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畸形的恋爱困惑
羽啊蒙2020-01-25 19:563,729

  下了飞机,虽然宁宇叮嘱我打车回家的话言犹在耳,但是顾及瘦弱的钱包,我坚强地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半瘸的腿坐上了回E市的机场大巴。

  大巴启动后,我才想起来给羽婷和宁宇报个平安。

  拿出手机关闭飞行模式,果不其然羽婷和宁宇都已经分别给我发来了信息。

  宁宇:“下飞机了吧?”

  羽婷:“下飞机给个信息,回到家给个信息!”

  我回复羽婷和宁宇同样的内容:“下飞机了,正在回家路上!”

  宁宇秒回:“好,自己一个坐车回家小心点,到家给个信息。羽婷这边有我看着,你不用担心。”

  “好的,那羽婷就麻烦你了!”我内心对宁宇充满了感激之情,想着日后他要真能和羽婷在一起的,我定全力支持。

  退出和宁宇的对话框,发现原来欧一健也给我发来了信息:“在E市吗?在的话能来我家一趟吗?有些事想和你说。”

  我没有和公司的任何人提及羽婷的事情,所以欧一健并不知道我去了未来新声音的录制现场,可这国庆的假期当口,他不去游玩,找我能有什么事呢?

  我问:“有什么事吗?”

  欧一健:“微信里说不清楚,你能来一趟我家吗?来一下吧!事情有点麻烦。”

  我:“我现在在外面,回去都要下午!”

  欧一健:“没关系,我在家里等你!”

  本来折腾了一番身心劳累的我并不想赴约,可听到欧一健说事情麻烦,想到欧一健平常待我还不错,既不忍心欧一健真出什么麻烦事,又害怕欧一健说的是公司的事会连累到我,再三考量后决定去看个究竟。

  我:“那我来时再联系你吧!”

  回到家给羽婷和宁宇报了平安、收拾了行李、煮了个泡面,吃完去到欧一健家都已经下午15:00了。

  欧一健像是几天没睡觉似的,深深的黑眼圈就像被水冲刷过的烟熏妆,衬托出吓人的憔悴倦容。

  我一拐一拐地走到沙发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关切地问:“说吧!出什么事了?”

  欧一健沉溺在他焦虑的情绪中,没留意到我的腿伤,往摆放在我对面的木凳子上一坐下便开始诉说:“我,我做了一件特对不起我女朋友的事,我现在很烦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羽朦,我想你用女人的角度帮我分析一下!”

  听到是私事的麻烦,而不是公事的麻烦,我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了。对欧一健的私事,我没有多大的兴趣掺和,但来都来了,也只能多管闲事一次。

  我问欧一健:“你说,什么事吧?”

  欧一健低垂着头,一幅很丧的样子硬挤出一丝勉强的笑脸:“我女朋友国庆这几天和她的闺蜜去旅游,然后我的前女友找到了我,在这屋子里和我诉说她和男朋友分了,现在过得很不好,想和我复合。”

  “然后呢?”我的心揪了起来,都说艺术源于生活,不会是前女友回来和现女友抢他的狗血剧情吧。

  欧一健抬起头,用下巴指了指我所在的方向:“那晚我们喝了酒,后来就在这沙发上发生了关系!”

  “啊?”闻此,我本能猛地一站起来,伤脚受到压迫,刺痛直击我心门。我弯下腰抚摸了下还没消肿的部位,慢慢挪到沙发后面的饭桌前找了个餐椅坐下,沙发呈现的画面感,不忍直视,更别说继续坐了。

  为了掩饰我的嫌弃,我硬着头皮牵强地解释:“前几天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歪到脚,沙发低压倒脚伤不舒服。”

  “没什么事吧,我这里有铁打药,拿给你涂涂?”欧一健起身欲往房间里走。

  我连忙制止喊:“哎、哎、哎,不用,医生有给我开药了,我涂过了再来找你的。你还是继续说说你的事吧?你现在怎么想的?”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觉得很对不起我女朋友,她真的很爱我,我怕她接受不了。另一方面我是放不下我前女友的,我和她是青梅竹马,她是我的初恋,我们初中就在一起了,只是后来她爸妈极力反对,甚至以死相逼才硬生生把我们拆散了!”欧一健说到这些话的语气充满怨气,看来当年的感情还挺轰烈的。

  别人都说一段感情里前女友是最可怕的,尤其是初恋,现在看来欧一健更倾向于选择他的前女友,我深深同情了欧一健的现女友一把。

  “你知道吗?当年她爸妈拆散我们的时候,我那个恨啊,就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我哪一天飞黄腾达了,我一定回去报复他们,让他们跪在我面前求我。”欧一健满腔怒火,呈现要被扭曲的可怕心态。

  难道欧一健对前女友只是报复?我有点难以理解了,但是我非常不认同欧一健对前女友父母的态度,试图劝说他:“每个做父母都是希望儿女好的,你们那时候还那么小,父母反对是很正常的。”

  “你不懂的!你永远不知道我前女友爸妈当年做得有多绝,我都跪在他们面前了,他们还是让我前女友在我面前彻底消失,那时候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她,我都觉得我的人生绝望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的,他们最好祈祷我不要成功,一旦我成功了,定让他们后悔去。”欧一健说得咬牙切齿的,十分可怕。

  我的心惊了下,顿时觉得欧一健真是个危险人物,我可不能得罪他。

  我怯怯地问:“那你要是选择和你前女友在一起的话,你也不原谅他们吗?”

  “为什么要原谅?我和我前女友在一起,是我和我前女友的事,当年她是无辜的,但她爸妈是有罪的。”欧一健反问我。

  “可他们是你前女友最亲的人,你怎么能狠心去伤害他们呢?你让你前女友如何自处?”我十分担心欧一健真的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就这个该不该原谅前女友父母的话题,争论了很久,我都没能说服欧一健放下心结,放过他人也放过自己。

  欧一健的思想十分执拗,最后我放弃再做无谓的挣扎,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那你现在是想要你的前女友还是现女友啊?”

  “都想要。”本以为欧一健会纠结不语,没想到欧一健想都没想就给了我答案。

  我知道欧一健肯定是都想要的,但是这答案解决不了当前的问题,于是我换了个问法:“那你是爱你前女友多一点还是现女友多一点呢?”

  欧一健停顿了若干秒,终于露出了纠结的痛苦神情:“两个我都爱,因要分多少的话,我应该更爱我的前女友,可是我敢肯定这两个人里面更爱我的一定是现在的女朋友。”

  “那你究竟是想选哪个?这个我可帮不了你选择啊?”这个选择只能欧一健自己来做,我再是个女人也分析不出什么答案,对于这种事我们女人只有气愤和鄙视,真不知道那两个女人看上欧一健哪一点。

  “为什么要选择?我两个都要,我让你帮忙的不是分析该选哪个,而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下有什么办法可以和谐处理!”

  “什么?你是想两个脚踏两条船吗?这怎么行?这是不道德的!”原来我一直误会了欧一健找我来的目的,他不是让我来帮他分析作出选择的,而是让我来想办法帮他享齐人之福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怎么定义道德不道德呢?我还没结婚就有选择的权利啊!我不对比过怎么知道谁更适合我呢?”欧一健把一番谬论说得理直气壮。

  “你怎么可以这样耽误两个女孩的青春呢?”我指责欧一健行为的不妥。

  “我就算只和她们中的一人在一起,我也不一定会就和这个人结婚啊?而且就算结婚了也不能保证不会离婚,婚后要是遇到更好的我也还是会离婚的。”欧一健头头是道地分析着,他好像内心深处并不觉得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有任何问题。

  “我告诉你,你这样瞒着两个女人从中周旋,你也过得累,何必呢?”我为终结欧一健不当的计划,做最后一点努力。

  “瞒着?我没有打算瞒着啊!”欧一健对我的话有些惊讶。

  我对欧一健的话更是震惊:“不瞒着?你还想她们两个都相互知道和接受对方的存在吗?”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这个事,我和我前女友沟通过了,我前女友这边已经答应了。只是现女友那里,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我怕她想不开,也怕她不答应,她不答应的话我又该如何抉择?还是说我该直接瞒着我现女友呢?”欧一健的话再次刷新了我对人性的看法,也刷新了我对他的看法,原来现实有时候比电视剧还要狗血。

  欧一健这种自私的婚姻观为我所不齿,这一刻,我希望欧一健选择他前女友,放过他的现女友。因为欧一健的现女友为人是比较朴实和善的,不该如何浪费时间在这样一个渣男身上,换来一段前途昏暗的婚姻;而一个能来抢别人男朋友的人和欧一健也算绝配。

  “这种事你还是不要问我了,我帮不到你,我只是觉得你最好还是选择一个人好好走下去吧,贪多嚼不烂啊。”说完这句话,我就和欧一健告别离开,这种破事我实在不愿意掺和。

  按欧一健的描述,他的人生是幸福美满的,可为什么他的人生观是如此的自私、消极和偏激呢?这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差点都怀疑人生了。

  10月7日,欧一健没再拿他的那点破事来烦我,我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把这事抛到天边去了。

  我懒在家里睡睡觉、看看电视、听听宁宇MP3里的音乐、听宁宇给我汇报羽婷的备战情况、给羽婷打打气、给家里汇报羽婷的情况,顺便回复一下张国良对羽婷比赛的关心。

  就这样舒心惬意的度过了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给自己收拾收拾心情、休养生息,为可能会到来的假日综合症做好预防准备。

  果不其然,国庆结束后的工作日,除了我,所有人都精神恍惚、疲倦嗜睡的,欧一健在这样的假日综合征掩护下,他憔悴的面容和恍惚的精神状态并未被察觉有何不妥。

  欧一健没有再和其他同事说起他的那点破事,我也没有声张,只在后来偷偷地问过他一句,他给了我一个让我再度怀疑人生的答案,他那善解人意的现女友躲在屋子里哭了一天之后,居然同意了欧一健的做法,上演两女争一夫的公平竞争戏码。

继续阅读:第49章 选秀比赛的结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无涯笑着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