的女儿还回来占地盘始终还是占了她的便宜。

  好在弃妇伍小晚眼下找好了下家,要嫁的还是一位海外华人,加拿大公民,距离离婚也不过才半年,用云玲的话说:“之前被姓万那杀千刀的骗婚骗钱,让咱老伍家丢人现眼,现在这么快又打了翻身仗,也算给咱老伍家光宗耀祖了。”

  伍小晚心想,既然已经被云玲赋予了这么神圣的使命和历史价值,怎能轻易放弃呢?她还是按照原计划打包好行李出发了,父母哥嫂全员出动,从镇上包了一辆面包车一路相送到了市里的机场。

  进海关前,伍水清趁云玲不注意往小晚的随身包里悄悄塞了一个大红包,里面放的是他托人兑换的五千加币,宋春兰哽咽着把从“黄半仙”那重金求来的平安符挂到了女儿的脖子上。伍小辉用力拍拍妹妹的肩膀,“爸妈我会照顾,你在国外要好好的,别惦记家里”,说话的瞬间眼眶就红了,还拼命咧嘴给了妹妹一个安心的笑容。

  伍小晚对伍小辉是既内疚又感激,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憨厚可靠的哥哥,恐怕她的加拿大之行根本没法启动。

  嫂子桂云玲是送行人里神情最轻松的一个,伍小晚此去异国正合她意,一来不用再担心她会分占家里的房子,二来也可以为儿子的将来铺好道路。“妹子,过去站稳脚跟就要想着家里人了,嫂子和你侄子以后吃香喝辣的全靠你了!”

  嫂子的意思伍小晚自然明白,在桂云玲的眼里,移民海外是多么风光时髦的一件事,她就指望着远嫁的小姑子将来顺理成章地为他们一家三口去加拿大铺路搭桥,她把对小晚的艳羡转化成自己很快要沾上光的高兴,乃至眼角眉梢都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气,一心靠小晚漂洋过海的桂云玲自动忽略了小姑子此刻心里的滔天巨浪。

  出国移民,那是从前的伍小晚想都没想过的事,她是一个太随遇而安的姑娘。虽说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飞速,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熟悉的地方无风景”,“外国的月亮特别圆”,一波又一波的移民热潮还是风起云涌,“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不是已经移民,就是走在移民的路上”这样如火如荼散布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移民中介广告语,为移民潮推波助澜的同时也无形中刺激了女孩们的外嫁心,纷纷以嫁到海外为荣。

  不过伍小晚不赶这样的时髦。她不是个有野心的姑娘,又很恋家,诗和远方对她没太大的诱惑力。虽然向来成绩不错,但因为舍不得远离爸妈,高考志愿统统只填离家近的大学,后来如愿在本省本城念了普通高校,毕业后幸运地考进了电力公司机关办公室,负责电力报的汇编工作,一做就是6年没挪过窝,感情也很随遇而安,毕业3年后嫁给了相恋多年的师兄万世杰,延续着校园里的美好情缘,婚后除了安分守己地上班下班,做饭收拾家务外,就是随时听从万世杰的召唤,出钱出力,为他的创业大计添砖加瓦。要不是万世杰一夜之间从她的世界逃之夭夭,她还一直固守在那一亩三分地里傻傻地幸福着呢。

  5年恋爱加上4年的婚姻,陈世杰对她可谓是关怀体贴,无微不至,所以大半年前当万世亮提出离婚时,她吓了一大跳。

  当然,万世杰说的是假离婚。理由呢,就是为了房子。这几年他们的钱全投进“万世缘”创业了,在房产投资这一块毫无建树,只有一套三居室的婚房,但万世杰一直想着添置第二套房。为了节省房产政策限制带来的额外花费,万世杰想了一个高风险的办法,就是通过假离婚来再次享受首套房的优惠。伍小晚的第一直觉当然就是反对,在她看来,婚姻如此神圣,怎么可以为了钱去“假离婚”?

  万世杰很鄙夷她的清高:“这不过是一种为家庭省钱的理财手段,虽然有点俗,但是实惠呀!要不然这么多人前仆后继?”

  伍小晚也听说过不少人为了买第二套房子钻法律空子假离婚,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为了钱降低底线,还为庄重的婚姻蒙上阴影,她觉得实在太不妥,可万世杰的巧辩加上日磨夜磨的攻势还是突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宝贝呀,我这么做还不是为我们这个家着想,你以为我就愿意去盖这个离婚的章呀?这些年我有多珍惜这个家你还不清楚吗?我想买第二套房,也是为我们的将来考虑。你想,我们迟早会要上孩子,说不定还会要二胎,这第二套房是不是刚需?再加上我爸妈,他们老喜欢来市里住,天天跟我们挤一个空间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我爸妈的性格又那样,你心里舒坦呀?”

  这还真说到伍小晚的痛点上了。孩子和老人都是她的心病。虽说和万世杰两人世界过得如胶似漆,但她一直很喜欢孩子,特别想生一个和老公的爱情结晶,最好生一对龙凤胎,光想想就觉得很幸福,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和万世杰两个人的身体都不错,没有任何问题,可就是结婚几年了,一直怀不上。用老妈宋春兰的话说,就是被她的那一对活宝公婆给气得肝气郁结了,还怀个屁啊!

  公婆家住在毗邻他们市的小小县城,近年市里大开发,小县城顺理成章跃升为城乡结合部,还有一个特别好笑的名字五塘区小鸡村。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就可以过来,公婆三天两头不提前打招呼就跑家里来,想吃就吃,想住就住,美其名曰这是回自己家,她大气爽快,从不和老人家一般见识。

  她自以为顾全大局的妥协,却挡不住霸道公婆得寸进尺的挑衅,动辄找茬挑事,横眉竖眼,无理取闹。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回娘家去透透气,那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亲娘又是一番揶揄挤兑,你现在流的眼泪是当初嫁人时脑子进的水,活该!现在知道娘家才是避风港,娘家妈才是亲妈了?对,婆婆不是人,亲妈才会心疼你,可当初你这小没良心的听亲妈的劝了吗?不是说“亏什么,我反正是颜控,世杰就是我的那盘菜,就算婚后吵架,看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菜,就什么气都没有了”,怎么现在那盘菜又咸又苦,觉得难以下咽了?

  老妈嘴巴不饶人,伍小晚不会放在心上,她知道老妈实在是恨铁不成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每每说起这个事就痛心疾首捶手顿足,现在是稍有点条件或资本的女孩子都懂得待价而沽,自抬身价,哪像你这缺根筋的不管不顾,把我和你爸爸的话当放屁,哭着喊着要嫁这个穷小子,还偷偷摸摸拿户口本登记去了!

  也难怪宋春兰对这桩婚事有千般不满意,现代社会的婚恋还是讲究个门当户对。伍家没出事没落前的家境,那和万世杰家还真的不是一个档次的。伍家算是医生世家,父亲伍水清是市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专业水平相当给力,外科手术精湛,人称“伍一刀”,在业内颇有名气,学医出身却不喜欢行医的母亲宋春兰,和伍父同一家医院,不过职位是大权在握的人力资源主任,哥哥伍小辉原是内科医生,后来经不住做护士的嫂子云玲的再三怂恿改行去卖医疗设备,虽然憨厚老实,但凭着父母在医疗系统的无形资源和人脉,生意也是非常红火,赚钱不少。

  伍小晚算是家里的另类,心性单纯的她害怕接触医院的生生死死,所以所学专业职业都和医学毫不沾边,工作相对繁忙的医院来说也要轻松很多,在电力公司机关下属的电力报社上班,朝九晚五,清闲稳定,长相虽然不算艳丽的大美人挂,又不热衷打扮,但是中上之姿淡雅的气质加上娇憨质朴的个性,再结合她的家世背景工作这些综合素质,在婚恋市场上不说是万里挑一的香馍馍,也绝对算得上抢手了。用宋春兰的话说,就是她随便在医院里物色几个家庭条件好又有前途的年轻医生,都够她挑花眼的。偏偏她却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寒门小子万世杰。

  万世杰父亲在县里农修厂当了一辈子的普通工人,母亲小摊贩出身,后来开了家小小的饭馆,万世杰头上有两个姐姐,还有一大堆等着救济的农村亲戚,家里人多事杂,要说起来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总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万世杰家的经特别难念就对了。当然万世杰也有一般人无法匹敌的优势。学业优秀为人聪明不在话下,最重要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校草,清雅白皙,玉树临风的气质和巅峰时期的白古颇为神似,主动追求的女孩子数不胜数,伍小晚对他也是“一见杨过误终身”,不可自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