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假离婚阴谋猝不及防
凤凰只在枫里醉2019-12-28 09:033,617

  祸害一辈子倒不至于,毕竟在万世杰骗她离婚半年后,伍小晚也开始翻新篇了,坐在了市里这家八仙过海自助餐厅里相亲。

  话说这家开业几年的自助餐厅她可是惦记好久了,一直都没机会来过。万世杰比她毕业早两年,她毕业一年的时候,原本在一家大型婚庆公司做策划经理的世杰在她的全力支持下,开了家小小的婚庆公司叫“万世缘”,虽说万世杰是全职,她是兼职,但刚创业之初,她把所有的业余生活都贡献给了万世缘,到处发传单,拉客户,搞宣传,跑场地。

  那个时候,她经常是饿着肚子各种奔忙,为了心爱男人的事业她连饥饿的本能都战胜了,每次经过这家刚刚开业的八仙过海,醒目耀眼的海鲜招牌让饥肠辘辘的她直咽口水,但108元一位的价格还是让她望而却步,心想等公司上了正轨就一定要和世杰来尝尝鲜,后来万世缘生意好点了,两人又为扩张规模忙忙碌碌,始终没有来过。

  直到上次听到万世杰和新老婆举行婚宴的消息,她在市里一家家酒店疯狂找寻未果,经过这家开业几年依然生意红火,价格已经升至188一位的八仙过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进餐厅,却对着琳琅满目的海鲜大餐毫无食欲,泪如雨下,最后一口没吃就踉跄离去。

  这一次伍小晚打定主意,就算天塌下来,也要好好在八仙过海吃足这188的入场费,弥补多年来的遗憾。自从她松口愿意相亲开始,宋春兰就发动七大姑八大姨的人力给她到处配对,她最后选择了这位在某银行上班的小胡,把相亲地点定在了八仙过海,就是想找个理由来这里大吃一顿。以日本北海道红毛蟹和三文鱼做主打的各色美食,加上颇有几分情调的环境,还算对得起不菲的价格。

  昨晚睡觉不小心落了枕,挺着脖子,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大快朵颐,吃相是难看了点,但并没有影响伍小晚进餐的进度和心情。

  这是她这半年来正儿八经吃的第一顿象样的饭。她一直很好吃,总觉得天大的事都不如一顿好饭,再不开心,美美地吃上一顿就好了,没心没肺的性格容易养膘,好在她整天忙里忙外的,上班之余还经常被万世杰召唤为万世缘打杂,所以虽有点幸福肥,也只是稍微靠近微胖界的门边,如果你懂得欣赏这种珠圆玉润的美,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元气满满。就像以前她的减肥口号永远敌不过她的天生好胃口,每次她为此沮丧时,万世杰总喜欢捏着她饱满白皙的脸蛋,笑着安慰她:“不挑食的老婆就是好养,满脸的胶原蛋白,一看就知道是旺夫益子的好面相。”

  旺夫是肯定的,出身小县城的贫寒子弟万世杰自从娶了她顺风顺水,万世缘的业务也一直蒸蒸日上,有房有车有存款的日子虽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算在这座城市里站稳脚跟了,除了偶尔任性倔强,伍小晚自认是一枚贤妻,除了暂时没要上孩子,她不知道万世杰到底有什么不满意。两人甚至几乎连架都很少吵,除了两年前伍家出了大事,她和万世杰破天荒大吵了一架。在万世杰设计骗她离婚不告而别后,伍小晚曾经无数次回想分析,或许世杰对她的感情就是那时候有了隔阂和裂痕吧,只是她自己一直被表面的和谐温情蒙在鼓里。

  星期四那天从民政局离婚出来,伍小晚回市郊上班,万世杰亲自开车送她到单位门口,向车窗外的她挥挥手,她半蹦跳着进了单位大门,回头发现老公的车还停在原地,赶紧又折返回来,问车里怔怔发呆看着她的万世杰,“老公怎么还不走啊?”

  万世杰走下车,热烈地拥抱了她:“舍不得你。”她心里觉得好甜,嘴上却羞涩地说:“老夫老妻了,别搞得像我们真的离婚了一样。”

  万世杰更深地拥紧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再见。”声音一如既往地迷人,带着一种迷离的梦幻,和他自带香气的俊雅气质一样,总能轻而易举激起她的无限爱意与激情,伍小晚心想周五晚上回家一定好好和老公温存一番。

  自从一年前电力公司改革,公司所属电力报的办公室从电力机关大院搬到了郊区,他们就成了周末夫妻,一般只有周末才能团聚。她每个周五上午都要带着编辑好的电力报版样,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市里的印刷厂,等出了电力报印刷样版检查完毕后就签样收工,再坐车跑到市中心的万世缘办公室,帮忙打打杂,干点活。周六周日两天她除了负责给世杰做饭,也会花很多时间帮万世缘做事。

  不过最近几个月她少去了,是世杰的意思,说婚庆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万世缘生意差了很多,还打算精简人手,不需要她两边奔波了。伍小晚担心公司的业务,即使在上班,她也会经常悄悄打电话帮万世缘找客户,拉业务,看看有没有亲戚朋友、熟人的熟人、同事的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有婚庆需求,这事她常干,虽然万世缘她一分股份都没有,但比对自己的工作上心多了,毕竟是世杰和她创办了6年的事业,且连名字万世缘都是她给起的,倾注了太多的感情。

  如果不是世杰一直坚持不让她从电力报辞职,说她那一份事少钱多的工作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她早就想不干了,这样她就可以专心全职做万世缘了。她觉得婚庆公司的工作要有意义得多,虽然又忙又繁琐,还要应对各种客户,有时候遇到挑剔苛刻的客户还要受气看脸色赔笑脸,她帮忙执笔已经精益求精的文案被那些人吹毛求疵各种刁难,但是最后看到一双双一对对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幸福场面,她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了,成人之美的快乐,不是在温水煮青蛙般枯燥的行业报里日复一日煎熬可以相提并论的。

  尤其是她讨厌这样周末夫妻的模式,一周只可以见世杰两天三夜,连造人大计都要无条件迁就这个时间表。世杰31,她也马上29了,育娃计划应该隆而重之提上日程而不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试水了,她可不想以后带孩子去游乐场被别人误会是带孙子的奶奶。世杰虽然细心体贴,但毕竟是个男人,体会不到生儿育女对女人时间上的紧迫性,还是得她多多上心。

  不过她还是打算再坚持一阵再辞职,等万世缘生意回暖些,世杰说不想两个人都耗在不景气的公司里,她的高工资和奖金还是能为家里分担不少的。她很理解,世杰习惯居安思危,担心万一万世缘倒闭了,总不至于两个人一起全军覆没。虽然现在婚庆市场红火,但有商机也代表有危机,婚庆公司满大街都是,竞争太激烈,世杰总是很忙很累,心事重重。

  周五白天,世杰给她来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回老家了,父母家里有事,让她下了班回市区家里等着,晚上忙完了他会联系她。想到大概又是公婆家那些乱七八糟亲戚的事,她也懒得管了,免得破坏了心情,还吃力不得好,现阶段她要调整好自己的身心,为备孕计划做准备。她等电话等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早上醒过来发现世杰没回来,手机关机,打电话到公婆家也一直没人接。她有点着急了,本想马上坐车到小鸡村看看出了什么事,但转念一想还是先去万世缘看看,在那里等着世杰最万无一失,世杰这个工作狂事情办完不一定回家,但肯定会马上回公司的。

  她做了世杰爱吃的干贝粥,放在保温壶里,坐了公交车就往万世缘赶。公司在市中心租了套高级商厦里的办公室,有时世杰忙起来也不回家,在会议室里支起一张收折自如的单人床应付一晚。世杰事业心重,除了忙公司业务,别的都可以凑合了事。到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办公室里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她没看到世杰,反而是世杰的助理小欧一眼看到她,一脸惊诧。

  “小晚姐,你怎么到这来了?有什么事吗?”

  她以前节假日经常会到公司来,一来给世杰和员工们送点好汤好饭,买点零食慰劳慰劳大家,二来也是在他们最忙的时候帮忙打打杂,出点子想创意,修改文案,接待客户,布置场地,见活就干,甚至当过临时救场的婚庆司仪,小欧很熟悉她,总夸她是万总的贤内助,可这次看到她却似乎很意外,表情惊诧,这倒让小晚有些摸不着头脑。

  “世杰呢?还没回来还是见客户去了?”她问完这句话,小欧的神色就更加怪异了。

  “小晚姐,你真的还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万总已经把公司卖给我们新老板了。”

  “你说什么?”伍小晚大吃一惊,“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他前几天还和我说要拉一个集体项目,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呢!”

  “万总没来过啊!他上个星期办完所有交接手续就没再来了,拉什么集体项目?公司业务没什么问题啊!”小欧表情严肃,叹着气,“其实我也不理解万总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让公司,万世缘的发展一直都还挺好的呀,真的想不明白。这个事万总瞒得挺紧的,一直私底下操作,我也是上个月才知道,看公司业务这么好,我也就留下来继续做了,新老板给我们都加了薪。”

  伍小晚的声音开始颤抖了,“那他为什么要骗我?”

  小欧欲言又止,支支吾吾地说:“小晚姐,你和万总感情没出什么问题吧?上个月有天陪万总去谈业务,万总喝多了,我听到他说醉话,说什么要和老婆离婚,还说很快就要讨一个新老婆了,我听得不是太清楚,也没敢多问,我想大概是你们吵架了,万总喝醉了胡说八道的,也没当真。”

  伍小晚一阵眩晕,差点站不住。失魂落魄地走出商厦,一路狂打万世杰的手机,始终是关机状态。她几乎要急疯了,把手里的保温壶狠狠地砸到地上,温热的干贝粥洒了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刺眼,她的心开始无法自控地慌乱。她要马上回五塘区小鸡村,去问问公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