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故事:求学
衣果莉2020-04-21 16:468,750

  第一小节

  “咚!咚!咚!”我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开了,给我开门的是一个男的,他要让我说出暗号。暗号?什么暗号?还需要暗号?我感到很奇怪。想了一下我说出了一个暗号,没想到被我说对了。我背着书包跟着他走进去,没错,我是来这里求学的。

  我跟着他来到一条很长的走廊上,这条走廊非常的长,我们走了很久,中途还碰到几处分岔口,我看到那里也有人,他们经过这里然后又从另一边的弯道走去,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另外的岔路口的尽头是通往哪里。我没想太多,只是静静的跟在那个男人的身后。终于,我们到了,我没想到这条又长又暗岔路口又多的走廊我们没有任何转弯就到地方了。在这条走廊的尽头是一道门,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后打开门,然后对我说:“我们到了,现在请你从这里进去吧。”

  我点了点头,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哇——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入眼的是一片小树林,脚下是一条通往前方的小路,这里真是别有洞天。但,我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想回去问问那个男人接下来该怎么走,没想到他早就已经把给门锁上了。“唉,算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只能无奈的继续往前走。

  第二小节

  “沙沙~”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黑猫吓了我一跳,那只黑猫从草丛里跳出来后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我的面前龇牙咧嘴的,直接炸毛了。“哎哟,什么情况?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猫呢。怎么?还想跟我对干不成?”我捋了捋袖子,对那只黑猫比划了一下拳头,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沙包一般大的拳头。

  “喵!”没想到我的举动刺激到了它,它发出一阵沙哑刺耳的猫叫声,迅速的朝我扑了过来,趴在我的脸上就是一通乱抓。我急忙抓起它的皮毛用力那么一扔,它就飞出去了。良久,我也没见到它跑回来。真是倒霉,我从背包里拿出药膏擦了擦脸上的伤痕又继续前进。

  走出树林,我看到前面有一群群跟我一样来求学的学生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不过我没兴趣参与,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我眯起了双眼,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加明显了。我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同学,突然,他们全部停止了聊天,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恢复常态跟他们的伙伴继续滔滔不绝。我楞了一下,什么情况,这也太渗人了吧。我没敢再看,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嘎吱,嘎吱……”走在老旧的木质拱形桥上,我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河流,河里的水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哈喽,老哥,你看起来有点拘谨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男生。

  “啊!”我正在观察河水呢,一转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吓了我一跳。我猛地向后一跳,“砰!”桥被我踩塌了,我整个人掉进了河里,幸好这里的河水不深水流不急,不然对于我这种不会游泳的人那就是致命的。

  “喂,你没事吧?快上来。”那男生说着就伸出他的手。我也没时间去骂他了,我最怕水了,急忙拉住他的手爬了上去。

  “真是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连忙向我道歉。

  我不想理会这家伙,无视了他在我身后的呼喊,急忙朝着教室的方向跑去。来到教室,我坐在了教室里仅剩下的一个座位,我拿起书桌下的课本,没等一会儿,老师就进来了。然后他在黑板上写着“1+1=3”这几个字,什么?这是要教我们什么东西?我左右看了看同班的同学,发现他们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就让我感到很奇怪了,更让我感到更奇怪的是他们脸上完全没有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呆若木鸡似的,不过倒是有几个人低着头在做着笔记,但我还是隐约能看到他们的脸上也是没什么表情。算了算了,我懒得去想了,还是先看看课本吧。我低着头看起了课本,上面有图有字,可我就是看不清里面印的到底是什么内容。我感觉有些累了,于是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下,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第三小节

  下课了?我这样想着就走出了教室。走廊里空荡荡的,安静的吓人,我看了一眼楼下的操场,那里空无一人,现在这里应该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了吧。我一路小跑朝着教学楼的楼梯处走去,等我来到楼梯口的时候发现门锁住了,锁住了?我要被困在这里了?这该怎么办?我急得在原地团团转。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去办公室一趟了,希望那里的门没锁,希望那里有开门的钥匙。走廊的灯是昏沉的,外面的天空更加昏暗。这条走廊让我感觉异常的漫长,我不敢四处张望,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从我一开始进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就让我感到非常的奇怪。

  “啊!”突然,从女厕所传来一阵女生的尖叫声,然后我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朝我这边跑来。

  “啊!天啊,救命啊!有鬼啊!”我大声尖叫,吓得撒腿就跑。

  “砰!”但,我还是被追上了,我被她扑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完了,我要完蛋了,我要被女鬼拉入十八层地狱了。不过就算我现在再怎么哭喊也没用了,我被抓住了,逃不掉了,唉。我心里默默地叹息了一声,我闭上了眼睛,害怕看到自己死后的模样。可是过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一看,哎?我还活着?我感觉到身后压着的不是女鬼而是一个活人,她有呼吸,还有体温。我转头一看,哇~我只能用这一个字来形容她了,当然并不是被吓得,而是惊讶于她的容貌。她此刻正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角不放,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只能静静地等着她冷静下来再问了。

  “你怎么了?”等看到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我问了她一句。

  “她……她,她来找我了。”她只说了这一句,这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然后她又拿起手机让我看,我一看立马吓得鸡皮疙瘩、汗毛直立,我赶紧把她的手机移开,说实话这个是真的吓到我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给我看这个,但这另我感到有些气愤,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可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她好像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我问她这是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说,我觉得应该是不想说,不过我也不会追问下去,她不想说就不说吧,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我得要去办公室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开门的钥匙。

  我轻轻地扶起她,也就是这一个动作,我才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柔弱无骨。她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口吐芬芳。唉,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让她就这样趴在我的身上了。但现在我还有任务要做,不能再耽误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不能久留,而且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我已经很清楚了,那是一种不安,没错,就是不安。突然,这种不安感一下子炸开了,心中的感觉仿佛知道我察觉到它的存在后就突然兴奋起来了,收都收不住。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拿起手机一看,只见手机里显示着一张全屏的图片,里面显示的是我和她的合照,只不过里面多了一个“人”。“啪嗒!”她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吓得丢掉手机,她害怕的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把头埋的更深了。

  与此同时,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刚才那个手机里的东西了,我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鬼,不能说是女鬼,只能说是一头长发跟一件血红色的衣裳,我根本看不到它的身体,它就这样静静的漂浮在我的面前,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它,头发都要炸了,一切都诡异的安静。不过它的注意力仿佛不在我身上,看来它要找的是她不是我。我眯了眯眼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伸出双手缓缓地、紧紧地抱住她,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第四小节

  “我呸!”我朝女鬼吐了一口口水,口水还没碰到它时,它就消失不见了。有效?我没想到这招真的有用,但没时间了,我知道这样是不可能消灭它的。我扶着她就往办公室的方向跑。我们一路小跑来到办公室门口,但出现了我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办公室的门被锁住了。我扶着她,让她靠在墙上,然后我对着门直接就是一脚过去。“砰!”门没坏,我却被震得摔倒在地。再来!我不信了,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他们都能破门,凭什么我就不行。

  “砰!砰!砰!”我对着办公室的门狂踹数十脚,又连打带撞折腾了十几分钟。终于,我特喵的终于破门而入了。

  “钥匙钥匙,赶紧找钥匙。”我急急忙忙的在里面一阵乱翻,就差把办公桌给掀了。在我找钥匙的时候不小心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然后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我看到时钟上面的秒针在飞快的转动,不一会儿它就走完了一个小时,然后停在十二点的位置不动了。我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糟了。我猛地反应过来后一眼就看到挂在门口边的一串钥匙,我急忙跑过去抓起那串钥匙离开办公室。

  她依旧靠在墙壁上,我看到她后不知怎么的就感觉特别欣慰特别高兴,仿佛所有的危难都退散了一般让我感到很安心。我走过去扶着她往教学楼的楼梯处走去,我看了一眼走廊的外面,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又厚又低,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转过头不敢再多看。楼梯口就要到了,我看到她掉在地上的手机,于是便弯腰捡起。忽然,手机的整个屏幕亮了起来,我看到手机显示的内容时心中一颤,脑子嗡嗡的响,但我还是强装镇定的把手机收到口袋里。我慢慢地抬起头往前看去,果然,它又出现了。

  “我呸!”我朝着女鬼吐了一口口水,但是这一次好像没有效果了,我的口水穿过了它的衣服可是它一点反应也没有,也没有消失,我开始有些慌了。

  “我呸,我呸,我呸呸呸!”我又朝它吐了好几口口水。

  “啪!”我感觉被人打了一巴掌然后整个人飞了出去,由于我一直扶着她,所以我摔倒的时候连同她一起拉了过来,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被打蒙了,脑子里一片混乱,迷迷糊糊的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怀里抱着的她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第五小节

  我扶着她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把她背在后背朝着教学楼的楼梯处走去。“咔嚓!”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锁住的铁门,就在我打开这扇门的一瞬间,走廊上刮起一阵冰冷的微风,风吹来,我的一头短发随风飘舞,她的裙角也被风吹动。我看着昏暗的楼道,深吸了一口气后走了下去,我不想坐以待毙,哪怕有可能遇到鬼打墙我也要走下去。楼道里静的只能听到我自己的脚步声跟呼吸声,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真的碰到了鬼打墙,我感觉此刻的楼梯比我之前走上来的还要长,我刚才也没有刻意去数,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走到了第几层。不过还好,我并没有走多久就看到了一楼那道被锁住的铁门,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小跑过去,可就在我拿出铁门的钥匙插进去准备开门的时候,我看见在宽阔巨大的操场上走着一群人,不,应该说是一群鬼魂,它们的身体是半透明的,行动迟缓,在操场上来来往往,那数量成百上千。我愣住了,感觉脊背一阵发凉,这下子无路可逃了,我完全不知道是进还是退了,手心冒出的汗水打湿了钥匙,紧接着一阵冰冷的阴风吹过,我感觉自己手里像是握住冰块似的,冷的一哆嗦,我猛地清醒过来。最终,我还是把铁门打开了,我的想法是,只要自己慢慢的离开,不惊扰到它们就可以了,但下一秒我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就在我前脚刚一踏出门外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是一阵大风刮来,吹得我都睁不开眼睛了,地上被吹起的沙子打在了我的脸上。

  “轰隆!”一雷惊蛰始,只一瞬间,天地变色,天上的乌云,不,应该说是头顶上的乌云,那乌云低到的程度也就只比教学楼高那么四五米,此时的乌云形成了诡异的旋涡状,漩涡形状的纹路上闪烁着血红色的电光,然后一道大概有水桶粗的紫红色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了操场的正中央。

  “啊呜~”那些鬼魂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发出凄惨的哭叫,操场上一大片鬼魂的哭喊声震耳欲聋。

  我懵了,整个人晕乎乎的差点摔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它们停止了这可怕的叫声,然后用充满愤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我。怎么回事?我紧张地扫视它们所有“人”一眼,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下一秒,它们就像发疯似的朝我这边飘来。

  我异常的平静,慢慢地退后一步,还顺带把门给锁住了。等到把门锁住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转身拼命的往上跑,我甚至一步跨出三个台阶。

  它们不停地拍打着铁门,似乎无法直接穿过,不过我并没看到这些,心里只想着往上跑。我大概跑了三层楼左右,双腿就开始发软无力,我低头看了一眼下面,下面暗暗的也看不清什么情况,而且也听不到什么动静,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想也许是它们没追上来吧。我打算先坐下来休息一下,但我忽然看到有一道铁门,我皱了皱眉,我根本就不记得这里有门啊,刚才下来的时候也没看到。我有些害怕,搞不懂这凭空出现的铁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静静地盯着那道门看了许久,我本以为那道铁门会突然被打开然后伸出一只鬼手把我们拉进去,但我看了它这么久依旧没有动静,如果这不是通往地狱的大门,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出口了,但我又不敢确定。我在原地思考了良久,我看了看昏暗的楼道与走廊,现在下去是不可能的了,上去的话也不知道那个女鬼是不是在那里等着自己过去送死,我也不知道自己呆在这层楼又会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打开这道铁门。

  第六小节

  “咔嚓!”我打开了铁门,然后我看到了熟悉的操场,这里是,一楼?我明白了,我刚才去错地方了,这里才是真正的一楼。我背着她朝着学校外面的方向跑去,这学校的操场范围大的吓人,光是宽度至少有几百米吧。

  不知跑了多久,我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再盯着自己,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转头,可我还是忍不住转过头去看。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一片寂静,除了……一座孔子像,那座孔子像的眼睛正盯着我看呢,眼睛里发出血红色的光芒。看到这种恐怖的现象我跑的更快了,潜力好像突然爆发出来了,浑身有劲了,腿也不酸了,一口气能跑……我在想什么呢,赶紧逃命要紧,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还好那座孔子像没有动起来,只不过宽阔的操场开始冒出一团团白烟,是刚才我碰到的那群鬼魂。

  我就这样一直往前跑,一直往前跑,也不知道这学校的校长是怎么想的,道路建的又宽又长,跑了那么久都没出跑出校门。

  “哈喽,老哥,我们又见面了。”他在前面冲我喊了一声。我寻着声音转过头望去,是之前那个害我掉进河里的家伙,他在这里干什么?我不确定他是人是鬼,连忙转过头假装没看到他。可我越想躲就越躲不掉,他直接跑到我面前拦住了我。

  “走开!”我没时间和他废话,转身就想绕过他。可这该死的家伙往旁边一跳又挡住了我的去路。

  “你想干嘛?”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完全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想要对我做什么,我也完全不认识他,这家伙之前害我跌进河里现在又挡住我的去路,我快崩溃了,遇到这种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我夜观天象……”说着,他装模作样的抬头看向天空,我也跟着他抬头一看,天上乌漆墨黑的什么也看不到,还夜观天象?是来搞笑的吗?我真是受不了了,我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特别是这个傻子,猴子派来搞笑的傻子。我趁着他还在看天上装神秘的间隙,一个闪身越过他,然后撒开腿就跑。

  “哎,人呢?老哥你别跑呀!”他在我身后拼命的叫喊,但我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跑。

  “我恨啊~我不甘心啊~我要报仇……”他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身后有许许多多空灵般凄惨的喊叫声,他转头一看,身后全都是漂浮在半空中的鬼魂,但他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反而叫嚷着:“来的正好,看我开坛做法超度你们这群冤魂。”说完他就在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桌子上拿起桃木剑,又抓了一把符纸。“天灵灵,地灵灵……”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大喝一声:“去!”他把手里的符纸对着那些鬼魂一抛,其中好几只比较靠前的鬼魂立马魂飞魄散,他又拿起桌上的一碗黑狗血,然后把血含在嘴里又对着那群鬼魂一喷,被黑狗血溅到的鬼魂立马发出惨叫,然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看起来挺厉害的。

  “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他得意的一笑。然而,他的举动彻底的把那群鬼魂激怒了,那些鬼魂不要命的朝他扑过去,许许多多数不清的鬼魂一拥而上。

  他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的鬼魂不怕死,吓得急忙念咒:“天灵灵,地灵灵,天灵灵,天灵灵,灵灵,灵灵……”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眨眼的时间他就被那群鬼魂包围了起来,那些鬼魂一人扯一边,把他的身体拖到了数十米高的地方,它们依旧不停地撕扯着,衣服撕破了就接着撕扯他的身体,血腥的场面不可描述。

  第七小节

  我来到了河边,看着断裂的木桥,那是之前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踩塌的,桥断裂的地方至少有一米多宽,我没信心能够跳过去,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怕水。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不知不觉间起雾了,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我知道我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离开时机,我看着眼前的断桥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退后几米远,希望还来得及。

  “呲~”突然从河口的远处传来一声怪叫,那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那是什么?我好奇的转过头去看,可惜雾气太浓了,我只能看到一道黑影,那黑影长得像恐龙,等等,这,哎呦喂,这特喵的连尼胡斯水怪都跑出来了,我不能再犹豫了,得要赶紧跳过去再说。

  “冲啊!”我奋力往前冲刺,脚下尘土飞扬,等我跑到了木桥上速度就更快了,脚下的木板被我踩得嘎吱嘎吱的响,我看准地方,一脚踩踏在断裂处的边缘用力一蹬。“砰!”我成功的从这一边的木桥越过另一边了,但我还没站稳身子,脚下的木板因承受不住压力直接塌了下去,这是我第二次从这座桥上掉下去了,我慌乱的伸出双手紧紧地抓住没有断裂的木板,接着我感觉身体一轻,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啊!”我抓住她的瞬间自己的身体猛地往下坠,木板划伤了我的手。

  “嗷~”那只水怪发出怪叫声,声音之大,直接震开了周围的浓雾,然后它开始缓缓地朝着我这边游来。

  “啊!”我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也跟着大叫起来,声音虽然比那只水怪小,但气势却一点都不比它弱。

  我缓缓地摆动她的身体,就像荡秋千一样,慢慢地,我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怎么回事?哪里漏水了?我感觉抓住木板的那只手,整条手臂湿湿的,上面的水不停地往下流。我转过头看去,那哪里是水,分明是自己流的血,看到这种场景我差点晕过去,但现在不能晕啊,我咬着牙用尽全力把她抛向地面。

  “呀嘎嘎——”我乱喊乱叫着,艰难的往上攀爬,最后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来了。我喘着粗气,毫无畏惧的望向那只水怪,它依旧朝我这边游来,此时我也看清了它的样子,那是一只鱼怪,满嘴獠牙,又尖又长,它的身体几乎被整张嘴巴占据了,尾巴的地方挂着一只像是灯笼的圆球,那上面散发着绿光。

  我没再去看那水怪一眼,我转身低着头望向了她,她此刻正平静的躺在地上,我默默地向她走去,用那只没有鲜血的手扶她起来重新把她背在背上。她生我无能保,她死我舍身护。

  第八小节

  我向着树林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的,稳稳的往前走去。

  “啊~”突然从小树林里传来一声干哑,然后我看到一具身上缠满绷带的木乃伊朝我慢慢的走来。

  “我去你丫的!”我毫不客气的一脚过去,把它踹飞三米远,最后掉落在旁边的草丛里没了动静。

  “哈~”我没走多久就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是一具僵尸,就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它似乎是发现了我,转过身对着,接着原地一蹦五米高,直接朝我飞过来。

  “滚开!”我对着它的肚子就是一脚过去,它身体还没落地就被我踹飞出去,同样掉到旁边的草丛里没了动静。

  我又继续往前走了几十米远,可依然没看到我之前进来这里的入口,我觉得自己可能是碰到鬼打墙了,我不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怎么办?

  “喵~”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猫叫,这声音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啊?声音是从旁边的树林里传来的,我穿过几颗小树苗就看到了一只黑猫。这不就是我刚进来的时候碰到的那只黑猫吗,我就说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

  “怎么?你这只野猫还想和我再对干一场不成?”我盯着它看了好一会,我可是很记仇的。

  “喵~”但这次它没有直接扑上来,并且声音还非常的轻柔,听得我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这,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只猫吗?

  “喵~”它又柔柔的叫了一声,然后往一个洞口里跑去。

  我反应过来后急忙跟过去,我的直觉告诉我,跟着这只猫准没错,等我进去后就看到它非常善解人意的在前面耐心的等待着,它转过头确认我有没有跟上,接着就继续在前面带路,我就跟着它一路往前走,洞口有些的暗,幸好周围有些会发光的石头,我也不知道那些石头是什么东西。

  走着走着它就突然停下了,我看到它停下后也跟着停下了,然后我到前面有一道门,我惊喜的走过去伸手把它打开,没想到门竟然没锁,就这样被我轻易地打开了,外面人来人往的,这是,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我发现这是我最初要来这里求学的地方,我那时候还在外面敲着门呢。终于,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转过身,发自内心的对那只黑猫说:“谢谢你带我离开这里。”

  “不客气喵~”它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第九小节

  我愣住了,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猫会说话?这世界太疯狂,猫都会开口说人话了。

  “喂,等等。”我反应过来后连忙叫住它,可是它已经把门关了。

  “咚咚咚!”我连续敲了几下门,过了一会,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问我有什么事。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没事,是自己敲错门了,然后我又问她这里除了她还有谁在住,她却回答说只有她和她的一个儿子。

  这是怎么回事?给我开门的不是那个男的,里面我刚才也看了一眼,可以确定不是我第一次进去的模样,更不是刚才出来时的那个山洞,而且这里只有一个女人跟她的一个儿子,并没有第三个人在这居住,至于她的儿子有没有可能是之前给我开门的那个男子,那这我可以肯定不是,因为年龄根本对不上。

  一阵微风吹过,我感觉脸上痒痒的,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她的头发飘到我脸上了,看着她的脸我微微一笑,同时心里又满是悲伤,我背着她走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心中回忆起我和她那短暂却又令我刻骨铭心的相遇,却没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手机的屏幕自动亮起,里面显示的是一张照片。

  ……

  这个故事未完结……

继续阅读:第四个故事:劫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隐归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