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夏相趣事
非她2020-01-09 09:522,206

  金銮殿后,李贵妃正等着袁今夏来。

  袁今夏一福身,给李贵妃请了安。

  李贵妃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阴狠之辈,反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今夏,来,这边坐。”李贵妃拍了拍她身边的卧榻,示意今夏来这里坐,今夏也不客气,坐到了李贵妃的对面。

  李贵妃好好看了看今夏,说了句:“真像。”

  今夏不懂,“贵妃娘娘,像什么?”

  李贵妃掩面轻笑:“像你母亲。”

  “贵妃娘娘见过我的母亲?”袁今夏愕然。

  李贵妃伸手过来拉住了袁今夏的手,说道:“当年,我们李家和夏府还是颇有渊源的,夏老在我小时候也经常抱我啊,若是窜门什么的,我也老是跟在你娘屁股后面,喊她姐姐呢。”

  这些往事太早,袁今夏统统不知。

  “夏老被严嵩所害,父亲就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他来,每一次都是长吁短叹,可惜命运不济,夏相如此清廉高洁之士,却要被奸臣所害。”李贵妃黯然伤神,好像又想起了当年夏相抱着她的时候。

  “娘娘,你可不可以再给我说说我祖父?”袁今夏急切的说道,从未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自己的外祖父。

  “你知道的,关于夏老,总有一句传闻,不见夏相,不知相尊。所以众人都以为夏老是不近人情之人,其实枉然,夏老最近人情。”李贵妃开始缓缓说道。

  这点袁今夏是知道的,三年前陆炳死前就曾跟她说道,他向夏言请求,夏言心软了,放了他一马。

  可见夏言虽然表面看上去油盐不进,实际内心还是柔软的。

  “我这儿有一则夏老的轶事,你想不想听?”李贵妃拿起一块儿点心,交给袁今夏。

  袁今夏开心的接过:“想听!”

  李贵妃便开始娓娓道来:“那是嘉靖十八年的时候,我父亲从广西那边回京述职,恰巧带了广西那边的特产螺蛳粉来,特地交给你祖父,想请他也品尝品尝,谁知那螺蛳粉啊,奇臭无比,你祖父当时还在房内,闻到此味,勃然大怒,不准我父亲进屋,没办法,我父亲便一个人蹲在屋外嗦粉。”

  “然后呢然后呢?”袁今夏赶紧问道。

  “后来夏老看到我父亲在外面吃的正香,心中也很纳闷,这奇臭无比的食物,当真如此好吃?于是便忍下对气味的反感,嗦了一口,惊为天人!”李贵妃一想到自己父亲提起这事的样子,就忍不住笑道。

  “所以这两人啊,就都蹲在房门外在那儿嗦粉。这时你祖母出来了,闻到这儿满院子的臭味啊,气不可言,直接将夏老和我父亲赶了出去,此后啊,我父亲每次从广西那边回来,就捎上几包螺蛳粉,和你祖父偷偷蹲在你家院子外嗦粉,每每被你祖母发现,便扔下饭碗,逃也似跑开了。”李贵妃一想到这两人害怕的劲儿,就忍不住咯咯咯的笑道。

  李贵妃讲完这个轶事,又跟袁今夏讲了好多夏家当时的趣事,两人说的正开心,皇帝身边的李公公却忽然在门口喊到:“娘娘,公主,这前面的宴会即将开始,陛下让我来问问两位准备妥当了吗?”

  袁今夏才发觉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李贵妃也不能耽搁了,得马上前往殿前陪圣上一起出席。

  不过临走时,李贵妃还是拉着袁今夏的手,给她套上了一副镯子:“我挑了很久,还是觉得这蓝天暖玉最适合给你,玉石冰清高洁,正像你祖父为人,蓝天玉暖,也适合你。”

  袁今夏看着手腕上的这对做工精致的镯子,鼻头忽然一酸。

  这么久了,人人都在恭喜夏家平反,恭喜她成为公主,但是却无一人跟她说过夏言到底是怎样的人,也无一人像李贵妃这般对她好,不论今日李贵妃叫她前来的真实目的是何,她都觉得心中感动。

  袁今夏跟着李公公回到了武英殿,此时重要朝臣已经落座,北方使团也已到来,袁今夏被引到了陆绎身边。

  陆绎看她眼眶红红的,还以为自己说错了,李贵妃真的欺负了袁今夏,故而声音低沉的问道:“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袁今夏轻轻摇头:“李贵妃跟我说了好些我祖父的趣事,听得我有些入迷了。”

  陆绎听到是这样的原因,也在桌下轻轻的握住了袁今夏的手来,一切皆在不言中。

  不多时,陛下携皇后和李贵妃从里面走出,群臣起立,向皇上请安。

  穆宗今日心情看起来不错,正在上面做出贺词。

  礼毕,群臣落座,歌舞起。

  这次的宴会专门为北方使团而设,当中自然少不了北方使团献舞和献礼。

  北方的舞蹈看起来也是粗狂有力,袁今夏看着,问陆绎:“这北边来的人,各个看起来五大三粗,怎地就对面那个白衣男子看起来俊秀温婉?”

  陆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给了她答案:“那人并非生在北方。”

  “哦?”袁今夏觉得有秘密。

  “此人明叫公孙竹,他的父亲公孙柏的诗词曾在京师享誉盛名,而他的母亲李茹清也是当时的一个大美人。严世藩见李茹清貌美,便想抢夺良家妇女,而公孙柏无权无势,只好带着一家人逃到了北边,被北边的那位收留。”陆绎跟她解释道。

  这么一说,袁今夏就明白了,“难怪啊,这白衣男子看起来富含诗书,气度翩翩的,原来他父亲也是个诗人,母亲既然是大美人,也难怪生的俊俏了。”

  陆绎看着她的目光:“今夏,你是不是看他看太久了?”

  袁今夏此刻分明是闻到了,丝丝的酸味。

  “你看,你们都误会我了,我是真的觉得,这个男人,不一般,给我一种特别危险的感觉。”袁今夏再次声明自己看这男的绝对不是沉迷美色。

  陆绎看着公孙竹:“以一外族人的身份做到鞑靼高官,又岂会是平庸无为之辈。此次鞑靼首领派他前来,不知寓意何为。”

  “不管了,他若要想在京师做坏事,我就把他抓回六扇门。”袁今夏剥了个橘子,霸气的扔到嘴里,一口吃了下去。

  陆绎给她竖了个拇指:“袁捕头霸气。”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火狮遭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