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欲盖弥彰
非她2020-01-09 09:522,322

  若不是为了挑起两国的争端,那就是私仇了。

  而直到此次北方使臣来送礼中有火狮子的,其实也没有多少人。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锁定了一个人,赵宥。

  “陛下在推行吏治改革,有能力者上。而薛绍明,便是因为能力出众,被特别提拔成为此次使团的接待使。”袁今夏说道。

  “赵宥怕了。”陆绎说道。

  “是啊,早就听闻薛绍明和赵宥之间,常常因为政见不合而争吵,若是薛绍明平步青云,成为赵宥的上司,怕是赵宥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咯。”袁今夏耸了耸肩,又想到今日赵宥火急火燎的赶往北镇抚司,分明是想去打探消息。

  “所以他就会选择,先下手为强。”陆绎补充道。

  “大人,既然有人要用火狮子来掩人耳目,那破除迷障,其实最根本的还是杀害薛绍明的武器。你还记得吗,在兵部的兵器库里,其实就放着一把五年前藩国进贡来的飞天神爪。”袁今夏向陆绎眨了眨眼睛。

  陆绎心领神会,直接调转马头,直接奔向兵部。

  兵部侍郎赵宥也才刚从北镇抚司那边回来,凳子还没坐热呢,就又要起身迎接陆绎。

  “陆指挥,这么着急过来,是找到杀害邵明的凶手了吗?”赵宥很急切的问道。

  谁知陆绎笑了笑,说了声没有。赵宥又问他所来是为何事,陆绎提出要借飞天神爪。

  赵宥听到飞天神爪,神色终究变了一下,却又很快的将之隐藏了起来:“大人要飞天神爪作甚?这是藩国的贡品,大人若是要借……那得圣上首肯了才行!”

  陆绎走到刚刚赵宥的座位坐下,嘭的一下把自己的绣春刀放在了桌上:“赵大人,此番前来,其实也是想看一眼,这事圣上知道的,不信赵大人可以现在进宫问陛下。”

  开玩笑,赵宥现在怎么可能进宫?又怎么可能问皇上这样的问题!

  陆绎此番前来,开门见山的就说要飞天神爪,已经是让赵宥察觉到了什么。

  赵宥的眼睛转了一圈,却是趁着陆绎现在离他稍远,打算直接挟持袁今夏做人质,赶快逃离京城。

  不料他刚动身,还没走到袁今夏的身前,脖子上便架上了一把刀。

  陆炳武状元出身,陆绎师传家父,自然是不会差的。

  而且那三年在牢中太过无聊,他除了习武,也无其他事可做,现如今的武功放在京城里,怕是只有禁军统领许司可与之抗衡。

  看出赵宥想拿袁今夏做人质的陆绎忽然控制不住的暴躁,咚的一声直接踹向了赵宥的膝盖,赵宥被这一脚是直接踹翻在地,抱着膝盖是疼的满地打滚,𠲜的一声,陆绎的刀剑直接逼到了赵宥的脸上。

  “说!为什么杀薛绍明!”陆绎的身后像是有无尽的地狱,整个人燃烧在黑色的火焰当中。

  “陆绎……”袁今夏小声的叫了一声。

  陆绎听到她的声音,才慢慢收了自己戾气。

  合剑,却又忍不住踹了赵宥一脚。

  赵宥被带回北镇抚司审问,没人能在陆绎的逼问下撑过三个回合,赵宥也是,甚至在第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全部交代。

  原来真的是赵宥因害怕薛绍明升官,所以故意请凤舞楼两个会喷火的舞狮人在松山树林里装狮子,因为每次出现都是在夜里,目睹他们的村民都离的很晚,天色又暗,根本没人看得清他们的狮子只是假狮子。

  等“火狮子”进京这事铺垫完后,他便在昨天夜里故意找到薛绍明,说他负责接待的北边使团要送来的火狮子跑了出来,薛绍明不信,赵宥便让薛邵明和自己一起前去查看,等薛邵明到了松山树林,便痛下杀手。

  夜里,陆绎审讯回来,先是沐浴更衣,不想把牢中的所有血气带回给今夏和祁幸。

  今夏正在房里哄祁幸睡觉,但是祁幸不听,还在大哭大闹,折磨的袁今夏是濒临崩溃,还好及时被陆绎和陆绎手上的那本《诗经》所解救。

  看着被陆绎三两下就哄睡着的祁幸,袁今夏若有所思。

  等两人把祁幸重新交给奶妈,终于可以回到自己房里了。

  “薛邵明脖子上的咬痕是如何做到的?”袁今夏不解。

  “赵宥先是一爪子他隔断了脖子,随后用自己早年收集的野兽牙齿破坏了那里。”陆绎躺在床上抱着今夏。

  袁今夏听完难免唏嘘:“为什么都控制不住对权力的渴望呢?”

  赵宥也好,严嵩也罢,都为了手中的权力而残杀同僚,她就不懂了,这手中的权力,就真的这么让人放不下吗?

  “陆绎!”袁今夏忽然严肃地叫他。

  “嗯?”陆绎本来在袁今夏额头上摩擦的下巴停住了。

  “若是有一天,我是说有一天,我厌倦了这京城里的一切,我们可不可以离开这里?”袁今夏小心翼翼的问道。

  陆绎很诧异她会问这个问题:“傻丫头,为什么问这么傻的问题?当然是你在哪儿我在哪儿啊!你不想做捕头了,我们就去扬州,在瘦西湖旁买块地,每天就是看日升日落,看水光潋滟,尽管过得逍遥自在。”

  袁今夏感动的抹了抹眼角的泪:“大人…”抽噎一声,又问道:“那如果我们没钱了怎么办。”

  陆绎看向她:“夫人,你太小看自己的经商头脑了,以后咱们家里,发家致富可都靠你了。”

  袁今夏想了想,愉快的说了声好。

  “对了,明日你要和我一起进宫,迎接北方使团。”陆绎忽然想到皇上让他转达的正事还没说呢。

  袁今夏不解:“我去干嘛?”

  陆绎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你说呢,贵溪公主?”

  袁今夏可算想起来了,自己如今已经被皇帝封为公主了,确实应该进宫…

  正事说完,袁今夏拿起刚刚哄睡了祁幸的《诗经》看了起来。

  “为什么忽然看《诗经》?”陆绎好奇的问道。

  袁今夏把书搭脸上,就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来:“因为我也感觉最近有些失眠,故而也想尝试一下,看看读《诗经》能不能让我也睡着。”

  陆绎从她身后一把把《诗经》抽走了,扔到了桌子上,“夫人,如此良辰美景,为何要读书消遣?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不如为夫帮你做一些其他的事助眠?”

  “唔!”袁今夏还没表达自己的意见,就直接被陆绎封上了嘴。

  一阵风吹过,蜡烛灭,红帐垂。

  芙蓉帐暖度春宵。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使团进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